您的位置:首页 > 玄幻小说 > 正文

穿书之炮灰也要去修仙第九章在线阅读

2021/6/12 6:14:36 作者:霍小苗 来源:晋江文学城
穿书之炮灰也要去修仙
穿书之炮灰也要去修仙
作者:霍小苗来源:晋江文学城
下一本接档文(5月22开始更新),《穿越民国之忆侬》title=穿越民国之忆侬穿越民国之忆侬与编辑协商之后,本文将于2月9日,星期五入V,倒V章节从26章到38章,看过的小天使们千万不要重复购买哦,入V当天三更奉上,谢谢亲们长期以来的支持,以后也请继续支持,我会努力的!本以为死了后来发现活过来,虽然啥也看不见还不能动,但是最起码命还在,结果后知后觉的才发现,自己成了婴儿在肚子里没出来呢,终于出来了,结果发现自己到了古代,本想着靠着双手发家致富,却发现这是个修仙时代,抿嘴咬牙,为了能一直陪着帅爹拼

奚北一霎时没有理解少年的意思,只当是在怪他来的太晚。

直到他循着少年的目光,看到了呼啸着靠近的警笛。

……他说的“晚了”,竟是这个意思么?

奚北失声,“原来你……早就知道么?”

言鸣冷冷笑了笑,“你不也早就知道了么?”

“走吧。”奚北下意识地扯过言鸣的手,却也没有意识到有什么不对,只是径直拉着少年想尽快离开,“我们现在去机场。”

他几乎是踩着最后一刻下定了决心,回到场景里决定带着言鸣离开。

在他身后,感受到他手心温度的少年,似乎心情一下子转好,嘴角边不由自主地扬起了一抹笑。

然而慢慢地,他还是松开了那只手。

“都说了,来不及了。”言鸣站直身子,语气平淡,“不过,能拖奚秘书下水,算是个意外收获——很满意了。”

意外收获?

奚北是甚匆甚忙地跑来的,先前都没有多想什么,只是一心想带着言鸣快些逃离。此时闻言,不由得身影一顿。

他说“意外收获”的意思……

“所以,其实你早就料定了我不会来?”奚北转过身,眼神深深地看向言鸣。

“你说呢?”少年像是证实了自己的想法,笑里的邪气愈发明显。

“为什么?”奚北有些不自然地移开目光。

“不像是奚秘书的作风啊。”少年佻薄地拿起手边的啤酒喝了一口,“不过还算是有点良心,不错。”

他知道奚北没有认真,知道他其实一直不过是逢场作戏。可是他还是来了。

至少有那么一瞬间,是想认真对他的吧。这就已经够了。

奚北立刻明白了少年的话中之话。

言鸣是一个太敏感、太看得透的人了。无论初衷是有意还是无意,自己都是这个世界上唯一一个真正了解到他内心的人,或许也是第一个……他畅然相对的人。

“所以来了啊——虽然迟了那么一两分钟。”奚北做出满不在乎地低头看了看攥得有些发白的指节,向着少年笑了笑。

“是吗?”

然而少年的话语倏忽停住。察觉到嘈杂的脚步声越来越近,他猛地几步跑到早就观察到的电闸前,切断了所有电源。

金碧辉煌的顶楼餐厅顿时陷入一片黑暗。趁着侍者们一片混乱之际,言鸣拉着奚北就近躲到了窗帘后头。

宽阔的窗帘有两层看上去疏松,但两人依然离得极近。

黑暗中,两人近的可以互相听到对方怦然跃动的心跳声。言鸣的后背靠着窗,从后面紧紧地抱着奚北,像是生怕他一动就会扇动窗帘从外面被发现。

外头的脚步声越发嘈杂,大约是警察上到了楼上发现不对,此时已经开始搜查这个餐厅。

可是,他忽然觉得外面的世界越来越远了。

第一次被一个人这么紧紧地抱着,奚北下意识地抿唇,伸手握住了环在他腰上那只有些冰凉的手。

而少年炙热的呼吸,也不断落下在他耳畔。

“怎么办……你逃不了了。”

奚北正想屏神静气地关注外面的动静,此时忽然听到少年这一句,烦躁道,“少他妈咒我,这不是还躲在这儿呢么。”

紧接着他回过神来,才意识到少年的言外之意,突然从耳根开始火燎火烧地发烫。

不过他自然不知身后的少年,此时在倾泻下来的月光下看着他微微泛红的脖颈和耳后,心情很好地露出两颗小虎牙眯眼笑了起来。

“那,出去了之后——你会把欠我的那一两分钟补回来的,是吧?”少年浓墨重彩的占有欲几乎呼之欲出。

奚北原本注意力都在外头,这会儿被身后少年不断在耳畔呼出的热气搞的心乱,也没认真去理解少年的话,半是应付半是劝哄地“嗯”了一声。

于是言鸣称心如意地松开了手。

“喂,条子大哥,”他声线很是愉悦潇洒,且肆无忌惮地拉开了窗帘,“在这儿呢。”

