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惊悚小说 > 正文

[综]武侠世界正在闹鬼在线阅读降临 下篇

2021/7/23 4:22:13 作者:YS云舒 来源:晋江文学城
[综]武侠世界正在闹鬼
[综]武侠世界正在闹鬼
作者:YS云舒来源:晋江文学城
橙武霸霸顾西风穿越了,死宅表示没有游戏的世界分分钟想狗带。运气好的是,顾西风穿的虽是本体但是却意外带着自家霸霸的技能,包裹里的几十万金也真的存在。顾西风表示买个庄子当地主,没事练武顺便调戏小美男也是不错的。直到他们庄子有一户人家闹鬼了...PS:感情线会很淡,主剧情。作者食用指南:第一本:《[综]武侠世界正在闹鬼》第二本:《女飘今天也在努力中》第三本:《(全息)世界之初》求预收文案:2050年,地球上第一款全息游戏世界之初安静的发布了阿宅女孩越青盏第一时间订购了一只高配游戏仓呃......用来在

万里长城,一座高峰之处,两道身影一站一坐,远远地注视着天穹。

“美人,天怎么黑了?”孩童般的铃音少女双腿摇摆,懒洋洋地坐在山顶的青石处,面色充满疑惑,却显天真。

少女旁边站着一身俊影,一袭绿锦,长发及腰,一双凤眼阑开,面色冷淡,但奇怪的是,俊秀的面容让人分不清是男是女,却也不失为一个美人坯子。

“天有异象,必有大事发生,你可要小心对待。”略显中性的声音从身影口中传出。

“哦?”少女轻疑了一声,转而嬉笑:“不是还有你吗?你会保护我的。”说完,两脚轻摇,脚上的紫铃轻轻作响。

“绿锦”似乎对少女很是无奈,微微摇首,同时眼中充满凝重。他们并非偶然来到昆仑山的,从那巨大的列驹出现时,他们便已在这座高峰之上,之前列驹的第十三列车翻滚的状况和狼群来袭,便是他们暗中施法造成的,而他们的目的就是制造混乱,从而截获列车上的物资。

此时,“绿锦”抬眸注望黑夜的天穹,那团团的气旋产生剧烈的波动,在中央那巨大的黑洞中集聚,整个天宇像是要被黑洞吞噬一般。他也没想到今日竟会遇到如此异变,眼中带了些深重,手指轻轻地在衣角敲击。

恍惚间,天地竟如同变了颜色,黑色的夜幕产生巨大的漩涡,道道星辰旋转,云海翻腾,隐隐中有雷电的气息,随后只见一道闪烁从天穹横劈直下,昆仑西山某处高山轰然倒塌,紧接着道道天雷交加劈下,整个山域如同修罗场一般。

看着如此景象,“绿锦”突然想到什么,转头令少女撤离。

“为什么?任务还没完成?”少女面露苦闷,极为不解,虽然天雷恐怖,但也并非无力回天。

只听“绿锦”悄然说了句:“天有雷音,不宜行动。这是规矩。走。”

少女对着他撇了撇嘴,只能作罢。随后两人的身影悄然消失,似乎从未出现在昆仑山。

北长城前,数道人影匆忙闪烁。

风天卜眉目凝重,紧紧地拉着琅玉儿,头也不回地向长城一侧前行,心中甚为不忍。刚才数十道天雷夹击,横扫西山,他手下的黑甲军伤亡惨重,如今跟在他后面的也只有渐渐几人。另一边,白发老者身边也只剩下青衣中年和那位青年。

“隆隆”的雷音在夜幕中轰轰作响,天穹上巨大的窟窿散发着黑与明的交辉,慢慢地,那巨大的黑影从窟窿中显现,仔细望去,竟是一落巨大的陨石。巨石从窟窿中悄然爬出,整个天宇产生一股剧烈的波动,空气中难以承受的压迫感让人几乎窒息,阵阵的气旋飞速地流动。在人们不易察觉的时候,那处冰湖中产生强烈的漩涡,湖中一条条灰色藤蔓缠绕而出,一个巨大的多的数不可数的枝藤缠绕的椭圆状物体悄然升起。

