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惊悚小说 > 正文

生灵大陆编年记第五章在线阅读

2021/6/12 1:32:31 作者:饿不死的闲人 来源:纵横中文网
生灵大陆编年记
生灵大陆编年记
作者:饿不死的闲人来源:纵横中文网
我等居于深渊之底,仰望神明,故此常怀敬畏万物之心。

“公主殿下,臣以为,淫一字,当先责问男子。”

这也是武媚回宫这件事情上,群臣的普遍看法。

即便人是王皇后推荐的,但是跟武媚滚床单的却是李治本人,没有人拿着刀架在他的脖子上逼他跟武媚滚床单,是他自己跑到感业寺跟武媚睡的。

这是摆在世人面前的事实。

也许数百年后,人们开始隐尊者讳,不再直接数落君王的不是,但是对于唐人来说,君主有错就是有错,他们不会因为对方是君主就不说。

“张长史,本宫才是父皇的女儿,一直都住在甘露殿配殿的,也只有本宫。本宫很清楚,父皇早已经忘记当年的武才人,这才有了皇祖父的周年上,那个阿武不顾规矩当着文武百官的面走到父皇面前诉衷肠一事。如果不是后来母后在父皇耳边说些有的没有的,纵容了父皇的色心,那个阿武根本就不可能怀上皇嗣更不会重返宫廷。父皇有错,不等于说母后就清白无瑕。让本宫汗颜的是,母后事后竟然把责任全部推给了父皇!”

这是原主留给李如意不多的记忆。

因为住在甘露殿配殿之故,原主因此知道武媚的母亲杨氏收买了甘露殿的力士给李治送过什么东西,但是李治的反应……

不是李如意说,看过原主留给她的记忆,她要说,如果这是她的情人,她绝对抽他一顿鞭子!还不到一年呢!就把老娘给忘了!

可是因为顶了原主的身份,李如意差一点就欢呼:忘得好!

也许张柬之跟大多数的唐人一样,认为武媚回宫的主要错误在李治身上就对李治口诛笔伐却对同样犯错了王皇后轻轻放过。可是在李如意看来,在武媚回宫这件事情上,李治是主犯王皇后是从犯,他们都犯了错,要清算就应该两个人一起清算。偏偏王皇后事发之前在边上出馊主意,出了事情直接甩手走人还乘机踩了李治一脚博取世人的同情为自己捞好名声。

李如意一点都不怀疑,后来王皇后结局凄惨,跟她今日的行为有很大的关系。她现在的名声越好,李治心里就越恨,将来要捞她,就越不容易。

张柬之不说话了。

李如意却问他:“你说,我们要不要拜访一下令狐侍郎?令狐一族应该愿意送女郎入宫吧?你们张家有适龄的女孩儿吗?性格刚强有主见的最好。”

张柬之更加无语了。

“公主殿下,臣出身襄阳,只身一人在长安。此次后妃拣择,臣认为,只在长安拣择就好。”

就别祸祸别家的姑娘了!

见过姑母给侄子拉皮条的,没见过女儿给父亲选妾侍的!

“好吧。我们什么时候去魏国公府?”

“您还没有去过魏国公府?”

“对。”

张柬之更加无语了。

这到底是公主不靠谱还是皇帝不靠谱啊?应该是皇帝不靠谱吧?毕竟,公主殿下才八岁,行事不周全也是有的。

直到此刻,张柬之才有了一种给一个八岁孩子做保姆的真实感觉。

他道:“回殿下。臣以为,越快越好。”

“越快越好?”

“臣是说,明天。”

感觉到了李如意的不情愿,张柬之直接给出了一个日子,堵死了李如意的推脱。

“好吧,明天就去。一会儿跟耶耶说一声。”

李如意的声音里面充分地体现了什么叫做不情愿,宛如一个真正的八岁孩童。

不止张柬之,就连李治也没有想到自家闺女有如此行动力,昨天才跟他开了口,今天就跑到褚家去了!