奚北:……艹。

就知道这小孩是个疯的。

*

几小时后,被送进羁押室里的奚北认真回想了一下,觉得自己算是深刻理解了“恋爱降智”这四个字的意思。

这小子明显早就已经做好了被捕的准备,结果还装出一脸被他欺骗感情的样子,搞得他竟然心软了。

既然这样了还装模作样的躲什么……分明就是想趁机占他便宜。

羁押室四围的高墙密不透风,只有一盏昏暗的灯悬挂在高处。奚北纠结着眉心转头看了一眼和他并排坐在水泥地上的少年,见他漂亮的眼角似乎有熹微的灿烂笑意,好像——还有些志得意满的愉怿。

他忽然心道不妙,带着警戒心想往一边和那个小恶魔挪开些距离。

只可惜此时他的右手和言鸣的左手被手铐拷在了一起。于是这一挪动非但没有成功,还又一次碰到了对方的指尖。

又一次,有微末而令人心颤的电流划过,奚北修长的手指微微一颤。就在这时,少年动作迅速而敏捷地抓住了他的手,明目张胆地“噗哧”一声笑了出来。

“口嫌体直啊,奚秘书。”

奚北转过头去,他只觉得幸好此时灯光晦暗,否则面红耳赤的样子或许会被言鸣更变本加厉地嘲笑一番。

他决定转移话题,“既然你早就知道后果,为什么不走?”

“不是早就说了么,准备了一份大礼给你呢。”

奚北皱眉,“所以,这就是一场试探么?”

试探他是不是真的站在他这边?还是……试探他的真心么?

奚北有些恼火地想要挣脱少年的有些湿润的手心。亏他还担心了这么久犹豫了这么久,结果又被这小鬼玩儿了。

少年坦诚承认,“是。不过……”

原本握着奚北的指节忽然撬开他的指缝,十指紧扣间,少年起身凑近看着他棕色的瞳仁,眼泛猩红。

“不过这也是你送的第一份礼物啊,这么有纪念意义,我又怎么会随便丢掉呢?”

奚北觉得似是有什么,忽然沦陷了。

言鸣睫毛微微扇动着,与他拷在一起的那只手被他紧紧握着按在灰白的墙面上。

他俯身,低眸用自己殷红的唇碰了碰眼前之人的唇角,有些恶劣的笑了笑。

柔软的感觉慢慢蔓延开来,言鸣微微愣了愣。

他原本还想说些什么调戏一下这个总喜欢穿着白衬衫的斯文败类,然而那种柔软的感觉却让他觉得仿佛身体被抽空了一般,什么也说不出来了。

他低头,还自由着的右手挽过奚北的左手,又一次覆上了对方有些抗拒的唇。

奚北只感觉有软薄而温热的触觉传来,少年握着他的手,温柔地带来一阵一阵的迷醉苏意。

起初略微的抵抗已经不复存在,奚北只觉得自己耽溺在这令人纸醉金迷的愉悦中,他索性懒散地靠在墙上,任由少年白皙的手指扣着他嶙峋的腕骨不断进犯。

他身体一阵颤抖,这才意识到自己究竟在做什么。

疯了吗。

他竟然和一个AI假戏真做了?

理智终于将他从这种朦胧的迷幻中抽出来。他沙哑着开口,“够了。”

“不喜欢?”少年低低笑着。

奚北想,不是不喜欢,而是……

这种感觉太好了,好的让他甚至有些害怕。

如果不是理智提醒他,他都快要忘记自己只是在一个虚拟的世界里了。

奚北直起身子,看着眼前的少年,努力让自己的理智安定下来。

“我只是在想,如果我没有来的话——会怎么样?”

少年低下头居高临下看着他。

“你猜?”

“我猜,如果我没有来……”奚北抬眼,眼神颇含深意,“现在在这里的,大概就只有我一个人了吧。”

唇畔的温度还未褪去,奚北轻轻咬着唇低眸。

他自觉很了解言鸣的手段了,若不是他有百分之百的把握,是绝不可能以身涉险的。所以他一定早就准备好了完全的后退之策。

可自己呢?

对于言鸣来说,想要拖他下水甚至是嫁祸给他,都只是一念之间的事吧。

言鸣屈腿坐在他身边,听到奚北的话坦荡回答,“是。”

紧接着他抿了抿唇,又补充道,“不过,我很高兴你来了。”

是啊,很高兴他来了。不然,无论他心里如何地想要相信奚北,都不得不将他划归到敌方阵营里去了吧。

这事其实并不是毫无端倪。早在半个月前,言鸣就已经注意到了财务报表里的不正常。

幸好在他父亲眼里,他真的只是一个行为顽劣而智商堪忧的少年,因此甚至都没有对公司的资金流动做什么遮遮掩掩的小动作。于是言鸣也没有怎么调查,就轻而易举地看明白了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不过……

那个公司,既然能被他爸用来洗钱,就不能被他利用操纵一番了么?

