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惊悚小说 > 正文

大秦:我献上地球仪在线阅读第二章

2021/7/22 19:44:45 作者:小欢喜洪荒 来源:飞卢小说网
大秦:我献上地球仪
大秦:我献上地球仪
作者:小欢喜洪荒来源:飞卢小说网
【日更五章】飞卢中文网A级签约作品正当秦始皇在统一六国而沾沾自喜的时候,赢苏却拿出地球仪告诉他,除了六国还有更大的天下。罗马帝国东征?不可能的,在此之前,大秦的铁骑便已经踏遍西方国家。地球仪上,秦始皇指到哪,大秦的铁骑便踏到此处。千年以后,地球只有一个国家,那就是,大秦!(本故事及人物纯属虚构,如有雷同,纯属巧合,切勿模仿。)

左希染蹲在地上,抓狂了!

她抓小三抓错了!不仅抓错了,还把自己赔了进去!

这是她入行以来做的最赔本的买卖,如果被师姐知道,估计都得从棺材板里蹦出来。

看着左希染崩溃的模样,宋琛易唇边秧满笑意,心底居然涌起一股从未有过的情愫来。

这时,左希染腾的一下站起来,随便捡了一条裤子套在身上,大步流星的往外走去。

宋琛易身体一横,直接拦在她面前,“去哪儿?”

还能去哪儿?找霍牧沐那个王八蛋!如果不是昨晚他搞错房间号,她能赔了夫人又折兵么?

“滚开!”左希染厉声喝到,眼底充满怒意。

“这就是你跟你男人说话的态度?”宋琛易抱着双肩,好整以暇的打量着她。

“我呸,你是谁男人啊!”不要脸!

男人的下巴点了点地面,左希染回过头,她抽了抽嘴角,转头看向足足比自己高出一个头的男人。

“你不会这么封建,这样,就成了我男人吧!”

宋琛易轻轻一笑,“我真就这么封建!”

左希染,“……”

看来,眼前的美男也是钢铁直男啊。

她揉了揉突突直跳的太阳穴,无力的道,“昨晚那事,是搞错了啊!更何况,男女之事得讲究两情相悦,现在,我不愿意,你也不能强人所难啊!”

“哦?”宋琛易拉了一个长长的尾音,诡异又危险,“但是昨晚,你很喜欢我呢!”

说着,男人一步步的朝她靠过去。

左希染后退后退在后退,直到她撞到墙面退无可退。

“你,你要干嘛?”左希染因为紧张,说话有些结巴。

“你不明白吗?”男人简单粗暴。

“滚!”左希染狠狠的推开他,“臭男人,我告诉你,别以为所有女人都愿意围着你转,最起码,我左希染不是,别缠着我,要不然,要你好看!”

左希染冲着宋琛易亮了亮拳头,转身跑出房间。

此地不宜久留,趁着他被自己震慑住,一定要马上逃跑。

而在她身后,男人勾起一侧的嘴角。

会咬人的小野猫,咱们来日方长。

左希染一路狂奔到电梯,正好和从里头出来的霍牧沐撞个正着。

“左希染,你昨晚去哪了?害得老子……哎呀我擦,你,你这是怎么了?”

看着左希染穿着一身男人衣服,霍牧沐吓得后退几步,扶着墙,瞪着眼,呆呆的看着她,“你,你昨晚该不会是……那个……那个……”

左希染扫了他一眼,一个暴栗砸过去,“还特么好意思问我,你昨晚去哪了?”

霍牧沐躲得快,拳头砸在墙上发出碰的一声响,霍牧沐摸了摸心口,还好刚才躲得快。

“昨晚我按照你的吩咐把那个女小三送给金主了啊!”霍牧沐无辜的看着左希染,“结果送完小三联系你就联系不上了,我今天早上查了你的定位才知道你在这里,可是没想到你居然……”

霍牧沐无奈的摇了摇头,口气中充满了无奈,“真是常在河边走,一定会湿鞋啊!”

