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都市异能 > 正文

末世之浅歌格斗比赛

2021/7/23 5:02:15 作者:陌汐汐 来源:纵横中文网
末世之浅歌
末世之浅歌
作者:陌汐汐来源:纵横中文网
肖浅歌,天生性情冷漠在末日里却始终保存作为人类的善良与底线。怀揣着时间与空间的宝物重生于末日前两个月,本文着重描写末日生存,没有男主。文章中会提到一些独特的末日看法以及异能的进阶与种类,包括丧尸的进阶,种类比较复杂多样。本文中的空间虽然涉及修仙,但是女主并无修仙的资质,主要还是末日生存类文章。

仇傲走上六号笔试台时,上面已经站了十几个人,大家都三五个人聚在一起,仇傲估计是已经暂时联盟了

仇傲一走进,就有好几个团体的视线投过来,毕竟她是一个人上来的,也没组队,这样的人好对付多了

事实如此,一个人的力量总是有限的,即使以仇傲现在的能力以一敌五都没问题,只要不是遇到太变态的

即使这次仇傲真以一人之力留在最后,那下一场比赛就会面临群起而攻之的局面,那不是仇傲想看到的

仇傲正想着要不要随便加个小组时,突然听到有人叫她的名字,仇傲看过去是一个小女孩

,此刻正在朝他挥手。

长的很讨人喜欢,不过仇傲并不认识她,她身边的两个小男孩,仇傲倒是认识,一脸笑容那个是莫家小少爷莫言,另一个绷着脸的是蔺家三少爷蔺晨

仇傲做为仇家的小少主,其他六家都有什么人,她是做过功课的

即使没见过,但仇峰搜集来的资料上有他们的影像

说道这里就不得不说一下仇远和仇峰,虽然仇卓身死 ,但他们俩兄弟依旧被分为仇卓的明、暗主

六年前在亚楠斗场回来后,就进行了为期三年的特训,在仇傲三岁时,正式跟随仇傲,仇远为暗主,仇峰为明主,向搜集资料这种事就是明主的事,至于暗主,后面会说

不过童军学院将三大世家的少爷都分在一个队,也不知是怎么想的

是让他们联手呢?

还是互掐呢?

“你好,仇傲,我知道你是仇家小少爷,你和我们一起吧!”仇傲刚过去,小女孩就自来熟的说道

仇傲皱了皱眉,有些厌恶

也不知道这小女孩是谁,一点礼貌都没有,也不知道谁给她的勇气

我还不认识你是谁呢,你就自画自说,有没有点礼节?这种人怎么会出现在一等星球的

前世还没当上总裁的时候,有敢和仇傲用如此高傲的语气说话的人一向都会整的很惨,当上总裁后就更没有人敢这样和她说话了

说实话,仇傲都很久没有为这人整人了

只是和其他两大世家牵扯上,有点不好办啊!

仇傲看向其他两人,莫言虽然脸上带笑,但眼神却有些冷,莫言见仇傲看他,首先问候:

“你好,仇同学,我是莫言,他叫蔺晨”指了指旁边的蔺晨

“你们好,我是仇傲”虽然讨厌这个小女孩说话的语气,但仇傲不会乱发脾气,基本的贵族礼节还是不可少的

“你好,我是蔺晨”蔺晨同样回礼,一板一眼,跟个小老头似的

莫言见小伙伴没有再说的意思,只能自己来介绍

,指了指小女孩

“这是蔺晨的表妹,康佳”

“嗯,”仇傲挑了挑眉

姓康,那就不是什么大家族的人,看蔺晨的态度,好似也对他这个表妹不感冒,那就好办多了

很快喧闹的广场重归平静,考官们坐的凉亭渐渐升起来,值得和比赛的台子一样高才停下来,宣布比赛的依旧是之前那个美艳女子:“哈洛莱童军学院的测试现在正式开始。”

