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玄幻小说 > 正文

迷茫的花季滞留

2021/6/12 1:16:44 作者:凡铭 来源:3G小说网
迷茫的花季
迷茫的花季
作者:凡铭来源:3G小说网
天已经黑了,周围一片寂静。在小惠的房间里,小丽静静地听她读完了一个很长的故事。“你们就这样过去了?”好久之后,小丽在一片静寂中似问小惠,又似自言自语地说了一句。小惠坐在书桌旁,两手托着腮,凝望着窗外,久久无语。“那么,林黎呢?”又是好久之后,小丽看着小惠的脸,突然想起了什么似的问。“林黎去美国留学了。”小惠淡淡地回答。她的眼睛仍凝视着远方。小丽无语。“其实,林黎对你是很好的。”小丽喃喃地说了一句。小惠听完没抬头,只是浅浅地笑了笑,微笑中有种与她年龄不想称的深意。“毕竟,我们都太小了,十七八岁的年

事实证明胡老三想多了,昨晚少年进去之后,什么都没发生,竖着耳朵听了大半夜,连谈话的声音都没有。所以大清早醒来的胡老三,比昨天没休息时还累,眼睛红红的,还满是眼屎。

天生揉着眼睛从洞捧了一捧雪,敷在老三叔脸上,冰凉的气息一下子把胡老三还想继续睡的心思扑灭了。揉着屁股的天生才反应过来,外面下着大雪,今天不赶路。

“哎哎哎,都起来了,把你们各自负责的马匹照顾好,我看这雪明日就歇了,到时候起不了程,你们就自己扛着货物走吧!”既然醒了,胡老三也不打算睡了,踹完天生,吼着大嗓门指挥着。

听这话,众人一片唉声叹气,本以为下雪能休息一天,现在就要劳作,搁谁都有怨言。瘸子刚从外尿完回来,听到这话,哆哆嗦嗦的道:“胡老三,外面都是雪,拿啥照顾马匹,总不能大伙牵着马去放牧吧!”

“瘸子,我知道你有怨气,不过现在把你的小心思收起来,去年我在对面山脚割了些草料,你现在就带人去把草料运回来。你可以用马匹运,不过要换着来,太累了马也会生病的。哦,赶紧吃东西,吃完就去,马饿了一夜了。”

瘸子接过一块奶渣,就着油茶喝了一口道:“我带人去运草料,你干嘛?总不能弟兄们累死累活,你在这山洞里睡大觉吧!”

“你他娘的还管不到老子头上来,如果不想干,老子可以换个人带大家去运草料。”胡老三说着话,三两口吃完东西,取过火把,嘱咐了天生两句,压着毡帽出去了。

众人对两人的真吵见怪不怪,雪阻了路,发发牢骚很正常。瘸子见众人都吃得差不多了,起身道:“我刚才出去尿尿,现在雪小了许多,大家伙抓紧时间,一人背两个大草就够了,赶紧干完活回来眯觉。”

众人商量完毕,留下两个体弱的汉子看货物,便忙活去了。至于马队里多出两位客人,大家都选择了视而不见,荒郊野岭的出现了两位奇怪的少年男女,是个人都知道不简单。大家井水不犯河水,各安天命才是最好的法子。

马队里的事还轮不到天生操心,所以他大大的喝了两碗油茶,满意的坐在麻袋堆里打嗝。一夜的雪已经没过了脚踝,昨日还灰突突的世界,现在已是白茫茫的一片,突变得让人震撼。

“嘿,小屁孩,雪好看吗?”尉迟迟雪的冷淡好像是对别人的,主动的和天生打着招呼。

天生摇摇头:“不好看。”停顿了一下又补充道,“我不是小屁孩。”

尉迟迟雪有些意外,追问道:“白花花的雪多美,你不喜欢?”

“嗯!雪又冷,冻死人,会被其他人拿雪球打,我一点儿也不喜欢雪。”天生眼睛直直的,似是响起了不好的事情。

听这话,尉迟迟雪完全能够想到,一个小男孩穿着单衣在寒风里瑟瑟发抖,嘴唇冻得发青,脏兮兮的蹲在墙角,过路的顽皮孩子,顺手团起雪球向小男孩砸去。小男孩没有还手的力气,也不敢还,只能低着头蜷缩着,等着生命结束。

“你是孤儿?”

