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架空小说 > 正文

行走在末路之中之拜师学艺(9)

2021/7/23 4:36:50 作者:张锦新飘海弦 来源:纵横中文网
行走在末路之中
行走在末路之中
作者:张锦新飘海弦来源:纵横中文网
路黎西,海莫希,两名失忆少年,却在未知的一切中莫名卷入了一件又一件的事件中,而一切却都与他们的身世扯上了关系。从野外醒来的那一刻,置身陌生环境,与身边的形形色色人物的交往,一切又会往何处发展……

第八章 拜师学艺

后山位于凝碧宫正后面。二人循崖左行,面前现出一道曲曲折折的松径小路,两旁松柏森森,大都数抱以上,疏疏林立,宛如翠幕。

走了盏茶时分,前面出现了一座小小的道观,两个青衣童子正在夕阳下倚着观前一株古松在聊天。

见到天元真人过来,二人走上前来行了个礼,问道:“掌门,您怎么这个时候来了?”

天元真人说道:“清风、明月,烦你二人去向两位师尊通禀一声,就说天元有极为重大的事情禀告。”

清风、明月二人见他脸上神情凝重,不敢耽误,应声急急去了。

很快两人就打转回来了,道:“二位老人家有请掌门前去。”

走进观内,里面还算宽敞,数间房舍掩映于松柏浓荫之间,古意盎然。

院子正中长有一棵高大的老松,虬枝劲干,枝叶繁茂,一片苍碧。

树下设有一方石几,两张石墩。石几上摆着一张棋盘,两张石墩上分别坐着一位道者,正悠闲自得地在对奕。

左边那位道者穿的只是一袭青色而且洗得好像有点发褪色发白的道袍。不过第一眼见到这个人,绝对是不会在乎他穿什么的,因为他整个人非常的特殊,坐在那里,是那般的温雅自然,脱于一切,仿佛是溶合进了这整个山野,看上去无比协调,给人一种非常奇特的感觉。

另一道者看上去年纪要轻上许多,一身道袍光彩鲜亮,脸色红润有若婴儿,乍看上去像一个饮酒过度之人,可是仔细一观察,就会发现那满脸的红光,竟然是层层相叠,宝光隐然。

两人见天元真人领着一个孩子过来,有些讶然地打量了灵儿一眼。年长道者问道:“天元,有什么事么?”

天元真人神情黯然,说道:“师父、师叔!居师叔仙逝了。”

“什么?”年长道者惊得手中棋子一下子掉落在地上。

天元真人垂泪道:“居师叔夫妻二人同时仙逝。”

“你胡说什么?”人影闪动,那个红脸道者扑上前来一把抓住天元道人的衣襟,怒声叱道。

“师叔,这是千真万确的事。晚辈岂敢欺骗你老人家。”天元真人道:“这个孩子就是见证,您问他好了。”

灵儿只觉眼前一花,身子已经被那个红脸道者高高提起,不住地摇晃着。他红脸上青筋凸露,须发戟张,双眼瞪视着灵儿,喝道:“小家伙,这不是真的,是不是?”

灵儿吓得啊啊大叫,四肢乱蹬。

那白须道者沉声道:“师弟,别冲动!你放下这孩子,让他慢慢说。”

红脸老者气势顿敛,将灵儿慢慢放在地上,一双眼睛瞪得滚圆,仍旧眨也不眨地直盯着他,脸上余怒未消。

白须道者伸手一招,温言道:“孩子,你过来!”

他拉着灵儿的手,一股柔和之极的真气在他体内运行了一遍。

灵儿心神渐渐安定下来,便将如何相识居修澜夫妻二人的经过从头讲起。

灵儿话还未说完,红脸道者已是泪流满面,大哭了起来。

白须道者一脸凄然之色,转过头来同情地望着他身边的师弟。他知道这个师弟入门最晚,功夫可说差不多全是同门当中功力最高的居修澜所授,一向待居修澜亦师亦友,二人感情极深,闻知他夫妻二人死去的噩耗,当然是痛不欲生,大失常态,便伸出手轻轻拍打着他的肩膀,表示安慰。

灵儿终于讲完了,白须道者举袖拭了拭眼角的泪水,叹道:“居师弟啊居师弟,你何苦痴情如此!”叹了半天气,朝天元真人道:“天元,这个孩子你准备怎样安置?”