跟张柬之一样,李治没有责怪女儿。相反,在他看来,女儿才八岁,跟王家不亲又不喜欢柳氏,因此没有在第一时间想到要去王家,也在情理之中。

只是,礼数错了就是错了。

李治沉声问女儿:“知道错在哪里吗?”

“没有事先征求耶耶的意见。不应该自作主张。”

“这回记住了。下次若是遇到这样的事情,耶耶不得闲,你也可以垂问张长史。”

“是。”

张柬之是第一天上任,李治对他并不满意,他认为张柬之今天本应该做得更好的。作为公主府长史,张柬之应该先问明女儿的目的地,然后给出意见和建议,而不是任由女儿乱来。不过,张柬之毕竟是第一天上任,李治决定再看看。

“那如意明天还要去国舅府吗?”

“如意为什么想去国舅府?”

“因为如意想要帮上耶耶的忙。”

李治笑着摸了摸女儿的头,道:“如意已经做得很好了。只是现在的情况,不需要我们继续,反而需要我们等待。”

“等待?”

“对。我们现在要做的,就是等,等臣下的反应。”

“嗯,如意明白了。”

看着女儿灿烂的笑容,李治心中一暖。

李如意道:“那女儿明天去魏国公府。”

李治先是一愣,继而长叹一声,摸了摸女儿的头,道:“不用了。”

李如意惊讶地抬头。

李治道:“如意,你记住,无论未来如何,你都是耶耶的女儿,知道了吗?”

“嗯!”

李如意重重地点头。

李治又摸了摸女儿的头顶,叹息一声,离开了。

张柬之眼神闪了闪,跟着告退出去。

他没有直接回家,而是先去了前朝的礼部,找到令狐德棻,说了今天的林林总总。

令狐德棻叹息一声,道:“陛下这是决意要废后了。”

“这……恩师!”

令狐德棻道:“连公主殿下一个八岁孩童都看得清楚的事情,老夫如何不明白?阿武之事,恐怕陛下已经跟皇后陛下生了嫌隙。只是陛下这个决策,未免早了一点。”

而且,从目前来看,李治已经对王皇后彻底失望,他已经不想去修复而是只想摆脱王皇后了。

张柬之道:“可是恩师,皇后陛下未曾生育皇子,的确容易后位不稳,更别说那萧淑妃咄咄逼人……”

“你也要这么想:陛下登基才多久?皇后陛下又才多大年纪?就是现在没有皇子,以后未必不会有。就是那萧淑妃一直缠着陛下要立太子,可是立储之事,要么立嫡,要么就立长或者立贤。且不说陛下的四位皇子连最大的陈王殿下也不过八岁,雍王殿下只是陛下的第四子,若论贤,那一点点大的孩子,能看出什么来?!”

更重要的是,立贤这个理由,绝对会激怒长孙无忌!

别忘记了,当年李恪就差一点因为贤被太宗皇帝立为太子,这件事情长孙无忌一直记着呢。没看见长孙无忌对李恪百般不顺眼正伺机算计李恪吗?

跟长孙无忌同殿为臣,长孙无忌是什么样的人,令狐德棻如何不清楚。

张柬之道:“请问老师,如此简单的道理,为何柳中书不知?”

“哪里是不知!他只是失了平常心而已。”

令狐德棻的话,意味深长。

张柬之表示受教。

说曹操曹操到,这里这师生二人正在说柳奭,就看见柳奭从那边来了,他跟令狐德棻见礼之后,就问令狐德棻:

“令狐侍郎,敢问天使可有去府上?”

“是的,天使已经来过寒舍。不过,老夫是老臣,三朝元老,家中没有适龄的女郎,因此婉拒了。”

柳奭又问张柬之:“本官听说,公主跟张长史打听张家淑女,可有此事?”

“确有此事。但是……”

“简直是荒唐。多谢张长史,本官就先告辞了。”

不等张柬之挽留,柳奭就转身离开了。

张柬之目瞪口呆:“柳中书这是……”

令狐德棻道:“日子久了,你就习惯了。”

习惯?怎么可能习惯?这根本就不符合世家教养啊!固然说柳家只是二流世家,可是这不是柳奭失礼的理由啊!

