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玄幻小说 > 正文

逆天邪神之第六章

2021/7/22 19:34:29 作者:火星引力. 来源:17K小说网
逆天邪神
逆天邪神
作者:火星引力.来源:17K小说网
掌天毒之珠,承邪神之血,修逆天之力,一代邪神,君临天下!【添加微信公众号:火星引力】【我们的YY频道:49554】

有了苏槿言拿来的香料,咕咚羹的香味变得格外诱人。

地瓜足够多,她便煮得又稠了些,将余下的碾碎,裹着咕咚羹的汤汁做成地瓜饼。

晾干能给家里的几个小家伙无人照料时的干粮,自己去县城的时候,也能带着在路上充饥。

苏槿桅和苏槿笙倒是采了一堆菌子回来,她将里头不能吃的挑出来丢到一边,带着弟弟妹妹们好好吃了一顿,暖暖的汤进入腹中,近日里来积攒的凉意都散了些许。

只是目光落到那扇推不开的门时,才会生出一点无奈,少了些心情。

苏槿笙起初一直盯着主屋的门,但苏槿言吃起东西来厉害,又快又多,如饿狼抢食,苏槿桅大叫着拉着苏槿笙与她一起抢食,苏槿笙也就没有多余的心思再去想主屋里的人了。

咕咚锅的香味从院子里散去,引得不远处的人循着味儿来。

原本这屋周围有个一墙之隔的邻居,但他们回来之后,邻居害怕与他们家沾染上晦气,生生把墙往一边挪了一丈,隔出一条小路来,半年里不曾往来。

邻居家的孩子趴在墙头瞅了瞅,被苏家的院墙挡着看不着,便跑到他们院门外猫着直咽口水。

苏槿瑜瞧着了,盛了一碗送出来,笑着递给他,“给你吃。”

院子里安静下来。

只有苏槿时还在不紧不慢地吃着,不过,她吃东西半点声音也没有。

苏槿桅扁了扁嘴,拉了拉苏槿笙的衣袖。

他们都还没吃饱呢!院子里还有一个和他们抢食的呢!

苏槿言不动声色地放下筷子,玩味地瞧着她们三个不同的神色。

他才不信那个看起来最淡定的心里真的淡定。

苏槿时感觉到视线,却不打算理会,不轻不重地出声,“人都走了,还不回来坐着吃饭?”

院子里顿时比刚才更安静了。

转瞬,苏槿桅反应过来,从长椅上跳下去,蹭蹭蹭地跑出去瞧了瞧,“真走了诶!大哥,那你怎么还在这里站着?”

她没有注意到苏槿瑜难过的神色,抢过他手里的碗便往回走,“真好,是我们的还是我们的。”

苏槿笙因为她的离开,凳子翘起一头,险些摔倒,用力瞪她一眼。

苏槿桅浑然不觉了,“阿姊,你说说大哥,我们都多久没有吃过肉了,他竟然还把东西给别人吃。别人理他吗?他眼巴巴地送过去,人家倒跑了,平日里都是连理也不理我们的。”

她的眼睛转了转,“给他吃,我还不如给言哥哥吃呢!”

苏槿言坚持自己七岁,不好排序,几个人自己有了自己的称呼。苏槿时想到苏槿言还是有母亲的,他也并不想叫自己为姐姐,叫他们为弟弟妹妹,便由着他们去了。

苏槿言已经吃得差不多了,听到这话来了兴致,自然而然地接过她手里的碗,“那我就不客气了。”

苏槿桅瞪大着眼看着自己抢回来的汤进了他的嘴,哇地一声哭出来,“阿姊……”

苏槿时瞅他们一眼,哭笑不得,“霜霜,不是你自己说要给你言哥哥吃的,怎的转眼便忘了?”

霜霜是苏槿桅的乳名,是从了苏槿时的乳名“伊伊”二字来的,秋水伊伊,白露为霜。

“……”霜霜愣了愣。

阿姊不帮她,是偏心新来的了吗?

正扁着嘴要哭,听苏槿时一本正经地道:“你们是吃饱了?”

霜霜扁着嘴犟着,委屈地瞪着苏槿时。

她不应该是她最疼爱的小妹妹吗?

