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现代言情 > 正文

预谋恋爱昔日师徒

2021/7/22 20:15:36 作者:夏奚泽 来源:晋江文学城
预谋恋爱
预谋恋爱
作者:夏奚泽来源:晋江文学城

抬头望着赫然现身的两位老者,在三长老的额头之上,出现了一抹从未有过凝重之色,而对于他们兄弟二人的实力,三长老也早就有所耳闻。

在修真界,常常会隐藏着一些独自修炼的高手,他们往往实力不凡,但却不愿加入任何宗派,而这鸠山与鹤山两位兄弟,便是他们之中的佼佼者,更是拥有着凝神巅峰的恐怖修为。甚至,在整个百宗门内,除了正在闭关的门主之外,恐怕也只有大长老才能够与其匹敌!若是在此时,他们二人也加入战斗的话,那么情况将会变的对百宗门将会极为的不利!

闻言,鸠山老者淡淡的一笑,目光从百宗门两位长老身上扫过,自他的一张老口之中缓缓的说道:“两位长老莫怪,我兄弟二人也是拿人钱财,替人办事,并无意要与贵宗作对,依老夫看来,不如贵宗就将那《木苍冥》交予他们,也免得的大家争个鱼死网破。”

而龙有逆鳞,触之者怒!负手而立,二长老额头微皱,远远望去颇有一副仙风道骨的模样,继而缓缓说道:“如若是其他功法,倒也罢了,但《木苍冥》绝不!若二位执意如此,那老夫也只好将正闭关之中大长老请出来了!”

言毕,不由分说,只见二长老伸出右手,位于掌心之处,只见红光一闪,一枚白玉令牌便赫然出现在手中,随后轻轻一捏。

伴着一声咔嚓的声响,令牌应声而碎,而几乎与此同时,位于千砀山侧峰的峰顶之上,一道刺眼的金芒便骤然而起。而金芒之中更是有一位长衫老者缓缓踏空而来。

“化神期!”

嘴中艰难的吐出三个字来,抬头望着那缓步踏空而来的大长老,鸠山、鹤山两位老者的面色也逐渐变的严肃了起来。

在修真界,如果说凝神期的修真者可以被称之为高手的话,那么化神期的高手就可以说是凤毛麟角般的存在,只要步入了化神期,便足以成为一方巨擘,而得罪这样的高手往往是一个非常不明智的选择。虽说鸠山与鹤山是凝神顶峰的修为,但即便是面对一位刚刚步入化神期的高手,也没有丝毫的胜算,可以说完全不在同一个层次。

而化神期也是修炼途中的一个巨大瓶颈,很多凝神高手穷奇一生也未能窥其一角,鸠山与鹤山便是如此!漫长的修炼,一次次的尝试,最终也未能如愿,而此次,玄青宗更是以帮助兄弟二人突破化神期为代价,方才请得两人出山,只是令他们没有想到的是,百宗门的大长老已然在这个时候抢先了一步。

面对大长老所散发出来的威压,玄青宗众人的脸色愈发的难看了起来,显然这样情况也是他们所始料未及的,也就是说现在的百宗门,除了门主之外,又额外的多出了一位化神高手,这,足以改变整个场面的格局。

缓步踏入高台之上,大长老气定神闲,微风拂过,银丝随风而起,带给人一种高深莫测的感觉。

“大长老!”~抱拳作揖,高台之上,二长老与三长老几乎同时喊道。

“嗯。情况我已知晓,接下来就交给我吧!”

自口中淡然说道,大长老面如平湖,一张苍劲的老脸之上看不出有任何的情绪波动,随后,余光在瞟了一眼玄青宗的众人之后,淡漠的说道:

“今日之事,乃你们玄青宗故意挑衅,把你们三位长老留下,其他人等,我百宗门可以不予追究!”

闻言,以为柳麂老者首的三位玄青宗长老更是面如死水一般,显然,这样的情况令他们始料未及。

但如果在这个时候服软,那么玄青宗颜面尽失是小,而他们三人的性命都有可能丧于此地,想到此处,柳麂牙关紧咬,强鼓着气力,对着大长老应声而道:

“轩崖,别以为你步入了化神期便可以不把我们玄青宗放在眼里,化神高手,我们玄青宗可并不是没有!”

但话虽如此,此刻,任谁都知道,柳麂所说的化神高手便是他们最后的底牌——玄青宗宗主!

对于这点,大长老轩崖自然是清楚不过,只见他淡然一笑,抬起苍劲的老手轻捋了一下胡须,面庞之上略微有些讪笑而道:

“呵呵,久闻你们玄青宗宗主神秘莫测,不知今日,老朽可否有幸一见!”

言毕,也不顾柳麂等人的脸色,继续说到:“我看,还是把你们宗主请出来吧,不然,以你们几位的实力,恐怕今日,是出不了这山门了。”

“你~!”

