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青春小说 > 正文

第九个九穿

2021/7/22 11:04:10 作者:肃肃秋风起 来源:17K小说网
第九个九
第九个九
作者:肃肃秋风起来源:17K小说网
九为数之极数逢九变,天道亦如是作为应九之子,守护一族少主,易天面对第九个九,最终是步入前辈后尘还是逢九而变走出自己的一条路?走过路过,点个收藏再走吧。拜托惹TAT

“小心——”

钟意如听到导演一声大吼,听到一片惊呼声,她努力想要稳住马匹,稳住自己的身体,却还是在它一个后仰急起中,被大力地甩落马下。

她的眼睛被片场的白炽灯刺地生疼。

偏偏片场内到处是摄影器材,她危机之中避也避不开,脑袋就那么倒霉地磕上了尖锐的金属,一阵剧痛袭来,她在周围惊恐的尖叫声中晕了过去。

##

再次醒来,整个人都感觉昏昏然,身体沉重得不像是自己的,眼皮都没力气睁开。

周围已是一片寂静。

“吱呀——”

突然,一声门开的声音打破了宁静,两道脚步声渐行渐近,某刻突然顿住。然后一个十分恼怒的声音响起来:

“何人如此大胆,竟闯到了这里来?”

一个脚步声小心翼翼地靠近,似是观察了一番,然后恭敬、畏缩又带了点惊疑的声音响起:“回殿下,这......这好像是方才‘大出风头’的主儿啊。”

“哦?怎么到了本王的床上?”男人的语调有些意味深长起来,放松了警惕似的,往前走了两步。

“这……奴才就不知道了。”另一声音迟疑着退开,顿了顿,语气忽谄媚起来道:“不过殿下,既然是送上门来的,那不如......”往后压低的声音里,便透着几分猥琐。

耳边听着这些对话,钟意如意识逐渐回笼。

然而她只觉得大脑一片混沌,整个人如坠梦中,脸上更是一阵一阵地发烫,烫得她口干舌燥,十分难受,浑身充斥着一股深深的无力感。

她紧紧皱着眉,费了力气才睁开眼。

周围光线不太明亮,昏暗里透着一股暖热的熏香似的,觉得熏得她更晕了。她挥了挥胳膊,想要抓住什么站起来,只是刚动了一下,又倒下去,身下垫着被子,不至于摔疼。

倒是这轻微的动静惊动了那两人,尤其是当前那个,停止了与下人的谈话,转过头来,眯着眼睛看她,眼神里透着一股淫.邪。

钟意如没管他,她抓着床柱子,喘了口气,十分努力地睁大了眼睛看去,越过那人的轮廓,首先被明亮处吸引了目光。

“蜡烛……?”

她低低地说了一声,透着几分疑惑。

怎么回事,她不是在片场出意外摔伤了吗?她应该躺在医院养伤啊,怎么会在这个光线昏暗的地方……

她是一个替身演员,这段时间接了一个活儿,做某部ip改编的古装剧里边女主的替身,主要是拍骑马和摔跤。为了效果逼真,剧组用的真马,拍了几天,本来好好的。哪知道今天拍摄途中马匹突然不受控制,把她摔了下来,又倒霉磕上了拍摄器材。

她至今仍记得那种疼死人的感觉,想来伤得不轻,才会当场昏死过去。

这种情况,剧组应该立刻将她送到医院救治啊,怎么会到这个地方来?这是哪里?

“难道还在片场吗?”

喃喃自语一句,她只觉得脑袋一阵一阵地发晕,费力地抬手揉眉心,心道剧组怎么敢?放着伤员在片场,不送医院,万一她出了什么意外,他们就凉凉了。

边上的男人仔细观察了她一会儿,看着她无力挣扎的样子,满意地笑了。他缓缓走过来,站在床前,居高临下,继续贪婪地盯着她的脸看:

“今晚一见,才知道声名狼藉之下,还有这等国色天姿,真是百闻不如一见啊……”

钟意如听到他的话,只觉莫名其妙,微微转过头去看他,这一看,就不由得愣住——是她眼花了吗,这人竟然穿着戏服,又厚重又华丽,宛如戏中。

问题是,跟她一个伤员飙什么戏啊。

在她看过来的时候,男人却只见一双美目潋滟,如盈盈秋水,又可怜,又娇弱,实在勾人极了,他不由得啧啧赞叹:“那傅家的小子可真是不识好歹,有你这么个美人儿倾心恋慕,竟然无动于衷,啧啧啧!”

