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现代言情 > 正文

和我家老爷偶然天成第8章在线阅读

2021/7/22 10:05:03 作者:sorryZ 来源:晋江文学城
和我家老爷偶然天成
和我家老爷偶然天成
作者:sorryZ来源:晋江文学城
丫鬟&王爷他们在大雪中相遇,然后过了一段幸福且安逸的日子。这段日子有风有雨,有花有月,独独的没有雪。他们又在大雪中经历死别,这一次除了雪什么都没有了。甚至连那一句承诺过的爱都没来得及说出口。他们第一次对视,说不出来谁的心跳更快一些一个是偷窥被发现的惊乱慌张,一个是抬眼落星河的猝不及防。离开前夕,她问:“老爷,等那个时候你会来接我的吧?”“一定会的。”她又问:“那你会娶我吗?”“你想做皇后吗?”她笑眼如花:“如果皇上是你的话。”“你会是我唯一的妻子。”她依旧笑着,尽管她已经知道结局。排雷:双洁,相

[三十六]

小A最近找了个小游戏,是个很常见的小游戏。

“问:如果你手里有一支枪,枪里有两颗子弹,监狱里其他人被绑在你面前,你会怎么做?”

默默想了想,然后很干脆地回答:“把子弹取出来,喂凤梨君吃进去,让他生不如死。”

然后小A一脸“你太毒了你到底有多阴险为什么我以前都没有看不出来你的龌龊呢”。

“那么继续,问:如果全监狱的人都掉进水里了你只能就一个人你会救谁?”

“谁都不救。”

“为什么?”

“你忘了么,监狱里最深那口水只有2.5米,你看看监狱里那么多能人怎么可能有被淹死的。”

—_—\\\

“最后,你手里有一个苹果,你会把它给谁?”

“凤梨。”

小A很吃惊,一脸疑惑:“你不是一直很小肚鸡肠的排斥他么?”

“谁小肚鸡肠了啊喂,我又不是更年期妇女。”

“是是,你是男的行了吧。”

“本来就是!”

“那么为什么呢?”他继续追问。

“因为如果我手里有一个苹果我自己没有吃的话,这个苹果不是有虫就是烂了。”

“我终于知道我太愚蠢了我不该和你这种人讨论这种问题。”小A大彻大悟状。

喂喂什么叫我这种人!

还有这么少女情怀的问题为什么你会在上班时间问我啊,难道你是宅男吗?

突然有点冷。

[三十七]

洗完澡之后我没有擦干水,就盖上被子想睡觉了。

凤梨最近很安静,安静的我都想起他原来一安静就逃狱的毛病了。

不过他逃不出去了。

因为他失去了一切力量。

感受不到光与热,

听不见任何声音,

不了解任何信息。

呆在静静流淌着波光的营养槽中,看不见一切,有的只是那片不会改变的幻境天地......

不需要同情。

“不需要同情!”那个严厉的声音,带着威严与愤怒的饱经风霜的声音。

墨黑的发,丹凤的眼,眉目清秀,浓厚的东方气息。

师傅。

就算知道原因,为什么还是忍不住心酸呢?

就像那时的你一样。

但是,我毕竟不是你。

而且我也不可能脆弱到跟个脑X萝莉一样哭哭啼啼。

[三十八]

最近心情很阴暗,也经常昏昏沉沉的。

不知道是不是想起过去的原因。

工作时常常走神,就翘班了,但是和凤梨说话时也爱搭不理。

在精神世界中也是离得远远的靠着树一言不发,缩成一团。

很难受。

回忆起很多事,很难受。

我毕竟不是咒术师,精神力不可能很强。

但是这次,出奇的弱。

凤梨远远得看着这种情况的我一个下午。

最后挪步走了过来。

蹲了下来与我平行。

我刚想向后挪了挪,被他摁住了肩膀。

力量大得惊人。

我试着挣脱了一下,没有离开的可能,背后是幻觉的树。

然后我转过头刚想说话,他就把脸凑了上来。

出于本能我下意识的想躲,但是却挣脱不开束缚。

可恶!什么时候,居然弱到这种地步,如果这种情况有人攻击我......他想越狱么...

他的脸越来越近,甚至可以感觉到温热的吐息,淡淡的像下午的清风拂过,暖暖的,柔柔的。身上有着干净衣服的香皂味道,让人舒心。

我睁大眼睛,有些恼怒的看着他。冷笑一声,我倒要看看你要干什么。

一点淡淡的暖意碰上了额头,像停留了一会儿,又像转瞬即逝。

他缓缓松开了我,起身好像思考了一会儿。

然后缓缓说出结论:“你发烧了。”

嗯,没错,结论就是:不擦干水睡觉会感冒。

(你也可以认为是RP极低招报应)

[三十九]

生病后的几天浑身无力。

难受死了。

要知道我从5岁之后就没有生过病了,5岁那次还是轻感冒我自己都没有发觉。

哦,这次也是。

回想起昨天精神世界的事我就想大喊:

“凤梨君你猪流感上脑了还是那种脑残弱智的少女漫画看多了为什么要用那么奇怪的方式试别人的体温啊用幻觉的体温计或者用手不就行了吗那种方式只让我有你想杀人灭口逃狱的感觉啊!”

吐槽完毕。

因为还在养病期间,所以写得少一些。

不过生病真是件神奇的事。

居然可以让那么多热量散发还可以高温不退。

病毒真厉害。

结果被凤梨讥讽道:“你那是伤风性感冒,不是病毒性的。难道聪慧的皆川君被烧坏脑子了么?”

