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现代言情 > 正文

助攻爱豆恋情的女保镖初见林殊

2021/6/12 6:48:54 作者:咖喱土豆没有肉 来源:晋江文学城
助攻爱豆恋情的女保镖
助攻爱豆恋情的女保镖
作者:咖喱土豆没有肉来源:晋江文学城
“原来自己的爱豆找到真爱了,真爱不是自己,这么难受啊。”“我要守护自己的爱豆,即使爱豆爱的不是我。”

“能出此联者必然大才,可惜不知道还是否缘得见。”林殊感叹道。

“我看他是假大才,真奸滑才对。”景琰对林殊的话并不认同,“原本我还不觉得,听你这么一说我才看明白,此人不知道挖空多少心思想了这么一个对子出来刁难人,分明就是在骗钱。”

听到骗钱这一说林殊便又问了缘由,景琰将林梦在骡市街摆摊收门票的事连带自己的评论细细给林殊说了,末了还加上一句:“你说,他把这要细思几日才能得出下联的对子摆出来,要人立时便得出下联,是不是在骗钱?”

“也不能说他就一定是骗钱吧。这上联是他出的是事实,能写出如此精巧的对子就说明他学识不弱,这是其一;其二他以两片金叶子为胜者酬金,本就说明这下联必然不好对,如此还有人愿意付钱一试也怪不得别人。”林殊拍拍景琰的肩膀,“再说了,别人都言明看过上联者不可外传,你不付钱看了上联就算了,还跑开告诉我,这可是断人财路,应该是你理亏。”说完还对着景琰挤眉弄眼,挤兑的意思不言而喻。

景琰这耿直孩子也是不识逗,听了林殊的挤兑顿时梗着脖子道,“大不了今日若他还在那里我就给他二十文便是了。”

“你看你看,你就是这么较真,所以我才特别爱逗你。”林殊这倒霉孩子自己爱调戏人还怪别人,“诶,你带点心来了吗?静姨上次给的点心我可前几天就吃完了。”

“去,有也不给你吃。”小景琰生气了,明明林小殊才是年下为嘛被调戏的总是他。

“咱俩可是好兄弟,你怎么能这么小气呢?”林小殊伸手搭在景小琰肩上,“说,到底带没带,没带我可找静姨要去了啊。”

景小琰无奈:“带了,进来时遇到了晋阳姑姑,就把点心盒给她了。”

“那走吧,我们去吃点心。”林小殊勾着景小琰的肩膀拉着他找母亲晋阳公主去了。

说说林梦这边……一回到现代林梦倒头就睡,他太累了,收钱也是个体力活呢。然而睡到一半林梦就被电话声吵醒了。

“林梦!你还来不来上班?这个工作还想不想要了?!”电话里是主管暴躁的声音,林梦无故翘班半天让他很生气。

“哦……”林梦想想自己怎么也算是一穿越众,戒指里又有牛叉闪闪的龙珠压箱底胆气突然就壮了起来,“那就不要了吧。”想想自己那每天都要跟客户装孙子的工作林梦就觉得挺乏味的。

“你说啥?”林梦这么硬气主管一时没反应过来。

“哦,我说我现在辞职。”说完也不管电话那头的主管还在说话直接就挂了电话,关机。

既然被吵醒了回琅琊榜世界好了,就像小孩子得到新玩具的心态,林梦现在有点乐不思蜀了。

回到客栈林梦又找来伙计要了些绳子,他准备把铜钱穿起来。七千文要是换个人来整理可能会整到吐血,不过这对于林梦来说缺很简单,因为他有作弊器呀。把所有钱币又收回空间戒指,然后一次取一百枚,穿起来之后再取一百文。至于为什么是一百文一串,是因为林梦打算把这些铜钱换成银子,这样他可以找地方藏起来,然后就不用每次都回到上一次离开的地方了。

当林梦从钱庄换完钱出来后已经快要晌午,于是他找了个路边卖阳春面的摊子坐了下来,要了碗面。至于为啥不去食肆吃呢,经常看武侠片的看官们肯定都看过如下这个场景——主角来到一路边摊坐下然后高呼“老板,来碗阳春面!”于是同样身为主角的林梦暗戳戳地表示也想试一下。当然最后这碗只动了一口的事情我会告诉你?

发誓再也不吃阳春面的林梦最后还是在骡市街附近的一家食肆里填饱了肚子,结账的时候顺便狠狠感慨了一下金陵城内物价的虚高,这一早上他可是刻意的打听了一下这个时代的物价的,所以对于一顿饭吃掉一两银子的事情还是比较耿耿于怀。一两银子啊,虽然这一顿吃的有鱼有肉可也不算山珍海味,这一两银子可是他昨晚收入的十分之一了,没错,除了铜钱,林梦收到的碎银子足有三两,不得不说金陵城里的土豪就是多。其中最大的那只就是云南王穆深。林梦现在才知道原来穆深给他的那两片金叶子加起来原来有一两那么多,这可就是十两银子了,再加上包里原来就有的五两银子这就十五两了,剩下的几十枚铜钱哪都忽略不计了。要知道在在金陵城之外的地方,一两银子可是够一个人过一年了。嘛,好在林梦的钱来的容易,所以也只是稍微吐槽一下并没有放在心上。

当林梦摇头尾巴晃的来到昨天摆摊的地方的时候发现已经有好些人在等他了,只是这帮家伙为嘛都是一副看好戏的样子?

