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古代小说 > 正文

驸马是刺客GL在线阅读第5节

2021/6/12 6:16:13 作者:雨搁草 来源:晋江文学城
驸马是刺客GL
驸马是刺客GL
作者:雨搁草来源:晋江文学城
嗯?莫名的穿越了而且看情况这身体是被饿死的?楚央然:驸马妳要去哪儿?榟言:我要去杀..没事楚央然:驸马妳要..榟言:我要去宰了今天偷看妳的家伙!!她一步步靠近她却不得不躲开既然妳想躲开那我就把妳揽在怀中这样妳就躲不开了!本文有生子有番外(湛堂与心ㄦ、墨研与陈央)因作者年龄尚小...文笔缺乏深度所以...嗯..请见谅!是個剛開始打文的小新手文中多有雷點.錯字請見諒統一之後會改掉(?)尝试画了个封面我努力了嗯!!准备填的新坑

围读结束,所有人放松地舒一口气,任树总结发言:“今天围读主要针对一些细节,因为拍摄过程中容易忽略掉,很琐碎,大家辛苦了。”

演员们纷纷说“导演辛苦”。陆文假装动了动嘴,没出声,作为台词最多的人,他喘口气都觉得嗓子齁疼。

任树说:“我是导演,也需要不断地消化剧本,除了编剧本人,谁也不敢说把剧本完全啃透了。”

既然提到编剧,任树笑起来:“我正式通知一下,咱们这部戏的总编剧瞿燕庭,瞿编,来剧组了。人现在就在重庆。”

陆文有些吃惊,其他人嚷道:“真的假的?!”

“我只爆真料。”任树说,“今晚开机宴,瞿老师也会出席。”

方才疲惫不堪的一群人,顿时回光返照,无外乎因为瞿燕庭来剧组的消息。

陆文对圈内的事情了解不多,接触到这部戏,才了解到瞿燕庭这个人。

用一句老土的话说:不问不知道,一问吓一跳。

瞿燕庭是《第一个夜晚》的总编剧,也是业内的知名编剧。他大学念的导演专业,大四时的处女作拍成电影,一举夺得当年的票房金冠。

这个行业高开低走的人不在少数,瞿燕庭却后劲很足。他硕士改读编剧,一边工作一边念书,这些年陆续获得先锋奖、最佳编剧奖,被主流媒体评为优秀青年编剧。

瞿燕庭的能力毋庸置疑,但娱乐圈不仅看能力,更看重的其实是人脉。

编剧是个金字塔状的行业,塔尖上是资源多、资历老的前辈大腕儿,其中堪称“业内金编”的大编剧——王茗雨——代表作多为央视大戏,本身是政协委员和宋庆龄理事会成员,既是文艺界的翘楚,也是慈善界有名的人物。

