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古代小说 > 正文

世间五彩我执白在线阅读第九章

2021/6/12 4:57:01 作者:弘毅慎独 来源:17K小说网
世间五彩我执白
世间五彩我执白
作者:弘毅慎独来源:17K小说网
我的命运我自己操盘!!冥冥中改变命运走向这种无端无由的因果,兴许就在揭示着一些宇宙真理和暗含的逻辑,让所有卑微的生物无妄坚勇,让生而自由的人们明志致远!投资交易注定是一本小众书,但我保证这绝对是资本市场最真实的故事。从投资新手到基金经理,都能感受到它的价值。

众人最初还犹豫着,方唐瞧着他们脸上的神情,知道他们是不想做出头鸟,便用胳膊肘轻轻怼了下她的同桌。那是个长相颇为清秀的女生,好像很听她的话,马上抱了个本子起身走向苏观。

苏观还坐在罗勇旁边,也没有要把椅子搬回去的意思。那女生把本子递给他,俯身轻轻柔柔地道:“苏观同学,你能帮我讲一下这道题吗?”

像是个错题本,看得出来女生很是细心,各种错题用娟秀的字分门别类地整理到一起,看起来很是赏心悦目。苏观微微一笑,不吝夸奖:“你的错题本做得真好。”那女生明显愣了一下,看向苏观的目光里带了点紧张和羞涩:“啊?是吗?”

也不怪她有如此反应,苏观给人的印象一直是阴郁而神秘的,不苟言笑,拒绝和人交谈,偏偏成绩却又高得逆天。今天竟然夸赞了她,让她很是受宠若惊。

看见苏观耐心地给那女生讲解起来,便有几个同学按捺不住,也拿着卷子走了过去。不过片刻,苏观的周围便陆陆续续地围了一圈儿人。

这么多人,想不发出一点声音是不可能的,况且苏观就坐在罗勇的旁边,有时需要写写画画还会占用他的课桌,使得罗勇根本没办法专心学习。想听一听苏观给别人讲题吧,偏偏苏观拿卷子的角度正好能让他看见一点题目,却又看不太清,只能伸长了脖子够过去。时间久了不仅自己的脖子酸,站在苏观身旁的人也没好气地瞪了他几眼,嫌他太过碍事。

几次下来,罗勇似乎明白了苏观没有搬回去的用意,暗自气结,盘算着要狠狠地报复回去。苏观确实是故意的,然而却不只是针对他,他更多是不想美人做题受到打扰罢了。

苏观一边给人讲着题,一边分神不动声色地向周扬的方向瞥了一眼,看到他同桌的座位是空着的,又收回了目光。虽然原主对周扬的同桌并没有什么印象,但想也知道,他此时应该就在这圈儿人里。

是时候了。

这道题讲完后,苏观的手里又被塞了张卷子,旁边那人用笔尖点了点题号:“这道。”苏观没像刚才那样扫一眼题目就开讲,盘算着新旧、难易、有没有弄虚作假的空间。

这套卷子是刚发不久的,后面的大题普遍偏难,因此做出的人不多。尤其是这个人要求讲的那道,据老师说全班做对的人寥寥无几。他记得周扬的数学也很不错,不然也不可能在干掉原主之后拿到了状元,这道题他应该也对了的。

苏观这次停顿的时间有点久,因为他正在快速心算用看似正确实则错误的方法得出的答案,其他人却以为这道题终于难住了苏观。就在周围人开始窃窃私语的时候,苏观轻飘飘而又语气笃定地来了一句:“答案是3。”

周围沉默了一会儿,突然后方传来了一个弱弱的声音:“我、我怎么记得是2?”

“是吗?”苏观漫不经心地道:“除了我,还有人做对了吗?”

他这句话微微提高了些声音,使得周扬恰好能听得见。在他终于被这句话吸引抬起头来的时候,苏观也满意地听到了他想要的回复:“周扬啊……他也做对了的。”

苏观淡笑不语,看着周扬和他同桌眼神交流了半天,静静地等着。

终于,似乎总算弄清了到底是哪道题,周扬直视着苏观,用一种真诚而自信的语气道:“苏观同学,虽然你的数学一直是满分,但是我想这一次,是你错了。”

话音刚落,全班哗然。从高一开始,大大小小的考试中,苏观的数学和理综从来都是满分。他做过的数学题和理综题,无论多简单或者多难,都从未出过错,可以说是不败的神话。难道这次,他输在这道题上了吗?

