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古代小说 > 正文

红颜乱:蛇蝎妃子帝王心第九章

2021/7/22 4:41:02 作者:飘雪又年年 来源:3G小说网
红颜乱:蛇蝎妃子帝王心
红颜乱:蛇蝎妃子帝王心
作者:飘雪又年年来源:3G小说网
一入宫门深似海,好不容易出了宫门,才发现将门水更深。与人斗,与天斗,最终与他斗,母亡父弃,夫去儿殁,亲情、爱情、友情,从来一无所有,从来无所畏惧。抢夫婿、夺江山,乱世情仇,孰胜孰灭?她不择手段,蓦然回首,却撞上他温柔的眼眸。午夜梦回,他眉目含情,谆谆嘱咐:“世间有我,再不孤单。”一朝城破,他居高临下,决绝无限:“蛇蝎妇人,怎可为妻!”她低眸浅笑,恣肆欢愉:“除了我,你的妻子莫想活过三日。”郎骑竹马来,绕床弄青梅竹马不堪折,青梅染血魂天长地久有时尽,此恨绵绵无绝期情痴情种补情天,梦幻梦影难梦回这是

倪佳期摊坐在地板上,双眼盯着面前堆积如山的零食出神。

她只是单纯的饿了,一个人出去买吃的,谁知,拖个烂醉如泥的女人回来,关键是对方还不是善茬!

偏过头看沙发上熟睡的女人,对方倒真有几分姿色,可偏偏眉宇间的傲气让人不舒服,即便睡着,那股骄横还是显而易见。

倪佳期随手撕开一袋零食,胡乱吃了几口,又重新扔回桌子上。

咳……累的胃也没有知觉了。

起身一瘸一拐地往卫生间走,脱掉衣服,对着镜子,发现原来除了胳膊,脖子上也满是红勒痕。

水花洒在身上,热辣辣的。

冲过澡,躺回床上,浑身开始酸疼,经过这一番折腾,时间已不早了,屋里陡然多一个人,她很不习惯。

夜里的凉风撩起窗帘,倪佳期恻隐之心渐起,于是一咕噜爬下床,从衣柜里抽出一条毯子,走回客厅,俯身帮她盖上。

倪佳期闻到对方的酒气,脑子里再次勾勒出廖与齐的模样,这女人真是他的朋友吗?

……好烦。

她双手狠狠地抓了抓头发,“啪”地关掉灯回卧室。

闭上眼睛,脑海里依旧是廖与齐微笑的俊脸,同时浮现的还有那一抹触目惊心的红渍,那明明和客厅里那位身上的是同一杯红酒……

早上,叫醒倪佳期的不是提前定好的闹钟,而是叶染的电话。

“佳--期?”叶染饶有趣味的试探又拖着尾音,像养宠物猫的主人回到家开门那一声亲昵的呼唤。

倪佳期听到叶染的声音,掀开头顶的被子,随手拉来一个靠背,倚在床头,“在呢。”

“今天是不是该来上班了?”她的语气好似在哄一个爱挑食的孩子来吃饭。

“明知故问,一会儿见喽……”

“好的,一会儿见宝贝儿!”

叶染年纪比倪佳期大,两人工作上合作融洽,私交也甚好,叶染喊自己五岁的儿子“宝贝儿”喊得顺溜,连带倪佳期也成了她嘴里的“宝贝儿”。

下床圾起拖鞋,脚上的痛感异常清晰,她单脚跳出卧室。

猛地瞅见沙发上熟睡的人,吃了一惊,忽地想起昨晚的事。

——还真能睡……

进了洗澡间,开始洗漱,画好淡淡的妆容,唇上涂了淡粉的咬唇妆,卫衣配迷彩短裙,链条单肩包,一切就绪。

路过客厅时,对方还在呼呼大睡,倪佳期折身回厨房倒了一杯水,放在她伸手就能够着的位置,又弯腰撕下一张便条,写上:

“我上班了,早餐自己解决,记得给我锁门!!!——留宿醉酒女人的女人。”

写好后,她将便条展平压在玻璃杯下面。

杂志社离她的住处并不远,走路只需二十分钟,倪佳期在楼下吃过早餐,果断打消了步行的念头,这一瘸一拐的,实在不雅观。

于是,站在路边,伸手拦了出租车。

蔷薇位于S市中心,繁华之地,写字楼林林总总,杂志社占了四个楼层,打卡签到时,各部门的人员陆续来到,

“佳期,假休完了?咦……你脚怎么了?”