其实昨天你真的只是好玩才那么做的吧混蛋。

凤梨乃最该被雷劈者。

可惜复仇者监狱防雷措施一直做的不错。

那么最后一行了,请大吼一声:“水煮凤梨有益健康!”

[四十]

吃了连续三天的菜粥后我的脸快和菜粥一样了。

你能想象一个还是发育期的少年连续被人喂三天菜粥的滋味么。

我要吃肉。

我又不减肥为什么要天天吃菜粥啊。

“因为大人现在只有吃菜粥这类易消化的食物才能好得快!”振振有词的小A。

其实你们只是想节约饭钱吧一群贪污的混蛋。

最后,今天你吐槽了么?(微笑)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大武侠之盛世唐歌在线阅读与母亲告别

    “像我这种货色真是世间少有呀。”李非凡走进福利彩票店,看着店家心里想,脸上浮出坏笑。“还是那组号,五倍?”店家问李非凡。“至死都守着它。”李非凡回答,出完彩票,付过十元钱。“有时候,没准换一组号还就真守住了头等奖。”“随机五千注。”李非凡给店长一万元。店家瞪大双眼,倒不是被一万元惊住了,而是五千注的

  • 玄原武神在线阅读第2节

    再次睁开眼睛,映入眼帘的是太后颇有些关心的面容。玄凌微微一愣,大周朝素来相信方士之说,只一瞬,玄凌便明白自己确是遇到玄玄之事。朱成碧看到玄凌转醒也微微松了一口气,安抚道:“皇儿心悦阿柔哀家理解,可是阿柔已有婚约,再者苗妃的月余身孕,皇儿都要考虑啊。”听到这话,玄凌颇有些摸不着头脑,这显然和前世的境况

  • 西游孽龙传在线阅读第二节

    伊泽瑞尔和那个银色短发的妹子急匆匆地就赶到了楼上,推开伊泽瑞尔办公室的大门只看见——一位有着一头长到肩际、苍苍白发的老人端端正正地坐在伊泽瑞尔办公室的沙发上,他那双微微闭上的双眼似乎道出一丝**。他貌似察觉到了伊泽瑞尔和那个银色短发妹子的到来,便慢慢睁开了眼睛,站起身来向伊泽瑞尔表达敬意。伊泽瑞尔也

  • 诸翰剑尊在线阅读第七节

    火云武院内门远在外院百里外,内院相比外院完全就是两个世界,外院就是一个完全放养的地方,只有其中的优者才能进入内院,而内院才是整个火云武院的核心。内门坐落在山峦之中,三面皆是群山古林,只有正面一条大道可以通向外面。在测试长老的带领下,这一届在外门测试中通过的数十位弟子进入了内门。内门里分为两院,一个是

  • 三国之武神传说兰博基尼毒药(新书求收藏、求鲜花)

    “系统这漂浮术【真】是什么意思”“这【真】的意思就是宿主你不需要使用任何道具就能让人漂浮起来”“卧槽,这漂浮术这吊嘛,系统那我是不是现在能飞了”“友情提示:宿主的漂浮术最高能升上10米”“好吧,就算这样也很牛逼了”叶凡兴奋的说道。“叮,发布任务,宿主三天内人气必须达到五万”“完成任务奖励万界人物技能

  • 神座术士之牧府特产奇葩

    她的二伯母,带着自己的女儿牧紫瑶,也是牧轻挽的堂姐,据说已经来了有一会了。“轻挽,你回来啦,二伯母来看看你的伤好了没。”都一个多月过去了,在她昏迷不醒的时候不来,现在就来了?“二伯母有什么事吗?这段时间在宫里为太后诊治也挺累的了,要是没什么重要的事的话,我就先休息了。”“大事!”从欣将满脸羞涩的牧紫

  • 大秦:剑神盖聂在线阅读第9章

    地狱周结束之后,牧晓天便被唐大老师带到了小队成员面前,并站在了他们面前说道:“从今天开始,由我教你们一切知识,一起外出,起做任务,班内很少有班级课,基本上课外任务,所以也就是小队老师带队,也就是我,听明白了嘛!”“明白。”在唐大老师说完之后,小队成员便集体回答到,在此之后,唐大继续说道:“现在分配职

  • 那个死而复生的琴爹[剑三]第五章在线阅读

    至正十一年(1351),上天给元朝的最后一根稻草终于压了下来,元朝的末日到了。我们的谜底也揭开了。现在看来,脱脱坚决要求治黄河的愿望是好的,然而他不懂得那些反对的人的苦心,元朝那些腐败到极点的官吏也是他所不了解的。现在他终于要尝到苦果了。当元朝命令沿岸十七万劳工修河堤时,各级的官吏也异常兴奋。首先,

  • 火影之神级抽奖第四章在线阅读

    “小辰?他竟然醒过来了。”陈正泰本来见江辰有些面熟,现在听陈思思这么一叫,才恍然大悟。他的这个正泰武馆处于湛海市里最黄金的位置,不知道有多少人眼热着,要是当初没有江辰的妹妹江雪照拂过,这个武馆早就关门大吉了。所以,他也跟陈思思一样担心江辰,甚至自己跳了上去,要把江辰拉下来再说。“陈叔叔放心,他赢不了

  • 梦幻西游:神级百宝箱在线阅读第九章

    客厅里。怀匪在发怒的边缘看着相隔他两米远的一男一女。起先景欢只是没话找话地向林亦泰求教熬夜究竟对身体有多大害处,后来说着说着两人就谈到了人体穴位,林亦泰还上手给景欢找了找手上哪些穴道可以减缓视觉疲劳。怀匪“啧”了一声,他觉得他有必要过去把那两人掰开。起身前扫了下前面摄像头,辛牧尧不在,怀匪对自己接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