“我没错,我不会出错的。”苏观回望着周扬,淡淡道。

周扬深吸了一口气,采取迂回战术道:“这道题老师给我判的是对的,难道你觉得老师也错了吗?还是你怀疑题出错了,你觉得严主任错了吗?”

“根据拉格朗日乘数法,设定乘数,使方程式和给定变量相乘,分别把xy看作自变量求导,消除乘数,因式分解,可得出答案。”

苏观故意卖了个破绽给周扬,但其他人却没几个能跟得上他的速度,也许连他的意思都没有搞懂,更别说迅速地找出有问题的地方了。他要的,正是这种似是而非、难以判断的效果。

周扬皱着眉看了苏观一会儿,突然坐下来拽了张草稿纸,急急地演算起来。

苏观将手抄在胸前,懒懒地靠在椅背上,一副胸有成竹的架势。围在他身边的那些人见他要和周扬耗到底的意思,便也陆陆续续地回去了。

苏观看似随意地瞥了一眼墙上挂着的钟表,分针指向六,心下稍定——严主任这时应该还没完事儿呢。

“不,不对!”还没等到周扬,方唐突然喊了一句,声音因为激动而有些发颤:“如果用拉格朗日乘数法的话,最后因式分解的过程会产生增根,再代入原式就没有意义了。因此这道题应该将方程式变形,再根据勾股定理和平方差公式来解!”

方唐的数学很好,她学起来也很是得心应手,没有吃力之感。因此在数学这一科,她一直很是自负。这道题她也做对了,而且迅速找到了苏观解法中的破绽之处。眼看着周扬还在算,一并超越苏观和周扬的诱惑实在太大,让她按捺不住,也没管这么做会使周扬丢面子,就这样快言快语地说了出来。

“既然你这么确定,那敢不敢和我去问老师?”苏观似乎是懒得和她多费口舌,想干脆让老师决断算了。

方唐没有多想,当下应道:“有什么不敢的,但是李老师好像不在吧?”李老师,就是给他们班任课的数学老师。

苏观以一种随意的语气道:“既然这套题是严主任出的,那当然应该找他了。”

还没等方唐说些什么,周扬想也没想地紧跟道:“不行!”

苏观挑了挑眉:“为什么不行?”

周扬当然说不出个所以然,支支吾吾道:“严主任那么忙,我们贸然打扰不太好。”

“什么时候,省重的老师忙到连解答学生疑问的时间都没有了?”苏观嗤笑一声,“还是……你不敢去在这个时候打扰他?”他加强了“这个时候”的重音,成功地看到周扬的脸色有些发白。到了这个地步,苏观若还看不出他和严主任之间有些猫腻,那他便也不是苏观了。

说着,苏观迅速地扫视了一眼全班,发现大多数人都是平静或者疑惑,而只有几个人的脸上露出了或惊悟、或尴尬、或等着看好戏的神情,便知道了,那传言只是在很小一部分人之间传播的。

周扬再没说话,只是沉着脸看苏观。

“既然你不敢去……”苏观面向方唐,“那你呢?”

没等方唐回答,周扬抢先道:“谁说我不敢,我是怕你脸上挂不住。”

苏观的嘴角微微挑起一丝弧度。看来周扬心里明白,自己是铁了心要去找严主任的了。到时候万一严主任性侵学生的事情败露,再联想到他今天的表现,有心人难免会猜到些什么。关键时刻,他当然要把自己给择出去。

周扬又看向方唐,眼看着她惊疑不定的神情,暗骂了一声:她这样,不是明摆着这里面有勾当吗?要不是被这女人撞见了几次,怕她坏了自己的事,他才不会把他和严主任之间的交易告诉她。而且明明是他和苏观之间的事,她却非要自作聪明地来插一脚。按捺住翻涌的怒气,他放柔了声音道:“方唐,你不是也觉得苏观的解法不对吗?你也过来吧。”

不过苏观为什么要这么做?难道他知道了些什么?周扬看着斜前方拿着卷子、表情骄傲得很,似乎确实只是想找老师来判断对错的苏观,觉得好像有点看不透这个人了。

苏观率先走到那扇硕大的防盗门面前,曲起手指敲了敲。等了一会儿,无人回应。

见此,周扬赶紧道:“严主任可能不在,要不……我们回去吧?”