天元真人有些无奈,说道:“他是居师叔的义子,徒儿实在不知如何处置,特来向您老人家禀明,请您拿主意。”

白须道者眉头微皱,考虑了一下,也有些为难,道:“这个,这个——”

红脸道者闻听此言,止住悲声,大声道:“有什么为难?居师兄夫妻的义子当然是收归咱们门派。”

白须道者道:“师弟,师兄我不是这个意思,我是在考虑谁来做这个孩子的师父比较合适。”

红脸道者一瞪眼,没好气道:“这个还用说,当然是师兄你和我了,莫不成还要天元他们教这个孩子功夫不成?”

白须道者思忖了片刻,上上下下又打量了灵儿几眼,蓦地一声长笑,道:“好好好!既然师弟有意,咱俩就收了这个孩子为徒,他日成就如何,就看他的造化和天资了。”

红脸道者道:“孩子,你还不拜见你师父?”

灵儿福至心灵,冲白须道者恭恭敬敬地磕了三个响头,叫道:“师父!”

白须道者呵呵大笑,道:“好徒儿!师父道号清虚,以后你就跟着师父好好练功。”指着红脸道者道:“这是你二师父清凉,你也磕上几个头吧。”

灵儿又朝清凉真人磕了三个响头,道:“二师父在上,请受灵儿一拜!”

“徒儿免礼了,你起来吧!”清凉真人捋须大笑,但想起死去的师兄,不觉又流下泪来。

清虚真人道:“灵儿,见过你掌门师兄。”

灵儿懂事地冲天元真人躬声行了一礼,道:“见过掌门师兄。”

天元真人微笑道:“师弟不用客气,咱们从此以后就是同门师兄弟了。”

清虚真人脸色一整,正色道:“灵儿,只等明日拜见过咱们开派祖师爷过后,你就正式成为凝碧派中弟子。咱们虽是修道之人,无欲无求,但你既然成了凝碧派中人,本派门规的条条款款务必得遵守,你若是犯了门规,哪怕师父再喜欢你,也是要按规距处置的,你明白么?”

“是,灵儿知道了。”

清虚真人面色转霁,道:“你大师兄是本派掌门,本派门规你向他请教就是了。”又冲天元道人问道:“你居师叔夫妻二人的灵堂安置好了没有?”

“弟子早已派人办妥了,预备明日召集全派弟子一起拜祭。”

“嗯!我和你清凉师叔明日也参加。”清虚真人点了点头,挥了挥手道:“你二人下去歇着吧,咱们明日再说。”

眨眼间,灵儿来凝碧峰已经近三个月了。这段时间里,清虚真人传了他“三清九转真诀”第一境界的修行法门。

凝碧派乃修真界鼎鼎有名的门派之一,这“三清九转真诀”便是凝碧峰诸般奇术妙法的根本,乃是一千多年前开派祖师无涯子自一本《紫府天书》上获得,向来被誉为修真界的无上秘法、修真人得道飞升的玄妙法门。

“三清九转真诀”顾名思义,分为玉清、上清、太清三个境界,每个境界又分为三个阶段,第一阶段是:炼气、胎息、丹鼎;第二阶段是:出窍、神游、移物;第三阶段是:化形、分神、不灭。

凝碧派中,修为最高的当数死去的居修澜,他已达到了“三清九转真诀”第二境界的神游期,离散仙的境界移物期只差了一步之遥;清虚真人和清凉真人将将达到“三清九转真诀”第二境界的神游期;晚一辈的以天元真人为首的四人练到了“三清九转真诀”第二境界的出窍期;余下门人弟子大多停留在“三清九转真诀”第一境界的第一二阶段之间,达到第三阶段的只有寥寥数人;至于传说中无上之境的太清境界,相传除了当年开派祖师修到过,千年以来再没有人能够达到。

“三清九转真诀”第一境界的第一阶段包括入门最粗简的打坐、调息,还有有关人体的一些经脉和真气运行的线路。普通人修习这第一阶段,大多数都在第一年之内即可修成,但往后开始,艰深困难之处就显了出来,第二阶段就要修习三至五年,第三阶段便是个分水岭,资质差的一生都停滞不过,好一些的修习个三五十年甚至一辈子才能练到也不稀奇。