苏槿时慢悠悠地将汤盛进碗里,“若是吃饱了,就去烧火。烧上热水,一会儿大家都要洗洗。”

“不!我没吃饱!”

霜霜犟了一声,坐回桌边,大口大口地往嘴里塞狗肉。

没得吃,还要干活,她才不犯傻呢!幽怨地瞪了苏槿时一眼,大颗大颗的泪往碗里滚,却一点也不影响她进食的速度。

苏槿言看了看她的样子,不知想到什么,面色沉了下来。缓缓另盛了一碗,推到霜霜的手边,与此同时,另一只碗到了苏槿桅的另一手边。

苏槿时微微一愣,扬起笑来。

如秋水般的眸子里似有波光潋滟,亮得恍眼。

苏槿言黑着脸,“不许笑。”

苏槿时可不会被他吓到,自顾自地笑着。发现相处多了,这小豆丁并不如刚来的时候那么招人厌,而他的那些举动,似乎都是有些缘由的,只是她不知道罢了。

霜霜又是一呆,破涕为笑,连忙将三只碗都圈到自己怀里,“都是我的了,你们不可以反悔,不可以和我抢。”

苏槿笙嫌弃地看了她一眼,不说话。

但霜霜看懂了他的意思:都送到她手边的,怎么还可能和她抢?

小丫头瞪他一眼,看了看小臂弯里的碗,又递了一碗给他,“你要是没我长得高长得快,你就得叫我做姐。”

苏槿笙小脸涨红,想要不理,但碗已经到了嘴边,索性接了,堵气回道:“阿妹就是阿妹。”

霜霜看着余下的那只没动过的碗,犹豫着看看苏槿时,又看看苏槿言,不知道这一只碗要怎么给他们两个人。

苏槿时瞧着他们闹着,笑容淡淡,好似一个旁观者。见她这般,便懂了她的心思,“不是顿顿都有这么些,想吃便多吃些。”

霜霜舔了舔唇,反倒把碗推向了苏槿时,“阿姊,你也吃。”

“我已经吃好了。”苏槿时摇头拒绝。

从京城离开后,她的食量便少了许多,人也清减了不少。苏母一面发愁一面又无可奈何。

苏槿时知道自己是什么情况,总是忧思劳神,纵是想努力多吃些也没有味口。最后以刚好为家中节省开支为由,才说服苏母不再勉强。

见苏槿时坚持不吃,小丫头又看向苏槿言,唤了他几声,见他都不搭理自己,撇撇嘴,心安理得地都往自己嘴里塞了。

苏槿时见着苏槿言正一瞬不瞬地瞧着自己,神色复杂,不由地摸抬手摸脸,“我脸上有什么?”

苏槿言别开视线,一语不发地站起来往厨房走去。

苏槿时:“……”小豆丁又闹什么脾气了?

苏槿笙话少,但是心思好猜,所以苏槿时从来不会觉得头大,但苏槿言心思复杂,她要反复揣度还不一定能猜出个对的来。

每每到了这个时候,她会觉得苏槿言恐怕不是七岁而是十七岁吧。

苏槿瑜站在旁边揪着袖口,坐也不是站也不是。直到苏槿时朝他看过去,才不安地唤了一声,“阿姊。”

苏槿时另盛了一碗放到他的位置前,“赶紧吃吧。也就是咕咚羹,要不然,都要冷了。”

霜霜哼了一声,“大哥就是烂好心。人家都不理,他还屁颠颠地送过去。”

苏槿瑜被妹妹斥,面上烧着疼,“阿姊,娘在的时候,都是让我去送的。”

霜霜不说话了,埋着头一点一点地把碗里的东西往嘴里扒,原本被忘却的悲伤又回到了空气中。

苏槿笙看了他一眼,看向紧闭着的主屋门,紧紧抿着唇。

苏槿时看着苏槿瑜渴望被肯定的脸,沉默了好一会儿,才道:“弟弟,娘教我们与人为善。宁愿苦了自己,也要馈赠。你若是有那个能力,我不拦你。”

苏槿瑜想了好一会儿,没想明白苏槿时话里的意思,但瞧着她不似在怪罪自己的意思,放下心来。

而他们都不知,邻居家的孩童跑到田地里去寻父母,哭着要吃狗肉,正叫苏茂遇见。

苏茂气得脸色阴沉,但苏槿时和苏槿言的凶悍样还有不小的威慑力,不敢去找他们的麻烦,眼睛一转,便转去了苏江家中。再出来时,满面笑意。只是身上阴郁气质挥之不去。

夜色渐深。可是饭桌上的小插曲萦绕在心头,挥之不去。

前行不易,带着这一群孩子前行更难,眼下家中就没有多少铜子了,她得尽快把绣品送去昭县换成银钱,解眼前的燃眉之急。

一个小脑袋从窗下钻出来,与她大眼瞪小眼,“你睡不着?”