钟意如看着他伸来的手,下意识偏头避开了,声音虚弱:“你是谁?”

男人只见她红唇张合,根本听不清她说什么。

他也不在意她的避让,在他看来,美人娇软卧床,无力起身,已是他的囊中之物了,他挑眉笑道:“不过本王倒是个怜香惜玉的,既然送上门来,就让本王来疼爱你一番,嘿嘿嘿……”

钟意如听清了声音,心里才觉得不对劲起来。

我靠,这个男人该不会想……

这个念头闪过,她心里真是又惊又奇。然而看看这个男人的眼光,恐怕就是她想的那样。

虽然很怀疑这个人的眼里是不是有shi,剧组里那么多年轻漂亮的女演员不潜,潜她?何况她受了伤,狼狈不堪。

……还自称本王?入戏太深吧。

她心里吐槽着,然而不论怎么样,自己总不能真的被这神经病糟蹋了吧。钟意如手一撑床柱子,就要往旁边翻去——

要凭她平时的敏捷身手,肯定是借力翻身而起,躲开此人咸猪手,然后一个回旋踢将他踢翻在床,再一脚踏上去,把他碾压在脚下。然而……

她此时手臂使不上劲,甚至都没能翻起身来,整个人像被灌了铅似的,又软绵绵地倒了回去。

糟糕……钟意如暗叫不妙。

那男人看她目光惊慌,却是饶有兴致的,待看到挣动中她衣衫散开,露出脖子下一片如雪肌肤,在烛光下更是诱人得紧,眼神顿时就毫不掩饰地灼热起来。

他直起了身,抬手向后挥了挥,“下去吧,不用伺候了。”

“是,殿下尽情享受,奴才退下了。”

钟意如听到那人笑嘻嘻地点头哈腰,关门出去了,她心中终于有点慌起来。

虽然不指望那个人会救她,可是闲杂人等离场,那就是大事不妙的节奏啊!

果然,她视线从门边转回来,就看见这人已经在脱衣服了,一边脱还一边用色眯眯的眼光看着她。把钟意如恶心的,顿时打了个哆嗦。

要不明不白被这么一个色鬼睡了,她还不得呕死?

钟意如咬了咬舌尖,痛意让她昏沉的大脑稍微清醒了些。然后她开始用尽全身的力气,一边往床里边缩,一边盯着那个色鬼,手却在背后握起了拳,暗中蓄力。可恨实在没什么力气,自己都能感觉手软绵绵的。

“嘿嘿嘿,美人儿,本王来疼爱你了~”

那人脱了衣服,猴急地扑上来。

钟意如奋力避开,让他扑了个空,然而手上还是没有什么力气,她喘了喘,看着再次扑过来的家伙,心中正急,突然手肘摸到了一块硬物。

她转头一看,眼睛亮起来——玉枕?好家伙!

这时候也不管这玉枕是真是假,会不会砸死人,危机关头还是自己重要啊!

于是毫不犹豫地抱起玉枕,狠狠地砸上他的狗头——

一声闷响过后,色鬼头上流下一条血线,他不可置信地指着她:“你竟敢……”竟敢什么,没说完,就瞪着眼一头栽到床上。

“去死吧混蛋,呼……”

气喘吁吁骂了句,钟意如松了一口气,拍了拍胸口,心道好歹把这玩意儿给解决了。

没喘多会儿,她看看人事不醒的色鬼,再看看被子上晕出来的血色,心里一咯噔——她该不会把人砸死了吧?

想到这里,她赶紧丢开了玉枕,手脚并用爬下了床,踉踉跄跄地逃离现场。慌忙中还被累赘的裙摆绊了几次,摔得她眼前金星乱坠。

只是越走她就越茫然,这到底是什么地方?