此时此刻,张柬之无比深刻地意识到,老师说的柳奭失了平常心是什么意思。

且说另一边,柳奭离宫之后,并没有直接回家,而是去了魏国公府。

魏国公夫人王柳氏一听,怒不可遏:

“都说这丫头跟娘子前世有仇!当初就不……”

不应该把她生下来!

王仁祐怒道:“当初如何?你说!当初如何?那是公主殿下!万岁唯一的嫡女!娘子唯一的骨肉!”

“可是黄冠子道长说……”

“说什么?!仇人!是你们先把公主当仇人看待!公主才会视汝如仇寇!”

“你竟然还骂我!当初黄冠子道长算出来的时候,你自个儿不也是深信不疑的吗?”

王仁祐立刻不说话了。

当初王皇后还是太子妃的时候,王仁祐就跟妻子柳氏找上太史令李淳风卜算凶吉——也就是柳氏说的黄冠子道长——结果李淳风一算就摇头,怎么问都不开口。王仁祐夫妇非常奇怪。柳奭得知妹妹妹夫的困惑之后,收买了太史局一个小吏,方才得知,按照卦象,若是生了皇子也就算了,若是生了皇女,只怕是王皇后前世的仇人投胎。

那小吏还转述了两个要点,一个是酉时四刻,一个则是王皇后若是不能一举得男,只怕就是贵为元后,也怕是在后位上坐不稳。

不想,数月之后当年的太子妃如今的王皇后果然在酉时四刻生了一个女儿出来,还伤了身子!

柳氏道:“现在怎么办!你说啊!真是太可笑了!谁家女郎把手伸到父亲的房里的?!谁家女郎给父亲张罗妾侍的?!”

“你够了没有?!”

“没有!”柳氏道,“我说你,你就一点儿反应都没有吗?皇帝都有要废后了!我能不着急吗?娘子,娘子可怎么办啊……”

柳奭道:“妹妹,现在不是哭泣的时候,我已经跟令狐侍郎、褚大夫等诸位大臣都确认过了,不但有天使去了他们府上,荥阳公主甚至亲自拜访了褚大夫。”

柳氏一抹眼泪,道:“不,不行,这件事情,我一定要让娘子知道!”

柳奭道:“然后呢?”

“自然是让娘子好好管教女儿!”

“妹妹!你难道忘记了,公主自幼是陛下教养的,质疑公主的教养,就是质疑陛下!在陛下对皇后已经生了嫌隙的情况下,娘子再贸然管教公主,恐怕只会适得其反。”

“那我们要怎么做?”

“明日,妹妹请求入宫觐见娘子。我也会寻个机会去后宫。”

柳氏又一次忽略了丈夫,边上的王仁祐满心不是滋味。

就跟李如意说的那样,李治登基的这一年多来,柳奭仗着中书侍郎的便捷,经常出入后宫,反而是他这位正经的国丈没有去过几回宫里。流言中宫人只知柳中书不知魏国公一事,王仁祐如何没有听说过?

可是有什么办法呢?谁让柳奭是中书侍郎,大权在握。

不过,这一次,王仁祐决定做些什么。

第二天一大早,王仁祐在妻子动身之后,自己也坐了步辇去了宫门上。

对于王仁祐的求见,宫人和侍卫们虽然惊讶,却也没有太过诧异。

——国丈终于坐不住了!

不独那些宫人们这么想的,就连李治也是这么想的。

王仁祐到底是李治的丈人,就是对王皇后有诸多不满,李治还是立刻停下御前会议召见他。

不说李治和王仁祐这边,且说王皇后,得知了母亲和舅舅的来意之后,也是怒火攻心。只是她到底是皇后,因此只能绷着脸,坐在那里不说话。

柳氏见女儿不接口,又是生气又是心疼:“娘子,你可要尽早打算啊~!”