天生点点头又摇摇头:“老三叔说了,他就是我的亲人,我有亲人,不是孤儿。”他解释的很认真,像被人掀开了遮羞布,极力的想要遮掩,像抓住救命稻草不放。

“尉迟姐姐,你也是孤儿吗?”

“你怎么知道?”尉迟迟雪反问道,大眼睛里闪着狡黠的笑意。

“那当然是看出来的。”天生很得意,自言自语的解释着,“这里没有人家,夜晚还有狼,如果你有家人,他们怎么会让你一个人到这里,早就喊人寻你回去了,就像张胖子一样,他有次躲起来,他老爹发动全村的的人没命的找他。”

尉迟迟雪垂下眼帘,愣愣的看着雪景,过了许久才回过神来,见天生怯生生的看着自己,好笑的揉了揉他的脑袋:“天生,你的名字谁给你取的,有什么意义吗?”

“我的名字是养父给我取的,他说我好像从天上掉下来一样,又怕我养不活,所以给我取了天生这个名字,意思是天生地长,好活命,可惜他已经死了。”天生的话音渐渐沉落下去,眼睛红红的,却没有哭出来,忽的想到了什么,张嘴安慰道。

“尉迟姐姐,你不用担心我,我现在有老三叔,你也可以喊他三叔,他人很好的,不会让你被狼叼去。昨晚上他拿来的毯子,是他准备卖了给我讨媳妇用的呢,所以我也出了力,不会让你冻着的。”

看着天生小大人的样子,尉迟迟雪再也忍不住,噗嗤一下笑出声来,伸手抓住天生的耳朵:“小屁孩知道什么,还讨媳妇,就你这男女都分不清的样,再长十年再说这话吧!”

“谁说我分不清男女,我知道你是女的,我是男的,对不对?”天生挣扎着起身,揉着发红的耳朵龇牙咧嘴道。

尉迟迟雪拍拍手:“还不错,你知道媳妇取回来是干什么的吗?你养得活吗?”

“额......”

天生愣了一下,转着眼珠子,“当然知道了,老三叔说娶个媳妇回来暖被窝,至于养她嘛,现在我还小,过两年长大了就好了。”

尉迟迟雪白了他一眼,“你还知道自己年纪小啊,再敢说什么娶媳妇,我就敲你的头。”说着就是一个爆栗。

相比于两人的清闲,胡老三就要辛苦得多,厚重的衣服让他很吃力,雪并不是很厚,软软的踩着着,依然耗费人的体力。哈出一口白气,辨了辨方向,胡老三还是打算再探探路。

光树枝上都是积雪,不时的掉落下来,砸在毡帽上。好在雪都是散的,掉下来并没事,如果是化雪时的冰锥,那就要人命了。胡老三歪着头把帽子上的雪拍下来,从怀中取出一个小铁瓶,拔掉上面的木塞,一股酒香透了出来。小心的咂了一口酒,眯着眼睛享受了一会,还想再来一口,胡老三摇摇头,可惜没忍住,仰头大大的灌了一口才罢休。

天上的雪又开始变大了,远处不时的传来树枝折断的声音,胡老三使劲的裹了裹衣服,扒开茅草一头子扎了进去。他走得很奇怪,向前走几步,又向后退两步,步子也不一样,时大时小,低着头好像在寻找着什么。

“不对啊,明明在这的,怎么不见了,难道是我走错了,不应该啊,这路都走了一二十年了。”胡老三皱着眉头,仔细想了想自己,没发现什么问题,伸手取过背上的包裹。包裹里装了一大捆绳子,一只火把,还有一些干粮,干粮不多,只够一顿左右。

