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惊悚小说 > 正文

梳起不嫁在线阅读第八章

2021/7/22 21:08:55 作者:流浪思河 来源:晋江文学城
梳起不嫁
梳起不嫁
作者:流浪思河来源:晋江文学城
【现百正在连载《你是我的幸运儿》,点击专栏可以关注一下呀!】本文文案:1-十年一别须臾,婚礼荒诞收场的那天晚上,叶怀今开了一瓶红酒,妙宁举杯。她们俩互相掏了心窝子,却不知道是谁先醉深了,谁又听得了几句心里话。2-—你我之间,不嫁亦为嫁。—这十年,如故怀今。*HE,细水长流,非双处,无任何血缘关系。*《你是我的幸运儿》文案:小云芽出生的时候,算命先生说她这一辈子都是倒霉蛋儿。要想破解命格,必须定下娃娃亲,于是小云芽稀里糊涂就和老爸的朋友,比她大两岁的儿子定了亲。这十八年来,小病小灾,但也算风平浪静

陆沉身上爆发的杀气,让三皇子心中一惊。

陆沉父母去的早,很小的时候便袭了爵位,因为父亲不在,家中只有他一人,这个金贵的爵位虚有其表,渐渐地京城人都不把安平王放在眼里。

于是陆沉下定决心,跟着舅舅去了边关。在西南,他打了很多年的仗,爬到将军这个职位,在舅舅战死之后更是接受了他的亲兵,直到西南平定,百姓安居乐业,陆沉才荣归京城。

从他回来的那天起,皇帝的赏赐和赏识,将他捧成了京城的最热的权贵,再加上他自身条件优厚,更是有不少公侯世家想跟他结亲。

陆沉成了京城仅次于皇子的尊贵人。

多少年了,众人都没有见过陆沉发怒,今日,他怒了,竟是为了保护季念念这个草包。

众贵女说不伤心是假的,毕竟安平王侧妃这个位子她们也很向往。

三皇子说不吃惊是假的,他看的出来陆沉刚开始并不想跟他交恶,但最终却是恼了。

林婉震惊,这还是那个隐忍高傲的陆沉吗?

温玉心痛,好好的沉哥哥,被季念念这个猪玷污了。

季念念:“……”

原文大结局,就是三皇子和陆沉厮杀,赢了陆沉,赢了天下,所以这两人对上不是迟早的吗?跟她有啥关系,她想回家吃饭!

本来都能回家吃午饭了,陆沉这样搞下去,夜宵不一定赶得上。她决定救一救自己的午饭。

季念念飞快的扑过去,再次塞进了陆沉的怀里,“相公,念念道歉,相公不要为了念念跟三皇子起冲突,念念做错了,念念道歉……”

陆沉面无表情,他现在是越来越搞不懂季念念了,说不道歉的是她,要道歉的也是她,究竟要他怎样才能配合她的演出?

顺手捏了一把眉心,他娶季念念是因为她很简单,很直白,好相处。但此时的结果狠狠的抽醒了他,季念念是个谜。

“呵,念念,从前你怎样惹是生非又怎样道歉,本王不管,但今日,你是本王的妻,本王护定了。”

陆沉本就俊美,此时冷着脸,宛如冰冷的神祗,众贵女竟然觉得陆沉说的很对。

有人便开始窃窃私语,“不如算了吧,反正都是小姑娘吵嘴。”

“是啊,安平王也挺不容易的。”

“季念念一直都这样,又不是一次了。”

贵女们七嘴八舌的言语传到季念念等当事人的耳朵。

季念念有些吃惊,这些花痴,竟然看脸下菜。

林婉若有所思,但如今的局面她已无法掌控。

三皇子背着手,神色冷漠,轻蔑的看了陆沉夫妻一眼,“陆沉,你被季念念传染了?”

季念念:“……”莫挨老子!

