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青春小说 > 正文

重生打脸日常第四章

2021/7/23 1:05:33 作者:亦首歌 来源:晋江文学城
重生打脸日常
重生打脸日常
作者:亦首歌来源:晋江文学城
洪熙一朝穿越成了同名同姓的另外一个女孩,还是高考前一天!拿到高考试卷的洪熙表示,这题怎么这么简单!?带着金手指,让你们见识一下高智商女人有多厉害!

一平和蓝波两人在纲吉房间玩起了游戏,绕着纲吉身边追逐打闹,虽然才刚刚认识,但是小孩子们间的友谊来的非常快,泽田纲吉觉得自己可以习惯这样的保父生活了。

捏着笔的纲吉头上出现了十字,谁会习惯啊混蛋!求求你们看一眼我这个还在上学的人好吗?还是贵志好,乖乖的趴在他边上画画,不吵不闹。

从reborn出现后,家里的人也越来越多。一平不小心把纲吉认错成要暗杀的对象,在一系列的鸡飞狗跳后纲吉认命的把小女孩带回了自己家。

完全是无意识的行为,结果被reborn讽刺为【保父之魂的爆发】。

如果一平在看见恭弥后能平常心就更好了。因为筒子炸||弹导致恭弥以携带学园禁止物品的理由找他打了一架。没把握住力道结果把恭弥揍趴下了,看见草壁前辈惊恐的眼神,纲吉非常心虚的抱着一平离开了案发现场。

恭弥之后会怎样完全不敢想QAQ

过了几天安稳日子的纲吉长舒了一口气,还是和平的日子最棒啦。

emmmm……放学回家的未来首领一瞬间以为自己走错了地方,家门口这一堆黑色西装的家伙是怎么回事?

“你就是师弟吗?”金发青年长着一张童话里白马王子的脸,帅气逼人。

“嘭——”还没说完青年就从椅子上摔在地上,他吸了口气有些傻乎乎的摸了摸自己的后脑勺。

泽田纲吉:帅不过三秒?

青年似乎习惯了这种情景,他一脸淡定地将椅子扶正,继续道:“你好我是迪诺,reborn的弟子,也就是你的师兄。”

“reborn是不是非常鬼畜?”迪诺揶揄道,深表同情。

泽田纲吉如同小鸡啄米,点头:“嗯!!!”

“加百罗涅家族和彭格列是同盟家族,迪诺是加百罗涅家族的十代首领,不过没了下属就是个废柴罢了。”reborn毫不客气的捅破了迪诺的黑历史。

居然连和女孩子约会都必须要下属陪在身边吗?纲吉第一次发现居然有人比自己更惨。

两个曾经(划掉)地废柴相遇后不约而同的产生了相见恨晚的心情,分享着自己的废柴经历,越聊越投机。

“对了。”加百罗涅家族的十世的突然有了一种想法:“彭格列家族和加百罗涅家族要不要联姻?”

“诶?彭格列家族有女孩子吗?”纲吉不太清楚彭格列内部是什么情况。

“不是啊。”迪诺眼神闪闪发光热烈的注视着棕发少年。

少年困惑地思考了半天也想不出师兄在说什么。

“你不是向导吗。”自己来说这种事还真是令人害羞,但是小师弟性格和自己这么合得来,也能理解自己的糗事,还有什么比这更完美的对象吗!

迪诺觉得自己的脸都要烧起来了,他鼓起勇气道:“我是哨兵。”

泽田纲吉:??

泽田纲吉终于get到师兄是什么意思了,没等他有什么动作一旁的reborn一个翻身回旋对着迪诺的脸就是一脚。

“几年不见,你的胆子变肥了不少嘛。”reborn现在觉得心情非常不快,一闪而过的心情令他抓不住头绪,但他面色不显,讽刺道:“你想要吞并彭格列家族吗。”

“不是不是。”见reborn误会了自己的意思迪诺急了:“我没有这个意思啊。”

“对十四岁的初中生说这种话,你是【恋】童癖吗?”