她呵呵笑,“不小心崴了一下。”忍着疼,竭力保持笔挺的走姿,可再怎么忍,脚还是条件反射的暴露端倪。

“看医生了吗?”有人关切地问。

倪佳期回道:“没那么严重,过几天就好了。”

“伤筋动骨一百天,不是闹着玩儿的,抽空去看医生吧。”

“对,上次,我爸脚崴了,在家养了两个多月呢……你可别疏忽大意啊。”

“都发红了,这是要肿的节奏吧。”

大家你一言我一语,佳期在感受到同事们关心的同时,心里也‘咯噔’一下:

——不会那么严重吧?!

来到自己办公室,第一眼先看向窗台上的几盆多肉,它们还是生机勃勃的。

她伸手抚摸肉乎乎的叶子,出差前,交代叶染帮她照顾植物,本没抱多大希望,没成想,叶染还挺用心!

桌子收拾妥当,倪佳期往叶染办公室,透明的玻璃隔间,见她正在翻资料。

手背抬起轻轻地敲门,叶染闻声抬头,示意她进来。

“你又换发型了?”倪佳期看着她,利落的短发,蕾丝吊带搭白色西装套装,整个人容光焕发。

叶染放下手里的文件夹,双手摊开,“怎么样?”

“我看看。”倪佳期目光指挥她离开桌子。

白西装敞领,白色牛津鞋,一身装扮将职场女性干净利落的作风表露的淋漓尽致。

倪佳期啧啧称赞,“我给打满分。”

“哈哈”叶染清亮的笑声响起,伸展手臂揽住倪佳期肩膀,“欢迎回来上班!”

倪佳期轻拍她肩头,两人随即分开。

叶染坐下后,问她:“休假都去哪儿疯了?”

倪佳期说:“在米兰待了几天,然后在家宅着,后来你一直催我上班,爸妈一狠心把我赶回来了。”

叶染挑眉,“你把时间都白白荒废了,一件正经事儿都没干?”

“嗯?”倪佳期不明就里。

“比如说,在米兰街头偶遇一个让你怦然心动的人,然后两情相悦,雨中漫步,展开一场浪漫之旅……又或者回国钓个高富帅,牢牢抓住,谈一场恋爱……你倒好,时间活活地被你糟蹋了,真是可惜噢。”

叶染说完后,仍一脸沉醉。

倪佳期在听她提到‘米兰’两个字时,心里忆起廖与齐,暗自掂量,他算不算呢?

尽管脑子里如此想,可嘴巴上仍不动声色:“你每天给儿子讲故事,是不是沉溺在王子灰姑娘的童话里无法自拔了?”

叶染没接她的话,突然目光如炬,紧紧盯着她。

倪佳期被她盯得冷飕飕的,本能地摸鼻尖,“干嘛这样看着我?”

“真有情况哦?!”叶染边说边意味深长地点头,“快说快说!”她眼神狡黠地催她。

倪佳期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什么都没有,说什么呀?”语气虽强硬着,可心里却不停的犯怵,莫非叶染真会读心术?这太可怕了吧?!

“哈哈哈哈,藏得够深啊!如实招来,什么时候交的男朋友?我怎么一点儿都不知道。”叶染质问她。

倪佳期辩解道:“我去哪儿交男朋友啊,你每天给我那么多工作,除了加班就是出差,哪有时间交朋友。”

“我现在在和你说你男朋友的事,你扯上工作干什么,别转移话题,快说,什么时候交的?休假中交的?在米兰么?”叶染不依不饶,一副打破砂锅问到底的架势。

倪佳期拿出不容置疑的劲儿,“我没有交男朋友。”

“真没有?”

