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惊悚小说 > 正文

六界最强的我和呆萌徒弟之风月轶闻

2021/7/23 4:19:08 作者:柠檬咬我 来源:纵横中文网
六界最强的我和呆萌徒弟
六界最强的我和呆萌徒弟
作者:柠檬咬我来源:纵横中文网
没有简介

一辆灰扑扑不起眼的破旧马车沿着隐蔽的山路,在林间摇曳前行,载着两位孤独的少年,甩下兴宁的冷冽与残酷,行过璋州的温润与和煦,途经宛陵的繁华与喧嚣,终于在初夏时节,来到姑苏城内,却是一反常态的热闹非凡,好戏不断。

城内茶坊酒肆的往来客,先坐下来歇歇脚,点上一盏清茶或一壶浊酒,相互交流交流意见。只不过不同于书生们的舞文弄墨、以文会友,他们谈的是各种风月八卦,奇闻杂谈。

大至皇帝又新封了哪个美人,中到哪家员外又纳了几房美妾,小到后街的老钱因为做生意太老实又挨了他家婆娘几回数落,说得那叫一个头头是道、口若悬河。要是说得累了就再添上一二两牛肉干,大堂里其他的听客们也叫上一碟花生米,炒几个小菜就着老白干,听得津津有味,把小二忙得脚不沾地团团转,店家却笑得见牙不见眼。

不知怎的,又突然指点起大宁朝这五六年间的兴衰大事来。

从舒家曾经的风头无两说到半年前的陨落,令人唏嘘;从北境说到南疆,又叹息于天妒英才总是如此的相似;还提到一桩又一次惊动全国的大事件,那便是皇帝最喜爱的嫡子,神龙见首不见尾的二皇子殿下,经过此番西南大战后,彻底地失踪了。

一月前,皇帝大张旗鼓地四处搜寻未果,对外宣称二皇子但对于二皇子失踪这一点,也只是官方对外的解释,民间却各有各的说法。不过众人也并未真的关心试试如何,只是想为自己找点乐子,坊间甚至会流传出好几本以二皇子为主角的风月轶文,认识的不认识的都成了二皇子的红颜知己,一楼大堂的说书先生正说到这一段儿,讲的是他和舒家闺女的天定姻缘。

雅清楼门前,一只修长而骨节分明的手掀起车帘一角,接过小二打来的酒菜,又从车内递出两锭碎银,约摸有四五两的样子,“劳烦小哥帮我把其中一块送去给楼里那位说书先生吧。”说完就直接拉起缰绳驱车往城门方向而去。

小二看着手中多出来的两块碎银,知晓剩下那块儿是给自己的赏银,心里笑开了花儿,暗自思衬,刚刚那人真奇怪,明明车马看着都让人觉得发酸,是穷得发酸,一身的水蓝色长衫也被洗得有点儿发白,却出手那么大方,一拿就是四五两银子,还不包括酒菜钱。

而且那少年虽然风尘仆仆,却也长得不赖,尤其是那周身的气势,怕是天潢贵胄也不过如此了。小二没什么文化,天潢贵胄这个词还是他跑堂的时候从说书人嘴里听来的,也不晓得具体什么意思,只知道那是用来形容很高贵的人的一个词。

被小二歪打正着猜对身份的那位少年,正是楼里风月故事的主人公之一——沈熙遥。本是因为想着来给师父带一壶好酒回去,不料却听见有人在说着他和舒家千金的故事,一时听得入迷忘记下马车,就这么靠在车上听着关于他们的无边风月,虽然不尽真实,但却是他曾经的期望,也是他现在卑微又渺茫的期许。

于是他就这么呆愣愣地听完了一段儿,直到被小二注意到,才让他帮忙外带一份下酒菜和一坛竹叶青。

虽然之前手头过得很是拮据,可眼下已经回到了姑苏,不出一个时辰的功夫便能回到神医谷,再也不用愁吃穿住行的花费,自然就大方地把包袱里最后剩下的几两碎银给了出去,就当是感谢那先儿给了自己和她一个美好的结局,权且当做是个好兆头吧,哪怕只是当个念想也好。