“滚一边去!”左希染揪着霍牧沐的衣领将他拽上电梯,“不过这次我真的遇上对手了!”

“什么意思?”

霍牧沐是将门之后,爷爷父亲都是部队首脑,但轮到他这辈子就堕落了,不仅八卦龟毛又臭屁,还跟着左希染做起了驱三师。

此时,他听见左希染这么说,眼睛瞪的比铜铃还大,“希染,昨晚你是被强的?”

左希染没说话,算是默认。

霍牧沐顿时把嘴巴张成了O型,“靠,那男的口味得多重啊,你这种类型他都下得去口。”

碰!

霍牧沐的后脑勺被左希染狠狠的揍了一下。

“这事不准说出去,要不然,我卸了你的腿!”

一股冷气从霍牧沐的脚底一直蔓延到头顶,他点头,狂点头,“放心放心,我什么都不知道。”

“这还差不多。”左希染昵了他一眼,在电梯到达一楼时,迈开大步走出去,“先回事务所。”

刚一踏入事务所,左希染就觉得气场有些不对。

事务所里只有她和霍牧沐两个人,所以以往都是静的出奇,可今天,却音乐有股子酸臭味儿。怎么回事?

正当左希染纳闷的时候,一个肥硕的女人拿着一桶红油漆朝着她泼过来。

她眼疾手快的将旁边的霍牧沐拽过来护身……噗……霍牧沐被从头淋到脚,血红一片,左希染的身上只有零星红点。

“我特么给你们那么多钱,你们干的什么活儿啊?”胖女人扔掉手里的油漆桶,指着左希染破口大骂,“我让你抓小三,你给我抓来的是什么?还有我那个死鬼丈夫,为什么他今早还能大模大样的出现在公司?”

左希染一阵心虚,她轻轻咳嗽了一声,推开挡在眼前的霍牧沐,冲着胖女人道,“林太太,这次的确是我们的失误,不过,我们可以补救的。”

“补救?怎么补救?现在已经打草惊蛇了,那个死鬼肯定很久都不会跟那个贱人联系,我怎么拿证据?怎么让他净身出户?”

胖女人越说越激动,最后,她直接把手伸出来,“对于你们的服务,我非常不满意,给我退款,马上!”

退款?一听见这两个字,左希染的脸也冷了,到嘴的鸭子飞了,怎么可能呢?再说,那些钱她已经花的所剩无几。

“林太太,要不这样,我给您的服务延期,好不好?”

闻言,胖女人眼眸一眯,“你这是不想退款是吧,好,大不了撕破脸,来人,把这里给我砸了!”

一直站在胖女人身后的几个保镖迅速将左希染和霍牧沐围住,胖女人阴冷一笑,“要不退款,要不赔命。你选吧。”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飞卢小说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双调锦缠绊第八章在线阅读

    “这些破事不用你操心!”人老精,鬼老灵。老太公发现妙妙不对劲的地方后,拄着拐棍坐在石凳上怜惜地看着粉嘟嘟的小姑娘。却没敢伸手去摸她粉嫩的皮肤:“你负责照顾好宝贝闺女,修房子的事我让那帮兔崽子去干。现在村里做了整体规划,不能随便乱起宅基地,得统一安排……”充满童年记忆的老院子,苏锐不舍得废弃。护林员老

  • 深处有什么第九章

    “你们,这是怎么了?”从守备府回来的姬流月,半路上遇到了跑的气喘吁吁的杨戬和杨婵,杨戬怀里还抱着一只吐着舌头直喘气的土狗。“流、流月姐、姐,后,后面…”杨婵气都没匀,指着身后断断续续的说,姬流月往后一看,一群同样气喘吁吁的人从巷子里面跑了出来。为首的是个胖男人,弯着腰,手扶在膝盖上,指着杨戬说道:“

  • 离婚那事在线阅读美丽的误会【2】

    ……金泰哼深深的看了他一眼,什么也没说,转身就走。“哎你别走啊!”朴智玟赶紧追上他,“你先说是不是啊?”金泰哼被他拽住,用尽力气翻了一个大大的泰式白眼。“你哪只眼睛看出她对你有意思的?”“我两只眼睛啊,”朴智玟仰着头,似乎又想到什么,不好意思的低下头笑了笑。“佑妍她……她吃饭的时候不是一直对我笑吗?