风天卜自然感受到那股强烈的波动,隐隐回头,发现天穹上竟出现一块巨大的陨石,沉降的速度是即将要陨落到这片山域。他即刻察觉到危险,转首吩咐黑甲军加快速度。

就在他说话之间,整个夜幕轰然崩裂。

在那一瞬间,黑漆的天宇中产生一种极度的光,瞬间散开,黑夜中行走的人们被刺得看不清天是亮的还是黑的,没过多久,从四周袭来数百道冲波,汇聚在一个圆心,之后一股剧波轰裂席卷,千层山地震碎而起。那一刻,黑夜中的人们,只看到那明亮的天穹上划过数十道刺眼的光芒,却不知它们要去向何方。

陨石袭来的那一刹那,风天卜眼前白茫茫的一片,没有光也没有黑,只是空洞的白,飘动的尘粒。那一刻,风天卜感觉一股神秘的气息向他走来,那么神圣那么磅礴,他努力睁开眼睛,看着刺眼的前方,只觉得一名红衣女子似乎朝他笑了一下,他非常清楚地知道她就是琅玉儿,他努力让自己向前走,手紧紧地抓去,却发现红衣女子离他很远很远。

风天卜的心顿时一揪,恍然间,他感觉自己似乎失去了什么,他看着面前的红衣女子,面色起了些伤感。等他再去抓向女子的手时,白茫茫的一片却悄然消散,眼前渐渐清晰起来。

烟尘四起,整个昆仑山弥散着一股洪荒的气息。

风天卜睁开眼的时候,他显得很迷茫,他不知他是身在何处。云雾缭绕,昆仑西山看起来那么陌生,山峰高得出奇,深雪静白,刚才的景象似乎像一场梦,直到看到面前那巨大的冰湖和倒塌的雪峰,风天卜清楚地知道这不是梦。

周围剩下的黑甲军衣服早已破烂不堪,身体上伤痕累累,他们还没有从刚才的异变中缓过神,此刻双目呆滞,面色煞白。白发老者三人也不比当初,尤其是那位青衣青年断失了一条右臂,此刻面色惨败,身上血色满沾。

老者慢慢地平缓气息,身体周围渐渐起了些道气,他的眼眸有些颤动,明显对刚才的天象心有余悸,那种场景简直如同末日般深深地烙在他的心里。

“你们没事吧?”风天卜将自己的气息平复后,来到黑甲军附近,一阵安抚。

这时,老者也轻轻抬眼,看向风天卜,等看时,有一种明显的波动。周围的人也注意到风天卜,眼神中充满惊异。

“怎么了?”风天卜感觉到气氛不对。

“风首领果然深藏不露,面容依旧,黑衣如初,并不像亲历刚才异变的人啊。”老者站起身来,向风天卜那边走去。

听到这话,风天卜才注意到自己的衣身完整,没有一点污尘,顿时一怔:“难道有什么不对?”

“刚才天降陨石,群山倒塌,简直末日一般,公子能够如此,当真是气运加深。”一名黑甲军上前说道。

这话倒让风天卜心生一惊,这明显与自己看到的不一样,难道不是白茫茫的一片吗?忽然他想起那名红衣女子,忙转身去找琅玉儿,但见在他的前方,一女子红衣飘飘,宛如天仙,站在那里望着天穹。

他刚要走过去,一股气息渐渐卷起,周围的人皆是一惊,刚才的灾劫所生的恐惧猛然心生。

前方突现藤枝,一条条缠绕而起,紧接着地上传来巨大的引力,只见呈现在人们眼前的是一个巨大的椭圆状的物体,它的表面被藤蔓交缠,殷红满开,朵朵缀连在一起,慢慢向天穹升起,最终沉浮在空中。整块巨型椭圆在人们的面前漂浮,一大一小,宛如朝圣。

见此,风天卜顾不了那么多,忙去琅玉儿身边,在他刚要迈到女子跟前,一道血痕从他身上突然破裂,风天卜显然没有预料,一个翻滚落地。他捂着胸前的伤口,面露惊异地看着面前的人,转即愤怒之色满露。

“公子!”