“三清九转真诀”到了第一境界的第一至第二阶段,就可以学驭剑了,驭剑能够达到的火候深浅就要看剑主人对剑诀的掌控如何,当然修习“三清九转真诀”能够达到的程度也是很重要的。

灵儿凭空得了居修澜近百年的真元,又服食了那颗千年朱果(当然他并不知道,他在万仞山悬崖绝壁上摘下来吃的那颗红色的果子是千年朱果),修习起来自然进展神速无比。三个月以来很快就练过了胎息期,渐有朝丹鼎期过渡的迹象。不过至此再无寸进。请教二位师父,均说他是遇上了练功过程的瓶颈。对他能够仅仅只用半年时间就能修过胎息期,二位师父异口同声赞叹不已,夸奖他是开派以来进展最快的一人。

对于如何解决他练功过程中遇到的问题,清虚、清凉二位师父没有多说,只是要他好好休息一段时间,再去慢慢领悟。

灵儿还是个不大的孩子,自然也有普通小孩子爱玩爱闹的天性。凝碧峰中,他是唯一一个可以前山后山到处乱跑的人。不过他在前山却没什么玩伴。见了前山的师兄他得正正经经;师侄们限于尊师敬长的门规,再加上年纪都要比他大上一些,见到他不说对他怎样尊敬,起码也不会胡乱开玩笑;再下一代的弟子更加就不用提了。灵儿来凝碧峰这半年以来,只和清风、明月这两个与他一般大的童子打得火热。

这一日,骄阳似火,烈日熔金。他闲来无事,正准备邀清风、明月二人一起去道观后山林中去避暑,四处遍寻二人不得,问了二师父清凉真人,才知道二人被大师父清虚真人派去前山办事了,无奈之下只得一个人闷闷不乐地朝观后行去。

道观后山上全是密密麻麻的参天古木,满山青翠,连绵不断,山风过处,绿波迭荡,蔚然壮观,灵儿不觉胸中为之一畅,暑气顿消。

走了一会儿,便置身于绿色的海洋之中,林中树木越发高大挺拔,枝繁叶茂,直插天空,阳光从枝叶缝隙透过,在地上洒下点点金斑。

远处响起了淙淙的水流声音,灵儿轻车熟路,沿着山坳直走,转过一个弯,流水声越来越响,渐成轰鸣之声,原来是一道一两丈粗细的急瀑,自崖腰飞落而下,在山脚之处汇聚成溪,蜿蜒流走。

这地方灵儿和清风、明月来过多次,玩了片刻,便觉得意兴索然。懒洋洋地倚在一棵树旁边发了片刻呆,突发奇想,看这瀑布自半空泻落,却不知崖上究竟是怎样一番光景,反正左右闲着也是无事,不如逆了飞瀑朝崖壁上爬去看看。想到这里,顿时来了精神,起身就朝崖壁攀爬上去。

那山崖高耸入天,非常险峻奇峭,上面藤萝披拂,长满了许多不知名的奇花异卉,触鼻清香。灵儿半年来功力大进,身手愈加灵活,饶是如此,爬了半天也是气喘吁吁,加上天气炎热,不觉已是出了一身臭汗。抬头朝上望去,山顶仍是遥不可及,不由得冷了半截腰,一口气顿时泄了,先前的勇气早已不复而存,准备找一个能够歇脚的地方休息一会儿就原路打转。又爬了几步, 忽见崖壁到这里凹了进去,现出一个高有丈许的石洞来,里面透出明晃晃的天光。

灵儿非常好奇,手脚并用,几下子就来到了石洞跟前。穿过洞来,眼前阳光耀眼,竟然是个花团锦簇的翠谷,红花绿树,交相掩映。

灵儿有些不敢相信地打量四周,这才看清,原来此山至这里内凹,才现出这么一个小小的山谷来。

躺在蓝天白云之下,身底下满是柔软的细草,山风徐来,鼻中闻到的是清幽的花香,灵儿舒服得直欲哼出声来。

“噗”的一声闷响,灵儿只觉得脑门一阵疼痛,却是被一物砸中了额头。他低头一看,地上滚动着一枚野果。

灵儿以为这枚野果是山风吹落下来的,也不在意。就在这时,脑门又是一痛,这一下打得比较痛,他呆了一下,四周望了望,却没有听到什么动静,只得自认倒霉,揉着脑门重新躺下来。

“嘻嘻嘻!”头顶前方传来几下笑声。

灵儿抬头望去,只见他左前方一棵高大的松树枝杈间,正倒挂着一个玉雪般可爱的小孩,睁着一双乌黑明亮的大眼,淘气地冲他直扮着鬼脸。

灵儿瞧是一个小孩,十分惊奇道:“你是谁家的孩子,怎么在这个地方?”