泽田纲吉:……今天的reborn依旧语出惊人。

迪诺只是觉得和师弟相处很开心,而且向导和哨兵结婚不是很正常的事嘛,虽然有哨兵安抚剂,但是向导的精神安抚更加稳定。随口提了一句,毕竟大龄单身男青年被家里逼着相亲太痛苦了,两个家族关系又很好,他也就是突然有了这个想法。

不是真的喜欢上了这个少年,但是被reborn怼的无话可说的迪诺立刻掐灭了这个想法。

reborn如同刀子般的眼神让迪诺不敢再开口说话,鬼畜家庭教师给他的阴影太大了。

前有男人告白,后有男人求婚。纲吉抽了抽嘴角,怎么重来一次他的同性缘这么好……他喜欢的是女孩子!软软的!可爱的!女!孩!子!

经历了昨天的事后纲吉一个晚上都没有睡安稳,甚至梦见自己结婚了,梦中虽然看不清脸,但是很明显对象是个男人!!差点吓尿QAQ

绝对是睡前刺激太大了,纲吉摇头,自己绝对不是这么想的!!!

顶着两只熊猫眼,纲吉迷迷糊糊的来到学校。

“诶?大哥被人打进医院了?”

“是啊!泽田君。”众人像找到了主心骨一般围在纲吉身边。

众人舒了口气:看着泽田君真是安心。

被称为并盛最强向导的泽田纲吉在并盛学生中有着非同一般的人气,和向导寻求安全感什么的众人表示完全没问题。

并盛中学最近经常发生学生独自回家和外校生发生冲突进医院的事,纲吉一开始也没太在意,以为只是几个小混混间的争斗罢了。

笹川了平的伤势非常严重,等纲吉去医院探望后才发现事情远没有他想的那样简单,笹川了平的伤绝不是普通学生能够做到的。

【居然能直接从三楼跳下来!真是极限!!!】

笹川了平似乎对自己的伤势毫不在乎,反而在不停地向纲吉分享自己在战斗中的收获。

——男人总要直面人生的挑战!

听完了了平的描述,纲吉陷入沉思。实在是太熟悉了,如果猜的没错,其中肯定有一个阴阳师。

纲吉觉得需要抽时间去找哲也师兄了。

但还没等纲吉去找黑子,黑子自己就出现了,虽然出现时间和场景令两个师兄弟无暇顾及对方……

第二天又传来了草壁前辈住院的消息,一瞬间人心惶惶,并盛中学一时间没人敢独自行动。

“蠢纲,不快点行动受伤的人会越来越多哦。”

“我知道。”

泽田纲吉这几天已经摸到了规律,普通的并盛学生并没有受到波及,受伤的都是在并盛中学小有名气的打架比较厉害的人物。

他们喜欢在并盛中学附近挑衅。

是的、他们。

很明显这群人是有组织的、而且有明确的目标,每次事发都在挑闹市区,他们似乎想要将事情弄大。

虽然不清楚这群人究竟想要做什,但下一个目标他心中有了一个大概的想法,或许就是隼人和阿武,也有可能是恭弥。

甚至,是他自己。

今天或许行动起来了吧,这群人。

狩猎,开始了。

“一起回家吧,隼人、阿武。”

“山本武!”狱寺怒气冲冲:“不要靠十代目那么近。”

“狱寺还真喜欢玩游戏呐。”

“彭格列才不是什么游戏!!”

山本武和狱寺隼人好似天生的不对盘,每次见面都会吵起来。狱寺暴躁的脾气怼上山本武也无可奈何,往往最后都是狱寺先哑口无言,气到抓狂,山本武却依旧一脸懵懂,搞不清狱寺在闹什么。

“话说最近的事件还真可怕。”可能是狱寺的眼神太过凌厉,山本武稍稍收敛了一些,但是手依旧我行我素搭在纲吉的肩上:“搞得我都不敢一个人回家了哈哈哈哈。”

泽田纲吉:并没有感觉你在害怕。

“十代目,我会保护您的。”狱寺隼人立刻献上忠诚。

纲吉和狱寺沟通过很多次了,可银发少年像是认定了一般,无论如何都不愿意改口,纲吉无法只能任他去了。

“我不会给阿纲拖后腿的。”这个年纪的少年偶尔都会有热血中二的时候,看着身边熟悉的人进了医院,山本武也想将幕后黑手揪出来。

“呀———”