王皇后道:“母亲说的哪里话来!她到底是陛下一手养大的,与别的皇子皇女不同。”

柳奭道:“陛下,臣以为,陛下最好能把公主叫来,让臣问一问。”

“那就有劳舅舅了。”

这是柳奭第一次正儿八经地跟李如意交流,在他看来,上一次是他轻敌,把这位嫡公主当成了一般的小女孩,这才被抓住了弱点,溃不成军。可是今天,他会用自己的眼睛真正看清楚这个八岁的孩子。

少时,李如意就来了,坦坦荡荡地给王皇后行礼,却让柳氏看着她就有气。她才坐下,柳氏就开口了:

“公主如今显达了,连外祖母也不认了。”

柳奭一听,立刻就道:“妹妹,让我先说。”

“是,兄长。”

柳氏不作丈夫,却很怕哥哥柳奭。

柳奭道:“臣敢问公主殿下,公主殿下可知,您乃是元女。”

元女,就是原配皇后之女的意思,如果王皇后有亲生儿子的话,她的儿子也能被尊一声元子。

“柳中书说错了,母后若是出了事,那您叫我元女还使得。如今母后还好好地坐在这里,您叫我元女就不合适了。”

元子、元女,这是原配皇后的子女针对继皇后的子女的特别称呼。无论是不是原配,只要是皇后所出的皇子皇女都是嫡皇子嫡皇女,但是,只有原配皇后的子女才能被称为元子元女。原配皇后没有亲生子女的情况下,第二任皇后所出子女才能以元子元女呼之。

王皇后没说话,只是沉着脸坐着。

柳氏却道:“你还知道什么是元子元女……”

“妹妹!”

柳氏不得不闭嘴。

柳奭道:“看起来,公主殿下很清楚。只是,臣不知道公主殿下是否听说过这样的一句话,有了后娘就有后爹。”

“柳中书放心,本宫当然听说过。不过,你说的是寻常百姓人家,而不是宫廷。”

王皇后道:“你!”

“难道不是吗?母后,您现在就坐在这个位置上,贤良名声对皇后有多重要,没有人比您更清楚。女儿终究是一位公主,将来最多不过是一副嫁妆嫁出去而已。但凡那后来人长了心眼儿,她就会优待女儿,好显示她的贤良。等女儿一结婚,就让女儿跟着驸马去哪里赴任,把女儿打发得远远的,不就完了?只要给予一副足够丰厚的嫁妆,她就能堵上大部分人的嘴。若是心眼儿坏一点,她也可以用捧杀之术,纵坏了女儿的性情,但是,刻薄女儿让群臣看到她的愚蠢……这样的人,您认为能坐稳皇后之位?!父皇会把皇后之位许给那样的人?!”

别逗了,废后这种事情,李治能做第一次,他就能做第二次!武则天行事够周到了吧?可是她还不是差一点因为那个贺兰氏被废?如果不是因为她做皇后的时候名声不错,如果不是因为她有四个儿子傍身,最后一点!如果不是李治拿得出手的儿子都是她所生,那一年,那张废后诏书只怕就真下达了!

男人,不是大猪蹄子的能有几人?

李治更是大猪蹄子中的大猪蹄子!

只可惜,她现在是李治的女儿,李治的皇位不稳,她的身家性命也不会有保障。要不然,她计算这些做什么?她早就摆弄起了她心爱的实验,而不是在这里浪费时间、精力!

柳氏倒吸一口气。

王皇后低头开始思考。

柳奭却是两眼放光。

他试探着问道:“那么,以公主之见,陛下应该如何应对?”

李如意看着柳奭,道:“那么,请问柳中书,您认为,母后如今最大的问题是什么?”

“无子。”

“错!不是无子,而是失去了父皇的信任。柳中书也是男人,您能告诉母后,妻与妾的不同吗?”

柳氏道:“这有什么关系?!天子是天子,臣子是臣子!”

“怎么,我以为母后和魏国夫人找我来,是想找到问题的解决之道。”

柳奭狠狠地瞪了柳氏一眼,道:“陛下,公主所言不差。若是换了微臣,就是妻子没有生下子嗣,微臣也不会休妻,因为柳氏一族枝繁叶茂人丁众多,没有嫡子过继嗣子更是常态。反而是姬妾,喜欢的时候,臣宠两下,不喜欢了,与人交换也是有的。”

反正都不过是姬人而已。

“可是舅舅,这姬妾跟宫妃又怎么一样!”

