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惊悚小说 > 正文

星际毒医在线阅读第1节

2021/7/23 1:30:00 作者:君恨生 来源:晋江文学城
星际毒医
星际毒医
作者:君恨生来源:晋江文学城
简而言之,这是一个咸鱼翻身,让众人跪下唱征服的励志故事。最后打滚求个作收~新文星际妖皇求收藏,妖皇穿越到未来的故事~

到了一年最热的时候,连续半个月都没有降雨,早上八点气温就已经二十七八度了。

热得让人心烦意乱。

学生宿舍这两天像是巨大的蒸笼,晚上窗户全部打开,也没有半点风吹进来的。

很多学生在地上铺个席子或床单就这样睡上去。这样比在床上睡舒服得多,不会出一身汗,借着水泥地沁上来的凉意,还能勉强入睡。

宁县一中昨天就考完期末考了,最后一门结束五点半了,家在附近乡镇的寄宿生没能赶上末班车。

不得已这才拖到隔天离校,还得在宿舍住一夜。

女寝还只在宿舍打地铺,男生就没有太大顾忌,带着席子去顶楼过夜,备上花露水或者风油精,防蚊虫叮咬。

隔天早上八点,宿舍楼里的学生收拾东西准备离校。

外面的走廊时不时有说笑声,放假大部分学生还是开心的。

宿舍这两天热得让人受不了,洗漱用水也不是很方便,真不如家里舒服。

“陆静然是这个寝室吗?你哥在宿舍楼下等你,让你快点。”

门口有人捎话,坐在靠门床位下铺的女生缓缓放下了手中的镜子,应了声。

“谢谢你,我知道了,马上就下去。”

林钦还是有些懵,她现在……是陆静然?

可是,她怎么就能变成了陆静然?

林钦大学毕业后,就职于国内知名律师事务所,兼任某所大学政法系的讲师。

大学老师工资不多,不过和学生相处自己心态能保持年轻,她倒不是看重那点钱。

昨天晚上,林钦整理案件卷宗到凌晨两点,早上开车到学校,熄火后她没有立刻下车,看着时间还早,趴在方向盘上想休息会儿。

她是被热醒的,那种粘腻的感觉很不舒服,她还以为是车上空调坏了。

然后睁开眼睛……她变成了自己今天讲课要用的素材——陆静然。

素材来源自生活。

林钦第一次见到陆静然是在新闻头条上,法院批准逮捕人,跟进记着的抓拍的照片。

陆静然穿着白色西装,一脸坦然,没有丝毫狼狈。

照片上看不出对方已经四十岁,气质外貌丝毫不亚于荧屏上的艺人。

长得漂亮总是格外能引起注意,这条新闻评论里有人‘求同款’。

同款衣服还真的被万能的网友扒出来,又引发了一波热度。

西装是个奢侈品牌的高定,采用了顶级面料,手工缝制150小时,衣服上还缀有9颗钻石扣子,卖价在五十万刀。

还不一定有钱就能买到。

这让各位捧着手机的网友咂舌。

陆静然锒铛入狱,她的个人财产没收清算拍卖……别墅衣橱的照片流了出来,再次刷爆了网络。

超过一百平的衣帽间,高定礼服、各式按颜色摆好的高跟鞋,首饰盒里装满了钻石和翡翠,还有批发一样的名牌包。

这样的衣橱,任何女人看到都会尖叫出声!