“真没有!”

“不会吧?”叶染瞪圆了眼睛,若有所思,转而又恢复平静,试探性地问:“一夜情?”

她刚才的神态,表示她正在消化这个疯狂的念头。

“老大没事的话,我就先撤了。”倪佳期转身想走,今天叶染的神志有点不在状态。

“还真是一夜情啊?”叶染完全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不能自拔,倪佳期收回迈开的步伐,重新回过头上下打量她,只听她喃喃道,“你们口味还挺重……”

“老大,用不用我叫心理医生?”倪佳期在她脸前晃晃手掌。

“不用,”叶染拿掉她的手,“注意保护自己。”

“哦……”

倪佳期莫名其妙,走也不是,不走也不是,叶染长长地叹了口气,从桌上抽出一打资料,递给她。

“这些是‘衣坊’公司的资料,回去好好看看,我已经跟他们公司谈妥了。本来就是一件双赢的事,彼此都有诚意,以后合作起来应该会比较融洽的。具体的操作过程,我就全权交给你了,还是那句话,把功课做足了,让人家看到我们认真对待的态度,希望合作愉快吧!”

“嗯。”

倪佳期点头,叶染画风突变,她有点儿始料不及,工作状态的叶染雷厉风行,酷劲十足。

“你可以先去跟设计总监沟通拍摄细节,多交流,多了解,如果之前铺垫太少,沟通过浅,我怕拍出来的效果会很生硬,你今天拟定一个可行的操作流程,明天拿给我。”

“嗯。”

倪佳期从她手里接过厚厚的一沓资料。

任重道远哪……

掀开扉页:“S市‘衣坊’时装有限责任公司,2000年成立,国内最具实力且著名的高定公司,代表着中国高级时装的顶尖水平。”

叶染坐在办公椅上,拿着原子笔在指尖旋转,悠闲地说:

“衣坊的现任设计总监,毕业于CSM,名副其实的海归,多金、才华横溢。听说,人又长得帅,是时装界的一匹黑马,多少人都期待着‘衣坊’在他的带领下,再创辉煌。”

倪佳期专注地看资料,对叶染的话心不在焉。

叶染见她漫不经心,合上封面,郑重其事地说:“是个高富帅!”

倪佳期“啊?”地回过神。

“如果你不搞一夜情的话,我倒觉得这个总监跟你挺般配的,可惜呀可惜,佳期,你太让我失望了。”

倪佳期觉得她又开始神志不清了,连忙抱着资料一瘸一拐地出了办公室。

她不知道,叶染看她左右摇摆的背影,心‘咔嚓’碎了一地:勒脖子也就算了,脚脖子也不放过,这一夜情口味搞的也太重了吧?!!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3G小说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魂穿网游之奇运幻域墨瑾尘捏紧她下巴

    私下里,顾圆圆对沈婧妍可谓是百般刁难,谁让她一个乡下来的野丫头,突然有一天闯入南宫泽的视线,从此让他茶饭不思呢。而且顾圆圆从来就不曾给过沈婧妍面子,只要自己不爽,任何时候任何场合都能闹得天翻地覆让沈婧妍下不来台。像现在这样,紧紧拥着沈婧妍,声情并茂的哭泣与道歉。除了墨瑾尘,所有人都傻了眼。沈婧妍被抱

  • 机灵萌宝:给爹地征个婚姬君爻桒

    长生殿后殿两个女子正在喝茶,一白衣,一红衣。白如冬日初雪,眉眼里透出来的清冷高雅,红如曼珠沙华,骨子里流出来的魅惑肆意。“怎么样?瑶华培育出的新茶种”白衣女子开口问道闻言,红衣女子放下手中茶盏,一脸嫌弃地答道:“比起倾酒的莫停差远了”“一茶一酒,怎可相提并论?”“怎不可?”红衣女子挑眉“不过都是水而

