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玄幻小说 > 正文

超兽武装之麟耀天下第4章在线阅读

2021/7/23 4:05:57 作者:神君龙焰 来源:飞卢小说网
超兽武装之麟耀天下
超兽武装之麟耀天下
作者:神君龙焰来源:飞卢小说网
火麟飞的麒麟族皇室血脉被唤醒,摇身一变成了魔麟王安插在超兽战队的卧底。当卧底的感觉真是不好受啊!但是为了父王的千秋大业,当他面对自己原来的亲密战友现在的敌人时,不得不协助父王“阴”他们。(本故事及人物纯属虚构,如有雷同,纯属巧合,切勿模仿。)

假东方不败目光平淡,只是一言不发,犹如一个木头人。

童百熊更确定对方乃是被杨莲亭挟制,爆呼一声,真气猛吐,挣断捆缚的绳子向前冲去,一面大叫道:“东方兄弟,让老哥子来救你!”

左右按着他的两名教众竟是拿他不住,急忙追去。

杨莲亭却似早有安排,吩咐道:“来人,保护教主!童百熊胆敢不顾尊卑大闹殿堂,即刻处死!……”

“刷刷刷!”一阵剑光闪动,立刻冲出来十多人阻住童百熊,这些都是杨莲亭早早布置的人手,已属定今日必杀童百熊。

“凭你们也配挡住老夫,来啊!叫你们尝尝老夫的铁掌!……”

童百熊丝毫不惧,环掌飞扬,顿时与众人战在一起。

然而他毕竟势单力薄,数次交手,虽打翻了几人,还是被划出道道剑伤。堂内的其余教众大多保持着观望态度,不敢上前相帮,假东方不败在座,他们还不敢乱动。

杨莲亭瞧着打斗,冷冷笑道:“童百熊!今日你触犯教规,欺主妄上,休想活命!待你死了,我还要命人捉了你的家小一一处死,让你童家灭门,看以后还有没有人敢违逆教主之意!……”

就在这时,忽有一名教众急冲冲奔进大堂,飞步窜至杨莲亭的身侧,小声的报道:“杨总管,大事不好,少教主带着一队人马杀进来了!……”

杨莲亭面色惊变,还没下令去堵,就闻堂外喊杀声急,一转眼,只见一个英气勃勃的少年冲了进来,正是少教主东方昊。

东方昊进来,身后跟着大队人马,气势不俗,见童百熊被围攻,朗声呼道:“快住手,童伯伯曾与我爹有过命的交情,你们谁敢杀他?……”

顿时,大堂内躁动起来,围攻童百熊的人停手了,怔怔看着杨莲亭询问意见。四周持观望态度的教众也哄乱起来,许多声音惊骇莫名的议论着。

“啊!是少教主!据说他不是被软禁了吗!……”

“好大气势,真有几分东方教主昔年的威风!……”

但是,更多的人还是保持观望态度,甚至有些人都能想到东方不败肯定会为了杨莲亭对付自己的儿子。毕竟,关于杨莲亭和东方不败的晦涩关系,还是有些人微有了解。

童百熊被划伤多处,尚还威风不减,得见东方昊到来,喜上眉梢,一把拉住他,欢喜的叫道:“昊侄儿你可来了,我看你爹多半是被杨莲亭挟制了,我们快冲上去一齐救他!……”

东方昊是穿越者,知道座上的乃是假东方不败。点点头,并没有急着上前,逼视杨莲亭,冷冷问道:“杨总管!你真是好大的胆子,软禁我多年不说,如今又想谗害我童伯伯了吗?告诉你,有我东方昊在一天,你就别想狐假虎威霸占日月神教,日月神教永远都是我东方家的天下!……”

朗朗数言,惊得杨莲亭双目圆瞪,仿佛这么多年来他还是第一次认识东方昊一样。

可杨莲亭也不是弱智的主,听着呼问,回道:“少教主!你这是冤枉杨某了。快退开,你年少不经事,别和叛党纠结在一起。否则你爹真要杀你,我也无可奈何!……”

“我爹!哈哈,你是说上面做着的那个人吗?如此窝囊之人怎会试我爹!到底是你从哪里寻来的假冒者?我想你心里最清楚!……”

东方昊筹划脱出软禁之事良久,说什么都早早盘算过,一语既出,顿时引得大堂内哗然而动!