名师出高徒,王茗雨是瞿燕庭的师父。

而王茗雨的老公是鼎鼎有名的大牌导演,曾震。对于曾震,娱乐圈内无人不知,连陆文他们公司扫厕所的大爷都知道。

凡是曾震手把手带出来的演员都成了一线大咖,不乏影帝影后,如果新人出演曾震的电影,无异于一步冲天。

同时,曾震是电影学院的荣誉教授,也是瞿燕庭的大学老师。

背靠曾震和王茗雨,瞿燕庭的人脉关系可想而知。内地的导演圈、导演太太圈、编剧圈,谁都得卖他个面子。

他名声在外,但对大部分业内的人来说,仅仅看过瞿燕庭写的戏,听过瞿燕庭的名字,却鲜少接触过瞿燕庭本人。

入行近十年,瞿燕庭参加的公开性活动屈指可数,并越来越少。他几乎没在电视上抛头露面过,哪怕是登台领奖或谈合作,也尽量由他的助理代为出面。

据传,瞿燕庭曾跟过组,次数不多,除讲戏以外不和演员交际,连合影也一概拒绝。

有人说他低调,有人说他摆谱儿,传来传去只显得他愈发神秘。

时间久了,许多人连他是圆是扁都不知道。

因此得知瞿燕庭的到来,演员们自然惊喜。既想一睹庐山真面目,更想努力表现给瞿燕庭留下好印象,若能得到青眼,等于一爪子攀上了高枝儿。

此刻,瞿燕庭冲完澡,湿漉漉的黑发泛着水光,皮肤像白腻的瓷,唯独双鬓后的耳朵尖儿透着热水浸出来的红。

他站在衣柜前挑衣服,传统尖角领的黑衬衫,配一套线条锋利的黑西装,没有提亮的领带和点缀的口袋巾,连古龙水也懒得擦。

可见对他来说,赴宴的心情和出殡没差多少。

早知这么巧,他一定晚来两天错过开机宴。

未免过于沉闷,瞿燕庭换了一块银色腕表,戴好了,拖到最晚的一刻出门。

开机宴在酒店的宴会厅举办,还有半小时,陆文在临时开的房间里准备,换好衣服,正嗑瓜子似的嚼薄荷利咽片。

孙小剑得知瞿燕庭来剧组,激动程度不亚于当年考研上岸。他把药瓶夺下,说:“别吃了,万一熏着瞿老师怎么办?”

陆文道:“怎么熏,我又不和他接吻。”

孙小剑愣了一下:“你为什么会想到和男的接吻?这是我一辈子也不会想的事。”

陆文被问住了,有点懊悔,答不出来只能转移话题,并翘起二郎腿假装很从容,说:“我真的会见瞿燕庭么?”

“当然了。”孙小剑洋溢着幸福,“宴会的本质就是互相问候、勾搭和抱大腿。瞿燕庭参加,对演员来说是千载难逢的机会,大家挤破头还不一定有资格敬杯酒呢。”

陆文没什么信心:“那人家会见我吗?”

孙小剑说:“废话,你是男一号,是整部戏的灵魂。瞿老师写的剧本,又参与投资,他大老远来一趟等于领导视察,不见谁也不会不见你。”

陆文有些心潮澎湃,以往演小配角时备受冷遇,杀青后导演还记不住他叫什么,如今认识一大票导演的瞿燕庭,今晚就要见他!

“你一定要把握住机会。”孙小剑鼓励道,“你要让瞿老师觉得选对人了,如果赢得他的欣赏,你还愁没出路吗?”

陆文激动地问:“比如?”

孙小剑回答:“比如,下一部直接让你上曾震的电影。”

陆文不敢想象:“我不会年纪轻轻就拿影帝吧?”

“那谁能拦得住?”孙小剑用力推推眼镜,“等你拿了影帝,我就出一本金牌经纪人的自传。”

七点半左右,开机宴即将开始,服务生忙而不乱地上餐前小点和酒水,演员和各组工作人员陆续到场。

陆文刚做完妆发,前往宴会厅,一边走一边看其他演员的个人资料。

开机宴上,演员之间主要是聊天,未免出现尴尬或冷场,孙小剑会整理一份资料发给陆文。资料中涵盖年龄、代表作品、奖项、婚姻状况,以及兴趣爱好等细节。

陆文低着头:“我去,喜欢西蓝花也列出来,我送她一棵啊?”

孙小剑说:“列这个是让你知道给对方夹什么菜。”

陆文撇撇嘴:“自己没手么,我又不是服务员。还有这个,离婚两次列出来干吗?”

孙小剑小声提醒:“这是个有名的花心萝卜,爱玩,离两次是因为出轨太频繁,实在兜不住了。你小心点,他如果暗示带你玩啊、私下再聚啊,你就想办法推辞掉。”

陆文不停地滑动屏幕,看来看去只记住一半,他不耐烦地说:“怎么这么多啊,比我家的族谱还长。”

孙小剑哄道:“你演小配角的时候,用打招呼吗?下戏之后根本没机会往主演的面前凑。你现在是男主,潜力股,名正言顺地认识他们,当然要抓住机会。”

“至于为什么这么多人。”孙小剑顿了一下,“因为你是十八线,一至十七线都在前面,人不多就怪了。”

记完演员,后面还有一串导演组、制片组和出品方。这些人更金贵,见到之后要笑、要躬身、要嘴甜地拍马屁——对权威型要认真地拍,对才子型要文艺地拍,对流氓型要往下三路去拍。

陆文感慨地说:“我怎么感觉当了男主,还那么孙子呢?”

