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古代小说 > 正文

麾下十三帝第8章在线阅读

2021/7/22 8:03:02 作者:黄家小三爷 来源:纵横中文网
麾下十三帝
麾下十三帝
作者:黄家小三爷来源:纵横中文网
起于初,终于今!

“奈特!”

阿夜停下脚步,回过头,看向声音传来的地方。

“阿夜?”春日疑惑的看向夜,也转身看向刚才出声的地方。

“奈特!是你吗?我是伊晴。”那个原本站在两位队长身后的短发女生,绕过他们,向前走了几步,试探着问。

后面的网球正选们也都停止交流,看向前方。

看清少女的样子后,夜惊讶的向她走了几步,“伊晴?怎么是你?”

短发少女走到深谷夜的面前,兴奋地拉住她的手,笑道:“怎么就不能是我?就为了给你一个惊喜,从三个月前知道要来日本后,都没敢和你聊天,生怕被你看出端倪。到了之后,还没来得及和你联络,结果就在这碰到你了,真是太好了!”

深谷夜也难得的露出微笑,任由伊晴抓着自己的手又说又跳。

两个人站在这里热络的用中文寒暄,气氛融洽。

那边看呆了的春日忍不住了,走上前,打断两人的谈话,“阿夜,她是谁啊?你们在说什么?”

怎料,短发女生一个侧身挡在深谷夜的面前,打量了一下春日,表情严肃的用日语说,“你就是那个纠缠奈特长达半年之久的春日阳子?身为奈特的第一亲密好友的我,可是还没有承认你是奈特的朋友哦!”

这回听懂了她说的话,那些看热闹的立海大正选在严肃了一整天后,终于破功:丸井和切原是毫不客气的大笑出声,桑原一脸要笑不笑的样子,仁王邪笑着“噗哩”一声靠在柳生身上,柳生状似淡定的推了推眼镜,柳在笔记本上写着什么,幸村的笑容又艳丽了几分,就连真田都压低帽子,一脸的不忍直视的样子,看得中国交流生目瞪口呆。

而同样听懂了的春日,先是怔愣了一会儿,刚反应过来就听到丸井和切原的笑声,额头瞬间浮现几个黑色的十字路口,整个人都不好了。

当然这也不能怪他们,谁让这场景特别像,正妻打压小三的场面。

虽然听不懂那几句话,但看这场面,也知道自家妹妹大概又说了什么不太好的话,无奈的揉揉额角,走上前去调解。

“小晴,不介绍一下吗?”那位中方队长说道。

完全不想理会那两个家伙的深谷夜,转过身,直接用中文自我介绍,“你好,我是深谷夜,奈特是我的网名,我是晴儿在网上认识的朋友。”说完,微鞠了个躬。

“你好,我是伊鸣,那丫头的哥哥,我很久以前就听她说到过你,她的日语水平这么高,想必也是多亏了你,我妹妹应该给你添了不少麻烦吧?”伊鸣笑得有些无奈,但眼里的宠溺毫不掩饰。

“哪里,晴儿活泼开朗,也给我带来不少快乐,并不麻烦。”深谷夜微笑。

伊晴一脸骄傲的看向自家哥哥,“看吧看吧,我怎么可能添麻烦呢!”接着又对深谷夜说,“你看,我没说错吧,我哥哥很帅吧,有没有一点心动的感觉?”

第二句话是用日语说的,带着些炫耀的意味,看样子是想撮合自家哥哥和好友。

深谷夜有模有样的又打量了伊鸣两眼,伊鸣也回笑一下。

“是很帅,清俊阳光,不过,你认为我是会只看一个人的相貌,就会一见钟情的吗?”深谷夜面无表情的看着伊晴,“伊晴,把你那点小心思都给我收好,不然,小心我招待不周!”淡定的威胁完她,伸手在她额头弹了一下。

伊晴只是揉揉额头、吐吐舌头,嘻嘻笑了两声。

深谷夜接着又安抚了一下春日,向她正式介绍了一下伊家兄妹后,决定和春日先离开。

这边不想和深谷夜分开的伊晴,插话道,“你们去哪,我也要去!”

