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现代言情 > 正文

去你的虐恋情深[快穿]在线阅读第三节

2021/7/23 0:54:29 作者:林三酒 来源:晋江文学城
去你的虐恋情深[快穿]
去你的虐恋情深[快穿]
作者:林三酒来源:晋江文学城
本文BL向,无cp,男主独自美丽***是手机不好玩了,还是猫狗不好撸了?为什么非要谈恋爱,还是伤身、伤心、伤钱的那种?当秦玉棠穿成了虐恋情深故事的主角之一。另一个主角:谈恋爱吗?夺你家产那种/打断你腿那种/给你带绿帽子那种/浪子回头那种……秦玉棠高贵冷艳脸:我真是个善良的好人,分手、离婚、报警、免费送你去重新做人了解一下!

金光和尚“咦”了一声,显得十分惊讶,他这一手点化金光的法术是从六字真言中衍化而来的小神通,威力不小。虽然出手时已经压下九成九的力量,只余一分道行,但在他看来,即使如此也足以要了这头畜生的命。

没想到的是,许闲却只被山石撞晕了脑袋,本身丝毫没有受到这法术的影响。

“是佛性!这畜生居然天生佛性!”金光和尚惊讶说了一句话,忽然把手一招,金灿灿的袖子卷起一道风气,十几丈外正晕乎乎,眼冒金星的许闲便“嗖”的一声飞了回来。

“这秃驴不是好人!”平白遭了一记,许闲心中大为不愤,人在空中犹自腹诽不已,忽然感到脑袋一紧,下颌柔软处被一根坚硬的手指顶住,动弹不得。

念头中响起金光和尚的声音:“畜生!我乃金光揭谛,在此间做一件大事,门下正缺一杂役门童,我观你与我佛有缘,便收下你罢!”

“金光揭谛……怎么听着这么耳熟?”

许闲被抵住下颌,话也说不出,相当憋屈。听得和尚报了家门,只觉得“揭谛”二字十分熟悉,似是在哪里听过。

胡乱猜想着,忽然灵光一闪,想起西游记中的一节,如来佛祖手掌一翻压下五行山后,降了六字真言的帖子,又派一尊土地神祗加五方揭谛在五行山监押这猴头。

和尚自称金光揭谛,莫不是五方揭谛之一?“我了个去!”想透了和尚身份,许闲心中大苦:“我才不要给这种三流货色做看门童子!!”

许闲小时候可是没少看86版的西游记,后来也曾捧着吴老先生的书本啃过一段时间,和大多数人一样,他心里也把这仙佛妖怪的世界划分了层次,标准自然是战斗的实力。

若是把孙猴子,哪吒,二郎神等等人物划为一流,金光揭谛勉强可算作是三流货。

可要是把西方如来佛祖算入一流行列,金光胖和尚就是不入流的货色了,撑死算作跑龙套的人物。

而且在许闲看来,金光揭谛咋咋呼呼点出一道金光,却只把他刷飞出去,半分伤害也无,想必本事了了,未必有大能耐,给这人做童子杂役,便要一辈子不能出头。

想到这里,许闲满心不愿意,想干脆拒绝这贼秃,可一来没这胆量,怕丢了性命,二来下颌被抵住,话也不能说,“不同意”三个字便生生憋在喉咙,吞吐不得。

金光揭谛说完这话,也不去管许闲的意愿,只把他当了自家的私产,他并不知这水蛇被一个人类魂魄占据,只当普通畜生来看,手指一点又运起佛门的道行把意念传透给许闲:“我瞧你身形已有七八年光景,寿命终了也就在这三五年,今日被和尚撞见,算是你的运道,且授你一道妙品莲华咒,为你开了灵智,至于能否挨过这三五年,就看你造化了。”

这一番话语,着实把许闲唬了一个激灵,由于穿越时间尚短,他还未细想到寿命这一层。佛门僧侣不打诳语,虽然这金光贼秃强抢的手段不似有道高僧,却也犯不着坑骗他。如此一来,三五年后,许闲便要一命呜呼,结束穿越之旅了。

琢磨着金光揭谛的话,许闲正在心中哀叹,忽然眼前光芒一敛,金光揭谛收了一身做派,把浮云散去,金莲收起,轻飘飘地落在一块光滑大石上。一只手在许闲头上摸索,似是在摩顶受戒,一道金灿灿的光气自金光揭谛的手心落下,按压下来。

