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现代言情 > 正文

【中娱】你似星河璀璨第三章在线阅读

2021/7/22 9:36:39 作者:来晚舟 来源:晋江文学城
【中娱】你似星河璀璨
【中娱】你似星河璀璨
作者:来晚舟来源:晋江文学城
我这一生遇到过很多人,他们如同指间的烟火,忽明忽暗,最后只沦为一抹灰烬。而你不同,你如北斗,闪耀在我的整个人生。*渣文笔*文章属于平行时空*每一篇会提及其他篇的男女主◆白敬亭×邱宝意(进行中)◆刘昊然×林初芋◆魏大勋×何皎皎◆吴磊×夏淼淼◆王俊凯×顾湘君◆易烊千玺×唐漾

洛轩昨晚做了一个梦!

是一个无法描述的梦!

梦中,他好像与一个极其漂亮的白衣女子产生了一些超友谊的关系!

他发誓,他从来没有见过那么漂亮的女子。

与之相比起来,那些明星、网红只能说是平凡!

但是,奇怪的是,他并不记得这个女子的面孔了。

他只知道这个女子实在是太漂亮了!

因此,在梦中他就没能停下来,耗费了好几个小时!

这个梦真是无比真实,就好像是真的发生过的一样。

更加奇怪的是,他早上醒来的时候,感觉自己身体...

就好像是太过操劳,失去了太多的蛋白质一样!

“这是怎么回事?

难道昨晚的一切都不是梦?”洛轩心中疑惑道。

他低头看向床上,愕然发现床上竟然布满了黑色的污渍!

一股股臭味从上面传来。

也许一晚闻习惯了,刚才洛轩并没有发觉这股臭味。

接着,他猛然发觉自己的手有些不对。

他低头一看,惊讶地发现自己的手上也全是黑色的污渍,油腻油腻的,让人很难受。

再看自己的身上,全都是这种黑色污渍。

一股股臭味隐隐地散发开来。

洛轩惊叫一声,连忙冲进洗手间,打开淋浴蓬头,也不管水是热的还是冷的,将水调到最大,冲刷起自己全身的那些污渍来。

过了片刻,他身上的污渍全被洗涮干净。

洛轩对着镜子,看着自己白皙的皮肤以及变得极其俊秀的面容,呆呆地说道:“这还是我吗?”

他离开洗手间,来到自己的床前,看着那乌黑的床单,闻着那恶心的臭味,心中有些恍惚!

没洗澡前他闻习惯了那股味道,还没觉得有多臭!

现在,洗过澡之后,他才真正发现那股恶臭真的能熏死人!

不过,他现在的心思完全不在这上面了。

他心中布满了疑惑、兴奋、惶恐以及好奇!

“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难道我得了什么病?

可是昨晚的那个梦那么真实,好像一切都是真的一样!

难道说,隔壁大妈趁着我睡着了偷偷过来......

这个破门可拦不住她啊!”

一想到隔壁大妈那身材,洛轩不由得打了个冷颤!

“靠!要真是那样,让我死去吧!”

他心中惨嚎一声。

当然,这只是他开个玩笑罢了!

这是调节自己心境的一种手段,可以稍微打消一些自己心中的惶恐与紧张,让心情更为放松一些,以便于做出更加正确的判断。

他百思不得其解,究竟是发生了什么!

昨晚那个极为香艳奇怪的梦,以及自己醒来后身上的变化!

全身排除大量污渍,皮肤变得比初生的婴儿还要好。

就连相貌,也变得比以往俊秀了不知道几百倍!

如果,现在的洛轩走出去被隔壁大妈看到的话,洛轩担心自己恐怕会被那位恐怖的大妈给...强了!

以洛轩的这身板,绝不会是那位大妈的对手!

“这好像是传说中的脱胎换骨!

只是我昨晚也没有吃什么奇怪的东西啊!怎么会发生这种变化?

窗户和门都检查了,没有什么异状,到底是怎么回事?”他心中疑惑地想道。

就在这时,突然,他的脑海中响起了一个奇异的声音。

那是一种无法形容的美妙声音,让人的灵魂仿佛沉浸在温水中的那种感觉!

“诸天万界最强系统正在绑定中!”

突然,洛轩的脑海中传出了这样一个声音。

“我...!谁在说话?别和我开玩笑!”

洛轩一下子跳了起来惊讶道。

“这不是在逗我玩吧?”

他心中惊疑不定地想道。

“绑定完毕,检验宿主身份!”

他的脑海中再次传来这个声音。

这次洛轩听得很清楚,这是一个极为美妙的女子声音。

不过这声音听起来给人一种冷若冰霜的感觉,仿佛说话的人心中蕴含着很大的怒火!

“这么好听的声音!电子合成的吧!这技术真是绝了!”他心中忍不住想道。

“宿主:洛轩!

年龄:二十四

性别:男

职业:宅男!

实力:比鸡还弱!”

洛轩的脑海中陆续传来这么几个声音。

“难道真是系统?外星高科技?”

听到这些话的洛轩心中有些惊疑不定!

系统这东西,作为一个宅男他当然不陌生,那可是改变命运、走上辉煌人生的无敌金手指!

无论是谁、无论以前有多废,只要得到系统,都会一步登天,都会宇宙无敌!

听听刚才所说的,诸天万界最强系统!

多么厉害的一个名字,听起来就觉得高大上!

“这...这...我一个废宅,上无老下无小,中无兄弟姐妹,也没有女朋友,也和别人无冤无仇,应该不会有人和我开这种高科技玩笑吧?”洛轩心中想道。

就在这时,脑海中那个声音又响起了!