“你要去,我们还不带你呢!”春日抓着深谷夜的一只胳膊,“阿夜,我们走!”

“诶诶,奈特都没说话呢,你插什么话呀?”伊晴抓住深谷夜的另一只胳膊,大声呛回去。

“我说的就是阿夜的意思,要不然,你问阿夜!”春日转头看向深谷夜。

深谷夜先是面无表情的将自己的胳膊从两人手里解救出来,接着站到她们对面,来回扫了她们两眼,开口道:“从现在开始,如果你们不能和平共处的话,我会两个人都不再理会。听清楚没?”

“听清楚了。”

“知道了。”两人对视一眼,带些不甘心的妥协道。

“你们两个都是我重要的朋友,虽然认识的时间长短不同,但在我心里的地位是相同的,所以我希望你们也能成为朋友,即使不是那种非常亲密的好友,但至少也要友善相处。你们也知道,我一向讨厌麻烦,所以希望你们不要总是让我夹在中间,感到厌烦。明白吗?”

“嗯,对不起,阿夜,不会再这样了!”春日拉着深谷夜的胳膊,撒娇道。

“我也很不好意思啦!”伊晴红着脸别扭道,同时主动伸出手,“为了不让奈特为难,我们来握手言和吧!”

春日虽然还有些不甘心,但还是和她握手。

看到两个人不再吵架,深谷夜补充道,“伊晴,在这里,你也叫我阿夜就好。”看到她点点头,接着说,“你今天先回去休息吧,毕竟刚来日本第一天,还坐了那么久的飞机,一定很疲劳。反正还有机会,下次再一起逛街,到时候把我妹妹小月也叫上,咱们四个一起去。”

“好吧,那明天再见了,阿夜。”伊晴无奈的摆摆手。

阿夜也摆摆手,然后冲伊鸣点了下头,和春日一起离开了。

而那边的正选们一直都没参与,毕竟也没他们什么事。

“噗哩,搭档,深谷桑还真是不得了啊!”仁王用只有附近几个人才能听到的音量,感慨道。

“确实,不简单。”绅士表示赞同。

这几个人精,基本都发现了,刚才深谷夜用的是典型的“打个巴掌给个枣”,轻松就化解了春日和伊晴之间那点小矛盾。

“我还一直以为,她是不擅沟通,所以才表现的那么冷漠,不过,现在看来似乎并不是这个原因呐!”仁王轻笑着。

“走吧,该回家了!”幸村率先向校门走去。

除了幸村自己,没有人知道,刚才伊晴向深谷夜推荐自家哥哥是,笑容有一瞬间僵硬,虽然很快就恢复正常了。

接下来几天,伊晴只要没有翻译的工作,基本都和深谷夜、春日在一起,一起吃饭,一起玩,接触几天后,关系倒也融洽;在学校里,交流时,经常日语里夹杂着几句中文,刚开始还有人好奇的看她们,但时间长了,也都见怪不怪了。

“阿夜,下周开始要进行为期十天的网球部合宿了,要求每个学校带一名翻译和一名有工作经验的志愿者,你作为翻译跟我们一起吧,本来我也要作为经理随行,伊晴作为中方的翻译随行,与其找一些不熟悉的人或花痴,不如你和我们一起。”春日积极地邀请。

“对呀对呀,这样你也可以和我哥哥多熟悉一下,万一以后擦出火花了呢?”伊晴加入邀请的行列。

“我会考虑的。”深谷夜既没答应,也没拒绝。

“那好吧,一定要在周日之前给我答复,毕竟合宿从下周二开始,周一就要敲定所有随行人员。”春日提醒她。

“周日前一定给你答复。”深谷夜承诺。

周六,深谷家

“阿夜,我下周要参加一个网球部的合宿,作为翻译随行,合宿的十天都不回来了。”月在吃饭时,小声的提到这件事。

“你也去?”深谷夜停筷,看向月。

“嗯,本来不想去的,不过,榊老师推荐的,我不好推脱,谁让他是咱们父亲的好友,在音乐社对我也挺关照的,所以就答应了。”深谷夜在她去东京前,提到过一点榊太郎的事。

深谷夜重新动筷子,“行,我知道了。”