“那就请母后做出跟贤良名声相称的贤良举动来!主持这次的妃嫔拣择如何?”

“这,这跟妃嫔拣择有什么关系?”

“怎么?柳中书没有跟外祖母说清楚吗?阿武进宫,真的只是一介美人之事?最多也不过是她进宫的时候身怀六甲,让人议论纷纷而已。所谓天子,便是取天下以供一人。就是阿武貌美又如何?若是这宫里忽然多了一群年轻貌美的女人,有的跟阿武一个样儿,表面柔顺内里刚强,或者是跟萧淑妃一个样儿,娇俏讨喜会来事儿,有的形似有的神似。大鱼大肉尚且会吃腻,若是跟她们酷似女人多了,以父皇的性子,什么时候把她们抛之脑后都不知道。而母后也可以在这个时候沉寂下来,让父皇对母后的坏印象淡去,再趁机生个儿子,又或者,从王氏一族中选取容貌妍丽者进宫,生下儿子抱养在身边,岂不是比那个燕王更亲香?”

王皇后心中一跳:“你,你怎么知道?”

“猜的。有嫡立嫡,无嫡则立长或者立贤。我想,以外祖母的脾气,八成会如此劝母后,那燕王若是记在母后的名下就是嫡子。可要我说,若是母后真的照做了,那才是一个大大的蠢。”

“你!你放肆!”

“我放肆?”李如意似笑非笑,“那好啊。若是父皇下令,要求魏国夫人过继姬人所出的嗣子为嫡子,继承魏国公府。当如何?”

王皇后大喊:“谁家会让姬人登堂入室!”

“那么,母后把燕王记住自己的名下,不是一样的道理?母后自己尚且看不上姬人之子,父皇就会愿意要一个宫婢之子的储君?”

煌煌大唐,虽然很好听,可是当不得这个时代的婚嫁风俗带着很浓郁的种姓特征。

这个时代的人们十分讲究世家谱系,李唐王室不过是以赵郡李氏冒充了陇西李氏就一直被人暗地里取笑,那么,若是以宫婢之子冒充中宫嫡子……

李如意都不敢想象李治的反应!

“可是皇家又,又怎能与臣子之家相同?”

“这个时候就知道皇家了?”李如意站了起来,“多做多错,少做少错。母后,若是您还记得儿臣是您的亲闺女,而且还是住在甘露殿配殿里的话,就听女儿一句劝。您,最好,什么都不要做。尤其是,不要求神拜佛到处求子!因为那是现成的把柄!自古以来,宫廷有多忌讳巫蛊,不需要女儿提醒您了吧?”

话不投机半句多,可因为是王皇后的女儿,李如意不得不废话几句。虽然她自己也很清楚,王皇后听取她的建议的可能性有多低。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纵横中文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聂家二少第三章在线阅读

    宅院陈设简单,大部分还是当年的模样。韩子矶沐浴更衣之后,脸色好看了不少,坐在案后看着书,神色平和。莫邪进门,轻声道:“主子,干将那边传来消息,夫人还是给您备了家人子三十余人,放在掖庭宫,说的是等您回去的时候,照样一个不少全送您榻上。”“啪。”书被砸在了案上,韩子矶面色微微扭曲,冷笑道:“我竟不知父皇

  • 白燕飞第三章在线阅读

    夕颜看见了那一抹红色,她有些不可置信的缓缓抬起头来,眼前正是璃月好看的脸颊带着一丝丝的心疼正在注视着她,双臂扶着她的身体,用自己的力量使她站起来,可是她的双腿根本没有丝毫的知觉,所以现在全靠着璃月支撑着,“我不是在做梦吗?夕颜直视着璃月,伸手抚摸上了璃月的脸颊,有体温,她清楚的看到了璃月的眼睛里都是

  • 都市之无处可逃之雪杀人(9)