黑甲军见此当即跑去,可却发现他们动也不能动,下半身已被冰雪冻住。

“为何如此?”风天卜面色一冷。

“该如此便当如此,你还是太年轻。”面前的人正是白发老者,此刻他面色依旧平淡。

“你真是好心机,竟能等这么长的时间才动手。”风天卜嘴角冷冷地一笑。

“原本老夫还是没有机会下手,毕竟你的实力,老夫如今不能完全知晓,而且在这之前,你算是毫无破绽可言,但,这个女子便是你的最大破绽。”老者抚了抚胡须,用手指向红衣女子。

风天卜看了看红衣女子的背影,眼里浮现柔光,随后自嘲地叹息了一声,你果然是我的破绽。

“你这么做有什么目的?”风天卜转目看向白发老者。

“这个就不劳风首领费心了。”说完,老者便转身向红衣女子走去。青衣中年和青年也从后方赶到,随老者一同走去。

“你想干什么?”风天卜顿时一慌。

老者没有回答他,依然向前走去。风天卜当即拔剑,忍住伤痛,一个跳身刺去,哪知老者却并未回头,剑尖刚到老者身侧,便砰然断裂,一阵余波将风天卜冲开。

通的一声,风天卜倒身落地,喉咙中一道甘甜,不由得吐出鲜血。他的眼眸渐显迷离,但下意识得让他不能倒下,他努力让自己的身体站起,握紧铁剑,不顾一切地向前冲去。

又是同样的结局,风天卜原本的伤更加严重了,老者淡淡地看了他一眼,轻蔑道:“不知深浅。”身旁的青衣青年也是眼神轻蔑地看了下风天卜。

“你倒是天师中异类啊,多少个天师中能出现你这样实力的人。”风天卜又再次站起身,将剑挺住。

“哦?”老者轻微一咦,转而说道:“你倒是知道的挺多的,你来自中土?”

风天卜冷冷一笑:“天师也算是人族的异类吧。”

这话未落,老者一个瞬步来到他的面前,右手直掐他的脖梁,重重地摔在地上,随后一股冷气横生:“你小子是不想活了。”

风天卜依然冷笑,眼神中充满轻蔑。

老者久久注视着他,慢慢松开了手,说道:“老夫很多年没有生气了,你算是第一个了吧。”话语间让人感受到寒气漫溢。身后的青衣中年和青年已然知道老者动怒了,心中不免发凉。

老者向着红衣女子走去,身上弥散着冷气,后方传来风天卜的怒吼:“你若敢动她,我必让你生不如死。”

还没等老者回应,青衣青年一个箭步走去,一脚踢到风天卜的脸上,继而骂道:“你子,早前都告诉你别太猖狂,事到如今还嘴硬。”说完,又是一脚朝风天卜的脸上踢去。

可下一脚却再也踢不到了,但见风天卜一个翻身,拿剑回地当斩,之后便听见青年剧烈的惨叫,满地遍是殷红之色,那断裂的双腿赫然在目。青年终究难以忍受剧痛,竟一命呜呼。

青衣中年面色紧张,动作稍显迟钝,站在原地一动也不动。白发老者淡淡地看了地上,随后一只手弹出阵阵波纹,通的一声,风天卜再次摔落倒地,又是冷不住地吐血。

“废物一个,死了也罢了。”老者的语气听不出喜悲,倒是旁边的中年满头冷汗,手脚颤栗。

老者再没有理会风天卜,走到红衣女子跟前,手中暗暗运气团团道气,随着时间的流逝,道气像缠丝一般围绕着女子。琅玉儿面色依旧平淡,丝毫没有一点惧怕,直到某一刻,她的嘴角突然一笑。

“想不到上头派来的任务竟是如此,看来昆仑山果然甚是神秘。但那东西……”老者心里细细思索,转而看向空中的椭圆,淡淡一笑:“远古巫妖也不过如此,凭这位女子便可控制住它。”

“啊!”老者突然发出惨叫。

风天卜和中年同时看去,只见老者的右手竟然断裂,半个身体出现道道血痕,整个人看起来面色煞白,苍老了许多。中年忙是去扶老者,却见一阵雪雾,中年竟化为烟海成血,空气中充满糜烂的气息。