  • 末日重生记我说了算

    王道站在门口看了一眼就走开了。不意外的话,这个男人这辈子跟他都不会有什么关系。前脚刚踏进他妈的病房,赵阿姨就迎面走了出来,“大王啊,你终于来了,我快急死了!”名字或者姓氏前面加个大字,这是赵阿姨家那边昵称的习俗,说是这样听起来亲切一些,但每次王道听见她这么叫自己都觉得自己像是个美猴山来的中老年美猴王

  • 我是鬼谱在线阅读高跟鞋里的杀招

    苏爷爷“慰问”肖铭的间歇没忘记关照自己的孙女:“哎呀,那个鹌鹑蛋怎么能只吃一个呢,它在你肚子里会孤单的,你再吃一个,一对就有伴了嘛,这个……”“老头,”苏安如的筷子狠狠地刺进四喜丸子里,她脸九六上带着微笑:“再多说一句话,我保证你半个月都见不到孙女。”姓苏的老头鼓着嘴刚想反驳,苏安如拎起包就要走,吓

  • 万界冥神系统剑圣

    他想活下去。穆曦微倚着废墟中半片断壁,哪怕是呼吸间胸口轻微的起伏,也会引动他胸间折断横碎的肋骨扎进血肉,疼得他恨不得将血沫与脏器残渣一并咳出。落得这般境地,不能怪穆曦微无能。任是谁被十来个同阶筑基修士,和数位高他整整一阶的金丹修士追杀至今,也不能比穆曦微做得更好。近处有脚步声响起。果不其然,转眼间有

  • 化鲸吸血桃木符

    “可是,现在已经晚上了,外面有着许多未知的危险。这是去村长家里偷桃木符啊,被发现了的话,九爷的名誉就彻底毁了。”“你看现在还有多少人相信九爷,村里的人都在到处找九爷,他们完全信了朱力那小子的鬼话了。”“晚上我去偷桃木符吧。”栾川说,“我去偷桃木符吧,我不是这个村子里面的人,即使被发现了,村长应该不会

  • 魔道祖师同人之契灵在线阅读第6章

    二年四班在走廊尽头靠近厕所的位置。门口站着一位女老师,穿着一身运动服,像个体育老师。张扬走过去,女老师笑着摸摸他的毛寸:“张扬是吧?小伙子真精神。我是你的班主任,姓魏,叫魏雨萱。”张扬低下头,喊了声:“魏老师好。”魏雨萱哈哈一笑。啪的朝他后背上一拍:“男孩子,弓着背低着头像什么样子?抬头挺胸!走,我

  • 我靠亲嘴降服死对头在线阅读第4节

    那一丝清凉席卷全身后,叶屠苏的感觉明显舒服多了,那剧烈的痛楚明显因为那股突然窜起来的清凉感觉减轻不少,但叶屠苏丝毫不觉得开心,因为灵魂淬炼还没有结束,他的手指已经能够摁进木桶一些,如果灵魂淬炼完成,叶屠苏应该能够感觉到自己像是重新有了肉体一般。如此一来,那突然出现的清凉到底是好是坏还真的着实难说,除

  • 打鬼:我能点化万物在线阅读第1章

    宁谧的夜晚,弦月如勾,皎洁的银光洒满了辽阔无垠的大海,一艘豪华气派的巨轮磅礴而立。某高级贵宾房里,咔嚓一道声响中华丽气派的房门由外朝里推开,昏暗的灯影映出一抹高大挺拔、器宇轩昂的人影来,纵然灯光幽暗,仍能看出男子面容冷峻深邃,俊美非凡,优雅尊贵的黑色西服把他烘托出一股清冷疏离的感觉,在这灯光昏暗的黑

  • 和死神的约会(综恐)第十章在线阅读

    Kevin难过的转过头,他知道一旦Tom知道这些事情,就会产生怀疑,要是可以的话,他希望Tom永远都不会知道这件事。“事情不只是DamonSalvatore说的那样,这件事情很复杂,我不想让你牵扯到这件事情当中。”“不像他说的那样,那么你认识我不是早有预谋的吗?Daniel的出生不是你促成的吗?你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