    我眼神阴冷,嘴边噙着冷笑,感觉到一道刺目的眼光总是盯着我,我的一惊抬头,正好看到慕容瑾慕容瑾薄唇紧闭,眼神犀利的看着我,四目交接间,他并没有出现偷窥的慌张,眼神中厉色又加了几分。我在腹语:怎么个意思,你慕容家的如意算盘被我毁了,现在是想要用眼神杀死我吗?我龙芊芊可不是好惹的。”我看他目光并未移开,眼

  • 拼斗的天盆在线阅读战迅鬼蛟

    迅鬼蛟,初玉境下速度最快的行兽,一般成熟期的迅鬼蛟可达九段,身形可达七米之高。凝肽,则是行兽中最为精纯的部分,对于炼体、行力都有非常大的益处,有些凝肽也可以用来冶炼护甲、武器等。而得凝肽的方式也只有一种,就是杀死行兽后取出。南洵方才告诉顾渊,迅鬼蛟通常在类似于喷泉的湖泊附件出没,周围散落着零零散散的

  • 我有台畅行诸天万界挖掘机在线阅读第10节

    千代自然没听到那声懒魅至极的嗤笑声,但,大黑猫却听到了。那是它主人的声音,它知道它主人此时的心情很不错。大黑猫顿住脚步,回过头来萌萌的看了千代一眼,然后用尖尖的爪子把头上的灵符扯下来。千代看大黑猫不去通风报信了,突然笑得一脸狐狸样,从小布袋揪起一只毛毛的小东西,在大黑猫面前晃了晃,诱惑道,“猫大哥,

  • 去浮华在线阅读第2节

    “汐月,你不要恨父王,父王也是没有办法的办法,希望你能原谅父王。”云雁天痛苦道。汐月忍住即将夺眶的泪:“父王,我懂的,我能明白你的苦衷,我嫁,我会嫁给他的。”为了使风国不再出兵云国,牺牲她一个人的幸福,能换来一个国家的安宁,汐月觉得值了。云雁天知道自己的无能,毁了女儿的一生,默默地离开了。看着云雁天

  • 所有人都在等我们复婚青云门

    “谁?”若欣取出玄铁长剑小心的防备着。“姑娘不用紧张,我是青云门的弟子苍澜平川,是在这里迎接来修真界的修真者!”一身青衣的苍澜平川脚踏飞剑从林间飞出,落在若欣不远处的地面上。“修真门派?”若欣见苍澜平川没有敌意,把玄铁长剑收了起来,示意青烟狼放松下来。“嗯,我青云门在这方圆百里也是有名的宗门,有三位

  • 娇华第7章在线阅读

    山崖下边是湍急的河流,宫雅虞在掉下的那一瞬间抓住了一棵树枝。只听扑通一声,夜澈凉直直的掉落水中,河流瞬间溅起了一片水花,随即又恢复了平静。宫雅虞安全降落下来,好在抓住了一根树枝,若是掉入水中的话,她的女儿身很可能就会露出水面。“河里的那位死了没?”宫雅虞站在岸边没好气的叫唤着夜澈凉。她不打没输赢的战

  • 末世:我有万界商店风流在眼前

    “唉,别急嘛!有人呢!”“嗨,不怕,假小子一个!”“行,我开到安全一点的地方,加油!”张雅云泊好车后,自己走下车,把这细小的空间,留给这一对风流的男女,但她这时的感觉,却是想吐吐的,天,有钱人家的子弟,原来这么风流,这么不检点的……如果不是现在就业机会这么紧张,她绝对会马上辞掉这一份工的,但碍于自己

  • 宠物小精灵:go之智娜地球之旅仙轮初开

    客栈内赵昊依旧在催动着天道石的吸收,经过一段时间天道之石已经吸收了大半,按照法门上缓缓的运转,天道石的能量开始在眼瞳上缓缓勾勒出了一个道纹,赵昊闭合的眼睛缝隙中缓缓有紫芒散出,例行公事的行过一遍法门,赵昊也算做完今天的功课。客栈里不像洞府,没有那么隐私,赵昊也不敢做些动静大的修炼。算算时间离古兰天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