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总裁小说 > 正文

恒古尽头冠军vs亚军

2021/6/12 1:25:27 作者:送你离去 来源:纵横中文网
恒古尽头
恒古尽头
作者:送你离去来源:纵横中文网
时间的尽头,万物的归宿。宇宙终将终结,万物重归混沌。天地异变,末法时代的回光返照?在这种人命如草芥的时代,你又会怎么活下去?

第二天跟翻书似的很快来临,即使没有人相信,我还是坚定地认为更加恐怖的事情正在不远的未来候命。

为什么会这么认为呢?

好像跟美伦在一起混久以后,脑皮下层中的预警机自然而然地就对她作出反应。不过可惜呀,每次即使精确地预测得到,我还是无一所幸免。就像格斗的时候,即使眼睛能够看见对方的动作,但要是躲不过去,还是只有挨打的份。没错,现在的我正是处于类似的尴尬局面当中。

正因如此,昨晚一整夜我都在翻来覆去,早上一觉醒来,两只眼皮不停地跳动,甚至平时连我的名字都不甚知晓的漂亮女老师在课堂上似乎都冲我抛来一个充满暧昧意味的笑容……一切实在太不正常啦!

当下课铃响起时,我就跟结婚当天未婚妻跟别的男人私奔了一样托着腮无精打采地看向黑板,并时不时打一个哈欠。

很自然地,美伦转过头向我问道:“小凡,怎么回事呀今天,感觉好像萎靡不振的样子呢。”

还有脸说,昨天居然让区区一介瘦弱书生搬运那么多东西,而且还残忍到做出徒步走回学校的决定。

“看你两眼发黑,到底干什么去了,该不会偷窥女生宿舍一个通宵吧。”

通宵你个头呀,黑灯瞎火能看到什么,关键暂时没钱买望远镜。

“怎么可能,不要乱讲!”我反驳道。

“乱讲!昨天是谁意欲跑到女生厕所去图谋不轨的……!”

“都说了那是……”

“拿着。”

我站起来刚要辩解,美伦把一张表格砸在我头上,阻止我继续说下去。

“这是什么?”

“看看就知道了。”

低头一看,报名表三个黑体赫然印在表格的最顶部。

老实说,这种展现男儿热血的赛场一直是和我无缘的。长期以来,我仅仅是把身体当作思维驾驶操作的机器,只要可以正常运转就万事大吉啦,什么保养呀、维修呀等等增加附加价值的工作从来不列入考虑范围之内。

“校运会在下个礼拜举行,这个我是知道呀,有什么问题吗?”

“嘿嘿,怎么样,要不要考虑参加?”说完,美伦就紧紧盯着我。

“你是认真的吗?”

“专业的选择,不会错的。”

“开什么玩笑!”,我叫道,“像我跑不快,跳不高,扔不远,上去能干什么,给人家递递水杯,送送毛巾还差不多。再说,我为什么非要参加这种吃力不讨好的运动。注定垫底的命运看了让人心痛,说出去更是丢人。”

可是美伦依旧不放过,她拍着我的肩膀笑眯眯地说道:“你肯定行的啦,我敢保证!”

保证你个头啊,我还不了解自己有多少斤两吗?

“你要是参加的话,我倒可以考虑一下。”我说道。

这次没话说了吧,自己不愿意就不要勉强别人。

“有报名嘛,你看……”

听她这么一说,我低下头把表格来回扫描起来。

呃,不会吧,竟然是两百米和四百米赛跑,行不行呀!

不过嘛,我快速瞄一眼那似乎没有发育完全的胸部。这倒是有利于减轻空气的阻力和身体的负担。不过这家伙哪里来得这么旺盛的精力呀,昨天徒步返校是这样,今天参加这么单纯比拼生理机能的运动会更是如此。每天吸收的营养全部精力暂时存储起来,就是在等待适当的时机爆发吗。

不过,好吧……说出去的话,泼出去的水。虽然很不乐意,不过似乎已经没有了商量的余地。我把报名表拿到面前仔细审视起来。还没来得及作出选择,美伦就开始为我作出设定:

“投掷类和跳跃类项目就不要报名啦。”

“为什么?”

“因为它们全部被别人选走了呀。”

“该不会是专门等投掷和跳跃项目被填满之后才拿过来的吧”。

“凑巧,凑巧而已啦。”

美伦挥挥手表示否认,充满笑容的表情明显表现出一副奸臣陷害忠良得手的意味。

真是鬼才相信她的鬼话!