林梦淡定路过人群,淡定的抖来背着的包袱——原来包袱就是昨天的围幔裹成的,里面包裹着是两幅卷轴。

“小哥,你的上联已经传的全金陵都知道了,今天恐怕没人肯花那十文进场去看了。”有看热闹不嫌事大的冲林梦喊。

林梦忙活着用昨天留在这的杆子将围幔撑起来,头也不回道,“昨天的那是昨天的,今天有新的上联。”

“唷!”围观众人觉得新奇,难道那样精巧的对子竟还有一个么,“小哥厉害啊,今天还是昨天的规矩吗?”

“没错啊。”林梦整理摆好围幔,拍拍手上的灰尘,“对啊,不过今天想进里面看上联要一百文。”

“啊,一百文!小哥这价钱涨的可够快的。”这估计是个差钱的。

“没办法啊,原本大家都不外传那个上联至少能用五天,现在只一天就传遍了,我很吃亏的。”说罢林梦取出一个卷轴展开挂在围幔外,“何况,今天还能免费看到昨日的。”

“这话是没错,可小哥这不肯吃亏的性子倒像足了那些商人。”这可能是个眼红的。

林梦没再答话,而是冲着众人搭手道,“在下初来金陵城,在此摆个场子以文会友,昨日承蒙诸位照顾,今日若有能胜出的在下必双手奉上白银十两。”

这话已经算是挑衅了,围观群众表示很不爽,你个初来乍到的还真当我们金陵没人是吗?于是立即就有几个自认文采不错的付了钱进去。

不多时,那几个进去的又灰头土脸的出来,也不理周围人的询问匆匆忙忙的走了……

林梦嘿嘿的笑了,这就是他涨价的目的:过滤一些文采不怎么样的和一帮不怎么有钱的,这些古人,越是学问好的、越是有钱的就都越好面子,既然他们好面子那么怎么可能把自己输了的事情随便外传呢?

可能是时间还有些早,所以林梦的摊子还没有几个人光顾,林梦也乐的清闲,有人进去了他就收收钱,没人进去就跟周围围观的聊聊天。

然而没过多久就有两个锦衣少年来到了摊子旁边,林梦抬头一看,哟,这不是林小殊和景小琰么。

林梦刚想打个招呼套套近乎就见景小琰同学臭着脸丢了二十文钱在桌上,“我们两个看了你出的上联,这是我们俩的进场钱。”说完想了想又摸出十文,“这是我兄长的。”

林梦无语了,自己好像没惹他吧,怎么一见面就摆个臭脸,不过上来就送钱这件事他挺喜欢的。当然林梦也没有真想要这三十文,开玩笑,他现在也不差钱。

“这位公子真是光明磊落、刚直不阿,在下并不知道二位已看过我出的上联,公子却能主动补上入场费,在下实在是佩服。”说着将钱又推给景小琰同学,“只是今日在下已将昨日的上联挂出来供人免费观看,公子不必为再此付钱了。”

景小琰这才看见围幔边上挂着的卷轴,突然觉得眼前这个人也没有他想的那么坏,于是随口道,“我们本不知昨日的对子可以随意观看,你却也没有欺瞒,看来你也不错的。”

“哪里哪里,君子爱财取之有道而已,算不得什么。”刚刷了点好感度林梦自然是要先卖乖了。

“君子爱财取之有道,先生果然才识过人,林殊佩服。”林小殊搭手向林梦做了一揖。

“这位公子客气了。”林梦还了一礼,“啊,听闻黎崇黎老先生门下有一得意弟子便唤作林殊,敢问可是公子?”林梦多贼啊,只提他是黎崇徒弟不说他赤炎少帅的身份,完全肯定他的个人能力。

“在下不才,正受教于黎老先生门下。”此时的林小殊还是性格飞扬的少年将领,说的虽然是客气话可是那一身的傲气却从他闪亮的眼睛中表露无遗。

“久闻公子大名,今日一见果真少年英豪。”林梦接着夸,反正马屁不要钱。

林小殊微微一笑表示接受夸奖,“不知今日先生所出上联如何,可否入内一观。”

林梦做了个请的手势,“公子请。”

进去不多会儿林小殊就出来了,接着拿出一锭银子递给林梦,“今日随得不出下联,但能见到如此精妙之上联已是不亏,这锭银子还请先生收下。”

“如此就谢过公子了。”林梦也没有推辞,反正这是个小土豪……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成神者gl在线阅读第三章