苏槿时没有接他明知故问的话,“有事?”

苏槿言把一个包袱丢进去,比之前塞给她的还要大不止一倍。

苏槿时接住,闻着透出来的油腥味儿和香味,有些诧异,“食材?”

苏槿言道:“我都给你了,你说要照顾我的。以后,你做了,我吃。”

以前,苏母掌家,紧着自家人倒是乐于馈赠,所以他虽然吃得如狼似虎,却没有吃饱,自己还要出去寻食吃。后来感觉到他们都不喜欢他,索性也不和他们抢食吃了,秋季山里多的是吃的。

苏槿时笑着答应,“你既是这么能耐的,怎的把自己养这般模样?七岁,你当真有吗?”

“我有十岁!”苏槿言气恼地龇牙,“这些东西都是我给你的,不能给别人。”

就算打猎采野果,也不是时时都能采的。逃亡的时候,只能顾得上命,顾不上五脏庙的时候太多了。

不过,他并不打算把这些话说给苏槿时听,说了她肯定也不会懂。

苏槿时没拿他嘴里的岁数当真,倒是对他后面的嘱咐认真解释,“我娘之前会那般,其实主要是为了能让他们对我爹善待一点。”

她的父亲刚回来时,还没有如现在这般成日灌酒,直到发现曾经的亲朋好友都避着自己,整个村子里也就只有林满仓那家还会与他说上几句话……

她顿了声,觉得自己和一个小孩子解释这些有点多余,全然忘了她自己其实还未到及笄的年岁。

“好了。你的东西,我会看好的。若是不放心,你便自己收着。”

她以为苏槿言会接回去,却没想到对方听着这话,扭头就走,语气也变冲了起来,“不许反悔!”

苏槿时反应了一瞬,想明白他说的反悔是指什么,哑然失笑,觉得他越发可爱起来。

“诶?你这么坚定地要交给我,不会是因为你不会做吧?”她瞧着他身形微顿,笑出声来,“还真是?那你采那么多香料做什么?”

此时的夜色算不上浓,淡淡的月光笼罩着,小小的身形顿了顿,染着无形的伤感,“我娘会用。”

苏槿时一噎,“她……”

“我会找到她的。”他回头看向她的方向,“会和她一起回家的。”

月光下眉目不甚明朗,在稚气的脸庞上朦朦胧胧地显出了承诺时的郑重。

苏槿时点头,“愿你心愿达成。”

明明是很正常很由衷的一句祝福,却引来方的冷哼。

苏槿时想不明白,也懒得再去想,把他看成一个喜怒无常的破孩子便是。与他闲聊一番,倒是生出了睡意,躺回床上,不多时便入了梦境。

锣鼓声,报喜声。母亲抱着她往人群前端挤着,她的父亲坐在高大的马背上,穿着大红的状元服,率先出现在街道正中,他看向她们的方向,眼里止不住的欢喜,似有千言万语要对她们说。

她扎着双丫,咿咿呀呀地拍着小肉掌,秋水一般的黑瞳里满是父亲的身影。

她愿意沉浸在梦境中,希望时间能停留在那一刻,却没想到会被急促的敲门声从梦境里拉回。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17K小说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东极人皇在线阅读第一节

    …………………………漆黑。潮shi。位于庞大无比的无尽森林中心,除去了清脆茂密的参天大树之外,还有一处荒凉的空地,仿佛绿色轻纱上面的一个污点,被圣洁所遗弃。这片空地之上,搭建着一间间草屋。生活在这里的,是整个大陆都臭名昭著的种族——黑暗精灵。精灵,象征着美好,但是黑暗精灵不同,他们从黑暗中获取力量,

  • 黑化长公主之誓言(1)