我低下头再度审视起来。正如美伦所言,表格上面满满一大堆项目绝大多数都签上了别人的大名,只剩下几个超具高难度的跑步项目孤零零地悬挂在上面。按照比赛规定,每人限报两项;剩下的五千米、一万米、八百米赛跑以及四百米障碍跑,如果非要从当中选择两项的话,只要是正常人估计都不会考虑前两项吧。

接过我填好的表格,美伦看起来相当满意。

“四百米障碍和八百米赛跑,年轻人就是有活力呀!”

“五千米和一万米是老人家的专利吗?”我没好气道。

于是一天下来,我满脑子都是赛场上自己因体力不支,而口吐白沫晕倒在地的情形。

回到宿舍,室友们否定参赛的回答更是让我感觉恐怖。我立刻拨通了文艺委员的手机。不为别的,只为撤销白天的报名。

“报名表已经交上去了。”丢下这句话,另一头直接挂掉了电话。

报名日期截止到今天,那个女人果然是有预谋的!

怎么办?发高烧,肚子痛,腿瘸。绞尽脑汁地制造借口,可惜出炉的产品全部都烂到掉渣,别说美伦不相信,连我都忍不住要嘲讽自己两句。到时作为男人的尊严可真要被这家伙践踏得一丝不剩了呀。

实在无计可施,我终于无奈地决定动用剩下的一个礼拜进行秘密实战特训。这也是没有办法的,毕竟我也是有尊严的呀,源自于潜意思的骄傲绝对不允许自己输地太过难看!

“有没有运动服?”

我看向正一丝不苟翻阅图书的张政,那副模样让我想起平日里骑着自行车在学校里转来跑去的秃顶教授,而张政的表现也出奇地合乎想象。他的眼睛继续跟个螺丝似的紧紧订住书本,只是拿起右手轻推鼻梁上面的眼镜,并以沉稳的语调说道:

“没有,不过前两天看见小浮穿着运动服外出打篮球。”

打开小浮的衣柜,并没有发现运动服,该不会已经洗掉了吧。

没有间断巡视工作的眼角这时扫描到一套明显没有清洗过的运动服,应该就是这件没错。我把运动服从水桶里面拿出来,然后凑上去闻一闻。这是什么鬼东西呀,五脏庙中尚未消化完毕的食物差点从口中喷出。

我走到窗前深深吸了口气,一直等到能够适应衣服上的味道才颤巍巍地穿上。

“我出去了。”

不等张政回话,我就跑出去了。

走在路上我倒安心不少,运动服在阵阵微风的吹动下,并没有散发出超越人类限度的味道,除非贴在上面仔细得闻才会感觉到那股仿佛来自异时空厕所的气味。

繁星点缀的夜空下,田径场零散地走着几对非常令人不爽的情侣,少数几人装情调似得带着耳麦边听音乐边随意地慢跑。

这里或许更加适合谈情说爱吧,现在如果不要命地狂奔会不会太大煞风景了呀。我不由想起曾经做过的一个梦,一个和温柔可爱的女神腻在一起喝拉菲的美梦。

又在胡思乱想啦!我使劲摇摇头,企图把刚刚的幻想甩出大脑。

不管怎样,我还是抱着模拟实战的心理走到起跑线上蹲起挺腰,两眼平视前方。

各就各位,预备……跑!

脚底犹如安装了发射器一般将整个身躯瞬间弹出去老远。

偶尔运动两下确实不错,才摆动几下就感觉一股生气从脚底生起。

我不停地深呼吸,清新的空气伴随着微风进入身体里面,实在舒服极了,就像在温泉中沐浴过一样令人愉快。不过,这么神气的感觉并没有持续多久。毫无章法的剧烈跑动在百米过后初露弊端……三百米后我开始诅咒将跑道长度确定为四百米的设计者……终点线上,我四角虾似地趴在草丛里不停地大口喘气。

呼……总算抵达终点了,再晚一点恐怕就要送殡仪馆处理掉了呀!我站起来犹如费劲千辛终于摆脱黑熊追逐的野外探险者一般一瘸一拐地朝公寓走去。

特训原定是持续七天时间的,然而执行起来并没有那么简单,事实上在第二天,刚刚出世的襁褓计划即被扼杀在了摇篮里面——猛然间的剧烈运动让整个长时间缺乏运动的身体因无法跟上如此快节奏而无奈地宣布歇业。

“竟然特意跑去特训,我实在太欣赏你了,小凡!”两天后的课堂上,美伦拍着我的肩膀以表扬班级第一名的语气宽慰地点点头。

“还……还好啦。”这么一说,我倒有些不好意思了。

“所谓欲速则不达,所以接下来几天就好好休息吧,这份决心已经足以打败其他人对于生理方面的仰仗。”

这是什么歪理,只要有决心就可以取得胜利吗?