商业街传来的尖叫声让纲吉心中一紧。

等三人全力跑到事发中心时,商业街早已狼藉一片。

两个身影渐渐从漫天的灰尘中显现,略微消瘦的青年右手手臂紧紧箍住黑发中年的脖颈,左手将中年的挣扎的双手禁锢住——

“把他们还给我。”蓝发青年声音不大,语气平稳,但任谁都能听出他口中的怒意。

井上如果知道抢走那几个式神会遭到主人不断的追杀,他绝对不会踏进黑子神社一步。

井上原本是一个普通的除妖师,家族很小,他一心想要将家族在他手中发扬,但是父母之给他留下了一个弱小的式神,这个式神基本上没有任何用处,只怪他出生不好,不然以他的能力一定能成为除妖师的领袖。

正在井上怨恨上天不公时,一个拥有着异瞳的少年出现了,他给自己指了一条新的方向。

——将式神们与原主任的链接抹去。

自己的那个弱小的、不起眼的式神还是有点用处的嘛。

通过少年的指引,井上找到了那个逃犯,虽说是逃犯但是对于井上来说也不过是一个凤梨头的小少年而已,但是少年的能力却是井上所需要的。

通过少年的幻术将自己伪装成式神的主人,然后趁着式神们不注意将他们绑走,然后把他们与主人间的联系抹去,和自己强行签订契约。通过这样的方式他收集了不少式神,但是他一直找的也都是些不出名的除妖师,这些除妖师的式神没几个好用的,有名气的除妖师身边又无法靠近。

而他所要回馈的不过是协助少年而已。

没想到黑子神社这种不起眼的小地方式神居然那么强悍,虽然第一眼被他骗了过去,但是很快那群式神就反应过来自己不是他们的主人。也幸亏自己速度很快,将他们封印在罐子里。但还没等到自己签订契约,蓝发青年就嗅到了他的踪迹。

对于失去了式神的阴阳师,井上并没有放在眼里,他随意打发了几个式神去对付那个孱弱的青年,可是派出去的式神却久久没有回到自己身边。

蓝发青年如同鬼魅一样紧跟着自己。

怎么可能!

派出去的式神们被打倒了。

他的式神们输给了一个什么都没有的的阴阳师。

都是因为这个黑子哲也!!!他已经很多天没有任何收获了!

蓝发青年像是有无数双眼睛,无论他躲到哪里,都追着他不放,从来没有见过这么难缠的人,丢了几个式神大不了再找就是了。

挣脱不了!

被蓝发青年压住的双手也没有办法施行术式。

这个除妖师完全不像外表表现的那般柔弱,强悍的不似正常人。

“在我的上衣口袋。”井上喘着粗气道。

小瓶子里是黑子熟悉的气息,黑子哲也紧绷了几天的神经放松了下来,他紧紧攥着瓶子放在胸口,他不会再弄丢他们了。

黑子早就听闻有除妖师式神失踪的讯息,但是他一直没有在意,没想到只是出了一趟门他珍重的家人们就被带走了。

都怪他太大意。

“师兄小心!”

在黑子没有防备的时候,井上逃脱了控制,攻击直指青年的命脉。

棕发少年速度极快,只在空中留下了一道残影。

发生了什么?

井上倒在地上,痛的说不出话,双眼模糊,隐约看见一个少年站在身前。

“师兄,你没事吧。”

“泽田君?”黑子面色憔悴,已经好几天没有好好休息:“我没事。”

“抱歉,我要回神社一趟。”赤司君他们困在这个小瓶子里已经很多天了,一定很难受吧,对不起,都是他的错。

“没想到你们俩居然撞上来了。”城岛犬发现了自己的目标人物:“不知道耐不耐打。”

“就是你们把并盛的学生打进医院的吗?”饶是山本这样的好脾气,看见他们无谓的表情也有些怒火中烧。

纲吉闻声看去,两个穿着黑曜制服的少年和山本与狱寺缠斗在一起。

“蠢纲不打算帮忙吗?”

对于reborn的神出鬼没,纲吉习以为常,不会像过去那样一惊一乍了。

未来的首领很清楚如果一直将他们护在自己的羽翼下,那么他们永远不会成长。

他只是站在一旁看着以防不时之需。

“啊——”

妈妈、爸爸,我再也不随便凑热闹了。少女绝望地想。

一道身影从天而降,令人不忍再看将要发生的惨剧。这时只见一个棕发少年轻轻一跃便接住了坠落的少女。

“哈咿!”

还以为自己死定了的少女呆呆地看着棕发少年的侧脸,少年金棕色的眼中彷佛有流光划过,引得少女一阵心悸。

小春恋爱了!

元气的马尾少女如是想。

纲吉放下少女,担忧的问:“你还好吗?”