  • 沈郎无罪第二章

    荣家。荣均跌跌撞撞地跑回家,身上的破衣服,早在殴打中被撕毁,破碎得连身子都遮不全。他羞赧,愤怒,哭泣,各种情绪夹杂。最后却无奈。用力地捏紧拳头,他把那些打他的人,在现场的所有人的面孔,都牢牢记在脑海里。永远不会忘记。雨还在下,没有小。荣均身上湿透了,全贴在他身上,破碎的衣服本就遮不住身子,这儿等于半

  • 甜药之第九章

    “大夫这开着空调怎么不凉快啊”陶瑜听见这个声音猛地把视线转向门口的董东冬,不著痕迹的轻笑了一下,平淡的说道“病人的化验单”厉扬撑不住身子,抱着肚子蜷缩着,埋怨道“怎么这么慢!”“电梯等了两趟都是人我爬上来的!”董东冬拿着化验单扇了一路的风,化验单被弄得皱皱巴巴的,还带着汗渍,陶瑜一脸嫌弃的接过化验单

  • 魔源圣法在线阅读第七章

    话分两头。警察张懂他们一队车,打着车灯,顺着河流,沿着山崖边路,左边是河流是悬崖,后边是山崖,雨后泥泞,坑洼水荡,时刻小心上面落石塌方,慢慢前行,一路还算顺利。“啌啌隆隆”一声巨响。突然,山上滚落一起土石下来,后两辆车行的慢,刹车急,才好躲避。大雨浇透,崖边落石头是时有的事。张懂下车查看,土方不大,

  • 每天都想杠死对方在线阅读第1节

    料峭的春寒,透过半掩着的窗牖溜进来,却怎么也吹不散一屋的沉闷。空气中弥散某种陌生香气,又暗含着一种令人心绪不灵的凝滞。林陌紧了紧单薄的衣衫,杏眼含笑地瞧着面前的妇人。“这一屋子姑娘,我看也就你最有福气。”六婆一双倒三角眼精光四射,瞧得人无处遁形,“一会儿进去,你只管拿眼睛瞧着那大官人,保证迷得他神魂

  • 千年之谊第六章

    明明是事关自己的事情,岳棠鸥竟然成了最摸不着头脑的那一个人。不,他不接受!于是这天拍戏的间隙,剧组的朋友们就见岳棠鸥光明正大地躲到一边捧着手机不放。这恋爱的酸臭味啊……大家一脸理解地望向一脸激动的岳棠鸥。而不远处捧着手机的岳棠鸥确实挺激动的,激动得都气急败坏了。他都看到了什么!不就是半年前,他在汉宫

  • 全修真界都等我出新品第7章在线阅读

    还没缓过劲来的大汉,此时听了林宇的话,心中万吨草泥马奔腾而过,一阵想要默默流泪的感触在心中油然而生。也不知道大汉是不是哪根筋搭错了线,竟然忘了此刻他们正在比试的这件事,向二人急切的解释道:“真不是我啊。”但是老奸巨猾的林宇怎么可能给他翻身的机会呢,转头对那个帅哥青年说道:“兄弟,他这话可不只是对我一

  • 阿托随笔集之第十章

    夏白路吓得心脏快跳出来了,故作镇定道:“你说什么?你才是,你今天晚上怎么了,突然这样?”秦以书不屑的看了她一眼:“继续装。”“……”夏白路哑口无言,又心虚得厉害,只好一边观察秦以书的脸色,一边小心翼翼的问道:“你到底是什么意思?”“今天的三件事情……”秦以书言简意赅的开口了,“第一,你在酒店帮我换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