许多人早就怀疑东方不败,立刻闹腾腾的议论起来。

杨莲亭自有后盾支撑,丝毫不惧,眸子一转,喝道:“少教主!枉你还是为人子女,竟连自己的父亲也敢质疑?好!杨某就代替教主好好教训教训你!……”

说着,挥手发令,身侧的人马抽剑向前围上。

杨莲亭武功低微,害怕大战起来自己受伤,则假装护送着假东方不败向侧边退走。

东方昊苦练飞刀就是为了这时,大呼一声“哪里走!”瞬急发出飞刀,直取杨莲亭。如果失败,他大不了一死,也胜过一直被软禁着,所以他一出手就欲击杀杨莲亭竟是谁也想不到。

甚至连杨莲亭自己也绝对想不到少教主胆敢对他下手,他一直以为对方只是个沉迷MeiSe的YinDang小子呢!

“嗤!……”

飞刀去如流星,直取杨莲亭的后脑!

陡料东方昊的飞刀还未大成,速度和力道欠缺,竟被杨莲亭听风声辨别出来,怒火中抽出长剑转身一格,飞刀被撞偏,“夺”的落在地上。

可下一刻,又是三柄飞刀穿射而至!

杨莲亭武功低微,始终难以全部荡开,暮觉得左腿上一痛,摔倒在地。要的就是这个时机,东方昊飞步奔去,即刻去拿杨莲亭,一面大叫道:“童伯伯,你们快拿住假东方不败!……”

呼呼呼!……

风声大动,童百熊贾布二人带头,即刻向前方冲杀过去。

东方昊奔向杨莲亭,顿时有人提剑向他刺来,隔得近,飞刀杀人更加容易,立刻被他射死在地。

但他毕竟武功弱,没有内力,只觉臂上一凉,被刺了一剑。

“尼玛!哪个杂种刺我!我要灭他满门!……”

一声大吼,他毕竟是少教主的身份,惊得围过来的人怔了一怔。

机不可失,得了这么一缓,东方昊又发两柄飞刀,顿时把拉着杨莲亭逃走的人射死当场,他再大步一跨,终于追上。

飞刀亮出,又是一刀射入杨莲亭后背。

“嘭”一声响,杨莲亭摔在地上,由于面朝地上摔下,牙齿也碰碎几颗,满zui是血,痛得嗷嗷乱叫。

东方昊哪里管他,奔上去一脚踏在后背,随即放声大叫:“我已拿住杨莲亭,谁敢再乱动,我一刀砍了他的脑袋!……”

一时间,局势往己方倾倒,童百熊、贾布抢前拿住了假东方不败,吓得那个假冒者大叫饶命。他的声音一出,顿时人人识得不是东方不败。

童百熊一掌向其脸上刮去,打落一张人皮面具,举手提起来向大堂中摔去,大叫道:“哈哈!老夫就怀疑这人不是东方兄弟,果不其然,大家好好看看,都是姓杨的干的好事,你们还相信他吗?”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飞卢小说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东极人皇在线阅读第一节

    …………………………漆黑。潮shi。位于庞大无比的无尽森林中心,除去了清脆茂密的参天大树之外,还有一处荒凉的空地,仿佛绿色轻纱上面的一个污点,被圣洁所遗弃。这片空地之上,搭建着一间间草屋。生活在这里的,是整个大陆都臭名昭著的种族——黑暗精灵。精灵,象征着美好,但是黑暗精灵不同,他们从黑暗中获取力量,

  • 黑化长公主之誓言(1)

    “我来自于人民。”“是一名光荣的消防卫士。”“为了社会的和谐稳定。”“为了人民的幸福安宁。”“我将牢记亲人的嘱托。”“忠诚履行职责使命。”“在人民群众身遇险境。”“在祖国需要的危急关头。”“我将义无返顾。”“赴汤蹈火。”“决然前行。”“哪怕献出自己的热血和生命。”......蔚蓝的天空下,国旗迎风飘