苏观怪怪地看了他一眼:“我们都知道严主任晚上要给学生补习的,我晚上去买饭的时候还看到他进了办公室,他怎么可能不在?”

周扬哑然了片刻,改口道:“也许是在给学生讲题,所以没听到吧。”

没想到却引来了苏观的一阵愤慨:“所以严主任眼中只看得到交了补课费的人,看不到我们这些普通的学生?”

“诶?不是……”周扬赶忙否认,又怕苏观把事情闹大,开始咚咚咚地翘起门来:“严主任、严主任你开门啊,我们是……”

苏观马上拽住他的胳膊阻止了他,一边愤然道:“周扬你不用这样,我倒要去问问我们这些没交补课费的学生是不是不配问他严主任问题!把门锁得这么严实,他是要干什么?”

他的声音有些大,在安静的走廊内格外明显,竟然把副校长吸引了过来:“哎哎哎,你们几个学生,自习时间不好好上课,大声喧哗,干什么呢?你们是哪个班的?”

苏观不待周扬开口,平静地答道:“我们是一班的,因为对一道题有争议所以想来问问严主任。但我们敲了半天的门都无人应声。校长,我就想问一句,我们这些没交补课费的学生是不是不配问他严主任问题?”

一班,全校最好的理科班,一个比较特殊的存在。一班的学生由两部分人组成,一大半是高一一年之中大大小小的考试排名没掉下过前五十的尖子生;还有人数不少的一小半,是各种难以推脱的关系户塞进来的。毕竟大家都知道一班的师资力量和学习环境都是最好的,所以也更愿意把孩子送进来。虽然这些关系户个个都是学校惹不起的存在,但若是排名没进过前二百名以内,也是进不去的。原因很简单,一班老师讲课的进度都很快,基础不好的学生是很容易跟不上的。

因此,副校长一听说是一班的学生,态度马上和缓了些,“你这孩子说哪儿的话,我们学校的老师当然都是为了你们服务的嘛。这个、这个,严主任他补习呢是不对,但他毕竟是校里的老人了,教学水平在省里都是排得上号的,校长也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了嘛……这样,啊,我马上让他给你们解决问题!”

说着,副校长用力捶了捶门,“老严!老严!在里面儿干嘛呢?你快给开一下门!”

副校长是个五大三粗的壮汉,一喊起来声若洪钟,全楼道的学生都快听见了,却迟迟不见门打开。

他一边对着苏观讪笑两声,一边嘀咕道:“这个老严,难道是睡着了?”他看起来是放弃了让严主任自己开门的打算,从裤兜里掏出了一串钥匙,一个个地辨认着。

周扬在旁边暗暗着急,只期望严主任能早点听见他们门外的动静,把办公室和他自己整理好,别让他们看见什么不堪的场景。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17K小说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玄幻:西游降临第七章

    伊莉亚走了几天,一直不见踪影。K起初乖乖待在卧室里,但是久了也很闷。他决定出门看看。打开房门,外面是一条长长不见尽头的走廊,走廊深处泛着黝黑。说不吓人是假的。K虽然胆子不小,但怎么说也是个omega,体能上的弱势特点让他很小心地保护自己。还是不要出去了吧、看到不该看的怎么办。诸如此类的话一直在K的脑

  • 代码在手的我依旧咸鱼第四章在线阅读

    不过,宫遥肯定会身受重伤,搞不好还会送命,东方絮悦正在考虑着要不要这么做时,就看到宫遥的脸色已经苍白了,如果她在不帮忙,宫遥肯定就一命呜呼了。东方絮悦还来不及思考,就发力帮助宫遥,可是,她的手掌刚刚挨到宫遥,宫遥就借着东方絮悦的力道,他向后一退,竟然退了出来。东方絮悦的双眸早已恢复到了起初的冷清,果