“恩,一个礼拜的时间足够恢复的啦。”

要是有个万一呢,是不是可以弃权。我相当地希望可以将恢复时间人为敲定至两个礼拜。可是天不从人愿呀,而且非常不凑巧地,校运会开幕当天刚好如美伦预料般恢复完毕。

当日天气极度晴朗,观众席上坐满学生,此情此景很容易让人联想到高校扩招国策。

我坐在观众席上相当地忐忑不安。很多人上气不接下气,只差没有趴下。自信不可能比他们表现得更加出色,所以抵达终点之后我一定也会趴下的。小浮经常批评我的睡姿有违人类天生优雅睡姿的嫌疑,现在我出奇地相信他的话。

我们学院某选手带着第二名,倒数第二名的名次抵达终点。其实他一直处于最后一名的,然而即将终点之时,却奇迹般地施展出疾风步,而且及时超越一人成为倒数第二。他哪里来的力气呀,有美女在观看他的表演吗?不管怎么样,我决定不可以输给他,至少也要拿下倒数第二。

下面轮到美伦上场表演,四百米赛跑。

然后不出所料,无胸一身轻的女汉子果然发飙了!

“耶!”

美伦站在即是起点也是终点的起跑线上朝我打个大v,果断向我炫耀自己的冠军头衔。

耶你个头呀,知道你很强啦。

比赛进入第二天。

比赛前夕,我正在准备区胡思乱想。

第一个项目是四百米跨栏。周围的选手全部身高腿长,而且比我不止多出来一点,不过这些都不在我的竞争之列。我锁定的目标只有胖子和矮子,他们要么跑不动,要么跨不动。我有些不安地轻轻扫过四周的竞争对手。

哎呀,超幸运的!

跟我一组的选手还真有两个胖子,这样总算可以提前向最后一名道声”拜拜”啦。

“各就各位,预备……跑!”

我是第五道,一个长相如屠夫般的胖子在六道,另一个白白净净的牛奶阳光小男孩站在七道,感觉他不是比赛,而是来锻炼身体的。开局如预期所料,我只领先这两个家伙,而且直到最后也是一如既往。太棒啦,马上就到终点了,就这么保持下去吧。

忽然,一阵微风刮过脸庞,虽然挺凉快的,但却把我吓坏了。屠夫突然发难地超越过我,现在我排名倒数第二!

还没来得及诅咒这个死胖子,后面再次出现空气急速流动的迹象,依旧相当舒服,可实在无福消受呀!

“小凡,加油哇!干掉他们。”美伦站到终点附近扯着大嗓门叫唤着。

说得容易,那有那么简单呀。我尽全力把全身的力气集中到腿部以便进行最后的冲刺,估计下辈子的力气在这一刻都被用光了吧。皇天不负有心人,最后就算没有超过屠夫,倒也没让牛奶男孩超过。

站在终点线上,我看着前面坐在地上的屠夫,心理很纳闷他怎么会突然加速。这时一阵香风带过,我本能地顺着它寻去,只见一个衣着时尚,长相漂亮的女生跑到屠夫身边帮他擦汗。或许因为嫉妒的心理在作祟,所以有一句话实在不吐不快:

“他家里肯定超有钱。”

“你在说什么呢。”美伦向我走过来。

“没什么。”

“真是慢地跟头猪似的,下午也要加油哦。”

老天的思维真的是远远超越我等可以揣度的范畴,我万万没想到下午的八百米赛竟然依旧和牛奶男孩一组,而且给我垫底的依旧是这位牛奶男孩。我们算是挺有缘分的吧,想不到会报名同样的项目。

恩,他一定是来锻炼身体的。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纵横中文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被迫成为勇者的村姑在线阅读第3章

    “叮!进化点+80”系统提示音在楚枫的脑海中响起。“难道是?”楚枫不由得激动起来。“恭喜宿主吞噬电鳗!自动消耗300技能点,掠夺技能【放电】!”【放电】:向周围的敌人放出一道电能冲击,不但可以令敌人受到大量的雷电伤害,还可以让人麻痹,使敌人无法动弹。“叮!发现技能【放电】与【高压水冲】可以进行融合,