孙小剑回他一句至理名言:“你不红,身边全是爷,等你红了,他们都是孙子。”

先前的期待微微冷却,陆文冲两步外的宴会厅瞅了一眼。宴会已经开始,那里面五光十色,可对他而言更像是学渣上考场,离得越近越抵触。

孙小剑催促道:“走吧,进去先向陶老师打招呼。”

陆文临门一脚却犹豫了:“我……先去个洗手间。”

夜幕下的酒店前庭一片灯火辉煌,保时捷减速驶来,稳稳当当地停靠在门口。刘主任恭候多时,迎上来,亲自拉开了车门。

瞿燕庭动身下车,如火的灯影照拂在黑西装上,像夜空缀满了繁星。

他庆幸不是第一次见,否则握手的话,对方会发现他的掌心过度潮湿。

一路上,他期望遭遇一场严重的堵车,或者一路红灯,但行驶得很顺利,司机每说一次“快到了”,他都会暗自紧张一分。

进入电梯,刘主任说:“瞿编,就等您了。”

瞿燕庭回道:“我出门晚了。”

“没关系,宴会刚开始。”刘主任说,“演员安排在宴会厅,咱们在包厢里。”

瞿燕庭问:“都有谁?”

刘主任回答:“导演组和制片组都在,联合出品方有五个人,其中昊阳文化的一把手周总也来了。他听说您会出席,特地飞过来的。”

瞿燕庭点点头,电梯门打开,他随刘主任朝包厢移动。

走廊没什么人,包厢的门紧闭着,门口站着两位服务生。刘主任闪到旁边说:“瞿编,到了。”

瞿燕庭站住,不动声色地垂着手,拇指指甲压在食指指腹上。就在服务生推开门的一刹那,他滚了滚喉结。

“不好意思,我想去一下洗手间。”

瞿燕庭依旧姿态好看,依旧迈着利落的步伐,但他明白自己是临阵脱逃。他厌烦交际应酬,一切社交场合都让他浑身难受,甚至是紧张和焦虑。

洗手间在走廊尽头,像一处隐蔽的避难所。

瞿燕庭推门走了进去。外部的化妆间没有人,深色的大理石墙面上嵌着一圈壁灯,冷光亮如白昼,几何切割形状的镜子悬在梳妆台上。

他走向洗手池,微微弯腰,让水流冲洗干净手心的汗湿。

没多久,从里间传来脚步声。

瞿燕庭倏地抬头,从镜中望过去,停住了目光。

陆文从里间出来,顿在一只花瓶旁边。

与昨天的便装不同,他穿着一件胡桃色的衬衫,很显白,衣领松着两枚纽扣,不多不少地露出脖子和胸膛之间的三角区。手腕上戴着一条voyager系列的胡桃木手链。外面是一件猎装风格的夹克,滚边有图腾刺绣,刚护住腰,把双腿衬托得更长。脚上踩着一双和西裤同色的德比鞋。

瞿燕庭很少关注别人的穿戴,此时也忍不住打量陆文,如果他是出殡,陆文八成是参加婚礼,并且要艳压新郎。

陆文用鞋底蹭了一下地面,抬腿走过去,站在瞿燕庭旁边的位置。

昨晚主动打招呼却碰壁,他本不想搭理这位高冷的仁兄,奈何瞿燕庭直白地瞧他。

陆文从镜中回视过去,吊儿郎当地说:“我跟你怎么这么有缘啊。”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抓住那个座敷童子第10章在线阅读

    时间,仿佛在这一刻静止!若芭大脑一片空白,精致的俏脸上,全是呆滞的表情,不知道躲闪。围观的人群,纷纷向周围逃跑……也有人看到了若芭的危险,想过去救援又不敢。剧组工作人员,满脸惊恐!园区工作人员,惊骇欲死!如果若芭今天在这里出了意外,光社会渔轮,就够他们受的!!此时,已经到了千钧一发之迹!就在众人以为

  • 少年的生化末日在线阅读第6章

    曹操指引大军进驻汝南,汝南已是一片萧飒荒凉景象,街上连一个人影都没有。扎营,升帐,曹操问手下:“这里的人呢,都到哪里去了?”大将张颌说:“都逃了,逃到襄阳去了。”“刘备呢,刘备抓到没有?”一个谋臣说:“没有抓到,他已顺利过江。”“我请人设置的幻影阵呢,难道被他破了?”谋臣说:“是的,破了。使法术的道

