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玄幻小说 > 正文

生存异世在线阅读第1章

2021/7/22 8:42:11 作者:亦山亦海 来源:17K小说网
生存异世
生存异世
作者:亦山亦海来源:17K小说网
神弃之地,怪物肆起,万人逐鹿,群雄争霸。朋友?敌人?皆在一念之间。

初秋傍晚,夕阳西下。

苏伊爬上阁楼,坐在窗台上看日落。

贝壳和铃铛串成的风铃挂在头顶,海风吹来,发出清脆的响声。

这里是个寻常的海边小渔村,公路沿着长长的海岸线蔓延至远方。眼下,正有一辆黑色轿车从远处驶来,转下公路,驶上蜿蜒的堤坝,最终停在小楼门前。

苏伊远远就看见了这辆车。

现在是十一黄金周,许多游客自驾到海边玩,路上车辆川流不息。但今天时间已经不早,大部分车正要踏上回程,这辆车逆流而来,便格外显眼。

车内,萧彦坐在后座,两条长腿曲着,漫不经心地看着窗外,少年的侧脸带着冷淡与疏离。

他的父亲不久前再婚,这趟特地来继母家乡,是为了接她的亲人。

车子停在一座小院外,院里有栋小楼,墙面是活泼的蓝色,门窗与木篱笆是白的,虽然赏心悦目,但在这一带并不特别,为了吸引游客,附近的房子都被漆成各种鲜艳的颜色。

萧彦目光散漫地扫了一眼,却一下看到阁楼上的女孩。

她看着与他同龄,或许要小一两岁,皮肤很白,白得不像在海边长大的人,头发随意扎在脑后,身穿浅色的短袖短裤,光着脚,光洁的小腿自然下垂。

她手里团着个绒毛团,只有拳头大小,浑身雪白,毛发细软,看着像只刚出生的小兔子。

这应该就是他继母的女儿了。萧彦无所谓地挑了下眉。

与此同时,那个毛团正雀跃地和苏伊说话,嘴巴虽然没张开,声音却清晰传到她脑海里,“剧情人物出现了!伊伊,他们是来接你的,我们要离开这里去大都市啦!”

苏伊看了眼楼下的人,又望向海天一线处,半个夕阳已经沉下海平面,整片天空的云朵都染上瑰丽的色彩,海水闪耀着金光,她的回应夹杂在海浪拍击声中,“来得挺快。”

毛团顿了顿,带着点小心道:“伊伊,你是不是不想离开?”

苏伊给它顺了顺毛,“不是不想离开,只是这里的风景还没看够。”

她的来处,可没有如此宁静又壮阔的海,没有蓝得望不到边的天空,没有满院怒放的蔷薇,甚至连称得上灿烂的阳光也没有。

那里有的,只是终年不散的迷雾,永无止境的杀戮,以及,野心勃勃的子民。

作为从底层爬至最顶端的人,没有人比苏伊更清楚这些,那是无尽的黑暗,与曙光绝缘。

即便她无法与之分割,但就算是最不知疲惫的战士,也有需要片刻宁静的时候,所以她来到这里。

按照毛团的说法,在这儿,她需要扮演所谓的炮灰。

但就连炮灰这两字,在她看来也是有趣的,是有意思的消遣。

听了她的话,毛团不安地挪动圆滚滚的身子,“可是……”

“我知道,”苏伊将它从头到尾撸了一把,“我们要敬业,对吧?”

况且,别处如果有不一样的景色,她挺乐意去欣赏欣赏。

她分明和颜悦色,毛团却又把身体缩了缩,怯怯道:“其实不想离开也没关系……”

“说什么呢。”苏伊点点它的鼻头,“第一次见面时你说的话我可都记得,怎么说来着?嗯……‘不管主角配角还是炮灰,只分工不同,无关贵贱,就算是个路人,也应该有崇高的觉悟,在路人的岗位上发光发热,而我即是路人,又是炮灰,责任更加重大。’我应该没记错?”