正是因为这些新闻,陆静然才一直不断被人讨论,被贴上各种标签。

她没有被包养,也不是豪门之后,钱是她自己赚来的。

虽然手段很有争议。

林钦想到这里叹了口气,半个小时前她掐了把手背,以为是在梦里下了狠手,印子这会儿还没消。

不会有这样身临其境的梦。

林钦不知道哪里出了问题,从一个擅长经济纠纷案件的律师,变成无期徒刑经济犯的……预备役。

只用了一个回笼觉的时间。

林钦四下打量周围的环境,陆静然的床单陈旧而干净,枕头上压着镜子和木梳,还有一本课本。

看得出是个节俭努力的小姑娘,至少现在还是。

她心情复杂地拿起了床头打着补丁的粗布包,拍拍膝盖走出了宿舍。

陆静然衣服少,放假也没什么行李,包里除了两套换洗的衣服,其他都是书,倒是一点也不轻。

宿舍在四楼,远远望去附近再没有更高的建筑,视野极好。

灰蒙蒙的天,一场大雨正在酝酿。

九零年代城镇的发展不容小觑,很多人不追求缥缈的诗和远方,偏向实际利益和金钱。

不过陆静然的故乡,四面环山的宁县还没多大变化。

触眼可及的房子十分陈旧,青色的瓦片,部分灰白的墙皮脱落,被遮住的灰斑就涌了出来。

林钦会对陆静然格外关注,其中有个原因,他们算得上老乡,同属于一个市。

“陆静然!”

林钦刚走出宿舍楼,一个青年就凑了上来。”

“我等你很久了啊,还不快点,这天马上就下雨了!”

少年边说边从衣服口袋里掏出四块钱,看到车费没丢,他松了口气。然后很自然的拿过对方的布包,“快走吧。”

李志杰忙完今天师傅派的活儿,专门来找陆静然,和她一道回家。

他最近半年个子猛窜,像是个有些长空了心的大号竹竿,人在衣服里晃。

半新的裤子看得出才做没多久,已经短了一截儿,脚踝傻兮兮地露在外面,硬生生穿成了九分裤。

林钦打量着眼前这位透着些傻气的少年。

她在关于陆静然的资料里对照了下。

陆静然的父亲是知青,1977年高考被恢复,大多数在农村的知青想方设法要回了城市,她父亲也离开了。

没有带走不满五岁的女儿和发妻,拿走了一纸离婚协议书。

大约是她目睹母亲病重到去世,陆静然大小比同龄人心性坚韧,少时便沉默寡言。

陆静然的母亲走了后,隔壁姓李一家人对她很照顾。

不过这家人……最后都没有好下场。这也是导致陆静然性格极端的导火线之一。

李家有个儿子,和陆静然关系很好,对方当兵退伍回来,恰逢上面政策变了,不包分工了。

青年也不占关系没有门路,就去家私人工厂当了保安。

上班没有两个月,就在一次夜晚巡逻为了抓小偷而被捅了一刀,从三楼摔了下来。

命保住了,脚却摔断了,以后走路都不顺畅。工厂辞退了他,补了两千块钱。

两千买断了他的后半生。

隔壁家的儿子,应该就眼前这位了。

李志杰见对方瞧自己的眼神很奇怪,问:“我脸上有东西?”

“没有。”

李志杰想了下,又说:“你没考好?哎,都考完了就不要想这么多。”