自从言鸣意识到言陞的意图之后,他就开始暗地里利用自己在二代圈子里的影响力,逐渐用那三亿来替那些公子哥们转移资金。

——而那其中,有警务处处长和最高法院法官的儿子。

所以他知道,无论他父亲再怎么在这件事上动手脚,他都一定不会有事。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哥哥太好了怎么办[穿书]黑夜认错人

    桃子咧大嘴巴,诡异的笑着,“你丫,快给我起来,别整个像个弃妇一样!”说完,她又突然捂住了嘴,她脑子应该不会那么健忘吧,知不知道正披着散乱头发坐在床上的那位可怜人才失恋一个星期。“我就是弃妇,怎么啦,怎么啦!”苹果表现得像个无理取闹的小孩子,双脚在床上乱搓,两手还配合着在眼睛上揉捏。“好啦好啦,周一就

  • 天罡情仇录在线阅读第2章

    我扭头看向身后,落地窗前放着一副围棋,两把藤椅,平时我爸没事的时候会自己在那摆弄,此时那里坐了一个人。我看过去的时候那位陆先生也正好抬头,对着我点了下头,视线没有停留,便又垂眸看向棋盘,捏起一枚黑色棋子摆了上去。他落子很轻,所以我进来有一会儿了却没发现客厅里有第三个人的存在。这人的手势有些奇怪,是用

  • 一拳:我跟龙卷那点事在线阅读第5章

    第二天天还没有亮,小米就起来了,麻灰色的粗布衫,是和碧云碧兰昨天穿的一样的衣服,然后在院子里转了一圈,这个小院子里,除了这件屋子,还有两间,都是挨在一起的,小米现在住的这间在最左面,靠近通往外面的圆形门洞,其余两间应该也是住的府里的丫鬟,现在天还早,都没有起来,院子南面是昨天关着我的那个小屋,东面一

  • 倚天之娶个老板娘之凉州女狐(4)

    凉州夜晚是妖怪最活跃的时间,太阳一落山,家家户户关紧门窗,并贴上跟阴阳师买的结界符,一个个的老百姓都安分的躲在家里,谁也不敢出门。他们到凉州的时候是戌时二刻,外边已经掌灯,街上荒凉孤寂,一个人影也见不到。叶肖姜带着叶清泪去投栈,在客栈外边设好了防妖结界,他这才放心的出去寻找女狐的线索。叶清泪虽说挺想

  • 穿越当了店小二之皇上来了(10)

    帝华宫内,穆寂风侧身躺在榻上,脑海里一直都在想着冷宫里皇后那不施粉黛的容颜,昨日去冷宫观察了那皇后一番,穆寂风发现这皇后的确如李嬷嬷说的那般很平静和和善。这侯青宁到底是怎么样的一个女子?为何能把自己的恩宠表现得如此不在乎?那日在凤德宫那般清澈的眼神又回到了脑海之中,穆寂风有些懊恼自己最近总是想起那干

  • [综影视]乱点鸳鸯谱在线阅读背书 (捉虫)

    “今日你们便把《内丹术》都熟读,练出一百个补气丹在一个月之内。若是练不出把书抄十遍。”说完便悠哉游哉的走了。这下轮到沈嘉悦发愁了,她跟本就没炼过丹啊。听着师傅的意思就是看着书去炼丹了。叹了一口气:“唉。”又不甘心的谈起头来问道:“师兄,你会炼丹不?”“不会,不曾学过。”季怀答道。这下完了想着跟师兄学

  • 诸天大合一之第六章

    “哎~”这一次为悲哀的我再次叹口气吧,在学校门口我徘徊呐,你说怎么好死不死的就想到昨天的那么些画面了啊,那,那个臭小子万一对霓儿说昨天我对他的‘告白’,……抖啊~霓儿那鬼不把我直接毁了啊!!!“啊,夏天,嘻嘻!”“霓儿!!!”见鬼的,怎么说谁谁到啊!等下不会再出现一个瘟神吧。。。“嘿,那个谁!同学…

  • 万界穿梭旧日之谜(2)

    在殷明的安抚下,玉珏清醒过来,“爹……,娘和二娘救回来了吗?”“她们都平安地回来了。珏儿,究竟是怎么一回事?”她怎么就确定夫人她们一定在破庙,不然她也不会这么冒险,还满身伤地回来。“难道你那天说的都是真的,琼儿她……”琼儿!玉珏听到妹妹的名字,冷不然颤抖了一下,但随即又恢复正常。“爹,琼儿怎么样了?

  • 玄幻:我能把诗词化为力量在线阅读第九节

    梦天的这一举动立即引起了张天鹏的注意,张天鹏有些焦急的拉着梦天的衣袖。尽量把自己的声音压得低低的。“梦天,好汉不吃眼前亏,别和他们起冲突。他们人多”梦天回头看看张天鹏,自己要是以前绝对会能少一事就少一事,但是梦天明白自己现在是守护人间者,有些事情是必须要面对的,今天就先拿他们试试自己的身手吧。“天鹏

  • 六界日记第十章

    我上学的时候成绩很不好,是班级里的倒数,家长眼里的熊孩子,老师嘴里的差学生,我是他们口中不一样的孩子,但是那个时候我不叛逆,我准时上课,不顶撞老师,也会按时写作业,但是写归写,听归听,我的成绩一直都是倒数,与其说我是熊孩子,不如说是学校里的弱势群体。我想啊,如果早一点遇到玉海,我就不至于被他们所欺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