那小孩眼珠子骨碌碌一转,脸上狡狯之色一闪而过,也道:“你是谁家的孩子,怎么在这个地方?”

灵儿有些哭笑不得,只好说道:“我叫灵儿,是这里凝碧派中新来的弟子。”

那小孩一听来了兴趣,双腿使劲,凭空一个鹞子翻身,好端端地站在了灵儿跟前,道:“你师父是谁?是天元他们中的哪一个?”

灵儿摇了摇头,道:“我师父是清虚真人和清凉真人。”

那小孩上上下下打量了灵儿几眼,道:“瞧你功夫稀松平常,怎地凝碧派一代不如一代了?”

灵儿见他小小年纪,说话却是这般老气横秋,不由仔细瞧了瞧,但见这小孩年约八九岁,长得天庭饱满,眉目清秀,头顶上梳着个冲天小髻,用一根红绫打了个蝴蝶结系着,扑闪着一双乌黑明亮的大眼晴。他装束样式奇古,似是一件道袍,颈上手腕上各戴着颈圈腕扣模样的圆环,赤着一双雪白的双足,那模样当真可爱得很。

灵儿瞅他怎么看都怎么都像一个小孩子,于是道:“你叫什么名字?你家大人呢?他们怎么放心你跑这儿来玩?”

那小孩嘻嘻一笑,避而不答,忽道:“这‘三清九转真诀’只怕你还没练到第一层境界的丹鼎期吧?”

灵儿惊道:“你是怎么知道的?这‘三清九转真诀’你练过?”

“嘻嘻,练倒是没练过,不过我看别人练得多了。”

“你看谁练过?”

“多着呢,不过他们大多你都不认识。”

“那——你瞧我练得怎样?是不是还行?”灵儿想到二位师父表扬他的话,有些得意起来。

“呵呵,我都说了,你们凝碧派一代不如一代了。”

灵儿听到这里,不禁有点气恼,没好气道:“你这个小孩子懂什么!我二位师父都说了,我练这“三清九转真诀”半年就炼过了胎息期,可是咱们凝碧派开派以来进展最快的。”

那小孩“嗤”了一声道:“进展快?再快也不过只是过了胎息期,有个屁用,练丹鼎期你还能快么?即便你能练到丹鼎期,你有把握能练到第二层上清境界甚至第三层的太清境界么?”

这话正击中他的软肋,灵儿哑口无言。

那小孩子继续说道:“这‘三清九转真诀’,我瞧你那两个师父最多也只练到上清境界的的神游期;再晚一辈的天元那几个牛鼻子也只能练到出窍期;余下门人弟子就更不用说了,最多不过练到丹鼎期而已。我瞧呀!凝碧派中修为最高的那个居修澜也只是过了神游期而已。哈哈!说你们凝碧派是一代不如一代我有说错么?”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纵横中文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婚谋以久:慕少太凶猛第十章在线阅读

    第十章拯救小樱土地提供:远坂家族系统担当:爱因兹贝伦家族令咒担当:玛奇里家族(间桐家族)这御三家构成了圣杯战争的体系,然而,到了这一代,因为种种原因,间桐家竟然已经失去了魔术师的能力,也正因为如此,间桐脏砚这个家伙才把心思放在了远坂时臣的身上。而远坂时臣也不是一个合格的父亲,为了让远坂樱成为魔术师,

  • 多情别离泪第一章在线阅读

    一声高喊:“起”!从树林里迅速冲出三十多个手持棍棒与弓箭的男女武士,一边高喊着“一个都不许逃!敢逃的打死!”一边向着十几个正在河边漫步的男孩女孩,包抄过来。被包抄的十几个男孩女孩,不由自主地一边相互靠拢,一边面面相觑。一个看上去FengLiu倜傥、英俊潇洒的男孩,像是他们中的头儿,强作镇定地大声问道