老者惊恐地看向前方,琅玉儿红衣如雪,黑发披散,整个人越加显得诡异。

“玉儿?”风天卜也注意到玉儿的妖异,心里顿时一慌。

空中巨大的椭圆,交织的藤蔓快速挪动,殷红的花片片飘落,一点一点地散却。长长的枝藤从空飞舞,终落至地上,满天的云雾缭绕眼底,恍然间,有股莫名的神秘从天而降。

云雾渐散,花藤逐渐落地,天穹上一道人影若隐若现,悄然无声中,飘落至琅玉儿几人的前方。

风天卜的心跳慢慢变快,眼中充满惊异,渐渐变得恐慌,甚至畏惧,他不知这是怎么了,一种生命原始的状态出现在他的内心,那一刻,他突然感觉他是那么渺小。恍然间,一切的景象都变白了,他的眼前变得模糊,一种疲惫感由心而生,接着,一切都黑了起来,他悄然倒地。在他身后的黑甲军不知何时也慢慢闭上了双眼,倒身在地。

另一边,白发老者面目显露恐慌,那种恐慌并不是表面的,而是由心到全身的一种颤抖,同时老者之所以恐慌,并不只是眼前所见的和自己所遭受的,更是他看到他此生都不愿见到的——那是他内心深处最为畏惧恐慌的——永远不想面对的心魔——那个让他一生畏惧的人。

老者的身体在瑟瑟发抖,整个毛孔都在颤栗。在他的面前,落下一名男子,面容绝伦,乌黑的长发散落至地,一袭白衣胜雪,白雾浮散,给人一股飘然之感,若隐若现,同时隐隐中给人一种神圣又畏惧的感觉,宛如天人。

“是你!你……”还在等老者话说完,他的声音已戛然而止,化为乌有,整个人已泯然于雪雾中,而老者在最后一刻留下的面容已然是惊恐万分,谁也不知道他想要说什么。

白衣男子落至红衣女子的面前,伸出白皙修长的右手,轻轻抚摸她的脸颊,蓦然间,红衣女子原本泛着殷红的光的眼睛渐显明亮清澈。她迷茫地看着面前的男子,他的面容世间罕有,宛如天上。

琅玉儿回归到原本的样子,此刻的更显清灵,她涩涩地盯着面前的男子,恍然如梦,轻轻地问道:“你是?”

白衣男子并未说什么,只是淡淡一笑,这一笑,欲化冬雪,天地间都失了颜色。

琅玉儿看得呆住了,竟没有意识到男子已倒在了她的怀里,等她察觉时,先是一惊,再是小脸满羞,最后才发现男子竟然沉闭了双眼,静静地睡在她的怀里。不知为什么,她并未感到任何排斥感,相反却有一种熟悉感。

“我们以前认识吗?”琅玉儿喃喃自语,不是还抚摸着男子的长发,心中还有些嫉妒男子的长发竟比她还要乌黑滑顺。

“玉儿?”一声年长的呼声传来。

琅玉儿顿时一惊,整个人不知所措。

“玉儿?你怎么会在这里?天卜怎么了?”一身穿蓝衣的中年悄然来到琅玉儿的身后。

琅玉儿转身看向面前的中年,轻轻地叫了一声:“父亲。”

这个中年正是琅玉儿的父亲,琅天,同时也是守山古族的族长。

“玉儿,你怎么跑出来了?”琅天的语气略显严肃,但眼眸中有着难掩的惊慌。

“啊?”琅玉儿这时才注意到此刻她并不在西长城,而是在北长城城外,她的心头一惊,“我也不知道,我一觉醒来就到这里来了。”

琅天显然不会信的,他的面色渐显沉重,说道:“那你知道这里发生了什么?天卜和黑甲军怎么了?”话说完,他看到玉儿的身后竟躺着一名白衣男子,眉目一皱。

听此,琅玉儿看向一旁,心中不免慌张,忙跑到风天卜身边,口中说道:“父亲,天卜哥怎么了?”

“只是身体受伤过度导致昏迷,为父已经替他疗过伤了,需多休息几天。”

听父亲这样说,琅玉儿顿时松了一口气。

“倒是你,为父让你老老实实待在家里,为何到处乱跑?还有,这个白衣男子是谁?”琅天话风突变,指了指身后的男子。

“咦?”琅玉儿顿时一阵羞涩,想起了刚才的种种。

琅天自然看出了自己女儿的表情,眉目深深地一蹙,“这名男子似乎并非城域之人,却身在西山禁地,可是要交于执法者。”

琅玉儿吓了一跳,赶紧跑到父亲身边,喏喏地说道:“父亲,他绝非奸险之人。”转而眼睛一动,“他可是我的救命恩人,你看这西山如此险峻,而我却没事,是他刚才救助我的。他现在昏迷在地,您老忍心看着吗?”

