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惊悚小说 > 正文

幻灵之龙神之灵在线阅读第5章

2021/7/22 3:33:31 作者:虹叟 来源:晋江文学城
幻灵之龙神之灵
幻灵之龙神之灵
作者:虹叟来源:晋江文学城
凌峰入云天穹近,陌上少年归途远。洛世俗尘历千劫,傲纵天骄确非凡。

折花的指腹有薄薄的茧。

身为修者,即使有茧,也不会在指腹的位置,只有一种解释——

这个人应该是经常做杂活的。

“疼吗?”

花不语身上被那蓑衣人所割的剑伤已经好得彻底,连疤都没留下,而胸前却狰狞地爬着一道粉色的疤,无时无刻不提醒着花不语,他被季沧笙杀过的事实。

他还真是跟季沧笙不对盘,上辈子就杀了一辈子,最后被季沧笙拖下了地狱,这辈子刚见面,就又被这疯子杀了!

“还好师尊医术高超,不然就是华佗在世也救不回来你的!”折花一点一点将拆下的绷带收好,突然转头问花不语,“师尊要收你做徒弟,你怎么一点也不开心?”

开心?

开玩笑吧?

被那种魔头收作徒弟,花不语同情都还来不及呢,就被一并拖下水了!

他开心?

他的心好像前不久还真被开过!

“哦,对,你是凡界来的,又这么小就乞讨为生,没听过师尊的名号很正常。”

折花似乎一个人做下人的活太久了,没什么说话的人,便一人唠叨起来。

“我们的师尊哦——”

他提起季沧笙的时候,竟然不自觉地带上了笑意。

这个人是傻的吧。

花不语想。

这种待遇,随便放在哪个门派都能算是虐待了,他怎么能笑出来的?

“我们师尊,是整个上修界最强,地位最高的人!”

“所以,以后你成为关门弟子了,就绝对不会有人再敢欺负你了。”

“会有暖和的衣服穿,修成正果前,每天都会有好吃的东西,管饱的!”

“曾经的那些苦难,你以后再不会经历了。”

不,你错了。

花不语很想纠正他。

只要季沧笙还在世一天,这天下的苦难,就不会结束。

可是现在的自己太过弱小了,他必须变得强大,在季沧笙彻底摊牌之前,杀了他!

“我……很高兴。”花不语露出一个由衷的微笑。

上一世没有做到的事情,就从这一世来改变吧。

师尊……

娘亲……

踏花一定不会让你们失望的。

第二日,辰时。

花不语卯时就被折花叫起来洗洗漱漱,虽然他的内里已经是个几十岁的人了,身体却还是个孩童,经不得这么早起床的折腾。

等他收拾好一切,又迷迷糊糊半梦半醒地给折花将昨天教的背了一遍,最后才被答应先在拜师礼的会场后台小睡一会儿。

约摸还有一炷香就开始典礼的时候,折花终于过来喊他了。

花不语没睡着,反而用这点时间清醒神智,他卧在那里想了很多事情,折花一喊他,就坐起来乖乖跟着出去了。

天元仙尊的拜师台很大,四面环山,毕竟是仙界至上的存在,没有人敢不给天元仙尊面子,凡是仙界有头有脸的人,都出现在了这里。

花不语波澜不惊,跟在折花后面细细打量看见不少修者都面带惫色,估计是连夜被召集回来的,相反,天元门二十二位上仙,以及四大仙门的二十八位上仙,虽然气色不错,脸色却不怎么好。

看见这么多熟悉的脸,花不语都要感慨了,今日拜师礼之后,上修界就再也没有这么整齐的时候了。

“我跟你说的都记住了吧?”折花小声询问。

“嗯。”花不语点头。

“那就上去吧,时辰到了。”

折花说完,忽然听见一阵脚步声,身后簌簌钻出几位少年,排成了一列,折花便走入了其中。

花不语顺着台阶走上拜师台,拜师台的正中坐着的,便是季沧笙。

天元仙尊的拜师礼同普通的不一样,特殊的礼服是漆黑如墨的,象征着天元仙尊之位应包容万物,而入门的徒弟则是一身雪白,象征着纯洁之心。

两人一黑一白对立而视,恍然间,宛若隔世。

上一世也是如此,无恶不作一袭黑衫的季沧笙,与品性高洁白衣胜雪的花不语,他们斗了一世,杀了一世,仇了一世。

而这一世,他们竟然成了师徒!

“咳嗯。”旁边传来一声轻咳,花不语知道自己走神了,却……不想跪。

他不想跪。

一日为师,终身为父,这一跪,岂不是认了仇人做父?