她走了许久,只见这里雕梁画栋,古色古香,比她看过的复古景点和拍摄场地都高级多了,绝对不是她受伤前所在的场地。

她心里沉沉的,隐约觉得哪里不对。

本来就没什么力气,走了半天钟意如额上都冒了虚汗,脑子里一戳一戳地疼,不用照镜子都能知道现在自己一定脸色惨白,跟个鬼一样。

两腿发颤,身体晃了晃,她不得不靠在一根红漆柱子上休息,要不是咬牙坚持着,她随时都能晕过去。说实话作为女汉子一个,她还从来没有这么虚弱过,也不知道被下了什么药。

心里正乱七八糟地揣测着,终于有人来了,那是个年轻的丫鬟打扮的女孩儿,看见她就眼睛一亮,喊了一声,忙跑过来。

钟意如皱眉看着她过来。

那丫鬟见她看过去,又要喊什么,却又脸上一怯,改了口道:“小姐……你一个人去哪里了,让香桃好找!”语气有些嗔怨,更多的是担忧。

钟意如仍是皱着眉头看她,反问一句:“香桃……?”

丫鬟点点头,跑到她面前来扶住她,仔细一瞧,才发现她整个人很不对劲儿,顿时惊慌不已,“小姐,您怎么了,怎么弄得一头汗水?”一边忙给她整理有些凌乱的衣襟和发髻。

钟意如也管不得这是拍戏还是做梦了,看此人担忧神色不似作假,她直接把身上的重量都挨到了这个香桃身上,喘着气儿道:“快……带我离开这里……”

“是,咱们回府去吧小姐!”

钟意如闭上了眼睛,无力地点点头。

看她这样,香桃更慌了,扶着她的手都有些颤抖起来,以最快的速度扶着她离开了这里。

这丫头搀扶着钟意如一路出了去,在门口找着了自家的马车,把人扶上去,立刻让车夫驾马回府。

然后香桃看着已经昏睡过去的钟意如,眼眸瞪得大大的,脸色也是惨白惨白的,跟钟意如有得一比。

半晌红了眼眶,跺脚说了一句:“我的小姐,您怎么这样傻……这该如何是好啊!”

钟意如不知这丫头暗地里怎样惴惴不安,她已经昏睡过去。

甚至她到了哪里也不知,只恍惚感觉这个香桃把她带“回了府”,安置在卧房里,还想让她去洗澡来着,不过她真的好累好难受,不想折腾。

最后她感觉周围终于一片安静,没有人再来骚扰她,她倒头睡去。

只是梦里不安生,频频冒出许多杂乱的片段,梦里少年眉眼俊逸,风采斐然,偏偏看着她的目光是冰冷厌恶,那人叫傅长鸣。

傅长鸣,傅长鸣,傅长鸣……

即便那人漠视她,拒绝她,厌恶她,她也满脑子全是他。记忆里除了他,其他人的脸庞都模糊不清。

钟意如被动地看完了这些片段,有些恍然。

傅长鸣,不就是那个改编ip剧《为你成皇》里的男主嘛,而这个对男主纠缠不清的,不就是恶毒女配?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17K小说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杨康死后在线阅读花事

    《楚书·孝慈皇后传》以及《建兴帝后野史》中均有记载帝后初见的内容,两处也因此争执了许久。一说:“兴帝微服,私访于宋府,婢子告之,后卷帘细量,心悦之。”二说:“适逢其会,花开时节。宋公有花,以诗会友。海棠为题,诗动京城。”其实这两处皆是真的,真实的情况虽无法再去考究,想来帝后初见定然极为愉快。春日的后

  • 绝世萌后在线阅读第六章

    簌簌最终还是把那套首饰买了下来。其一是因为她喜欢它们,觉得漂亮,爱不释手。再者,她现在身为都统夫人,总要打扮的得体一些。穆江霖再怎么着也做了件好事,把她从乔家弄出来了。她既然得了他的帮助,就不会去拖他后腿。作为他名义上的夫人,在外人面前的时候,她一言一行总得对得起自己现在的身份才行。和别人相见,首要

