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惊悚小说 > 正文

我的梨花酿小妖精第8章在线阅读

2021/7/22 8:24:38 作者:晏予殊 来源:晋江文学城
我的梨花酿小妖精
我的梨花酿小妖精
作者:晏予殊来源:晋江文学城
七篇番外已全部更新结束,全文完。嗜酒俊美神仙偷喝天庭密酒被赶下凡间思过,遇到了刚修炼成人的梨花酿小妖精,心思活络骗到怀里成日闻着她身上迷人的酒香,爱不释手。三年前——凌焉:“小东西,你真香,你是什么妖精?”白梨:“……酒精?”三年后——白梨:“听说你戒酒了?”凌焉:“戒了,果酒米酒甜酒花酒都戒了,唯独戒不了的是,一口梨花酿。”【阅读指南】:1、俊美嗜酒腹黑官二代神仙VS初到人世梨花酿小妖精2、1V1,HE,小甜文3、全文架的很空,设定请勿考据4、尽量保持日更,有事请假——————————————

此时鬼厉之声在高亢处噶然而止,但阴冷之风更是大盛,见天上一片黑潮翻滚而来,铺天蔽日,清凉山大明圣殿外再无佛门金光法气,黑潮越来越近,也越来越低,在黑潮之中隐隐的显出了两个人影,两个人往下看了看随即又缩回头去,不见踪影。过了一会,在黑潮之中现出了一张巨大的人脸,人脸的模样由模糊逐渐清晰起来,虽然双目紧闭,但面目狰狞。这时这张巨大的人脸发出巨大低沉的声音,嗡嗡作响,张口说话道:“天上天下,为我独尊。”说着,双目圆睁,看了看霜雪明一干人,又看了看清风子一干人,口中嗡嗡道:“点苍掌门到了,黑暗圣堂的小辈到了,看来本座是来的早了。”说完,那张人脸闭了双眼。逐渐的脸的模样也模糊起来。又化为一片黑潮,停在天边。

秦梦看了这情景差点吓死,萧香楚虽然比秦梦好点,但毕竟也是一直在点苍山上,哪里见过如此鬼厉神通之人,也早说不出话来。这时倒是听得清风醉仙口中说道:“好生厉害,丰都鬼城天兆长老来了,刚才便是天兆的冥听之术,魔家法术十分霸道,洞察之时也还显出那张臭鬼脸。”说着顿了顿又道:“怕是黑潮之中天煞长老和丰都鬼城掌门血魂老祖也便到来了。”

天边丰都鬼城所驾驭的黑潮里突然出来十二个人,都是黑白无常打扮,分立在一片黑潮的左右,左边的六人一身黑色衣衫,手拿阴魂帆,右边的六人一人白衣,手拿哭丧棒。脚下都是踩了股股黑烟。而黑潮之中的天兆、天煞以及血魂老祖的身影,却还是不见。

霜雪明和周冰,张林看到此情景,心说这排场也够大的,虽是魔道,但也修炼法术,引气走穴的法门也自是不同,这一片黑潮中散发出来的阵阵魔家气势,早已让三人难受不已,而那一边清风子和萧香楚,秦梦要不是有清风子祖传的八卦星宿紫仙衣护体,散出三丈余远的仙气护住两人,两人早被这鬼潮吸了元神一命呜呼了。

就在几处人均暗自心惊之时,突然传来一阵清新的仙乐,香风阵阵,瑞光骤起从天而照下,五色祥云远处冉冉而来。见云中有几个骑着仙鹤,凤鸾之人,彩光柔柔,慢慢的按下云头,落下几人,一身道袍,仙风鹤骨好不潇洒,为首的两个人一个骑着金色的仙鹤,一个骑着银色的仙鹤,都是长冉捶胸,骑金鹤的人穿一身白色金边道服,纹有西昆仑苍鹤模样。骑着银鹤之人一身灰白色道袍,纹有南极诸星模样,手持拂尘,虽是落下了云头,但身后灵光通天,一看便是道法高深莫之人。