可是他不得不跪,因为现在的自己,还太弱小了,这拜师礼上任何一个人,即使是最没有天赋的折花,也能轻轻松松杀了自己。

花不语咬着牙,缓缓跪下,三拜,九叩,一步不落。

他听见一旁折花松了口气的声音。

“礼成——”

一旁的礼官还在叽叽喳喳地宣读,花不语一点也听不进去,他要忍,他不得不忍。

“请师尊赐名。”花不语毕恭毕敬到。

四下一片安静。

拜师,赐名,代表着这人从此有了一个新的身份,师尊与父同等,赐名结束之后,花不语便不再是原本的花不语了。就像折花,季沧笙给他赐名后,他便只称自己名折花了。

上一世的师尊是自己拜的,所以花不语并没有被赐名,只得用娘亲给自己取的字作为名号。那这一世呢?季沧笙会给自己取什么名字?

“你无名无姓……”

花不语愣住了,他甚至没忍住惊讶地抬起了头,便看见季沧笙垂眼看着自己,神色庄重。

“天下皆知,我独爱花,那就赐你姓花罢。”

不对,不是!

花不语清楚地记得,昨天晚上折花问过自己的名、字,并且还要了写法,为什么季沧笙会说自己无名无姓,是个漂泊无定居的孤儿?

季沧笙又背了一遍祖训,才道:“望你潜心修行,心系苍生,手足胼胝,谨言慎行,赐名——”

“不语。”

花不语。

“从前种种,譬如昨日死;从后种种,譬如今日生。此前的苦难皆烟消云散,今后春风得意,赐字——”

“踏花。”

花不语不禁在心中苦笑一声,他的名字,哪里来得这么美好。

他的母亲没有姓名,只知道夫家姓花,便随了夫姓,连名字也没有,自称花娘子。

母亲的没读过多少书,绝口不提父亲,从小便教育自己,即使日子艰苦,也要活得尊严,要吃得下苦,而不言苦。

至于踏花,就更扯了。

不知道的人以为是长安踏花马蹄香,其实呢,这只是一介女子对夫家的绝情而心里藏的小九九罢了。

踏花——踩死那个姓花的。

好一个谨言慎行之不语,春风得意之踏花,连花不语自己都要信了。

他这么费尽心机的给自己取名字,究竟是图什么?

“谢师父赐字,踏花定当不负所望,潜心好学……”

文绉绉的拜师礼完毕后,无数的人都带上了贺礼前来,聊表祝贺。

人人都道,自己遇到了个好师尊。

“师尊待你可真好,还给你取这么好听的名字。”

花不语听见一个,应该是自己师兄的人抱怨到:“我们的字可都是师尊在词牌名里捏纸条抽的。”

“是啊,踏花,春风得意,白马踏花。”另一个师兄道,“看看我,七娘子……我可是男人啊!”

“得了吧,我白鸽子说什么了吗?连人都不是了!”

“下次师尊收门外弟子的时候,一定记得把那张日批神给抓出去丢了!”

“噗嗤。”花不语实在没忍住,看来折花的名字应该是非常幸运的了。

听到他这一声笑,身遭几人也不插科打诨了,那个叫七娘子的少年用手拍了拍花不语的头,道:

“欢迎入门,小师弟。”

花不语这才发现,身遭几人皆是白衣束发,腰缠一根碧色窄腰封,挂着二指见方的白玉牌,玉牌上刻着三个字——

天元门。

这几位,应该就是自己的师兄了。

花不语被护在几人中间,周围盈着若有似无的结界,隔绝了那些所谓宾客的试探与打量。

他现在还太小了,谁要想试探自己,只是动动手指的事,这整个拜师礼浩浩荡荡数百人,人人都来偷偷试探一下,花不语此时的身子可受不住。

然而他现在还不能离开,须得一样样礼品收齐,才能退场。如果没有这几位师兄的庇护,他现在可能已经昏过去了。

“谢谢……师兄。”

花不语觉得鼻根有些酸,明明自己是季沧笙的关门弟子,而这几位师兄仅仅是内门弟子,却丝毫没有嫉妒,反倒过来帮忙。

这么好的人……

花不语不由想到将来的事情,便更下定了决心,要好好修炼,早日将那魔头送入地狱。

“踏花,怎么了?”折花见他状态不对,关心到,“要是不舒服就先回去吧,师尊那里……应该不会怪罪。”

“不用。”花不语摇摇头,很快收起表情,认真应酬,直到拜师礼全部结束,才被折花给带到了弟子房。

量身定做的衣物,属于自己的房间,专用练手的兵器。天元门不愧是大门派,出手也极为阔绰。

花不语刚打算宽衣休息,那叫白鸽子的师兄忽然火急火燎地冲了过来,还在门外就大叫到。

“踏花!踏花在哪个房间?”

花不语推开门,询问到:“师兄,怎么了?”

“你……”白鸽子一把过来将花不语抓起,夹到胳肢窝下,点地腾空。

夜色浓郁,脚下的树丛几里还有稀稀落落的虫儿鸣叫。

这位白天逗趣自己没个正行的师兄语气严肃道:

“踏花,你记住了,一会儿无论问道你什么,你都说忘了,不知道,听到了吗?”