毛团将自己团得更小,恨不得把头埋到屁股下面。

它张嘴忽悠的时候,可没想到来的是个惹不起的大魔头。

还管什么剧情,命都在对方手上捏着了,就算大魔头要当主角也依她,只求留它一条小命!

可它万万没想到,魔头竟是个敬业的魔头,简直是它带过的主人里最佛系、最没追求的。

她既不邪魅狂狷,也不天凉王破,竟真的只想安安分分当个炮灰,没有丝毫不甘心!

以往哪一任宿主不得连哄带骗、大枣加大棒才肯配合?就这还都心不甘情不愿的。

按理说大魔王这么上道,它该高兴才对,可心里偏偏更加无法踏实,就怕大魔王现在愿意做炮灰,只是因为心情好,要是哪天不高兴了,分分钟让所有人团灭,到时候它的小命还能在吗?

因为这个,毛团是觉也不能好好睡,饭也没法好好吃,连见到剧情人物的兴奋都减淡不少。

不错,现在他们正处在一本书构筑的小世界中,书本内容主要讲述女主通过不懈努力,从一个明星的小助手逆袭为影后,并且在此过程中收获众多爱慕,最终牵手影帝,一个爱□□业双丰收的故事。

刚刚出现的萧彦是重要男配,他是女主所在娱乐公司的老总,曾在她遭受职场欺凌时顺手帮过一把,后来女主选择演戏,多少也是为了能够离他更近。

可以说,萧彦是女主心头白月光。

而苏伊这个角色,是萧彦的继妹,只不过从头到尾就没在正片里出现过。

剧情开始的时候,主要角色们都已经二十多岁,苏伊的生命却结束在十七岁夏天,因不堪校园霸凌,投水自尽。

一向冷冷淡淡的萧彦,之所以会在女主遭遇职场欺凌时出手相助,正是因为想起了继妹的死。

也就是说,苏伊这个角色的存在,只是为了给萧彦和女主相识制造契机,是个很纯正的路人加炮灰。

毛团回顾完剧情,忍不住老气横秋地叹了口气。

大魔王现在觉得挺好玩,乐意当炮灰,可等后面校园霸凌那些情节出现,她还会觉得好玩吗?会不会当场上演吃小孩?!

它可没忘记,之前渔村里也有调皮男孩,拿她没爸没妈的事取笑她,大魔王当时演得可好了,捂着脸嘤嘤嘤跑回家。

可一转头,那几个小孩,要么无缘无故在石滩上摔得鼻青脸肿,要么赶海时陷入滩涂里半天拔不出来,吓得哭爹喊娘,尿都出来了,而大魔王还坐在天窗上忧郁地看日落呢,再没有比她更无辜的了!

这么一个看着风轻云淡,实际上心眼比针尖小的大魔王,让她忍受校园霸凌?毛团觉得,还不如抱着她的大腿,求她别霸凌他人更现实点。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17K小说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清宫宜妃传在线阅读第四章

    救护车很低调地从燕大后门驶进来,为了不造成影响,校长只得避开校园的目光。实验室内,所有人都不允许出去,待那名受伤的人被医护人员抬走后,狄俊克教授命令大家开始对整个实验室进行消毒工作,并着手开始调试仪器测量大家是否有受到热河病毒的感染。整个实验室的气氛十分压抑,一名女生终于忍不住哭出声来,叶璇见状忙上

  • 东极人皇在线阅读第一节

    …………………………漆黑。潮shi。位于庞大无比的无尽森林中心,除去了清脆茂密的参天大树之外,还有一处荒凉的空地,仿佛绿色轻纱上面的一个污点,被圣洁所遗弃。这片空地之上,搭建着一间间草屋。生活在这里的,是整个大陆都臭名昭著的种族——黑暗精灵。精灵,象征着美好,但是黑暗精灵不同,他们从黑暗中获取力量,