然而,正当柳麂再度欲言之时,广场之上,情况却骤然而变。

“哈哈哈,大长老好大的魄力,我玄青宗能否出的了山门,恐怕今日大长老你说了还不算。”

这时,广场之上,一声突来的嗓音瞬间将所有人的目光全部吸引了过去。

目光紧锁的盯着那位于众人后方的黑袍之人,大长老似乎发现了点什么,额头也旋即微微皱起。

黑袍人缓步向前,待走到众人之前,缓缓去下了衣帽。

“老师,许久不见,您可别来无恙?”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超级兽王在线阅读第8节

    布莱克绝对没有眼瞎,刚刚一个大活人就在他眼前消失。他们急急忙忙的跑回宿舍引起了叶纳拉的注意。她从所在的一楼跑去了三楼,礼貌的敲了敲门。“谁?”雷伊警觉的声音传来。女孩平静了一会,说到:“叶纳拉。”“谁是叶纳拉?”“和你们对话到那个女孩。”叶纳拉在之前并未说明自己的名字,所以战神联盟只认得她的人而不认

  • 创想纪元之幻梦一世第4章在线阅读

    他喝过深夜的烈酒,吃过清晨的凉粥,他牵过陌生人的左手,吻过路人甲的唇,他看过柏林街头的雪,吹过湄南河畔的风。可他不管走得多远,都始终忘不了一个人。因为啊,认真爱过的人最心疼——一个在他心里整整驻足了十五年之久的人儿。你不要告诉我,这是因为他生来好脾气,不会严声将那女孩儿驱逐于心房之外?你更不要告诉我

  • 末世之我有神器在线阅读星城·侧影·花雨阁

    黄昏,星城火车站。尹倾溪戴着耳机,拉着身后的行李箱随着熙熙攘攘的人群涌出站台。抬起鸭舌帽的帽檐,关闭耳机里欢快的英文歌,开始在地图上寻找预定的旅店。星城的面貌确实与她之前住的那座欧风城市有所差异。那座城市的欧风建筑华丽精致,高大的钟楼矗立在中心广场正中央,楼身雕刻的花纹别有一番风味,钟面上的罗马数字

  • [头文字D同人]去掉头就可以吃了零点酒吧

    苏小暖开车行驶在公路上,叶羽寒看了眼她前进的方向,他问:“你要去哪?”“带你去医院啊,你受了这么重的伤,还中枪了,得赶紧去医院。”苏小暖虽然跟叶羽寒说话,但是她的视线始终望着正前方,不敢有一丝分神。开车可不是闹着玩的,稍有差池,不说她和叶羽寒会受伤,光凭这车的维修费就够她受的了。她虽然没开过名贵车,

  • 泪之恋在线阅读第6节

    身体靠得很近,近到能感受到男人的身子传来微微的僵意。似是预料不到他故意用对着陌生人的称呼来‘挑衅’,身为妻子的许子卿却不慌不乱,还更近一步挽住他,用身体和言语一起进攻来做回应。余光中瞟了一眼君九骁,他一派光风霁月的脸上露出裂缝,继而身体放松下来,眼睛里是若有若无的笑意。许子卿在心里先是大笑了好几声,

  • 刀剑乱舞吾名月魄之00.总之是死了(1)

    在远远看见那个人的一瞬间,百里白泽条件反射般地扬起手,又在片刻后讪讪地放了下来。“我真蠢啊,”她别别扭扭地在空中转了个圈,扭头看向身边的白衣男人,笑容充满了自嘲的意味,“都这个时候了,竟然还担心自己的头发有没有整理好,还担心自己的样子够不够好看。”稀稀落落的雨水从百里身上穿过,打湿了墓碑,也打湿了褐

  • [综]我成为了付丧神在线阅读第七节

    《请开始你的表演》初赛最后一期即将落幕。却不料在主持人即将宣布结束的时候,第二组晋级的演员王铮说话了。“不好意思,主持人,还有三位评委,我个人有个想法,想要同大家建议一下。”王铮道。众人都不解地望着他。王铮是演员圈里的前辈,二十几年前就出道了,实力不俗,也算是圈里有头有脸的人物了。他既然主动说要发表

  • 天朝奇侠录在线阅读第7章

    我确信“妖狐袭村”发生在秋天,更确切地说,是10月10日。小说和神怪志总喜欢用“邪恶的气息”这样的说法,我曾肆意评价这种说法是人类贫瘠想象力的象征,是因为作者们想不出更细致生动的词汇,不得不草草给出这样干巴巴的、敷衍了事的叙述。直到我亲眼看见天空被红色吞噬,妖狐巨大的尾巴在天边铺开;每一丝空气都变得

  • 闻香练功

    意念一动,牟文来到外面。放眼四处一打量,“我的个神啊,这到底是哪里呀?咦,我的视力好像变得更好了。远处树上停的一只小虫子居然都能看得一清二楚,以前的视力可没这么好。呵呵,远处山脚下好像有一个小草屋子呢,正冒着烟,这我都能看到,哈哈,咱有吃的了。嗯,这会儿还不饿,不忙管他,等饿了再过去吧。”面对一棵碗

  • [圣斗士]弑神之父亲的启示(一)(6)

    迁到汉口后,我逐渐交上了一些朋友。关系最好的要数强子,他父亲是以前国立武汉大学的老师。也许是他父亲懂的知识多吧,他一点也不怕我的眼睛,别的小娃欺负我的时候,他就会保护我,慢慢的其他小娃也都和我一起玩了。那段日子比在上海的时候过得可舒心多了。唯一难过的就是朋友们都去了学校读书了,放学回来谈论的多是今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