琅天最受不了女子的撒娇,故作怒道:“我有那么老吗?”

琅玉儿知道琅天答应了,心中一喜,说道:“那……”

琅天轻轻地嗯了一声,对身后的士兵吩咐道:“送小姐回家。”

琅玉儿也就做罢,跟着士兵回去,不是还回头对琅天吐了吐舌头。

琅天无奈地摇了摇头,久后沉声道:“将天卜和黑甲军送往城府,同时命令各部封锁西山,不经我允许,任何人不得进入,违者军法处置。”

几位士兵齐声称是,随后将天卜几人抬走。

一人来到琅天身边恭声道:“族长,这个人呢?”

琅天深深看了一眼白衣男子,继而说道:“送往治护所吧。”那人称是。

可刚到白衣男子身边,一股莫名的波动将他冲开,琅天也是一惊,运转道气散开冲势。

琅天落至离男子十米处,眼中充满凝重,右手轻微地颤抖。刚才的士兵回过神来,来到琅天身边,“族长,这……”

琅天紧紧地握着右手,深深地看着面前的白衣男子,轻轻地说道:“这件事,你就不要管了,先行离去。”那名士兵拱手退去。

士兵离后,琅天并未放松,他抬眸望着天穹,内心思索着:“这片天际刚才到底发生了什么。”想毕,他整个身运起玄道真阳,刹步来到男子身边,轻轻扶起。

“可行。”见并没有发生什么,琅天心口一松,紧接着抬起男子朝某个方向行去。

……

……

在离昆仑山四十里处,满是白桦林的暗林中立着一座十步亭。

亭中摆放着一道棋盘,黑白交错,黑多八少六,白反之。

棋盘两方面坐两名男子,一名身穿黑服,戴着一个白脸面具,发色有些灰白,却看不清年容,另一名身穿灰黄色戎服,中年之色,右领戴着一个青色缺角半雀,如果这让风天卜看到,他便很快知道这个图案代表什么。

突然,棋盘上两方棋局发生震裂,两人皆是一咦,随后便看见黑白棋道道破裂,最终只留下一颗白棋。

身穿戎服的中年将白棋轻轻扶起,眉目一蹙,但即刻消逝,中年两指一并,白棋瞬间化为灰烬,随后他的口中传来厚重的音色:“竟然败了?”

对面的面具男子久久看着灰烬的棋子,说道:“莫老亲自进入昆仑西山,竟未能将东西带出。这对我们的计划……”

中年拿起案边的茶杯,轻抿一口,淡淡地说道:“这件事情,你尽快查清,我会亲自出兵。”

面具男子微微惊异,而后久不语,身影消失不见。

起身云袖,中年负手看着天边,心中有些怀疑这场败局与刚才的异象有关,但很快他摇了摇头,嘴角不由得冷笑:“任它天地如何,谁也挡不住我?”

一卷茶烟,林间寒起,中年的身影也消失不见。

只是他,他们都不知道的是,过了很久,那亭中棋案上已化为灰烬的白棋,慢慢重新汇聚到一起,转眼间,竟又是一枚完整的白棋,雪染无尘……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都市之超级抽奖一封公告带来的影响

    暴雪爸爸在战网上发出了公告,爆出了一个国服的id,为之证明没有开外挂。这让国内的媒体瞬间就不淡定了,四处寻找这个id的出处。直播间里面也瞬间火爆了起来,人数到达了5万多人,要知道,现在看熊猫守望的人数只有6万人,基本上都到这边来了。弹幕上全是礼品和水友的发的弹幕“主播是暴雪的亲儿子”。现在刚刚进去的

  • 兵王狂少在线阅读第九章

    “你来了。刚好完成作品呢…”女人转过身,推了推眼镜,有点凌乱的发丝垂落在脸颊旁。在有点阴暗的屋子里,陈列着各型的武器,每一个都有嗜血的光泽。那是由喰种的不是器官改造的…“……麻烦你了。”绪里奈穿着披风帽兜遮住了狐狸面具,把手里的皮箱放在地上。对方把一只手放进了染血的白衣口袋,另一只手将“作品”抛给了