  • 从向往的生活开始制霸娱乐圈在线阅读第二章

    和在小说、电影或者纪录片里看到的完全不一样,甚至区别于她在白布遮盖下看到的第一眼,站在她二十米开外的这个巨兽,符合她心里一切对于史前野兽的幻想,甚至大大超出了她对血腥的想象范畴。霸王龙的周身呈现浅黄褐色,脊背上覆盖着一层斑斑点点的草黑硬角质。硕大的头颅上有一张血盆大口,白森森的牙齿镶嵌在无底洞一样的

  • 老公太有钱了怎么办在线阅读第二章

    而关于小米,她一直是愧疚的,本来就很少管她,更何况从她8岁起,她管的就更少了。对于工作,米兰无疑是成功的,可对于家庭来说,她永远是个失败者,至少到现在为止她是。她现在不想在错下去了,她要找汤沐阳谈谈,谈小米的问题,谈小米的未来。此时的汤沐阳握着手里的手机,望着熟悉的号码,他已经犹豫好久了,他缺少一点

  • 【博君一肖】万事俱备,我只欠你在线阅读第五章

    全场静默了三秒,才爆发了如雷鸣一般掌声。绿茶在台上站着,唇角的笑有着漫不经意的散懒,一身板直充满正气的迷彩军装硬是让她穿出了两分的颓废的迷离。掌声落幕,绿茶还没下去。所有人的眼睛都盯着她。绿茶冲吕燕伸出了手,唇角微勾:“我的灯光师,谢谢你。”吕燕捂住了嘴巴,眼睛里有些湿意,她拼命的忍住了自己想要哭的

  • 幻想水浒传说拜师

    赵大仁一把推开我家的门,喊道:“来个人接一把”。父亲看到被赵大仁扛在肩头的我和刘半仙,连忙将我俩接了过去,放到炕上。赵大仁溜溜达达的坐到沙发上,从桌上抓起一个苹果就开始吃了起来。父亲看了看一动不动的我,疑惑的问刘半仙道:“刘哥,咋回事,你和小山咋一动不动,你咋受伤了”。刘半仙虽然不能动,但吃了赵大仁

  • 为你着了魔震惊西域

    林无敌在宇智波一族的举动,没几天便在整个西域传播,震惊西域,各大家族,各大学院,各大势力都无比震惊,纷纷派人调查事情的真假。纳兰一族会议厅,纳兰霸坐在中间首座,各大长老,执事,分做两侧。之前林无敌在纳兰皇宫的表现,他们也看在眼里,所以并不是特别是惊讶。“族长,那人到底什么来头,虽然带着面具,看不清面

  • 霸总爱上黑旋风在线阅读第八节

    云霁摸向腰间,那里别着她买来的电击棒,小小一截,底下有个按钮,云霁按下,一道淡蓝色光弧如流光冲了出来,在空气中氤氲出一层薄晕。她只知道这玩意可以把人弄晕却不致命,但也是第一次实践,发现还挺带感的。云霁正饶有兴致地研究电击棒,还在戳她的野孩子身体一僵,直挺挺倒了下去。他这一倒扬起了地面上的灰尘,也把剩

  • 小朋友20岁第7章在线阅读

    威风镖局的旗子在晨风中飘扬着。他直挺挺的握住这面旗子,他的人仿佛也在晨风中飞扬着,欢乐着。小旗手的心就在那一刻得到了满足。小旗手已并不小了,别人叫他是因为他真的很渺小。渺小得令别人懒得看他,懒得搭理他,懒得跟他共事,懒得跟他分享镖局里的荣誉、利益。他得到的永远是最少的,享受到的也是最少的,他甚至不知

  • 开局假装包工头第7章在线阅读

    洛子修在说话时并没有放低声音,所以那些坐在一旁的富豪自然也听到了这些话。都是一些身价过千万的人,哪一个是省油的灯。之前因为恐慌所以一直想着凑钱,现在冷静下来却是想到了颇多不对的地方。“这位小兄弟,你说他们是为了什么?”一名年纪最老的人突然开口问道。洛子修白了他一眼,刚才讨价还价的时候就数他最能说,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