    近日,许诺全身心扑在研究所,时而废寝忘食,这令所里诸位领导甚感欣慰,看到为科学事业鞠躬尽瘁的后起之秀,怎能不为华夏的将来开心。殊不知,这真是个天大的误会!某人只是兢兢业业为她的宝宝事业做着系统准备,这关系到未来她娘俩的身家性命。此时的许小姐已然完全忽略了:这世上还有一种叫父亲的生物,跟她娘俩息息相关

  • 星风武神在线阅读人不为己,天诛地灭

    泠梦真的觉得自己是这个全世界最倒霉的小偷了,和青梅竹马的小偷男友一起潜进博物馆,偷那粒最近名动全港的深海珍珠,听说这粒珍珠有千年的历史,还有些神棍在电视节目中吹虚说这粒珠子有超自然的灵力,拥有它的人可以穿透过去,改变未来,等等!反正就是一堆乱七八糟的东西,说得要有多玄就有多玄。做为职业小偷,对这样高

  • 都市绝品仙医在线阅读第三节

    “对哦,今日是青青的生日,还好,紫嫣妹妹提醒,对,惊喜,一定要惊喜,可是,紫嫣妹妹,这个惊喜要怎么给呀?你也知道姐姐这脑子不灵光,实在是想不出什么好点子!”说罢,墨婉清佯装沮丧的垂下了头。“放心,婉清姐姐,妹妹都替你想好了,我昨日邀请了青青妹妹,想必青青妹妹一会儿庙会结束就会来这里,到时候,婉清姐姐

  • 弱剑士不配当好哥哥之可怜的女生在哪里

    5.可怜的女生在哪里阿仔突兀的紧抓住致柔的双手,制止她、不让她挣扎逃脱,但她乘机踢动双脚,往他两膝中踢去。阿仔一阵尖叫,身体曲弓,整个人趴倒在地,痛苦不堪地呻吟着。致柔心慌骇怕地跑到她父亲身后,拉着他哭喊:“爸,救我,他想要欺负我……”她父亲厌恶地挥掉她的手,不耐烦地咕噜着:“他想干什么就随他吧!你

  • 剑魄尘嚣在线阅读第10章

    艳丽的花坠落,换来的是女人一抹神秘的笑容,那样诡秘,令人捉摸不透。外头虞儿紧紧地抓住沈祁的手腕拼命往外跑,神色十分严肃,转过头死死地盯住他。沈祁一脸迷糊,回过神来,自己已经好好地站在了殿外。浓浓的两竖眉头已经立了个倒八。“为什么?难道你也认为我说的是错的?”冰冷的语气直至零点,好似刚从冰窟出来,寒气

  • 大航海之神级天赋之学费呢(6)

    这天晚上,孩子们都睡着以后,凌英躺在床上就和丈夫说起了这事儿。李青山吃了一惊奇道:“真有这事?”随即又得意地笑起来:“我们老李家的孩子就没有一个笨的,从前她那是不上心,我瞧她最近懂事不少,许是一上心呀,那聪明劲儿就出来了,学起来还不是手到那个什么来着……”“呵,不懂就别学人家乱用成语!”“你懂,你不

  • 七侠战天魔汹汹杀意

    凤七优雅地坐起身来,吹了吹手中消音手枪上冒出的点点尘霾,嘴角勾起一个灿烂的笑容。“沐总,我一向说话算话的。”红色的高鞋跟踩了踩开始僵硬的尸体,“对了,忘了告诉你,我,凤七不仅仅是MD上市公司的总裁,更是OTQ秘密组织的高级特工,死在我手里,你应该感到幸运!”说罢,眉眼弯起,点燃一根雪茄,静静地抽着,

  • 星辰封神传之佛跳墙

    日子一直过得很平静,常规地上班,时不时地去一下仓库,有时也跑码头,也陪着沈睿民出席各样的应酬场合。慢慢地习惯了这样的生活,喜欢路上各色穿旗袍的女子,喜欢路边各色的小食,仿佛是一场漫长地旅行,时有惊喜,却略有疲惫,只是心里还是希望有朝一日地回到自己的家。那日,我到茶水间倒水时,听见同事小郑和小刘在聊天

  • 孽剑完成使命

    夜墨尘的脸没有过多的变化,他风轻云淡的答:“回父皇,现在还不是时候。再说了,锦绣的身子还未痊愈,一味行事怕会让她身体反噬,恐有性命之忧。”他的脸看起来有种洞察世事的感觉。冷如嬛将视线落在他那冷峻无比的脸上,顿时有些移不开双眸。恍惚之中,她瞥见了夜墨尘瞥过来的视线,又赶紧把头低下。这可是在天子眼前,露

  • [综武侠]每天都是非人类之第九章(9)

    这样忧郁的胡思乱想半天,他竟然迷迷糊糊的睡着了。才眯一会,寝室里就响起了锅碗瓢盆般乱撞的声音,是几个室友慌里慌张的刷牙洗脸。老大用凉水冲了把脸,赶紧把校服套上,结果发现对面上铺的人动也不动一下。他走过去敲打床沿:“快起来,起床啦!今天升旗仪式,要点名的!”姜培风昏昏沉沉的拿空调被盖住脑袋,继续睡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