  • 仙灵千年纪天外飞仙

    “城主,真的要去吗?”一旁服侍男子多年的管家满眼心疼的看着面前更衣的男子。“为何不去,难得布局这么久。”男子拿起一旁剑架上的爱剑飞虹,走向屋外,脚尖轻轻一点如白云飘过。江湖谁人不知叶孤城,可又都不明白他为何要帮南王世子。江湖上的高手不少,但其中的顶尖高手却也仅有那几位。「少林派」方丈大悲禅师、「武当

  • 外星人和吸血鬼第二章在线阅读

    “你是什么鬼玩意?”秦宁捂着肚子,身体痛苦地蜷缩成一团,这种疼痛难以言喻,不是从外界传过的,而是像内部伤害,而施害者女娃娃却不为所动,像个小大人一样紧绷着小脸,旁观痛苦的某人,自我介绍道:“我叫璎,以后我就会跟着你,给你安排任务,你必须完成,要不然会受到比这更严重的痛感。”秦宁紧皱眉头,咬牙切齿道:

  • 元灵成神路在线阅读第2节

    一觉醒来,天都黑了。秦语从客厅的沙发爬起,感觉还不是很清醒,脑袋也胀痛欲裂。酒醉也不是第一次了,但倘若昨晚没有去河边吹冷风,后遗症必然没有这么强烈。用双手使劲搓了搓脸颊使自己稍稍清醒了点,秦语便站起准备去洗把脸,然后再继续上网寻找工作。但在站起的那一刹那,他却突然想起昨晚看着他的刘莉。刘莉为什么会去

  • [第五人格]她是监管者在线阅读第4节

    谭老爷子听到顾蓁说她会医术,又看到屋子里的瓶瓶罐罐和各种药材,越来越觉得这个孙媳妇必须是自家的。“蓁蓁啊,你给爷爷把把脉呗”,谭老爷子麻利的把手腕递给顾蓁。顾蓁认真的给把了脉。老爷子的身体算是健康的了,但是毕竟七十多岁了,一些小毛病也是有的。“爷爷身体很好,要继续保持,一些小问题注意着就好。”拿了一

  • 那一抹暖阳之张子陵

    皇天,落陵涧。“张子陵,你已无路可逃,还不快快束手就擒?”一柄长枪直射而来,从张子陵耳边刮过,插在他前面的地上,长枪上面,还有一只耳环,张子陵很熟悉,这是沈灵儿的。“灵儿,灵儿。”张子陵疯狂的嘶吼着,停下来,缓缓转过身去。一柄金玉色的长剑握在手中,眼睛瞬间变得猩红。无数头青葱野狼朝着张子陵冲过来,上

  • 我是一名演员在线阅读第七节

    在自习课上完之后,我借老师的手机给老妈打了个等会说今天早上就不回去吃饭了之后便是去食堂打了两份小炒带着胡宇一起去医务室看望若雪。“哟嘿,若雪你难道就不饿吗。。我说这韩剧有什么好看的,换了换了。”一进医务室的门,我就对着真在看韩剧的若雪说道,边说边将手中的小炒放在桌子上。“哎,胡宇,今天的菜真是好吃啊

  • 大唐:从种红薯开始第九章在线阅读

    回到学校之前,顾傲第一件事就是买了两包香烟给白泽和牛魔王发过去。可是打开手机一看到日期,才想起来居然已经过了三天了。奇怪了明明刚才只在如意乾坤袋里带了不到半天啊?“你不用奇怪,所谓天上一天人间一年,这袋中天的时间流速与凡间自然是不同的,具体差距,大概也就五倍的差别吧。”果然如此。顾傲把香烟发给了白泽

  • 挖坟就变强之让你装逼(求收藏)

    林天微微一愣,转头朝声音传来的方向看去。一名身穿华服的瘦弱男子,浑身上下满是各种玉器,脖子上更是挂着一条粗粗的金佛狗链,整个人显得宝气侧漏。枯黄的脸色,走路的脚步也略有些虚浮,显然是个酒色过度的家伙。一脸的痘痘,看上去极其的恶心。满口的大黄牙,仿佛呼出一口气就能毒倒一片人。在这小子的身旁还跟着一个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