清风子看到如此场景,忙上前拱手道:“点苍掌门清风子见过昆仑仙山师伯金鹤真人,银鹤长老。”点苍山人才凋落,但仙山洞府还能继续不受他人所窥,一是靠上代掌门架月真人的二十八星宿大阵,其二便是和昆仑山金银双鹤,玄都山四大金仙颇有交情,是结拜兄弟。所以见金银双鹤都到了,忙上前问好。

金鹤一脸正派,不苟言笑,见不成气候的清风子来了,只是点了一下头。而银鹤确实老顽童一般,说道:“清风贤侄来的够早啊,你连点苍山都看不好,却还来凑这个热闹,哈哈哈。”

清风子虽是掌门,但在银鹤面前一点架子也没有,两人深交已久,听他如此说,笑道:“我近日练成了多门秘术,正准备扬名一番也说不定,呵呵,银鹤师伯你可瞧好吧。”

银鹤笑着说道:“清风贤侄啊,你还是吹牛不减当年,你那些法宝秘术还是别丢了自己看好就足以了。”

这时金鹤开口说道:“今日有事在身,不可胡乱说话。”于是架着仙鹤,飘飘然然的落在西边一片开阔之处,闭目不语,银鹤长老还有身后几个弟子也忙跟了过去。

清凉山大明神殿外,陆陆续续的又来了一些门派,一时之间人越来越多,但人越多几分,这圣殿外的空地也就越大几分,佛门神圣之地,由天戒大佛心念而生,大可大小可小,当真玄妙。新上来的门派看到天上那股黑潮,黑潮外立着的那十二个无常都啧啧不止,心里暗想这是何方妖怪,又看到昆仑山金银双鹤,身上彩光连连,都翘着大拇指说昆仑山当真道门高深。

突然山上传来一片血腥气息,甚是浓厚,原本晴朗的天空泛起一片黑红血色之光。黑血之光冲击倒哪里,哪里的人便马上掐诀念咒,抵御这强大的魔道妖气。早有一些俗家散门的修道之人不够法力不够高深,已经气息不匀,有魂魄离体的感觉。

原本停留在天上的那片丰都鬼城的黑潮之中忙散出12道魔牌,罩住在黑潮之外的十二无常。清风醉仙和萧香楚,秦梦等人在点苍八卦星宿紫仙衣的庇护之下勉强抵抗,昆仑山金鹤真人看到一些散仙别门在这股血气之下难以活命,暗念了口诀,手往四面一划,闪耀出点点绚丽光华,光华所到之处,黑血之光散灭,霜雪明等人也早已支持不住,正准备催动刑天斧抵御之时,一朵黑色莲花电光一般飞来。载了三人,升往空中。

大家只顾主意一片黑血之光的所在,没发现在后边天空中出现了一座华丽的宫殿,虽然华丽,珠光宝气,但也是阴森无比,巨大的宫门和高墙上都刻着许多过怪妖魔的样子,有的拿着人的心脏,有的被砍掉了头颅,还有的被开膛破肚。只见宫殿正中有一个巨大的暗紫色匾额,上面赫然写着四个大字:黑暗圣堂。

霜雪明,周冰,张林三人一看兴奋不已,原来是主人到了,对着这宏伟阴森的宫殿拜了拜说道:“无上天玄黑暗黑莲法王在上,佛魔仙道,天上天下,法王独尊。”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综英美]女主她什么都能吃在线阅读第9章

    天天捉鱼摸虾的日子,也总会厌倦。杂货铺的生意也只够维持温饱。如果再娶了媳妇,有了娃,开销大了,可怎么办呢。对了,有了媳妇,媳妇干活的话,也有了一份收入,如果媳妇收入比自己多的话,那这个家庭不就运转起来了吗,可见,前提是娶个媳妇。可男人的自尊不允许自己这样,虽然自己是讲求实际的人,也就是,婚后受点委屈

  • 万劫圣尊在线阅读第五章

    刘琦此时却不在太守府里,刘备是在一处城墙上找到他的,一见之下不禁吃了一惊,昨天还意气风发的江夏太守,现在却明显眉头紧锁,愁云密布。“贤侄。”见刘琦一直在埋头与两个武将商量什么,刘备只好先出声招呼,“你找我有事?”刘琦这才从公务中回过神来,赶紧朝刘备施礼:“叔父,劳动您亲自前来,刘琦惭愧,但现在事情紧