  • 特种兵之终极兵王之只争该得到的东西(7)

    “她是什么?她也配。”周敏墨立刻打断了苏季风的话,她处心积虑才让儿子继承公司,女儿即将嫁进苏家,这还没有木已成舟,她的女儿竟然来了。没有谁可以撼动她的位置,她的儿女在苏家的位置。一旁的苏华染依然挂着礼貌的笑,并没有因为周敏墨的话而感觉到生气,既然她来了,就做好了所有的打算。苏华染笑着说道:“我配不配

  • 新阿拉德战记在线阅读第8章

    叶辰是被急促的来电铃声吵醒的!如果不是手机里传来的声音温柔动人,他差点都要骂人了!得知了对方的身份之后,叶辰立刻从床上坐了起来。“凌校长呀!正好有件事情想跟你汇报呢。”电话那头的凌芝愣了下,刚才傅老指点她一番之后,她立马从学校资料库里调出来叶辰的电话。现在电话刚接通,她还没有来及多说什么,叶辰竟然有

  • 红花录第九章

    思考着要不要抽时间查一下沢田纲吉家的水表,我揍人的动作顿了顿,然后化为了无比忧郁的心情:“.......草壁,剩下的交给你们了。”“是,委员长!”一个人帅气地转身离去,我刚准备朝着45°的天空露出一个忧郁的侧脸,就被一个快的看不清形状的东西扑倒在地,低头一看妈的被人袭胸了难怪胸口有点小难受人也有点小

  • 夙瑶的反派生涯之序章

    如果人生可以重来,还会犯下相同不可饶恕的错误吗?会的,只要有机会,一定会的。有时候,我感觉自己是一个异能者。但现在,我这烂异能能发挥什么作用,少年不住的奔跑着,背上背着一个昏迷的女孩,嘭嘭!几声枪响,几束流弹从少年身旁飞过,在四周的墙壁上炸裂,突然,少年停下了脚步,“完了。”死胡同,追赶的人也停了下

  • [防弹BTS]Just Dance第9章在线阅读

    王涉进门的时候,就发现气氛不对劲,顾南城在浴室刷牙,盛夏抱着腿坐在窗边,背影看起来有几分落寞。“五小姐,这是怎么了?”王涉趴在门边问顾南城。顾南城还没回答,他就脑洞大开有了答案,“不会是昨天晚上她想搞你,被你骂了吧?”五年前盛夏带人上门霸王硬上弓的印象实在太深刻了,别人不知道,当时住顾南城隔壁,还是

  • 全世界都知道我有系统在线阅读第5节

    万梅山庄。正值早春,这里的梅花开得正盛。虽然有些早开的似乎已经凋零,但仍有许多还在盛放。走在山坡上,鼻间满满的都是梅香。今天阳光很好。——刚刚方怜玉见花满楼时已是夕阳西下,送走陆小凤和司空摘星时天色已经彻底暗下来。如今穿了一下,忽然又到了白天。【又白天了啊】弹幕里也在感慨。四下无人,估计还要爬一会山

  • 我们毕业了!之苏醒(2)

    加码圣城,皇宫深处,灵宫灵柩之中,突然,一个昏睡的少年睁开了双眼,那是一双深沉如墨,幽兰若海,明亮似星的眸子。从少年面貌看上去,竟然只有十三四岁,很难想象,一个如此年幼的少年,眼中会有一种超乎他岁月的沧桑,甚至,那双眼中,浮现一道猩红的血色,紧接着,从其身上发出无边无际的杀机,本来就因为孤寂而显得冷

  • 我不是小和尚江陵

    这时方蕾窜了出来,皱着眉头道:“那时,亡灵遮天蔽日地冲了过来,各族都处于生死存亡之际。”方蕾停顿了很久,然后突然半仰着头,将手放在胸口,面带微笑无比地崇敬地道:“是英雄,便会在乱世救万民于水火。各个种族地精英们联合在一起,开了十天十夜的会议。最终在东道主精灵的撮合下,大家于万古森林的会议室里达成了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