  • [全息]NPC的养老生活在线阅读上了贼船

    赵小茜对着陆庭深使了使眼色,暗示他不要轻举妄动。她也很想立即解释啊,但是,她要保持女王形象啊。立即挣脱他的手,她提起手包,一脸高傲冷酷的道:“出来。”陆庭深莫名其妙,这又是在演什么?为什么觉得自己的老婆每天都在扮演不同的人?赵小茜出去了,陆庭深深深的看了一眼顾南,然后才跟着转身出去了。顾南想去看,但

  • 青丝绾,红颜殇GL第9章在线阅读

    清晨,出租屋内,阳光隔着窗户照射进来,被窗帘挡的星星点点的,房间内昏暗而安静,苏莫莫眯着眼睛躺在床上,没有半点起床的意向。难得一个周末,绝对是睡懒觉的好时间。正准备蒙头继续睡时,电话铃想起,接起电话文小花声音就传了过来“苏莫莫,快来东大街,逛街。快点哈。”都都都,还没等苏莫莫回复,对方便挂了电话,苏

  • 和救命恩人互殴后[校园]在线阅读第10节

    许多科学研究发现,谈恋爱时脑内分泌的多巴胺、苯基乙胺会激增,让人呼吸心跳加快,感受到快乐和情绪高亢,但却也容易丧失客观的思考能力。早上起床,我仍在思考昨天晚上自己居然会答应和那怪家伙交往,他小气、任性又不懂得体贴,可是和他在一起时,脑子就好像有些失能的自动排除他的负面缺点,然后沉浸在和他相处时那种莫

  • 石纪元:从零开始创造人类文明在线阅读第8章

    “怎么了?”“老公,你听外面有声音。”李小小神经紧张的说。顾天楠听到她的话,侧耳听了听,失笑说道:“梓兰房间的风铃。”“风铃?”“嗯。”男人将一条手臂枕在脑后,说道:“风铃挂在窗外,被风一吹就会响,不用害怕。”李小小这才把心放回到肚子里。翌日一早,趁着顾天楠还没醒过来,李小小再次蹑手蹑脚的走出了房门

  • 月出何皎皎第七章在线阅读

    一路疾驰,不多时便回到了家里,来时并没有去时的闲情雅致,一路除了开车就是思索,了尘所说的答案,以至于并没有有去多长时间。时间与以往上班下班,如此规律。此事对白乐尘的生活来说,并没有起的多大的波动,只是偶尔清闲的时候,他便会思索此事。比如今天。忙完手头的工作的白乐尘,坐在自己的办公室,品着上好的毛尖便

  • 谍影2在线阅读第7节

    阿尔是被颠醒的,醒来后发现自己在韦德的肩膀上,被韦德扛着一路狂奔,后面貌似还有人追着他们。“shit!shit!shit!”韦德嘴里不停,干掉旁边的士兵,放下阿尔,扔给她一个袋子“哥没空管你了,快跑吧,小萝莉~哥会想你的~哦!哦!哦!shit!”韦德举起自己打穿的手腕,一把刀扔过去,插在那人的眉心。

  • 七皇轩辕传第4章在线阅读

    七苦桥上,李青锋如雕像一般一动不动的站在玉阶之上,从迈步到站定已经一个时辰了,两只脚一起落在第十九台玉阶上的时候,便保持这个动作,陷入诡异的静止之中。山洞更深处,玉台之上,金袍男子突然睁开眼睛,射出两道金色神光,手中出现一支通体玉色的毛笔,连笔毫都是玉色的,挥笔在空中写下一个金色的镇字,化做金色流光

  • 姜徕已来在线阅读第九节

    与天门后山相连着的百药峰是一座药山,生长很多可以用于炼制丹药,三阶以下的奇异花草。但百药峰十分陡峭险峻,而大多数奇花异草也都生长在悬崖峭壁之上,所以,没有些能耐也是很难采到的。紫昊随着人流到了百药峰的山脚,就发现前头已经挤满了筑阶期弟子,像是在等着什么。“都别挤,有了号牌才能上百药峰,号牌只有一百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