“五行巅倒,涅气爻爻,隆冬之日,正值肃杀,不宜久留。”一个声音忽地传来,胡老三寻声看去,只见昨晚的黑衣少年倒着走了过来,头杵着地,脚踩着虚空,怪异无比。

黑衣少年似乎没想到此处还有一个人,奇怪的看了胡老三一眼,双手结了个玄印,嘴里念念有词,只听一声疾。一股气波波动,自黑衣少年周身爆发。

周围的景象似乎被神力扭曲了,胡老三恍惚了一下,再睁眼时,自己倒睡在地上,黑少年从身边跨过,一纵身消失了。

“原来是老子倒着走。”胡老三摩挲着下巴,看着少年消失的地方若有所思的道,“这破地方,晦气。”

胡老三嘀咕着爬起来,走到黑衣少年消失的地方,只见地上出现了一个水波,“原来我没走错,只是此处天干地支相交混,所以找不到了,那少年看清了这一切,应该是施了某种术法,让一切还原。“胡老三凝神的看着少年消失的地方,摩挲着下巴,“出了这样的变故,我还下不下这结界。”

“算了,来都来了,总不能空手而归吧,下去看看。”打定主意,胡老三不再犹豫,把绳子系在腰上,一只手抬着火把,小心翼翼的滑了下去。结界微微波动了一下,就吞没了他的身影。

......

瘸子和众人把草运了回来,大家散伙都很高兴,只要把草散给马,就可以休息了。

“妈的,谁把石碑放在这挡路,有毛病吧!”瘸子放下背上的草垛,招呼了三个人移石碑。

“来,一二三,推!妈的,你俩没吃早饭还是怎么,使劲啊。”石碑在雪地里冻了一夜,手搭上冷得生疼,瘸子不禁骂道。

“瘸子,你少在那发牢骚,老子看是你没使劲吧!”二狗不吃亏的反击道。

“你俩少说话,来,一二三,推!”

......

天生无聊的看着下面一群大汉推一个石碑,咒骂声不绝于耳,实在看不下去了,不由得出声喊道:“瘸叔,你们还是别忙活了,把草垛扔上来吧,费不了多少劲。”

瘸子一拍脑门,自己一把年纪都活到狗身上了,还不如一个娃精明。一群人如梦初醒,赶紧依法照办,只是这石碑太奇怪了,怎么会那么重,难不成这东西是啥宝物不成。

有着这个想法的人不在少数,卸完草垛,一个两个的走到石碑旁,左看看,右拍拍,像是在给家里买牲口,神情认真无比。

“瘸子,你说这东西会不会真的是个宝贝,咱们这么多人都搬不动,奇了怪了。”二狗看了好久,也没看出个所以然,不由的望向瘸子,这里面也就他资历见识比自己强些。

瘸子摇摇头道:“不知道,这东西这么重,就算是个宝贝,咱们也没法,那个黑衣服的小子一大早就没见人影,石碑该是他运来的,古里古怪的,你我还是不要招惹的好。”

听到这话,二狗看了看深以为然,小心的看了看尉迟迟雪一眼,马队里来了这么两个人,也不知道是好事还是祸事。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3G小说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我没想当皇后(重生)奇葩亲戚

    易溪去萧仪的房间,把她的床铺好,“仪仪,你早点休息,明天我还有事找你帮忙”易溪想着再这样下去,日子没法过,准备明天去山里看看有没有特别的东西可以拿出去卖。“好的,我知道了嫂子”萧仪开心的回话。易溪转身回到自己的房间,发现一直在庭院的男人出现在自己的房间,瞬间有点不知所措,这个男人是这副身体名义上的老

  • 哥哥太好了怎么办[穿书]黑夜认错人

    桃子咧大嘴巴,诡异的笑着,“你丫,快给我起来,别整个像个弃妇一样!”说完,她又突然捂住了嘴,她脑子应该不会那么健忘吧,知不知道正披着散乱头发坐在床上的那位可怜人才失恋一个星期。“我就是弃妇,怎么啦,怎么啦!”苹果表现得像个无理取闹的小孩子,双脚在床上乱搓,两手还配合着在眼睛上揉捏。“好啦好啦,周一就