  • 难消帝王恩在线阅读第八节

    就在这全场寂静的时刻,一个穿着天蓝色波西米亚长裙的女孩子,笑嘻嘻的从众人背后越出。她蹦蹦跳跳地来到夏炎面前,小脸上满是跃跃欲试的神情。“喂,你很强嘛,来,我们打一架!”夏炎见她一张清秀明艳的脸蛋红扑扑的,大眼睛里闪着狡黠的光彩,一副吃定了他的样子,颇觉有趣,笑道:“打架不行,切磋倒还可以,但你得给我

  • 穿梭者之歌在线阅读越前

    #入目是刺眼的光。一时间又模糊了越前龙雅的样子。强光过后观月第一次仔细观察这个少年,比他大几岁的男孩已经初有了些要抽条长高的迹象,脸上也失去了多余的婴儿肥,挂着身旁的熊孩子永远也不会露出来的笑容。爽朗的,阳光的笑容。和谁都不一样。身高大概比他高了将近一个头,体格看起来要比他好一些,左撇子,但左右手使

  • 清粥加糖(古穿今)第四章在线阅读

    “任总,您先大概介绍一下贵公司这次的融资计划吧!”双方落座后,凌峰先说道。“好的,凌总。我们公司在2009年完成了9000万元人民币的A轮融资,是领军创投投资的。当时经过多轮次的协商洽谈,最终领军创投是按照7亿元人民币的估值投的,我们释放了12.86%的股权。这次我们计划融资3亿元人民币,准备再释放

  • 快穿之新娘逆袭第四章

    陈阙试探地睁开双眼,却见男鬼抓着一个张牙舞爪的鬼女孩,囫囵吞进肚里。陈阙目瞪口呆地望着他,忍住胃里的翻滚,咽了咽口水道:“你这个吃法……就不会消化不良?”男鬼没理他,闭上眼静坐一会,须臾睁开眼,从上到下打量他一眼,嘲讽道:“看样子你今天过得不错。”不错你大爷!陈阙在心里反驳。男鬼飘了过来,危险地眯起

  • 重生之纯悫皇贵妃〖更新说明!!!!〗

    存稿很多,足够支持到上架了!每天四更保底更新!鲜花越多,更的越多!评价票越多,更的越多!新人作者,请求支持!完成一个梦想!

  • 原书土著穿回之后在线阅读江湖内气

    丐帮虽然是一个帮派,但却是江湖上最低级存在的帮派,且多为江湖中人所不以为然。大都觉得这丐帮,不过所谓的一帮乞丐,集结在一起的大本营罢了。事实还真就如此,丐帮没有所谓的帮规与制度。想来就来,想走就走,所以那些丐帮内的乞丐都并非算得上是正规的帮派中人。唯独帮主与那九位堂主,才算得上正规的帮派中人。因为他

  • 海贼之最强晓组织在线阅读第7章

    如果把被捆住的小姐姐身上的绸带换成麻绳,千叶敢排着熊发誓,这剧情我绝逼熟,剩下来的怎么演我都能给你做示范,但现在,情况明显有些不对。“对不起,打扰了。”千叶脚底抹油就想开溜,现在对上堕姬没意思,杀又杀不死,打到一半说不定这b还找外援,让妓夫太郎出来……那特么锤两个人和锤一个人完全不一样的好吧,很累的

  • 摩斯密码I废黜

    在此之后,后宫更加确定了我在一朝得宠之后便再不得圣眷,汀雨阁愈加的门可罗雀,正合了我的心思。听说我大病未愈,皇后索性免了我的昏定晨省,这样一来,我连与各宫嫔妃的走动也皆省去了。眼见着是不可能再复宠,和贵嫔见此也就懒得在我身上多下工夫,在汀雨阁的日子,一天比一天过得静、过得平淡。怡然时常在不当值的日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