落幕时分,他再一次回到神医谷那一片温柔的湖光山色里。

他离谷的时候冰雪漫天,一片萧瑟,如今却已是处处苍翠,生机勃勃,只是依旧冷冷清清的,纵然暖风拂面却令人如置数九寒天。

洛枫大老远就看到了,难得见他灰头土脸的模样,乐得多瞧瞧。

沈熙遥却直接跳下马车,嚷了一句:“老头儿,我给带来了一个人来陪您玩玩。”然后径直绕过洛枫,头也不回地迈向屋内,这一个月以来,他最想做的事,就是好好梳洗一番。

这小子没大没小的,可洛枫一点儿也不生气,反而很欣慰,真是好久都没看到他这么有活力的样子了,自从小丫头突逢大变之后,还是第一次见他笑得这么没心没肺呢。

在沈熙遥拾缀自己的时候,洛枫开始为南飞旭施针,倒也没什么大碍,至今未醒,也只是因为元气大伤,想来在谷中好生休养一阵便可痊愈,只是不知可会留下什么后遗症,毕竟头上也伤得不轻。

**

宛陵这边,五月未至,陆长风就挑了个良辰吉日,趁着盛夏的好风光,将庄主之位传与陆渊,光明正大地当甩手掌柜,携妻出游了。

对于这样的情况,舒墨然是松了一口气的,这下可以不用担心被人催问子嗣的话题了。

当初也没多想,师兄说陆家伯父伯母正在逼婚,而他的意中人早已嫁作他人妇,他与她虽无缘,却不愿另娶他人,可又不想看到母亲父亲为他的事烦心,所以提出想和她假意成婚。

他说得绘声绘色,感人至诚,她头脑一热就答应了,只说待今后他再遇到心爱的姑娘,会与他和离并跟那姑娘解释清楚,陆渊不置可否。

那时没有多想,但经过这几个月的相处看来,师兄怕是在说谎,他们从小相识,他身边出现过的姑娘,她一只手都数得过来,根本没发现符合他所说的情况的人选。

若不是有一次她半夜听见他梦里的一声惊呼,她几乎都要怀疑他是不是中意她了。

这段时间,在陆渊的要求下,舒墨然学着担起一家主母之责,好在陆家人口简单,也没有京城大户那么多勾心斗角之事,是以处理起来倒也还算顺手。管家之余,还能跟陆渊学着管理几间铺子,忙起来就仿佛淡忘了心伤这回事儿。

直到六月初九,沈熙遥的生辰。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纵横中文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地下城之全职欧皇尴尬的偶遇》

    转眼间到了穿裙子的季节,校园里无处不散发着青春的气息,篮球场那边传来了女生给灌篮高手们加油打气的欢呼声,广场上,手拉着手面带微笑说着小秘密的姑娘们;还有那些在树荫下围成一圈儿的准是在玩儿“狼人杀”;雕塑前面的小场地几个帅气的小哥哥和小姐姐们不太熟练的玩儿着滑板,漫步在这校园中,空气中都弥漫着恋爱的味

  • 都市之超级抽奖一封公告带来的影响

    暴雪爸爸在战网上发出了公告,爆出了一个国服的id,为之证明没有开外挂。这让国内的媒体瞬间就不淡定了,四处寻找这个id的出处。直播间里面也瞬间火爆了起来,人数到达了5万多人,要知道,现在看熊猫守望的人数只有6万人,基本上都到这边来了。弹幕上全是礼品和水友的发的弹幕“主播是暴雪的亲儿子”。现在刚刚进去的