“就,就这样!”深谷月惊讶的说。

“什么?”深谷夜反问。

“没,没什么。”深谷月不再说话,默默低头吃饭。

本来还以为又要被教训一顿了,毕竟又和麻烦扯上关系了,而且这次麻烦也很大,我还在想要怎么解释呢,结果这么轻易就过关了。

深谷月在心里默默比了个剪刀手。

而她脸上,窃喜地表情完全落入了深谷夜的眼中,她没想到的是,如果深谷夜也去参加合宿,根本不用问,亲眼看看,所有的疑问就会都得到解答。

“哦,对了,还有一件事,突然想起来了,前几天啊,在学校里碰见一个高三的学长,和我一样是蓝色头发,不过眼睛是绿色的,他一看到我,就一脸惊讶,然后欲言又止的样子,不过,最后只是温和的对我笑了一下。当时和我一起的同学还问我是不是认识他,据说是比我们高一级的年级长,上一任学生会长,叫水森……”

“水森直木。”

“对,就是水森直木,”深谷月点点头,忽然惊讶的抬头,“阿夜,你认识他啊?”

“他是我们的表哥。”

“表哥?那不就是舅舅的儿子。”

“嗯,有什么问题吗?”

“你都没说过,我还以为母亲那边没有亲戚呢!”

“不是不说,是不着急说,外祖父祖母、舅舅舅妈、表哥表姐都还在,有机会我会带你去见他们的,这些年一直有联系,是真正的家人。”

“这样啊,那下次再见到,我会打招呼的。”

“那样很好。”

吃完饭,回到房间,深谷夜坐在书桌前,看了眼桌上的日历。

日历上用红色标记的日期正好是合宿的第八天。

深谷夜翻开手机,【合宿我也参加。不过我不和你们一起坐校车,直接从家出发,行吗?From:夜】

【规定上只要求所有运动员必须统一坐校车到达训练基地,翻译和志愿者倒是没有要求,只要不迟到就行,那个位置有点偏,最好还是一起坐校车。From:阳子】

【那我就不和你们一起坐校车了,我中间有一天有其他事,可能会请假离开,所以必须自备交通工具,否则会不太方便。From:夜】

【我知道了,另外,最好带几件便服,如果可以把浴衣也带上,合宿第五天正好是夏日祭的最后一天,晚上有烟火大会,如果能请假,大家一起去;不用带校服,学校提供统一的运动服,到那再换上就行。From:阳子】

【好,晚安。不用回了。From:夜】

夜收好手机,就去收拾衣服,看到角落处父母早早订做好的两套,成年后的浴衣,思索片刻,把那套蓝色的浴衣放进箱子里,而另一件黑底红纹浴衣,还是放在柜子里,不曾被人穿过。

母亲去世后,她就再也不穿浴衣了,就像她再也不过生日一样。

另一边,春日也看着手机上的日历,一脸忧愁。

又快到那个日子了,那个曾让很多人哀伤遗憾的日子,深谷夜大概永远也放不下吧。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纵横中文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魂穿网游之奇运幻域墨瑾尘捏紧她下巴

    私下里,顾圆圆对沈婧妍可谓是百般刁难,谁让她一个乡下来的野丫头,突然有一天闯入南宫泽的视线,从此让他茶饭不思呢。而且顾圆圆从来就不曾给过沈婧妍面子,只要自己不爽,任何时候任何场合都能闹得天翻地覆让沈婧妍下不来台。像现在这样,紧紧拥着沈婧妍,声情并茂的哭泣与道歉。除了墨瑾尘,所有人都傻了眼。沈婧妍被抱

  • 机灵萌宝:给爹地征个婚姬君爻桒

    长生殿后殿两个女子正在喝茶,一白衣,一红衣。白如冬日初雪,眉眼里透出来的清冷高雅,红如曼珠沙华,骨子里流出来的魅惑肆意。“怎么样?瑶华培育出的新茶种”白衣女子开口问道闻言,红衣女子放下手中茶盏,一脸嫌弃地答道:“比起倾酒的莫停差远了”“一茶一酒,怎可相提并论?”“怎不可?”红衣女子挑眉“不过都是水而