林钦点头,她不太想说话,因为还没有彻底缓过来。

小镇上也有中学,但是成绩最好的那批都去了县城一中,那边师资力量好。

就算是家里条件再拮据,孩子要读书,大部分还是舍得花钱的。

很多家庭以孩子在一中读书为荣,毕竟只有成绩拔尖才能考进去。

林钦不认识路,跟在对方后面走。

两个人到车站的时候,这趟车的坐票已经卖完了,只能站着回去,票价一块五。

山路崎岖颠簸,很多地方还坑坑洼洼,车身晃得厉害。

林钦不习惯,她有些晕车,脸色苍白。

四十岁的陆静然都能让人一眼印象深刻,不要说今年十七岁,还在最好年华的少女。

她皮肤白得像是光从里面透出来,在周围姑娘普遍是小麦色的皮肤里,特别地出挑。

不说话的时候,有几分孤寂清冷。

骨像美很占便宜,要按镇上的妇女们的话来说,那就是“长得太洋气了”。

漂亮的人总是占便宜的,见到她难受,旁边就有个小伙子主动站起来让座。

林钦坐下来后,和人说了声“谢谢”。

那小伙子盯着她的脸愣了好几秒,才小声地说了“没事”,耳根却红了。

窗外是峰峦叠嶂的大山,林钦坐下后终于感觉翻江倒海的胃好受了些。

这个年代条件就这样,也没什么可挑剔的,她现在既然变成了陆静然,还是要尽快去适应。

林钦之前把陆静然当成上课要用的商业犯罪分析的案例,对她的经历了解的七七八八。

这个女人绝顶聪明,家庭出身普通,一直到她落案后经手的资本收购内情才被尽数还原。

靠着贿赂开道,巧用对外拆借资金以及违规担保等手法,掏空上市公司,侵吞国有资产,迅速积累起惊人的财富。

东窗事发,陆静然被判处无期徒刑,没收个人全部财产,法院驳回了她的上诉,二审维持了原审判决。

这个案件,被很多擅长企业经济纠纷案的律师研究。

陆静然当年上庭的时候,恰好林钦的老师是对方的辩护律师。

她帮忙整理对方的口述资料,才了解了很多内|幕。

陆静然的人生很有传奇性,同时让人唏嘘。

她的前半生目睹了太多的荒唐和闹剧,这直接导致她怀疑亲情和善良。

少年时的经历犹如跗骨之疽,让她不相信别人的同时,对金钱的欲望无限地膨胀,不惜一切手段。

哪怕落案后,也毫无悔意。

有钱的人为所欲为,享受最好的资源,穷人举步维艰,为了生存苦苦挣扎。

她不想当穷人,她想爬得更高。

林钦本身也是孤儿,一番摸爬打滚才事业有成。

不过她显然比陆静然运气好,只是苦了读书的那段时间,后面日子就好过了。

更没有对方那些匪夷所思的遭遇。

她变成了陆静然,一夜之间年轻了这么多,光是这张脸就是多少女人梦寐以求的。

我有这么漂亮,哪怕是只活到四十岁也愿意——这句话是报道陆静然新闻里的热评。

很多女人表示赞同。

林钦不是十七岁的陆静然,作为一个硕士毕业,已经工作了七年的资深律师,她经历和见闻也算丰富。

看过对方的案卷,知道影响对方那几件大事的脉络,心里有个底,事到临头总能有办法解决。

她自然不想原模原样地经历陆静然那些事……也不想一朝变成阶下囚。

所以不会按照对方以前的路子走下去。

她也会尽力,不让和陆静然息息相关的人,变成新闻里几句带过一生的悲剧。

比如眼前这个愣小子,她就得想办法阻止对方去当兵,总有更好的出路。

她得好好地谋划,在一切还没有往坏的方面发展的时候。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都市之超级抽奖一封公告带来的影响

    暴雪爸爸在战网上发出了公告,爆出了一个国服的id,为之证明没有开外挂。这让国内的媒体瞬间就不淡定了,四处寻找这个id的出处。直播间里面也瞬间火爆了起来,人数到达了5万多人,要知道,现在看熊猫守望的人数只有6万人,基本上都到这边来了。弹幕上全是礼品和水友的发的弹幕“主播是暴雪的亲儿子”。现在刚刚进去的

  • 兵王狂少在线阅读第九章

    “你来了。刚好完成作品呢…”女人转过身,推了推眼镜,有点凌乱的发丝垂落在脸颊旁。在有点阴暗的屋子里,陈列着各型的武器,每一个都有嗜血的光泽。那是由喰种的不是器官改造的…“……麻烦你了。”绪里奈穿着披风帽兜遮住了狐狸面具,把手里的皮箱放在地上。对方把一只手放进了染血的白衣口袋,另一只手将“作品”抛给了

  • 特种兵之终极兵王之只争该得到的东西(7)