陆沉轻笑,看着三皇子这张跟长渊帝相似的脸,他真的很烦躁,一股躁动在胸腔中横冲直撞,直冲着后脑勺去了,他快发狂了,真想将眼前所有的东西都毁灭。

季念念发现陆沉不对劲,她犹豫片刻立马靠近陆沉,今日,没有陆沉她很难全身而退。

陆沉闻到一股馨香,是从季念念身上传出来的,身体里的躁动渐渐平息,脑子也没有那么乱了。

思想回归正常,陆沉冷静下来,对上季念念小狗一般可怜的眼睛,倒有了笑意,这厮刚刚不是很嚣张吗?怎么转念又如此可怜?

真是,拿她没有任何办法。

罢了,先将此事处理了再说。陆沉朝三皇子近了些,用仅仅两人能听到的声音交谈起来。

三皇子逐渐冷静,一腔怒火平息,不甘的瞪了季念念一眼,不情愿地点了点头:“你先将结果宣布了,我还急着进宫去。”

陆沉应了,绕过三皇子,走到众人前头些位置,沉声道:“本王宣布今日的才艺比拼大会的魁首乃是林婉姑娘!”

转折来的太快,大家都楞楞的。

片刻后,贵女们都忙着跟林婉道喜,这时,陆沉带着季念念离开牡丹花园。

出了牡丹花园上车时,两个丫鬟本欲跟着,被陆沉阴沉的目光逼退了。

季念念忐忑的上了马车,坐在陆沉的旁边,屁股只做了一点点,紧紧捏着双手,仿佛下一刻便能跳起来跑了。

陆沉曲着一条腿,手覆在腿面上,有节奏的敲着手指,季念念的心就随着那个拍子忽上忽下。

她真的忍不住了,给她个痛快吧。

季念念偷瞄了几眼,见陆沉脸色阴的能滴水便知道自己今天玩脱了,连忙狗腿的靠近了一点陆沉,做了个捶腿的动作。

“相公,今日多亏了你,若不是你,念念就要被三皇子和林小姐欺负惨了。”

季念念像是一个求安慰的孩子似得,陆沉似笑非笑,“是吗?那不是活该吗?你今日咄咄逼人,牙尖嘴利,人家抽你都抽得。”

季念念讪笑,颇有些委屈,垂着脑袋小心翼翼的捶着陆沉的腿。

陆沉本想让他住手,但看见她那低落的样子,又未将阻止说出口。

季念念就这样有气无力的捶了一路,陆沉什么时候把腿抽走了,她也不知道,还在那里对着空气机械的捶打。

陆沉冷笑了一声:“夫人真是好功夫!”

季念念看着自己的双手如梦初醒,她!快哭了,反派大佬是不是要搞死她了?

事实证明,反派大佬对她没有一点兴趣,甚至把她当做空气。

季念念心里忐忑,在脑海中飞快搜寻着讨人欢心的办法。

可惜,她的那些个技能,都是拿不上台面的空架子,只有系统奖励的金手指美味珍馐能拿来一用,但陆沉好像对她做的饭不怎么感兴趣。

于是季念念抱着一坛好酒去找了陆伯,死缠烂打之下问了出来,原来陆沉最喜欢的是葱油面。

葱油面?没有搞错吧,有些人不是嫌费葱吗?

可她实在没有办法了,死马当活马医,又去厨房做了葱油面,配了两碟小菜,不敢亲自送去,就拜托陆伯送去。

季念念想着,若是陆沉能发现这葱油面是他做的也不错,发现不了也不要紧。

陆伯将东西送到陆沉面前时,他正好画完一幅画,便没有多想,将葱油面端了起来,一入口,他便吃出来了,这是季念念做的。

他瞧见了陆伯眼中的希冀,胸中有了笑意,反倒起了玩心,吃完一碗面又要了一碗。

季念念做的不多,就两碗的样子,听见陆沉还要一碗,连忙差人送来。正高兴呢,陆沉又派人传话:今日厨娘葱油面做的不错,他决定给王府每人赏一碗。

季念念:“……”

他是故意的!

故意的又怎样?别无他法,季念念只好挽起袖子,又做了一些葱油面,一切收拾完毕,已经快酉末了。

拖着疲惫的身子回到碧园已经快走不动道了。

这时,她瞧见碧园的石桌边上有道黑影,走近后才看清,竟是陆沉?