  • 末日重生记我说了算

    王道站在门口看了一眼就走开了。不意外的话,这个男人这辈子跟他都不会有什么关系。前脚刚踏进他妈的病房,赵阿姨就迎面走了出来,“大王啊,你终于来了,我快急死了!”名字或者姓氏前面加个大字,这是赵阿姨家那边昵称的习俗,说是这样听起来亲切一些,但每次王道听见她这么叫自己都觉得自己像是个美猴山来的中老年美猴王

  • 我是鬼谱在线阅读高跟鞋里的杀招

    苏爷爷“慰问”肖铭的间歇没忘记关照自己的孙女:“哎呀,那个鹌鹑蛋怎么能只吃一个呢,它在你肚子里会孤单的,你再吃一个,一对就有伴了嘛,这个……”“老头,”苏安如的筷子狠狠地刺进四喜丸子里,她脸九六上带着微笑:“再多说一句话,我保证你半个月都见不到孙女。”姓苏的老头鼓着嘴刚想反驳,苏安如拎起包就要走,吓

  • 万界冥神系统剑圣

    他想活下去。穆曦微倚着废墟中半片断壁,哪怕是呼吸间胸口轻微的起伏,也会引动他胸间折断横碎的肋骨扎进血肉,疼得他恨不得将血沫与脏器残渣一并咳出。落得这般境地,不能怪穆曦微无能。任是谁被十来个同阶筑基修士,和数位高他整整一阶的金丹修士追杀至今,也不能比穆曦微做得更好。近处有脚步声响起。果不其然,转眼间有

  • 化鲸吸血桃木符

    “可是,现在已经晚上了,外面有着许多未知的危险。这是去村长家里偷桃木符啊,被发现了的话,九爷的名誉就彻底毁了。”“你看现在还有多少人相信九爷,村里的人都在到处找九爷,他们完全信了朱力那小子的鬼话了。”“晚上我去偷桃木符吧。”栾川说,“我去偷桃木符吧,我不是这个村子里面的人,即使被发现了,村长应该不会

  • 魔道祖师同人之契灵在线阅读第6章

    二年四班在走廊尽头靠近厕所的位置。门口站着一位女老师,穿着一身运动服,像个体育老师。张扬走过去,女老师笑着摸摸他的毛寸:“张扬是吧?小伙子真精神。我是你的班主任,姓魏,叫魏雨萱。”张扬低下头,喊了声:“魏老师好。”魏雨萱哈哈一笑。啪的朝他后背上一拍:“男孩子,弓着背低着头像什么样子?抬头挺胸!走,我

  • 我靠亲嘴降服死对头在线阅读第4节

    那一丝清凉席卷全身后,叶屠苏的感觉明显舒服多了,那剧烈的痛楚明显因为那股突然窜起来的清凉感觉减轻不少,但叶屠苏丝毫不觉得开心,因为灵魂淬炼还没有结束,他的手指已经能够摁进木桶一些,如果灵魂淬炼完成,叶屠苏应该能够感觉到自己像是重新有了肉体一般。如此一来,那突然出现的清凉到底是好是坏还真的着实难说,除

  • 打鬼:我能点化万物在线阅读第1章

    宁谧的夜晚,弦月如勾,皎洁的银光洒满了辽阔无垠的大海,一艘豪华气派的巨轮磅礴而立。某高级贵宾房里,咔嚓一道声响中华丽气派的房门由外朝里推开,昏暗的灯影映出一抹高大挺拔、器宇轩昂的人影来,纵然灯光幽暗,仍能看出男子面容冷峻深邃,俊美非凡,优雅尊贵的黑色西服把他烘托出一股清冷疏离的感觉,在这灯光昏暗的黑

  • 和死神的约会(综恐)第十章在线阅读

    Kevin难过的转过头,他知道一旦Tom知道这些事情,就会产生怀疑,要是可以的话,他希望Tom永远都不会知道这件事。“事情不只是DamonSalvatore说的那样,这件事情很复杂,我不想让你牵扯到这件事情当中。”“不像他说的那样,那么你认识我不是早有预谋的吗?Daniel的出生不是你促成的吗?你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