  • 双调锦缠绊第八章在线阅读

    “这些破事不用你操心!”人老精,鬼老灵。老太公发现妙妙不对劲的地方后,拄着拐棍坐在石凳上怜惜地看着粉嘟嘟的小姑娘。却没敢伸手去摸她粉嫩的皮肤:“你负责照顾好宝贝闺女,修房子的事我让那帮兔崽子去干。现在村里做了整体规划,不能随便乱起宅基地,得统一安排……”充满童年记忆的老院子,苏锐不舍得废弃。护林员老

  • 深处有什么第九章

    “你们,这是怎么了?”从守备府回来的姬流月,半路上遇到了跑的气喘吁吁的杨戬和杨婵,杨戬怀里还抱着一只吐着舌头直喘气的土狗。“流、流月姐、姐,后,后面…”杨婵气都没匀,指着身后断断续续的说,姬流月往后一看,一群同样气喘吁吁的人从巷子里面跑了出来。为首的是个胖男人,弯着腰,手扶在膝盖上,指着杨戬说道:“

  • 离婚那事在线阅读美丽的误会【2】

    ……金泰哼深深的看了他一眼,什么也没说,转身就走。“哎你别走啊!”朴智玟赶紧追上他,“你先说是不是啊?”金泰哼被他拽住,用尽力气翻了一个大大的泰式白眼。“你哪只眼睛看出她对你有意思的?”“我两只眼睛啊,”朴智玟仰着头,似乎又想到什么,不好意思的低下头笑了笑。“佑妍她……她吃饭的时候不是一直对我笑吗?

  • 沈郎无罪第二章

    荣家。荣均跌跌撞撞地跑回家,身上的破衣服,早在殴打中被撕毁,破碎得连身子都遮不全。他羞赧,愤怒,哭泣,各种情绪夹杂。最后却无奈。用力地捏紧拳头,他把那些打他的人,在现场的所有人的面孔,都牢牢记在脑海里。永远不会忘记。雨还在下,没有小。荣均身上湿透了,全贴在他身上,破碎的衣服本就遮不住身子,这儿等于半

  • 甜药之第九章

    “大夫这开着空调怎么不凉快啊”陶瑜听见这个声音猛地把视线转向门口的董东冬,不著痕迹的轻笑了一下,平淡的说道“病人的化验单”厉扬撑不住身子,抱着肚子蜷缩着,埋怨道“怎么这么慢!”“电梯等了两趟都是人我爬上来的!”董东冬拿着化验单扇了一路的风,化验单被弄得皱皱巴巴的,还带着汗渍,陶瑜一脸嫌弃的接过化验单

  • 魔源圣法在线阅读第七章

    话分两头。警察张懂他们一队车,打着车灯,顺着河流,沿着山崖边路,左边是河流是悬崖,后边是山崖,雨后泥泞,坑洼水荡,时刻小心上面落石塌方,慢慢前行,一路还算顺利。“啌啌隆隆”一声巨响。突然,山上滚落一起土石下来,后两辆车行的慢,刹车急,才好躲避。大雨浇透,崖边落石头是时有的事。张懂下车查看,土方不大,

  • 每天都想杠死对方在线阅读第1节

    料峭的春寒,透过半掩着的窗牖溜进来,却怎么也吹不散一屋的沉闷。空气中弥散某种陌生香气,又暗含着一种令人心绪不灵的凝滞。林陌紧了紧单薄的衣衫,杏眼含笑地瞧着面前的妇人。“这一屋子姑娘,我看也就你最有福气。”六婆一双倒三角眼精光四射,瞧得人无处遁形,“一会儿进去,你只管拿眼睛瞧着那大官人,保证迷得他神魂

  • 千年之谊第六章

    明明是事关自己的事情,岳棠鸥竟然成了最摸不着头脑的那一个人。不,他不接受!于是这天拍戏的间隙,剧组的朋友们就见岳棠鸥光明正大地躲到一边捧着手机不放。这恋爱的酸臭味啊……大家一脸理解地望向一脸激动的岳棠鸥。而不远处捧着手机的岳棠鸥确实挺激动的,激动得都气急败坏了。他都看到了什么!不就是半年前,他在汉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