金光没入天灵,许闲念头之中凭空生出一朵白生生的莲花,悬在中空,白光熠熠,散出无穷庄严,把他刷的抖了数抖,心神震荡,一颗本心似要交托给这莲花护持。

“修佛诚可贵,自由价更高!没了自我,还修行个屁?!佛门果然和那些网络小说中写的一样!卧槽!”许闲并不知妙品莲华咒的门道,但他也是常年混迹网络的高手,各种小说、帖子浏览无数,也常常琢磨修真之事,闲的蛋疼时,总结了一些毫无用处的心得,其中不失本心,便是最最重要的一条。

如今白莲甫一生成,就要控住他心神,大有取而代之的趋势,若是把本心交托出去,还不知后果会怎样。稍一琢磨,许闲觉出妙品莲华咒大为不妥,一颗心顿时警惕起来,不知不觉生出抗拒之意,竟然堪堪抵住了白莲的收摄。

与此同时,一道六字真言符箓自心中生出,金华浮现,“唵嘛呢叭咪吽”六道明咒在脑中轰然炸响,化为一条涓涓细流,绵绵不断,涌入蛇头,轻描淡写的托住了半空里的白色莲花,那股收摄本心的力道也被悄无声息的掩去,再也察觉不到。

六字大明咒乃是佛门咒术的根本,有造化万千的神通,虽然是因为一句“善了个哉的”戏言,引得佛祖如来降下的金帖产生共鸣,分了一丝皮毛,却等同于在许闲的体内播下佛性的种子。一方面,使得金光揭谛瞧他有一分佛性,二话不说收了做童子杂役;另一方面,却抵住了妙品莲华咒,使得许闲暂时护住心神,没有失了性格,却是一个意外的收获。

金光揭谛自以为得手,喝一声道:“畜生!还不开口说话!”

金光揭谛动用佛门道行为许闲启蒙开灵智,强硬手段与妖怪间常用的启蒙术效果相仿,都是用了取巧方法走了捷径,使普通生灵轻易有小孩儿一般的智商。虽然也能够说话做事,却智力低下,同时伤害了潜力。

就如同西游之中孙猴子几招把戏就能把那些化形不全的小妖哄的团团转,这就是那些下界为祸的大妖给小妖强开灵智造成的智力低下。

金光揭谛显然不知这水蛇是先有了智慧,只欠开口的生灵,喝了一声之后,不见许闲反应,就把手上佛光刷了又刷,喃喃道:“好久不用,法术也变得生疏起来……”

许闲早已觉出喉咙有异,猜想能够说话。但他有些气恼,又存了低调的心思,不想搭理金光揭谛,但启蒙法术最是伤神,连续几道金光刷下,他也有些抗不住了,只得哀声道:“和尚老爷收手,小的已经开了口,经不住这佛光洗礼啦!”

金光揭谛呵呵一笑,心满意足的扬起袖子,把许闲稀里糊涂一塞,也不管他呲牙咧嘴的难过相,又运起佛法灌给他一个念头:“我于这山中有件大事要做,不知会耗去多少光阴。既然你做了我门下杂役,这事就替我去办,也好叫我瞧瞧你的慧根……”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人之万恶之四年前的回忆(3)

    003章:四年前的回忆灯红酒绿的花花世界,陈初柒拉着苏萌萌喝酒,不知道喝了多少,却始终是人醉心不醉。记忆就这样回到了五年前。那年初入大学的他们还显得很青涩。那时陈初柒眼里的安雪儿清纯无比,总有一种让人想保护的冲动。两个人真正的相遇,也正是从那个时候开始的。陈初柒因为自身身体的原因,开学后的半个月才到

  • 盖世第一神帝第5章在线阅读

    “你说什么?”我先看林泽渊,然后又看墓室里头那些金银宝珠器,宝器光芒,遮都遮不住的晃眼睛,然后微微眯眸才又看他,“你让我去拿东西?”确认是拿,而不是偷、盗!?林泽渊没说话,低眸斜睨着我,点头。我一下睁圆眼睛,竟然说不出话,因为我想骂娘啊!他娘的,他敢不敢再说一遍?想着,眼里肯定有杀气,但我他娘的又怂