    “她是什么?她也配。”周敏墨立刻打断了苏季风的话,她处心积虑才让儿子继承公司,女儿即将嫁进苏家,这还没有木已成舟,她的女儿竟然来了。没有谁可以撼动她的位置,她的儿女在苏家的位置。一旁的苏华染依然挂着礼貌的笑,并没有因为周敏墨的话而感觉到生气,既然她来了,就做好了所有的打算。苏华染笑着说道:“我配不配

  • 新阿拉德战记在线阅读第8章

    叶辰是被急促的来电铃声吵醒的!如果不是手机里传来的声音温柔动人,他差点都要骂人了!得知了对方的身份之后,叶辰立刻从床上坐了起来。“凌校长呀!正好有件事情想跟你汇报呢。”电话那头的凌芝愣了下,刚才傅老指点她一番之后,她立马从学校资料库里调出来叶辰的电话。现在电话刚接通,她还没有来及多说什么,叶辰竟然有

  • 红花录第九章

    思考着要不要抽时间查一下沢田纲吉家的水表,我揍人的动作顿了顿,然后化为了无比忧郁的心情:“.......草壁,剩下的交给你们了。”“是,委员长!”一个人帅气地转身离去,我刚准备朝着45°的天空露出一个忧郁的侧脸,就被一个快的看不清形状的东西扑倒在地,低头一看妈的被人袭胸了难怪胸口有点小难受人也有点小

  • 夙瑶的反派生涯之序章

    如果人生可以重来,还会犯下相同不可饶恕的错误吗?会的,只要有机会,一定会的。有时候,我感觉自己是一个异能者。但现在,我这烂异能能发挥什么作用,少年不住的奔跑着,背上背着一个昏迷的女孩,嘭嘭!几声枪响,几束流弹从少年身旁飞过,在四周的墙壁上炸裂,突然,少年停下了脚步,“完了。”死胡同,追赶的人也停了下

  • [防弹BTS]Just Dance第9章在线阅读

    王涉进门的时候,就发现气氛不对劲,顾南城在浴室刷牙,盛夏抱着腿坐在窗边,背影看起来有几分落寞。“五小姐,这是怎么了?”王涉趴在门边问顾南城。顾南城还没回答,他就脑洞大开有了答案,“不会是昨天晚上她想搞你,被你骂了吧?”五年前盛夏带人上门霸王硬上弓的印象实在太深刻了,别人不知道,当时住顾南城隔壁,还是

  • 全世界都知道我有系统在线阅读第5节

    万梅山庄。正值早春,这里的梅花开得正盛。虽然有些早开的似乎已经凋零,但仍有许多还在盛放。走在山坡上,鼻间满满的都是梅香。今天阳光很好。——刚刚方怜玉见花满楼时已是夕阳西下,送走陆小凤和司空摘星时天色已经彻底暗下来。如今穿了一下,忽然又到了白天。【又白天了啊】弹幕里也在感慨。四下无人,估计还要爬一会山

  • 我们毕业了!之苏醒(2)

    加码圣城,皇宫深处,灵宫灵柩之中,突然,一个昏睡的少年睁开了双眼,那是一双深沉如墨,幽兰若海,明亮似星的眸子。从少年面貌看上去,竟然只有十三四岁,很难想象,一个如此年幼的少年,眼中会有一种超乎他岁月的沧桑,甚至,那双眼中,浮现一道猩红的血色,紧接着,从其身上发出无边无际的杀机,本来就因为孤寂而显得冷

  • 我不是小和尚江陵

    这时方蕾窜了出来,皱着眉头道:“那时,亡灵遮天蔽日地冲了过来,各族都处于生死存亡之际。”方蕾停顿了很久,然后突然半仰着头,将手放在胸口,面带微笑无比地崇敬地道:“是英雄,便会在乱世救万民于水火。各个种族地精英们联合在一起,开了十天十夜的会议。最终在东道主精灵的撮合下,大家于万古森林的会议室里达成了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