  • 白泽,飞我家装猫海鸟炖蘑菇

    斯特恩离开岩洞向着西面海滩走去,他要在海岸边观察寻找海鸟栖息的地方。从海边向着树林找应该能够清楚的看到海鸟的踪迹,它们一般都是群体行动的,少则数十,多则上万,所以寻找起来难度不会很大。海鸟像开弓的箭,在蔚蓝的海面上穿梭飞行,洁白、矫健,展现出一种流畅的美,给茫茫的大海平添了一派生机,它们有些落在浅滩

  • [全职高手]璀璨穿越异界,侠岚世界(求收藏,求鲜花)

    一片森林之中,一道身影缓缓地张开了眼睛!“这是什么地方?”少年望着面前的这一片森林,脸上也不由得带着几分不解。这一名少年名唤赵宇,他还记得自己应该行走在一条大街上,可是忽然眼前一黑就直接昏了过去,醒来的时候却已经发现自己出现在了这一个地方。“仔细一点,她应该就在这附近,给我找!”也就在这个时候,在这

  • LOL之全能教练之0.3 单挑

    如约来到目的地“这次人应该很多吧。”外套口袋里备好了一把匕首,准备开展一场搏杀。却不料,诶?!怎么只要相良这家伙一个人!“喂!过来!”有诈?玩阴的?这个人,不可信。奈下按兵不动,就这么站着就这么僵持了三分钟,相良有些许不耐,踏步往奈下的方向走去“你害怕了?”“没有。”“那你为什么不过来?”“信不过你

  • 诸界之殇怎么那么急啊

    听到那耳熟的声音,枫雨的动作一下定住了,然而声音还在不断传来,而且还多出了两个声音。“希塔姐你快看那个身影是不是达克哥哥的啊。”“嗯,看起来确实像那家伙,不过他什么时候这么好学了?”“还有啊,达克他竟然会打扮起自己来,还换了衣服,达克他应该怎么也不会把那披风换掉的啊,他说那是他后宫之主的标志来着。”

  • 全能大明星在线阅读奇兽山

    修仙界有个传说,在这世间的某处有座山,名叫奇兽山。传说是云霄派的创始人和其余四大门派的创始人,为了镇压在世间作乱的奇兽,以北边一处灵山作为镇压奇兽的器皿。后经五位创始人的商议,将此山交由云霄派代为掌管,至此之后奇兽山收归云霄派门下掌管。说是传说,但真正知道这传说的人甚是少数,更不会联想到仅在传说中出

  • 星醉金迷在线阅读第四章

    姜云和其他几个人喝high了,决定下去放松一下,临出门前,特意走过来拜托权至龙看好姜妍,惹得姜妍翻了她一眼,喂喂,她又不是幼稚园的小朋友,姜云嘻嘻哈哈的揉了揉姜妍的头才跟小伙伴们勾肩搭背的走了,姜妍站起来透过包厢的透明玻璃看向楼下,下面的音乐和人群已经high爆,她也随着节奏轻轻的晃着身体,好久没有

  • 大秦:无敌暴君称霸天下第八章

    马爸爸跟马嘉馨及马嘉诚在客厅聊天,马妈妈在厨房做饭,本来马嘉馨是打算一起帮忙的,但是被马妈妈轰出去了,于是马嘉馨便去跟客厅一起聊天。马爸爸问了马嘉馨在北京的工作情况以后,马爸爸便说道:“要不然爸给你买辆车吧,以后工作也方便一点。”但是被马嘉馨一口回绝了道:“不用了爸,我现在刚在学校工作,住在宿舍,每

  • 屌丝系统第六章

    简帆被这句带着气愤和恶意的话一下子说的愣在当场。又是个得了胃癌的人吗?跟自己一样,年纪轻轻就得了或将不久于人世的癌症。这一刻简帆也不知道该怎么形容自己的心情,也许是面前的青年看起来比自己还小,也许是他身边同样没有人陪着,他原本绝望无助的心情,突然就缓解了许多。可笑的是,他甚至对眼前的青年产生了极强的

  • 大唐霸王饶命第六章

    太子的影子已瞧不见。阿精把大门一关,说了句加油。只剩包晓豆跟大黑狗大眼瞪小眼。“我日日日……嗝~”包晓豆对狗骂街,拾起桶里一块排骨。刚要张口咬,又停住。一块都吃不下去,别说一桶。“为什么,为什么要让我跟排骨过不去啊。为什么要跟我过不去啊,我卡死在这里,你们都得死,统统得死。”包晓豆跪地咆哮。—卡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