随着开始的声音落下,比赛台上的同学同时动起手来。

九座擂台上时不时有同学被扔出来,各种各样的招式,层出不穷,武器在空中叮叮当当的碰撞着,仇傲他们对也是一样

比赛台上,一声声哎哟的呼痛声,生生将这一幅幅画面的美感破坏的一干二净,实力低一点的学生只有被扔下去的命运,呼痛声也就此起彼伏。

惨叫声虽然一片,但他们谁都没有性命之忧,这些擂台都设有阵法禁制,又四个考官,和学校护卫队都在旁护持,一旦伤重倒地不起,就会被立刻传出赛台。

所以,惨叫声虽是一片,也没让看亭子里的考官们皱一下眉

而且还在是不是的进行记录

仇傲扫了一眼其他的战台,已经有好几个战台上的比赛结束了,仇傲又看了一眼她们这一对台上还剩余的人数

,嗯,也快完成了

莫言和蔺晨都在,不过原先与莫言一起的康佳已经不在站台上了

仇傲看着眼前这个和她已经打了两分钟的小男孩,觉得应该时间到了,于是本来准备以拳对拳的招式,突然手上做了个假动作,在那个男孩接拳时,仇傲手一收,跳起来右脚发力,以脚对拳,小男孩直接掉下站台

第一轮比赛结束

看台上,

美艳女子又一次站起来说道:

“现在还留在比赛台上的人,迅速到一号战台,休息十分钟后继续进行比赛,其他同学观战

等特等班比试结果出来,你们再继续比”说完便不再管

看台上

一个面容严肃的男考官皱着眉道:

“怎么第一轮就将几大世家的公子都凑一起了?

仇家仇傲,莫家莫言,蔺家蔺晨,幸亏其他三家的嫡系都没有这个年龄段的,不然六大世家齐聚,岂不是要出问题?”要是仇傲在这里就会认出这正是测试力量时那个给出她分数的考官

“怎么会出问题?有实力才能留下来不是吗?”美艳女子不以为然的接道

“梅姐说的对,有实力才能进特级班,再说还有挑战环节,有什么好担心的?老赵你就是太较真了!”另一个男考官附和道

不管考官怎么样,仇傲是不知道的,此刻考官口中公子们,正在讨论接下来的比赛战术

“能留下来的这九十人的实力都是不错的,我们这次可得小心点,你们俩一定要坚持到最后啊!这样我们就在一个班了,不过最后要留三分之一的人,对我们来说还是比较容易的”莫言首先就目前面临的情况进行了分析

“我们每人扔下去两个,应该就差不多了”仇傲半开玩笑的道

“嗯,扔两个没问题”蔺晨突然出声,绷着他那张面瘫脸,怎么看都觉得搞笑

仇傲右手的手指几不可见动了动

好想掐两下!

好可爱!

不过仇傲是个即使内心在刷屏,从那张漂亮的脸上也看不出来任何情绪的同学,所以其他两人并没有发现异常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纵横中文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绝世丹尊在线阅读第一节

    中立医院,急救室里的心电监护仪随着病患越来越虚弱的脉搏,纵然医生已经尽全力抢救了,但还是渐渐形成一条直线,没有了生命迹象。门外的家属在病患冰冷的身体被推出急救室的时候,撕心裂肺哭喊着扑倒在自己女儿面前,久久不能平静。这种情况在医院里一天都不知道有多少这种情景上演,生老病死人之常情,医生们估计见多也就

  • 且入梦在线阅读第7节

    我和钢子哥又一次来到春城的金湾花园。一进屋,舅姥姥噗通一声跪下,抱着我大腿声泪俱下:“小沅,舅姥姥知道你是个最最善良的孩子,你救救你三姨吧!你要是见死不救,我这把老骨头也活不成啦!”未及我反应,钢子哥一把拽起舅姥姥丢在沙发上,怒气冲冲道:“少特么玩套路!你什么货色我们不知道?有事说事,别闲扯淡!”舅