连声音也这么好听!三浦春害羞的双手捧脸:“哈咿!谢谢你先生!小春没事!”

“快点离开这里吧。”

“哈咿。”少女知道自己留在这里也只会添麻烦,她乖乖点头:“我会去找你的,先生!”

“哼。”reborn又开启了讽刺模式:“你还真是魅力无限啊。”

泽田纲吉:我不是、我没有、别乱说。

纲吉发现每每遇见这种事,reborn就像吃了□□一样一点就炸,怼他难道就能收获快乐吗?

“犬。”柿本千种见战斗陷入了焦灼,他冷静后退:“走了。”

“要走你自己走。”城岛犬脾气暴躁:“我还没有完成任务。”

“犬。”千种皱眉提醒:“大人的话你没忘记吧。”

【我们的首要任务是找到彭格列十代。】

“切。”再逗留下去会引来更多的人,犬知道现在还不是暴露大人的时候,他咬牙跟着千种退出了战斗。

“隼人,别追了。”

纲吉拦住了狱寺,今天再追查下去也没有意义,这两个少年明显不是幕后黑手,他们需要更全面的准备。

“真是心软啊。蠢纲。”目送着中年除妖师送上了急救车,reborn面无表情道。

虽然不清楚为什么两个少年没有把同伴带走,但是却方便了他:“我还有话要问他。”

一行人又回到了并盛中学,山本武和狱寺隼人身上都有些擦伤,需要处理。

“老师。”

纲吉敲开了医务室的门,似乎没人呢:“我记得碘酒在二层。”棕发少年对医务室极为熟悉,他轻车熟路地找到了擦伤药膏。

经常被迫和恭弥对练的棕发少年对医务室了若指掌。

“十代目竟然亲自为我涂药!”狱寺诚惶诚恐,感动的不得了:“我真的太没用了。”十代目如此体谅他,他却没有赢得战斗。

“阿纲轻一点。”山本武双手合十道:“我怕痛。”

“嗨嗨~”

见山本武和泽田纲吉的关系如此亲昵,狱寺隼人有些羡慕,自己和十代目认识的太晚了。

但是将来十代目的左右手位置一定是自己的!

狱寺隼人暗暗给自己打气。

“我都说过了哨兵禁止入内。”黑发校医懒洋洋的说道:“哨兵什么的不需要治疗。”

“怎么是你!”狱寺震惊的站起身。

“新来的校医,狱寺你认识吗?”山本武好奇的看着两人,社团的同学都说医务室来了个奇怪的大叔,似乎歧视哨兵,拒绝给学校的哨兵看病。

夏马尔并不理会狱寺,他快步走向棕发少年:“我的纲吉,你是特意来找我的吗。”

泽田纲吉:……只想当作不认识。

夏马尔收到reborn的邀请,来到并盛,开始时他对这个小国家不屑一顾,对彭格列的继承者也没什么兴趣,只想在日本避避风头——刚刚撩了欧洲某个皇室皇妃的他正被追杀中。

直到他遇见了棕发少年

他忘不了彭格列十代眼中的流光,那是一种怎样的美景啊,像是黄昏时突然绽放的绚烂的阳光,深深烙印在心间。

他还想再见一次那样的美景。

只可惜未来的首领自那之后如同一只奶猫,从未亮出他的爪子。

说来也可笑,仅仅是为了再见一次,他决定留在日本这个岛国。

虽然被夏马尔无视了,但是知道这个不良医生的本性的狱寺也不气馁:“你这个好||色医生怎么会在这里。”狱寺将他的首领护在身后:“十代目不要理会这种黄||暴大叔。”

“我当然是为了纲吉才留在这里的啊。”夏马尔朝着棕发少年抛了个wink:“对吧。”

“我们只见过一次。”纲吉表示我们不熟。

“人的感情不是由见的次数来决定的。”不良校医撩了撩头发:“我们就是这样。”

“阿纲。”山本武皱眉,本能让他挡住了这个大叔,开口提醒:“这个校医大概脑子有问题。”

“你不是只追着向导跑吗?”狱寺隼人知道曾经的家庭医生的本性。

“对啊。”夏马尔点头,他还是第一次这么认真对待一个男性向导呢。

诶?

狱寺一下子被夏马尔的回答冲击的脑子转不过弯来,一时当机了。

向导?