季念念有些怨陆沉,故意装作没认出来,大喝一声:“哪里的小毛贼,竟然敢在本王妃的院中落座!”

陆沉背着身子嗤笑一声:“季念念,你是脑袋是不是只有核桃那么大?”

???核桃怎么了?褶皱那么多,总比你那栗子脑袋好吧。

季念念假装震惊的样子,“啊,竟是相公在这里,念念有失远迎,还请恕罪。”

陆沉淡淡道:“季念念,你大晚上的,不在屋里,去哪里了?”

季念念:“……”

害的她好惨,竟然还问她去了哪里,真是厚颜无耻。

季念念冷笑:“喂狗!”

陆沉:“……”大逆不道的女人!

两人又斗了会嘴,陆沉捏了捏太阳穴,季念念敏感极了:“你的脑袋疼?”

陆沉眸色一凝,借着月光直直甩过来,竟有些森森之意。

季念念退了两步,“怎么了?有偏头痛的人多了,你这是什么表情?”

陆沉下意识松了口气,“季念念,你下午做的酱黄瓜里放什么了?”

季念念见他语调轻松下来,便打蛇随棍立马坐到了石凳上,“要偷师吗?我可以告诉你。”

季念念乱七八糟说了一大推,陆沉只听到了酒,这个字眼。

他猜的没错,吃完酱黄瓜之后,隐隐有了头疼的感觉。不知为何,他第一反应却不是饭里有毒,而是想起了酒。

他不能饮酒,一饮酒就会头疼,所以他厌恶酒。但这个秘密,他谁也不能告诉,他要做大事,不能有任何弱点。

成亲那日,他饮酒了,头疼剧烈,强忍着痛苦应对宾客,但却在接触到季念念之后舒缓了那针刺般的同感。

今日,他第一时间就想起了季念念,忍不住调转脚步来了碧园。

果然,季念念坐在一侧,身上的馨香传了过来,他突突跳的太阳穴仿佛失去了活力,慢慢的不跳了,剧烈的头疼有了缓解。

陆沉捂着眼睛在想,这季念念究竟有何魔力?是上天派到自己身边的吗?

季念念见陆沉怪动作特多,也不想理他了,尽情放松着双腿,舒服的想喟叹一声。

她没发现的事,她竟然跟反派大佬肩并肩。

或许是大佬给了点阳光,她竟然灿烂了起来,若是真要找个理由,季念念一定会将锅甩给月亮,毕竟都是月亮惹的祸。

这时,冯导机械的声音再次响起:【女配顺利完成任务,奖励金手指——酿酒神技】

酿酒?有什么用?讨好陆沉?

于是季念念用肩膀碰了碰陆沉:“相公,你喜爱喝酒吗?”

陆沉神色一变,盯着季念念的脸,无数个想法涌现出来,身上冒出了森森冷意。

季念念搓了搓肩膀,“怎么突然变冷了?”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深处有什么第九章

    “你们,这是怎么了?”从守备府回来的姬流月,半路上遇到了跑的气喘吁吁的杨戬和杨婵,杨戬怀里还抱着一只吐着舌头直喘气的土狗。“流、流月姐、姐,后,后面…”杨婵气都没匀,指着身后断断续续的说,姬流月往后一看,一群同样气喘吁吁的人从巷子里面跑了出来。为首的是个胖男人,弯着腰,手扶在膝盖上,指着杨戬说道:“

  • 离婚那事在线阅读美丽的误会【2】

    ……金泰哼深深的看了他一眼,什么也没说,转身就走。“哎你别走啊!”朴智玟赶紧追上他,“你先说是不是啊?”金泰哼被他拽住,用尽力气翻了一个大大的泰式白眼。“你哪只眼睛看出她对你有意思的?”“我两只眼睛啊,”朴智玟仰着头,似乎又想到什么,不好意思的低下头笑了笑。“佑妍她……她吃饭的时候不是一直对我笑吗?