  • 天罡情仇录在线阅读第2章

    我扭头看向身后,落地窗前放着一副围棋,两把藤椅,平时我爸没事的时候会自己在那摆弄,此时那里坐了一个人。我看过去的时候那位陆先生也正好抬头,对着我点了下头,视线没有停留,便又垂眸看向棋盘,捏起一枚黑色棋子摆了上去。他落子很轻,所以我进来有一会儿了却没发现客厅里有第三个人的存在。这人的手势有些奇怪,是用

  • 一拳:我跟龙卷那点事在线阅读第5章

    第二天天还没有亮,小米就起来了,麻灰色的粗布衫,是和碧云碧兰昨天穿的一样的衣服,然后在院子里转了一圈,这个小院子里,除了这件屋子,还有两间,都是挨在一起的,小米现在住的这间在最左面,靠近通往外面的圆形门洞,其余两间应该也是住的府里的丫鬟,现在天还早,都没有起来,院子南面是昨天关着我的那个小屋,东面一

  • 倚天之娶个老板娘之凉州女狐(4)

    凉州夜晚是妖怪最活跃的时间,太阳一落山,家家户户关紧门窗,并贴上跟阴阳师买的结界符,一个个的老百姓都安分的躲在家里,谁也不敢出门。他们到凉州的时候是戌时二刻,外边已经掌灯,街上荒凉孤寂,一个人影也见不到。叶肖姜带着叶清泪去投栈,在客栈外边设好了防妖结界,他这才放心的出去寻找女狐的线索。叶清泪虽说挺想

  • 穿越当了店小二之皇上来了(10)

    帝华宫内,穆寂风侧身躺在榻上,脑海里一直都在想着冷宫里皇后那不施粉黛的容颜,昨日去冷宫观察了那皇后一番,穆寂风发现这皇后的确如李嬷嬷说的那般很平静和和善。这侯青宁到底是怎么样的一个女子?为何能把自己的恩宠表现得如此不在乎?那日在凤德宫那般清澈的眼神又回到了脑海之中,穆寂风有些懊恼自己最近总是想起那干

  • [综影视]乱点鸳鸯谱在线阅读背书 (捉虫)

    “今日你们便把《内丹术》都熟读,练出一百个补气丹在一个月之内。若是练不出把书抄十遍。”说完便悠哉游哉的走了。这下轮到沈嘉悦发愁了,她跟本就没炼过丹啊。听着师傅的意思就是看着书去炼丹了。叹了一口气:“唉。”又不甘心的谈起头来问道:“师兄,你会炼丹不?”“不会,不曾学过。”季怀答道。这下完了想着跟师兄学

  • 诸天大合一之第六章

    “哎~”这一次为悲哀的我再次叹口气吧,在学校门口我徘徊呐,你说怎么好死不死的就想到昨天的那么些画面了啊,那,那个臭小子万一对霓儿说昨天我对他的‘告白’,……抖啊~霓儿那鬼不把我直接毁了啊!!!“啊,夏天,嘻嘻!”“霓儿!!!”见鬼的,怎么说谁谁到啊!等下不会再出现一个瘟神吧。。。“嘿,那个谁!同学…

  • 万界穿梭旧日之谜(2)

    在殷明的安抚下,玉珏清醒过来,“爹……,娘和二娘救回来了吗?”“她们都平安地回来了。珏儿,究竟是怎么一回事?”她怎么就确定夫人她们一定在破庙,不然她也不会这么冒险,还满身伤地回来。“难道你那天说的都是真的,琼儿她……”琼儿!玉珏听到妹妹的名字,冷不然颤抖了一下,但随即又恢复正常。“爹,琼儿怎么样了?

  • 玄幻:我能把诗词化为力量在线阅读第九节

    梦天的这一举动立即引起了张天鹏的注意,张天鹏有些焦急的拉着梦天的衣袖。尽量把自己的声音压得低低的。“梦天,好汉不吃眼前亏,别和他们起冲突。他们人多”梦天回头看看张天鹏,自己要是以前绝对会能少一事就少一事,但是梦天明白自己现在是守护人间者,有些事情是必须要面对的,今天就先拿他们试试自己的身手吧。“天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