也就是说十代目是向导???

“小朋友。”夏马尔同情地拍了拍狱寺的肩膀:“连要追随的人的第二性别都弄不清,你还怎么留在纲吉身边?”

可是十代目和向导完全不像啊啊!!!

“我也不相信自己是个向导。”纲吉有些心虚,拉住了狱寺准备敲打自己的手:“还是说狱寺不愿意和向导做朋友?”

“不管十代目是什么人,十代目永远都是我效忠的对象。”狱寺没有性别歧视,反而因为棕发少年的性别更加崇拜少年了。

向导是世界上公认的身娇体弱,可是泽田纲吉却比任何哨兵都强,这正是他所追寻的人啊,不论是何种境遇,都能逆流而上。

“亲爱的纲吉,跟我——”

还没等夏马尔说完,凤眼委员长大人就抄着浮萍拐招呼了上来。

“群聚,咬杀!”

夏马尔早在学生的口中听闻了这位风纪委员长,生平最讨厌群聚。可是为什么就光抽他一个人?

现在的中学生都这么强悍吗。

夏马尔没想到自己被一个十几岁的少年逼到要使用三叉戟蚊子,他悄悄将手伸入口袋。

“啪——”

“有蚊子。”纲吉眼疾手快拍死了蚊子。

夏马尔:“??”

“现在还是春天蚊子就这么张狂了。”山本武感叹:“要多准备些除蚊剂了。”

夏马尔:彷佛要气出心梗。

“纲吉,我们明天见。”夏马尔脱离战斗,从窗口跳出,逃走前还不忘和纲吉挥手道别。

“哼。”云雀收起浮萍拐,他警告的看了纲吉一眼便离开了医务室。

未来首领一脸茫然,自己什么时候又招惹恭弥了吗。

……

【这里是……】

【医院?】

井上感觉自己似乎睡了很久,身体沉重的像是被人狠狠暴打过。

“终于醒了。”

学生?

棕发少年个子不高,穿着学校制服,白嫩的小脸看上去涉事未深,充满了天真的气息。

才怪!!!井上猛然想起这个少年就是他晕倒前看见的最后的身影。

自己居然被一个初中生揍晕了……

“居然敢把我们关这么久。”青峰早就按耐不住了:“你想死吗?”

井上这才发现小小的病房里挤满了人。

“说吧。”未来首领笑的一脸和善,但是语气却并不温和:“幕后的那个人是谁?

和六道骸本来就是相互利用的关系,井上毫不犹豫的把他出卖了,将自己知道的事全部掏了出来。包括六道骸用他那引以为豪的幻术和自己如何抢夺式神的经过也一一说明。

“你怎么会找上六道骸呢?”

一个幻术师和一个除妖师,黑子想不通这两个毫无关联的人是怎么联合在一起的。

“有个少年找上了我,向我介绍了六道骸。”

少年?

黑子和纲吉对视一眼,问道:“长什么模样?”

井上陷入回忆:“个子不高,好像是初中生。”

“看上去是有钱人家的小孩。”井上想起少年那盛气凌人和命令的语气,他怪笑一声:“穿着贵族学校的那种校服,红色的头发。”

“对了!”他突然想起了少年最与众不同的一点:“他的眼睛是异瞳。”

井上环视了病房一周,他突然睁大了双眼。

在封印黑子的式神时太过慌张他没有注意这群式神的模样,那个赤发的式神!

“就长得像他一样!”井上颤抖着双手,指向了阴影处的青年。

“诶?”

“和小赤司。”

“和赤司君。”

——“长得一样?!”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终极一班之我们是兄弟第9章在线阅读

    任向阳回到家中的时候陈淑云还没下班,看了一下家里还有几块土豆,于是便决定晚饭煮个米粥,菜就做个醋溜土豆。把米淘好放到锅里慢慢的煮,趁着煮粥的时间把土豆给炒一下。陈淑云回来的时候,任向阳刚把土豆炒好,粥还要再煮下。“妈,你回来啦,我已经把菜炒好了,粥还要再等一会儿,你先休息一会儿,马上就好了。”陈淑云

  • 天弃弃天在线阅读第三章

    唐林给辉夜安排了一个侍女,照顾她的起居,正是剧情中的那个爱野。距离找到辉夜,已经过去了三个月了。这段时间里,唐林想了很多。关于未来,唐林已经有了一个安排,因为系统的特殊性,他觉得自己天生就是个当反派的料。只有不断的死亡,他才能一次又一次的获得强大力量。这天,唐林站在寝殿外面,瞭望远处大山之巅的那颗巨