  • 名人们的神奇生活在线阅读第六章

    苏离觉得他可以让人给他准备葬礼了,他离死不远了~~~默默地为自己默哀了3秒后,苏离轻轻地关上房门,偶然间觉得他需要一个倾诉对象~~~拿起手机交代以风拿到冰箱后把菜都放进去,做完这一切,苏离觉得真心挺可怜的,无家可归的人类吖~~~想了想还是决定去白天那里,虽然可能会被笑的很惨~~~当然,现在不是可能了

  • 弑神之姐妹淘

    良木缘的装修风格是欧式的,以暖色系为主,天花板和地板也都是由实木镶嵌而成,空间宽敞明亮,占地面积300多平米。它的步局是东西呈弧形状,远远望过去,好似一只蜷缩着沉睡的猫。东边是前门,西边是后门,后门是员工的专用通道,走出后门便是员工休息区。自从罗坡走后,艾林就再也没有到此休息过。“现在客人不多,你去

  • 超级兽王在线阅读第8节

    布莱克绝对没有眼瞎,刚刚一个大活人就在他眼前消失。他们急急忙忙的跑回宿舍引起了叶纳拉的注意。她从所在的一楼跑去了三楼,礼貌的敲了敲门。“谁?”雷伊警觉的声音传来。女孩平静了一会,说到:“叶纳拉。”“谁是叶纳拉?”“和你们对话到那个女孩。”叶纳拉在之前并未说明自己的名字,所以战神联盟只认得她的人而不认

  • 创想纪元之幻梦一世第4章在线阅读

    他喝过深夜的烈酒,吃过清晨的凉粥,他牵过陌生人的左手,吻过路人甲的唇,他看过柏林街头的雪,吹过湄南河畔的风。可他不管走得多远,都始终忘不了一个人。因为啊,认真爱过的人最心疼——一个在他心里整整驻足了十五年之久的人儿。你不要告诉我,这是因为他生来好脾气,不会严声将那女孩儿驱逐于心房之外?你更不要告诉我

  • 末世之我有神器在线阅读星城·侧影·花雨阁

    黄昏,星城火车站。尹倾溪戴着耳机,拉着身后的行李箱随着熙熙攘攘的人群涌出站台。抬起鸭舌帽的帽檐,关闭耳机里欢快的英文歌,开始在地图上寻找预定的旅店。星城的面貌确实与她之前住的那座欧风城市有所差异。那座城市的欧风建筑华丽精致,高大的钟楼矗立在中心广场正中央,楼身雕刻的花纹别有一番风味,钟面上的罗马数字

  • [头文字D同人]去掉头就可以吃了零点酒吧

    苏小暖开车行驶在公路上,叶羽寒看了眼她前进的方向,他问:“你要去哪?”“带你去医院啊,你受了这么重的伤,还中枪了,得赶紧去医院。”苏小暖虽然跟叶羽寒说话,但是她的视线始终望着正前方,不敢有一丝分神。开车可不是闹着玩的,稍有差池,不说她和叶羽寒会受伤,光凭这车的维修费就够她受的了。她虽然没开过名贵车,

  • 泪之恋在线阅读第6节

    身体靠得很近,近到能感受到男人的身子传来微微的僵意。似是预料不到他故意用对着陌生人的称呼来‘挑衅’,身为妻子的许子卿却不慌不乱,还更近一步挽住他,用身体和言语一起进攻来做回应。余光中瞟了一眼君九骁,他一派光风霁月的脸上露出裂缝,继而身体放松下来,眼睛里是若有若无的笑意。许子卿在心里先是大笑了好几声,

  • 刀剑乱舞吾名月魄之00.总之是死了(1)

    在远远看见那个人的一瞬间,百里白泽条件反射般地扬起手,又在片刻后讪讪地放了下来。“我真蠢啊,”她别别扭扭地在空中转了个圈,扭头看向身边的白衣男人,笑容充满了自嘲的意味,“都这个时候了,竟然还担心自己的头发有没有整理好,还担心自己的样子够不够好看。”稀稀落落的雨水从百里身上穿过,打湿了墓碑,也打湿了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