“检验到当前世界不适合宿主猥琐发育的性格,开始穿梭世界!”

“喂!什么鬼?什么叫猥琐发育的性格?”洛轩闻言叫道。

虽然他这样说,但是他心中简直是要兴奋死了!

他可以确定,这真的是系统。

因为不会有人来和他开这种高科技玩笑的,他也不知道那种科技可以做到这一步。

他太过兴奋,以至于根本没有听到系统的后一句话。

“嗡嗡!”

洛轩的脑海中无声地嗡鸣起来,一阵阵无形的波纹向四周荡漾开来。

空间泛起一丝丝涟漪。

紧接着,在洛轩目瞪口呆的神情中,他的面前突兀地出现了一个黑洞。

然后,他眼前一黑,再次睁眼时,周围都变了!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西游孽龙传在线阅读第二节

    伊泽瑞尔和那个银色短发的妹子急匆匆地就赶到了楼上,推开伊泽瑞尔办公室的大门只看见——一位有着一头长到肩际、苍苍白发的老人端端正正地坐在伊泽瑞尔办公室的沙发上,他那双微微闭上的双眼似乎道出一丝**。他貌似察觉到了伊泽瑞尔和那个银色短发妹子的到来,便慢慢睁开了眼睛,站起身来向伊泽瑞尔表达敬意。伊泽瑞尔也

  • 诸翰剑尊在线阅读第七节

    火云武院内门远在外院百里外,内院相比外院完全就是两个世界,外院就是一个完全放养的地方,只有其中的优者才能进入内院,而内院才是整个火云武院的核心。内门坐落在山峦之中,三面皆是群山古林,只有正面一条大道可以通向外面。在测试长老的带领下,这一届在外门测试中通过的数十位弟子进入了内门。内门里分为两院,一个是

  • 三国之武神传说兰博基尼毒药(新书求收藏、求鲜花)

    “系统这漂浮术【真】是什么意思”“这【真】的意思就是宿主你不需要使用任何道具就能让人漂浮起来”“卧槽,这漂浮术这吊嘛,系统那我是不是现在能飞了”“友情提示:宿主的漂浮术最高能升上10米”“好吧,就算这样也很牛逼了”叶凡兴奋的说道。“叮,发布任务,宿主三天内人气必须达到五万”“完成任务奖励万界人物技能

  • 神座术士之牧府特产奇葩

    她的二伯母,带着自己的女儿牧紫瑶,也是牧轻挽的堂姐,据说已经来了有一会了。“轻挽,你回来啦,二伯母来看看你的伤好了没。”都一个多月过去了,在她昏迷不醒的时候不来,现在就来了?“二伯母有什么事吗?这段时间在宫里为太后诊治也挺累的了,要是没什么重要的事的话,我就先休息了。”“大事!”从欣将满脸羞涩的牧紫

  • 大秦:剑神盖聂在线阅读第9章

    地狱周结束之后,牧晓天便被唐大老师带到了小队成员面前,并站在了他们面前说道:“从今天开始,由我教你们一切知识,一起外出,起做任务,班内很少有班级课,基本上课外任务,所以也就是小队老师带队,也就是我,听明白了嘛!”“明白。”在唐大老师说完之后,小队成员便集体回答到,在此之后,唐大继续说道:“现在分配职

  • 那个死而复生的琴爹[剑三]第五章在线阅读

    至正十一年(1351),上天给元朝的最后一根稻草终于压了下来,元朝的末日到了。我们的谜底也揭开了。现在看来,脱脱坚决要求治黄河的愿望是好的,然而他不懂得那些反对的人的苦心,元朝那些腐败到极点的官吏也是他所不了解的。现在他终于要尝到苦果了。当元朝命令沿岸十七万劳工修河堤时,各级的官吏也异常兴奋。首先,

  • 火影之神级抽奖第四章在线阅读

    “小辰?他竟然醒过来了。”陈正泰本来见江辰有些面熟,现在听陈思思这么一叫,才恍然大悟。他的这个正泰武馆处于湛海市里最黄金的位置,不知道有多少人眼热着,要是当初没有江辰的妹妹江雪照拂过,这个武馆早就关门大吉了。所以,他也跟陈思思一样担心江辰,甚至自己跳了上去,要把江辰拉下来再说。“陈叔叔放心,他赢不了

  • 梦幻西游:神级百宝箱在线阅读第九章

    客厅里。怀匪在发怒的边缘看着相隔他两米远的一男一女。起先景欢只是没话找话地向林亦泰求教熬夜究竟对身体有多大害处,后来说着说着两人就谈到了人体穴位,林亦泰还上手给景欢找了找手上哪些穴道可以减缓视觉疲劳。怀匪“啧”了一声,他觉得他有必要过去把那两人掰开。起身前扫了下前面摄像头,辛牧尧不在,怀匪对自己接下

  • [洛基]吾王萌萌哒之存稿15万,请尽情砸(5)

    作者有15万存稿,请各位大大放心追读,放心观阅。新书期间,2000花加一更,1000评价加一更,30月票加一更,1000打赏加一更,10催更加一更,50评论加一更!请放心投喂,作者存稿多多,更新有保障!

  • [综武侠]墨道长的拂尘之入夜(9)

    连心受了惊吓一般抽回手,背对着黎明:“我再去找些柴火!”然后大步走开。黎明看着连心好像心虚地走开,连心怎么同手同脚?不过还挺可爱的。堆在地上的树枝被黎明一点点搬回刚才清理出来的营地,黎明将一根稍短的树枝竖直插入地上,再从其他树枝上剥下树皮,取里面嫩绿的纤维,撕成长条,用作细绳,将一根树枝和刚才的树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