  • 师父他太难了在线阅读第7节

    见身边的人逐渐多起来。夜曜晨暗道糟糕,自己虽然用扭曲光线变化了样子,也不在乎这些魔力消耗,可要是身边这个家伙忽然叫出声来,拿自己估计就要暴路底牌了。一边笑着和伊藤美帆说话,夜曜晨一边将在伊藤善文腰间的手枪直接顶到了心脏的位置!“提议换地方再逛,带上我,你开车!”低沉冰冷的声音传入耳中,伊藤善文顿时打

  • 误入豪门:总裁老公求放过第10章在线阅读

    见到克莱因那一副傻笑得意的样子,站在他身旁的桐人,一脸不忍的捂住了脸,在看到叶宇也被克莱因的「蓝色山猪是个中头目级别的怪物」给忽悠「看破不说破」时,桐人也是不能再让克莱因得意下去了,在这样下去话,摆明的就是给新手玩家叶宇灌输错的离谱的攻略。至于桐人为什么会认为叶宇是「SAO」的新手玩家,这也是之前的

  • 不灭狂士第9章在线阅读

    “何枫钰,你到底怎么了?”余恪玲可不清楚曲却衣与何枫钰之间的恩恩怨怨。沉默许久的何枫钰冷冷一笑,转向余恪玲,“你,是在关心我吗?”这是神转折啊!前一秒还闷闷不乐,后一秒就有心情来调侃我了,你以为我是吃素的啊。“对啊,我就是这意思。说真的,最近阿姨身体怎样。”何枫钰直接把余恪玲拉到身边坐下,搂着余恪玲

  • [猎人同人]库洛洛的重生情人派出所和解

    蔡雪花上了王律师的车,开往牛桥派出所的路上,王律师问蔡雪花:“你觉得我们放过许光明的话,他会放过你吗?你确定不想让他进去坐牢?”“思意啊,我觉得他应该会后悔了,估计是小三挑拨的他,以前他也挺善良的,也跟我去拜佛过的。我们信佛的人,能宽恕他人就宽恕他人吧。再说,毕竟他是我女儿的爹,我们家生意还真靠他做

  • 丞相你要当心了在线阅读第2节

    甘罗跟着吕不韦来到了他书房,两人盘腿坐下,吕不韦眯着眼,一脸平静地说道:“毕之,有一件事我需要你帮忙。”甘罗表面不动声色,拱手道:“大人请吩咐,小子一定照办。”吕不韦没有直说,而是问道:“毕之,你想不想和你的祖父一样,成为一代名臣,为大秦为百姓谋得一分福利?”甘罗听出了吕不韦话中有话,心中顿时一紧,

  • 为你改变世界在线阅读第六章

    报告!!声音打破了教室原本的宁静。瞬间所有同学的目光都投向了教室门口。张雨泽大汗淋漓的站在教室门口,斜斜的背着个书包,看着一脸微带怒气的新班主任,和诧异的同学们,一脸平静的说道:“我迟到了!”班主任露出一脸烦闷的样子,稍微有点提高声音很刻薄的说道。“还知道迟到了?第一次上学就迟到。你说像你们这样能有

  • 我是天尊在线阅读有些小嫉妒的亚路嘉

    “西索!”亚路嘉提着有些长的衣服下摆小跑着站稳在了脸上□□涂抹过度的变态面前。“我记得大哥说过你参加了上一届的猎人考试,被刷下来了吗?”那这考试的难度倒真是大的离奇,干脆直接和哥哥去别的地方玩吧,正好远离猎人协会,远离揍敌客势力范围!“嗯哼~小伊的弟弟~离家出走的吗?”亚路嘉在给出肯定的答复后有些惊

  • 实习侦探在线阅读第四节

    余老太和顾伯母也见过两回面,知道顾伯母是文化人,说话一向轻声细语的,没想到也有这样发怒的时候,不由的心里发慌。“误会,这都是误会。”余老太干笑。齐郁杨从顾伯母怀里探出脑袋,“误会啥,姥手里的木棍不是要打我的?”余老太这时才意识到她手里还拿着个木棍,吓了一跳,手忙脚乱的扔了,“杨杨,姥真的不打你!”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