  • 亡灵逆道之第一章(1)

    “呵呵”豪华头等舱里突然有一个女孩笑出声,引来身边的关注的目光。“可儿你笑什么?”一个看上去温柔恬静的女孩看着身边突然笑出声的女孩问道。“呵呵”女孩忍住笑“欧阳伯伯和我爸他们一定还已为我们正在哈佛大学的公寓里睡觉,等着参加明天的毕业典礼。他们做梦也想不到我们现在正在回去的航班上。雪儿姐姐你说我们突然

  • 亡渊之灵第三章在线阅读

    天下官兵都是贪财好色,民怨沸腾,有些愤怒的人们遂结合一起起兵讨伐,打出“替天行道”的大旗,图谋大举,一等好汉共同在与其他好汉会合后,终于在大雾山正式聚义,这就是名震天下的第一山寨,大雾山的由来。作为一个名震九州,如雷贯耳的强盗集团,大雾山能够苟活到现在,实属好运,而最应该感谢的是他们有个聪明绝顶的大

  • 末世之王者荣耀降临在线阅读第八节

    郑可儿歪着脑袋,双眼微眯地睇了眼递到眼前的酒杯,又望向坐在唐宇杰旁边的朱莉,她的眼神看得如此专注,像要看透对方心中所思般。苗条的身材,精致的妆容,搭配妩媚短裙,浑身散发出青春俏皮的味道,尤其那一字肩的设计凸显了迷人的锁骨,绝对让男人看得移不开视线。不错,是有当小三的本钱!郑可儿冷笑,可惜空有一副好皮

  • 嫁人路上发现夫君被废了黑色的?

    第二天一大早,凌飞刚刚醒来,“呼”的一声就从床上坐了起来,惊喜的看看身上还都完整的零件不禁放下心来,看来昨天那种情况还真是自己的幻觉?不过那种真实的感觉现在想想还是有些心有余悸啊,刚想躺下,凌飞仿佛又想到了什么,猛的从床上跳了下来,快步走到宿舍的镜子前边。还好???还好,脸上的五兄弟都还在,鼻子、耳

  • 美女的鉴宝高手在线阅读第6章

    顾文豪在打什么如意算盘,重生而来,顾汐清楚。她不动声色的喝着牛奶。薛瑜放了茶杯,“你在为江煜说话的时候,可有想过,被羞辱的人,是你的女儿?”顾文豪面色不讪,“话不能这么说。”“汐汐是我的女儿,我自然疼爱她,也心疼她。”“可这是两码事,不能混为一谈。”薛瑜看着顾文豪,眼里写满了失望。同为父亲,这偏袒之

  • 僵尸俏妻在线阅读单蠢的糖糖

    “希然学长下午好,能够有幸和你坐在一桌,真是小女子的无上光荣。”我随口胡诌着。“你知道我的名字啊,我好高兴哦。”他压根没听出我语气的无奈,还直为我知晓他的名字而欢呼,这家伙,幼稚的可以。“当然,你们可是前无古人,后无来者,让全校女生为之疯狂的圣德三王子。我早上不知道,只能说我不谙世事,如果现在还不知

  • 娱乐之老子是吸血鬼第八章在线阅读

    真是可笑!韩世杰不过是一介流民,却因为是她的母亲韩氏的八竿子打不着边儿的亲戚,远远投奔而来。韩氏因着独立门户,也想要找个男人帮着操持一些外务,便将他留了下来。往常,他当着韩氏的面都是恨不得以奴仆的身份自居,而今韩氏刚刚死了,这个韩世杰倒来自己这里摆长辈的架子了?“慧茹!你怎么可以如此自作主张?”孟慧

  • 古代人保护区之第七章

    苏淼拉着书包带子,声音有些抖,“哥我们要去医院吗?”苏垚回过神来,想起刚才陆沉跟司机说的地点,骨科医院?他下意识低头看了一眼自己的右边肩膀,痛感虽然弱了一点,但却有些刺刺的。到了医院门口,司机停下车开了车门锁,苏垚刚从车上下来,就看见陆沉堪堪跟上他们后脚跟。苏垚等他停下来才满是防备地问道:“你带我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