未完待续.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都市之超级抽奖一封公告带来的影响

    暴雪爸爸在战网上发出了公告,爆出了一个国服的id,为之证明没有开外挂。这让国内的媒体瞬间就不淡定了,四处寻找这个id的出处。直播间里面也瞬间火爆了起来,人数到达了5万多人,要知道,现在看熊猫守望的人数只有6万人,基本上都到这边来了。弹幕上全是礼品和水友的发的弹幕“主播是暴雪的亲儿子”。现在刚刚进去的

  • 兵王狂少在线阅读第九章

    “你来了。刚好完成作品呢…”女人转过身,推了推眼镜,有点凌乱的发丝垂落在脸颊旁。在有点阴暗的屋子里,陈列着各型的武器,每一个都有嗜血的光泽。那是由喰种的不是器官改造的…“……麻烦你了。”绪里奈穿着披风帽兜遮住了狐狸面具,把手里的皮箱放在地上。对方把一只手放进了染血的白衣口袋,另一只手将“作品”抛给了

  • 特种兵之终极兵王之只争该得到的东西(7)

    “她是什么?她也配。”周敏墨立刻打断了苏季风的话,她处心积虑才让儿子继承公司,女儿即将嫁进苏家,这还没有木已成舟,她的女儿竟然来了。没有谁可以撼动她的位置,她的儿女在苏家的位置。一旁的苏华染依然挂着礼貌的笑,并没有因为周敏墨的话而感觉到生气,既然她来了,就做好了所有的打算。苏华染笑着说道:“我配不配

  • 新阿拉德战记在线阅读第8章

    叶辰是被急促的来电铃声吵醒的!如果不是手机里传来的声音温柔动人,他差点都要骂人了!得知了对方的身份之后,叶辰立刻从床上坐了起来。“凌校长呀!正好有件事情想跟你汇报呢。”电话那头的凌芝愣了下,刚才傅老指点她一番之后,她立马从学校资料库里调出来叶辰的电话。现在电话刚接通,她还没有来及多说什么,叶辰竟然有

  • 红花录第九章

    思考着要不要抽时间查一下沢田纲吉家的水表,我揍人的动作顿了顿,然后化为了无比忧郁的心情:“.......草壁,剩下的交给你们了。”“是,委员长!”一个人帅气地转身离去,我刚准备朝着45°的天空露出一个忧郁的侧脸,就被一个快的看不清形状的东西扑倒在地,低头一看妈的被人袭胸了难怪胸口有点小难受人也有点小

  • 夙瑶的反派生涯之序章

    如果人生可以重来,还会犯下相同不可饶恕的错误吗?会的,只要有机会,一定会的。有时候,我感觉自己是一个异能者。但现在,我这烂异能能发挥什么作用,少年不住的奔跑着,背上背着一个昏迷的女孩,嘭嘭!几声枪响,几束流弹从少年身旁飞过,在四周的墙壁上炸裂,突然,少年停下了脚步,“完了。”死胡同,追赶的人也停了下

  • [防弹BTS]Just Dance第9章在线阅读

    王涉进门的时候,就发现气氛不对劲,顾南城在浴室刷牙,盛夏抱着腿坐在窗边,背影看起来有几分落寞。“五小姐,这是怎么了?”王涉趴在门边问顾南城。顾南城还没回答,他就脑洞大开有了答案,“不会是昨天晚上她想搞你,被你骂了吧?”五年前盛夏带人上门霸王硬上弓的印象实在太深刻了,别人不知道,当时住顾南城隔壁,还是

  • 全世界都知道我有系统在线阅读第5节

    万梅山庄。正值早春,这里的梅花开得正盛。虽然有些早开的似乎已经凋零,但仍有许多还在盛放。走在山坡上,鼻间满满的都是梅香。今天阳光很好。——刚刚方怜玉见花满楼时已是夕阳西下,送走陆小凤和司空摘星时天色已经彻底暗下来。如今穿了一下,忽然又到了白天。【又白天了啊】弹幕里也在感慨。四下无人,估计还要爬一会山

  • 我们毕业了!之苏醒(2)

    加码圣城,皇宫深处,灵宫灵柩之中,突然,一个昏睡的少年睁开了双眼,那是一双深沉如墨,幽兰若海,明亮似星的眸子。从少年面貌看上去,竟然只有十三四岁,很难想象,一个如此年幼的少年,眼中会有一种超乎他岁月的沧桑,甚至,那双眼中,浮现一道猩红的血色,紧接着,从其身上发出无边无际的杀机,本来就因为孤寂而显得冷

  • 我不是小和尚江陵

    这时方蕾窜了出来,皱着眉头道:“那时,亡灵遮天蔽日地冲了过来,各族都处于生死存亡之际。”方蕾停顿了很久,然后突然半仰着头,将手放在胸口,面带微笑无比地崇敬地道:“是英雄,便会在乱世救万民于水火。各个种族地精英们联合在一起,开了十天十夜的会议。最终在东道主精灵的撮合下,大家于万古森林的会议室里达成了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