  • 黑化长公主之誓言(1)

    “我来自于人民。”“是一名光荣的消防卫士。”“为了社会的和谐稳定。”“为了人民的幸福安宁。”“我将牢记亲人的嘱托。”“忠诚履行职责使命。”“在人民群众身遇险境。”“在祖国需要的危急关头。”“我将义无返顾。”“赴汤蹈火。”“决然前行。”“哪怕献出自己的热血和生命。”......蔚蓝的天空下,国旗迎风飘

  • 难消帝王恩在线阅读第八节

    就在这全场寂静的时刻,一个穿着天蓝色波西米亚长裙的女孩子,笑嘻嘻的从众人背后越出。她蹦蹦跳跳地来到夏炎面前,小脸上满是跃跃欲试的神情。“喂,你很强嘛,来,我们打一架!”夏炎见她一张清秀明艳的脸蛋红扑扑的,大眼睛里闪着狡黠的光彩,一副吃定了他的样子,颇觉有趣,笑道:“打架不行,切磋倒还可以,但你得给我

  • 穿梭者之歌在线阅读越前

    #入目是刺眼的光。一时间又模糊了越前龙雅的样子。强光过后观月第一次仔细观察这个少年,比他大几岁的男孩已经初有了些要抽条长高的迹象,脸上也失去了多余的婴儿肥,挂着身旁的熊孩子永远也不会露出来的笑容。爽朗的,阳光的笑容。和谁都不一样。身高大概比他高了将近一个头,体格看起来要比他好一些,左撇子,但左右手使

  • 清粥加糖(古穿今)第四章在线阅读

    “任总,您先大概介绍一下贵公司这次的融资计划吧!”双方落座后,凌峰先说道。“好的,凌总。我们公司在2009年完成了9000万元人民币的A轮融资,是领军创投投资的。当时经过多轮次的协商洽谈,最终领军创投是按照7亿元人民币的估值投的,我们释放了12.86%的股权。这次我们计划融资3亿元人民币,准备再释放

  • 快穿之新娘逆袭第四章

    陈阙试探地睁开双眼,却见男鬼抓着一个张牙舞爪的鬼女孩,囫囵吞进肚里。陈阙目瞪口呆地望着他,忍住胃里的翻滚,咽了咽口水道:“你这个吃法……就不会消化不良?”男鬼没理他,闭上眼静坐一会,须臾睁开眼,从上到下打量他一眼,嘲讽道:“看样子你今天过得不错。”不错你大爷!陈阙在心里反驳。男鬼飘了过来,危险地眯起

  • 重生之纯悫皇贵妃〖更新说明!!!!〗

    存稿很多,足够支持到上架了!每天四更保底更新!鲜花越多,更的越多!评价票越多,更的越多!新人作者,请求支持!完成一个梦想!

  • 原书土著穿回之后在线阅读江湖内气

    丐帮虽然是一个帮派,但却是江湖上最低级存在的帮派,且多为江湖中人所不以为然。大都觉得这丐帮,不过所谓的一帮乞丐,集结在一起的大本营罢了。事实还真就如此,丐帮没有所谓的帮规与制度。想来就来,想走就走,所以那些丐帮内的乞丐都并非算得上是正规的帮派中人。唯独帮主与那九位堂主,才算得上正规的帮派中人。因为他

  • 海贼之最强晓组织在线阅读第7章

    如果把被捆住的小姐姐身上的绸带换成麻绳,千叶敢排着熊发誓,这剧情我绝逼熟,剩下来的怎么演我都能给你做示范,但现在,情况明显有些不对。“对不起,打扰了。”千叶脚底抹油就想开溜,现在对上堕姬没意思,杀又杀不死,打到一半说不定这b还找外援,让妓夫太郎出来……那特么锤两个人和锤一个人完全不一样的好吧,很累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