  • 千载应弦歌在线阅读第4节

    向北出省的高速公路曲折盘绕在崇山峻岭中,连续几十公里长的爬坡、下坡、急弯给那些载重车司机带来极大的考验。也正因为如此,处在南岭山脉的这段高速公路两旁风光极为壮丽,许多走过这段高速的司机都对这里印象极为深刻。应外省朋友的多次盛情邀请,侠哥驾车沿高速一路向北进发。当他进入这段盘绕在崇山峻岭的高速公路时,

  • 年轻的国王在线阅读第10章

    从一组的地盘出来后,董辰九跟着美男和庄离直接回到了伊米家,在路上美男做了简单的自我介绍:姓伍名蕴,八组组长,小时候跟庄离在一个孤儿院长大的,关系跟亲兄弟还要亲。在说到孤儿院那段的时候,庄离明显不满地横了伍蕴一眼,浑身又直冒冷气,表示这个小傲娇又不满了,董辰九直接忽视之不怕死地问道:“庄离不是伊米她表

  • 我在西方当阎王在线阅读别苑

    去别苑那天艳阳高照,热气逼人的,沈棠着了一条薄薄的纱裙,十分清凉,远远望去,朦朦胧胧的,如仙子下凡一般。沈棠带着红杏朝府门口走去,不期然遇到了沈莲,沈莲是沈北弟弟沈轩的女儿,也是沈棠口中那个老是与自己抢东西的人。沈棠规规矩矩的叫了声:“二姐姐。”沈莲看她打扮的明艳逼人,显然是要出门,便问:“妹妹这是

  • 种植大师[豪门]映月草堂叙前事 忽识天溪文一子

    趁着天间月色朦胧,叶沐清带着姑娘还有那昏睡着的蛮人一同寻了处破旧草堂且住着了,又在别处帮姑娘找了件别致的衣服穿着,姑娘看着叶沐清,叶沐清似乎第一次见这女儿情长,心中竟有些过意不去,急忙躲在一角,看着朦胧的夜空,不知如何是好。姑娘穿着甚好,走至叶沐清身旁,叶沐清心想还不知姑娘姓名,也不好总是姑娘姑娘的

  • 庆幸相遇第3章在线阅读

    应付完书画展那边的外宾,崔夕往体育场来。程朗见了她立刻对她猛挥手,崔夕却径直往低头坐着的乐念停走去。“崔夕!”程朗大声叫道。回应是两道白眼。程朗又气又急,脑袋里本来就不多的英文单词更是消失无踪,只能把那群老外带到休息室坐下,一边口里喃喃念叨着仅仅想得起来的“WATERWATER……”一边手忙脚乱地塞

  • 花无名之第十章

    浴室门从里面打开,弥散着乳白色的蒸气中,时星月穿着睡衣缓缓走出来。神清气爽。她其实是个很懒的人,家里面到处都是大小不一造型各异的沙发,唯一的共同点就是松松软软的,方便她走到哪躺到哪。此刻,她擦干了头发,斜斜地歪在阳台的小沙发上。玻璃外,就是这个城市最繁华的中心,幢幢高楼拔地而起,人群熙熙攘攘,各式各

  • 九重之渊二在线阅读第九节

    鱼忆姬:大家好,我是作者兼本次剧组主演相性一百问主持人鱼忆姬鱼忆姬:请大家进行一下自我介绍欧阳少恭:大家好,我是欧阳少恭乐坤仪:大家好,我是乐坤仪陆压:大家好,我是陆压百里屠苏:大家好,我是百里屠苏紫胤真人:大家好,我是慕容紫英伏羲:咳——祝大家端午节快乐。鱼忆姬:其余主演因为档期原因并没有参加,下

  • 『凹凸世界』风起不老药

    这是一个月黑风高的夜晚,林内一座小屋在夜色中隐显,屋内摇曳着柔和的烛光,不知何时窗外传来了凄厉的风声,躺下的人辗转反侧难以入睡。就在这时,门外传来一阵急促的敲门声。“咚!咚!咚!”屋内的人,敏捷的翻身而起,小心翼翼的走向门后,略一犹豫,打开了房门。烛光一阵晃动,透过隐隐的夜色,一个背影眨眼间消失在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