  • 沈郎无罪第二章

    荣家。荣均跌跌撞撞地跑回家,身上的破衣服,早在殴打中被撕毁,破碎得连身子都遮不全。他羞赧,愤怒,哭泣,各种情绪夹杂。最后却无奈。用力地捏紧拳头,他把那些打他的人,在现场的所有人的面孔,都牢牢记在脑海里。永远不会忘记。雨还在下,没有小。荣均身上湿透了,全贴在他身上,破碎的衣服本就遮不住身子,这儿等于半

  • 甜药之第九章

    “大夫这开着空调怎么不凉快啊”陶瑜听见这个声音猛地把视线转向门口的董东冬,不著痕迹的轻笑了一下,平淡的说道“病人的化验单”厉扬撑不住身子,抱着肚子蜷缩着,埋怨道“怎么这么慢!”“电梯等了两趟都是人我爬上来的!”董东冬拿着化验单扇了一路的风,化验单被弄得皱皱巴巴的,还带着汗渍,陶瑜一脸嫌弃的接过化验单

  • 魔源圣法在线阅读第七章

    话分两头。警察张懂他们一队车,打着车灯,顺着河流,沿着山崖边路,左边是河流是悬崖,后边是山崖,雨后泥泞,坑洼水荡,时刻小心上面落石塌方,慢慢前行,一路还算顺利。“啌啌隆隆”一声巨响。突然,山上滚落一起土石下来,后两辆车行的慢,刹车急,才好躲避。大雨浇透,崖边落石头是时有的事。张懂下车查看,土方不大,

  • 每天都想杠死对方在线阅读第1节

    料峭的春寒,透过半掩着的窗牖溜进来,却怎么也吹不散一屋的沉闷。空气中弥散某种陌生香气,又暗含着一种令人心绪不灵的凝滞。林陌紧了紧单薄的衣衫,杏眼含笑地瞧着面前的妇人。“这一屋子姑娘,我看也就你最有福气。”六婆一双倒三角眼精光四射,瞧得人无处遁形,“一会儿进去,你只管拿眼睛瞧着那大官人,保证迷得他神魂

  • 千年之谊第六章

    明明是事关自己的事情,岳棠鸥竟然成了最摸不着头脑的那一个人。不,他不接受!于是这天拍戏的间隙,剧组的朋友们就见岳棠鸥光明正大地躲到一边捧着手机不放。这恋爱的酸臭味啊……大家一脸理解地望向一脸激动的岳棠鸥。而不远处捧着手机的岳棠鸥确实挺激动的,激动得都气急败坏了。他都看到了什么!不就是半年前,他在汉宫

  • 全修真界都等我出新品第7章在线阅读

    还没缓过劲来的大汉,此时听了林宇的话,心中万吨草泥马奔腾而过,一阵想要默默流泪的感触在心中油然而生。也不知道大汉是不是哪根筋搭错了线,竟然忘了此刻他们正在比试的这件事,向二人急切的解释道:“真不是我啊。”但是老奸巨猾的林宇怎么可能给他翻身的机会呢,转头对那个帅哥青年说道:“兄弟,他这话可不只是对我一

  • 阿托随笔集之第十章

    夏白路吓得心脏快跳出来了,故作镇定道:“你说什么?你才是,你今天晚上怎么了,突然这样?”秦以书不屑的看了她一眼:“继续装。”“……”夏白路哑口无言,又心虚得厉害,只好一边观察秦以书的脸色,一边小心翼翼的问道:“你到底是什么意思?”“今天的三件事情……”秦以书言简意赅的开口了,“第一,你在酒店帮我换拖

  • 民国汉商在线阅读第5节

    瑾月微微抬头:“你们先行,我等人。”子衿‘咦’了一声问道:“你竟然不是一个人来的?”正想多问,容依却拉着他走了,一脸抱歉地朝瑾月说了声:“我们得走了,等等还有下个任务要完成,对不住啊!”瑾月轻轻颌首,表示不介意。另一边,凌云等人也在死命拉着执意说要等慕九棠的顾铭。可他一个人怎能敌三人的力量,最终被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