    “我来自于人民。”“是一名光荣的消防卫士。”“为了社会的和谐稳定。”“为了人民的幸福安宁。”“我将牢记亲人的嘱托。”“忠诚履行职责使命。”“在人民群众身遇险境。”“在祖国需要的危急关头。”“我将义无返顾。”“赴汤蹈火。”“决然前行。”“哪怕献出自己的热血和生命。”......蔚蓝的天空下,国旗迎风飘

  • 难消帝王恩在线阅读第八节

    就在这全场寂静的时刻,一个穿着天蓝色波西米亚长裙的女孩子,笑嘻嘻的从众人背后越出。她蹦蹦跳跳地来到夏炎面前,小脸上满是跃跃欲试的神情。“喂,你很强嘛,来,我们打一架!”夏炎见她一张清秀明艳的脸蛋红扑扑的,大眼睛里闪着狡黠的光彩,一副吃定了他的样子,颇觉有趣,笑道:“打架不行,切磋倒还可以,但你得给我

  • 穿梭者之歌在线阅读越前

    #入目是刺眼的光。一时间又模糊了越前龙雅的样子。强光过后观月第一次仔细观察这个少年,比他大几岁的男孩已经初有了些要抽条长高的迹象,脸上也失去了多余的婴儿肥,挂着身旁的熊孩子永远也不会露出来的笑容。爽朗的,阳光的笑容。和谁都不一样。身高大概比他高了将近一个头,体格看起来要比他好一些,左撇子,但左右手使

  • 清粥加糖(古穿今)第四章在线阅读

    “任总,您先大概介绍一下贵公司这次的融资计划吧!”双方落座后,凌峰先说道。“好的,凌总。我们公司在2009年完成了9000万元人民币的A轮融资,是领军创投投资的。当时经过多轮次的协商洽谈,最终领军创投是按照7亿元人民币的估值投的,我们释放了12.86%的股权。这次我们计划融资3亿元人民币,准备再释放

  • 快穿之新娘逆袭第四章

    陈阙试探地睁开双眼,却见男鬼抓着一个张牙舞爪的鬼女孩,囫囵吞进肚里。陈阙目瞪口呆地望着他,忍住胃里的翻滚,咽了咽口水道:“你这个吃法……就不会消化不良?”男鬼没理他,闭上眼静坐一会,须臾睁开眼,从上到下打量他一眼,嘲讽道:“看样子你今天过得不错。”不错你大爷!陈阙在心里反驳。男鬼飘了过来,危险地眯起

  • 重生之纯悫皇贵妃〖更新说明!!!!〗

    存稿很多,足够支持到上架了!每天四更保底更新!鲜花越多,更的越多!评价票越多,更的越多!新人作者,请求支持!完成一个梦想!

  • 原书土著穿回之后在线阅读江湖内气

    丐帮虽然是一个帮派,但却是江湖上最低级存在的帮派,且多为江湖中人所不以为然。大都觉得这丐帮,不过所谓的一帮乞丐,集结在一起的大本营罢了。事实还真就如此,丐帮没有所谓的帮规与制度。想来就来,想走就走,所以那些丐帮内的乞丐都并非算得上是正规的帮派中人。唯独帮主与那九位堂主,才算得上正规的帮派中人。因为他

  • 海贼之最强晓组织在线阅读第7章

    如果把被捆住的小姐姐身上的绸带换成麻绳,千叶敢排着熊发誓,这剧情我绝逼熟,剩下来的怎么演我都能给你做示范,但现在,情况明显有些不对。“对不起,打扰了。”千叶脚底抹油就想开溜,现在对上堕姬没意思,杀又杀不死,打到一半说不定这b还找外援,让妓夫太郎出来……那特么锤两个人和锤一个人完全不一样的好吧,很累的

  • 摩斯密码I废黜

    在此之后,后宫更加确定了我在一朝得宠之后便再不得圣眷,汀雨阁愈加的门可罗雀,正合了我的心思。听说我大病未愈,皇后索性免了我的昏定晨省,这样一来,我连与各宫嫔妃的走动也皆省去了。眼见着是不可能再复宠,和贵嫔见此也就懒得在我身上多下工夫,在汀雨阁的日子,一天比一天过得静、过得平淡。怡然时常在不当值的日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