  • 兵王狂少在线阅读第九章

    “你来了。刚好完成作品呢…”女人转过身,推了推眼镜,有点凌乱的发丝垂落在脸颊旁。在有点阴暗的屋子里,陈列着各型的武器,每一个都有嗜血的光泽。那是由喰种的不是器官改造的…“……麻烦你了。”绪里奈穿着披风帽兜遮住了狐狸面具,把手里的皮箱放在地上。对方把一只手放进了染血的白衣口袋,另一只手将“作品”抛给了

  • 特种兵之终极兵王之只争该得到的东西(7)

    “她是什么?她也配。”周敏墨立刻打断了苏季风的话,她处心积虑才让儿子继承公司,女儿即将嫁进苏家,这还没有木已成舟,她的女儿竟然来了。没有谁可以撼动她的位置,她的儿女在苏家的位置。一旁的苏华染依然挂着礼貌的笑,并没有因为周敏墨的话而感觉到生气,既然她来了,就做好了所有的打算。苏华染笑着说道:“我配不配

  • 新阿拉德战记在线阅读第8章

    叶辰是被急促的来电铃声吵醒的!如果不是手机里传来的声音温柔动人,他差点都要骂人了!得知了对方的身份之后,叶辰立刻从床上坐了起来。“凌校长呀!正好有件事情想跟你汇报呢。”电话那头的凌芝愣了下,刚才傅老指点她一番之后,她立马从学校资料库里调出来叶辰的电话。现在电话刚接通,她还没有来及多说什么,叶辰竟然有

  • 红花录第九章

    思考着要不要抽时间查一下沢田纲吉家的水表,我揍人的动作顿了顿,然后化为了无比忧郁的心情:“.......草壁,剩下的交给你们了。”“是,委员长!”一个人帅气地转身离去,我刚准备朝着45°的天空露出一个忧郁的侧脸,就被一个快的看不清形状的东西扑倒在地,低头一看妈的被人袭胸了难怪胸口有点小难受人也有点小

  • 夙瑶的反派生涯之序章

    如果人生可以重来,还会犯下相同不可饶恕的错误吗?会的,只要有机会,一定会的。有时候,我感觉自己是一个异能者。但现在,我这烂异能能发挥什么作用,少年不住的奔跑着,背上背着一个昏迷的女孩,嘭嘭!几声枪响,几束流弹从少年身旁飞过,在四周的墙壁上炸裂,突然,少年停下了脚步,“完了。”死胡同,追赶的人也停了下

  • [防弹BTS]Just Dance第9章在线阅读

    王涉进门的时候,就发现气氛不对劲,顾南城在浴室刷牙,盛夏抱着腿坐在窗边,背影看起来有几分落寞。“五小姐,这是怎么了?”王涉趴在门边问顾南城。顾南城还没回答,他就脑洞大开有了答案,“不会是昨天晚上她想搞你,被你骂了吧?”五年前盛夏带人上门霸王硬上弓的印象实在太深刻了,别人不知道,当时住顾南城隔壁,还是

  • 全世界都知道我有系统在线阅读第5节

    万梅山庄。正值早春,这里的梅花开得正盛。虽然有些早开的似乎已经凋零,但仍有许多还在盛放。走在山坡上,鼻间满满的都是梅香。今天阳光很好。——刚刚方怜玉见花满楼时已是夕阳西下,送走陆小凤和司空摘星时天色已经彻底暗下来。如今穿了一下,忽然又到了白天。【又白天了啊】弹幕里也在感慨。四下无人,估计还要爬一会山

  • 我们毕业了!之苏醒(2)

    加码圣城,皇宫深处,灵宫灵柩之中,突然,一个昏睡的少年睁开了双眼,那是一双深沉如墨,幽兰若海,明亮似星的眸子。从少年面貌看上去,竟然只有十三四岁,很难想象,一个如此年幼的少年,眼中会有一种超乎他岁月的沧桑,甚至,那双眼中,浮现一道猩红的血色,紧接着,从其身上发出无边无际的杀机,本来就因为孤寂而显得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