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现代言情 > 正文

夫君宠你第十章在线阅读

2021/7/22 10:25:09 作者:尽仙 来源:晋江文学城
夫君宠你
夫君宠你
作者:尽仙来源:晋江文学城
【全文完下本开《娇宠予你》】【微博:尽仙仙】京城上下,无人不晓宰相家的嫡女,宋玉笙,貌若天仙,艳冠全城。奈何,体弱多病不受宠爱,被迫误定姻亲。宋玉笙所嫁之人,是被誉为最冷血无情的三皇子,最是不近女色。众人都在感叹,这一朵娇艳欲滴的鲜花即将凋谢于三皇子府。不曾想,三皇子宠她如宝,视她为挚爱。那些折辱过她的人,他都未放过。于千万人之上,只为与她携手并肩。小剧场:一天夜里,宋玉笙又病了,高烧不下。那位冷血无情的三皇子,守了她几天几夜,寸步不离,替她理好被褥,声色柔情万般,“阿笙,莫怕莫怕,夫君陪着你。

哈里由着水流的冲荡,最终被冲回了自己的珊瑚小屋门口。

珊瑚屋外放着的那个大贝壳,明显是哈里每日睡觉时躺着的那个大贝壳。大贝壳的周围撒着一圈的鱼骨碎石,是在提醒别的人鱼不要打这个贝壳的主意。哈里从那圈鱼骨碎石中捡出粒最为尖锐,在尖刺拐角处又最为平滑的碎石,拿着碎石,把贝壳推进了屋中。

就像是特意为他送回贝壳的亚克斯一样。

虽然看起来脾气不好又很凶,却会在意外的地方,特别的温柔细心。

巨大的贝壳被推进屋去,一只牡蛎,从被贝壳遮挡住的地方露了出来。粗粝的两片壳子紧紧的合在一起,一丝微弱的光芒穿过牡蛎壳间的细小缝隙,将牡蛎周围的一圈海水映成了极浅的金色。

哈里抱着蜷缩起来的鱼尾蹲坐在牡蛎前,一个大胆的念头逐渐从他的脑中生成——这,会不会就是他求了许久的神奇药水?

太阳从大海的尽头升起,唤醒了酣眠一夜的人类。交错的渔船星子般的洒满了海面,唯独少了,哈里守望了一夜的那艘小船。

鎏金色的液体被裹在一个气泡中,哈里轻轻的戳了戳那个气泡,气泡便裹挟着哈里口中的神奇药水,滚向了牡蛎的深处。哈里看着仅有自己一个指节大小的气泡,不自觉的露出了一个傻笑。

也许再过不久,大海中,便会迎来一位新的人鱼。

王子整夜整夜的划着小船,飘荡在海面上的事情,老国王也是有所耳闻的。在听仆从们说完王子今日,又是到了日出时才回的古堡后,老国王拄着拐杖,推开了王子的房间。

一只海螺躺在王子的枕边,微微透过了海螺下,王子金色的发丝。老国王拿起海螺放到耳边,听到了他听了几十年,却又从未听的真切的海浪声。

自从亚克斯死后,老国王开始畏惧接近大海,也畏惧听到海浪的声音。海风从未忘记带着浪涛的声音传遍古堡中的每一个角落,老国王躲在古堡的深处,惶惶的,躲避着海浪的声音。

海螺中记下的浪涛像是涌入了老国王的脑中,洗刷着被岁月染上了层层灰烬的记忆。老国王握着海螺坐在窗前,一遍遍的听着海螺中的浪涛声,和那断断续续的歌声。

虽然他从未听过亚克斯的声音,但亚克斯的歌声,应该会比海螺中录下的歌声,更为动听。

老国王从日出坐到了日落,落日的余晖洒在老国王的身上,也同样的,洒在了辽阔的海面上。老国王望着停泊在岸边的那艘属于王室的装潢华美的大船,似是又回到了几十年前的那个傍晚。

美酒,舞乐,大蓬裙。

盛大的成年礼仿佛要通宵达旦直至破晓,只可惜,他的成年礼连午夜都没能持续到,便沉没在狂风骇浪之中。

一个模糊的身影从记忆的深处闪过又被湮没其中,老国王追忆着那琐碎的回忆,无声的叹了口气。

太久了。

久到连亚克斯的面容和鱼尾,他都记不清了。

王子在清醒的前一秒,迷迷糊糊的摸着枕边,想听着哈里的歌声醒来,摸着摸着,摸了一手空。

王子猛一起身从床上坐起,睁着还没能彻底聚焦的眼睛,看到了坐在窗边的老国王,和他手中的海螺。

王子发出的动静惊扰到了老国王,被海水冲洗过的记忆又迅速的落满灰尘,恢复到了本来的模样。

老国王拄着拐杖努力几次才从座上站起,他握着海螺,放到了王子的手中。皱褶的皮肤从王子的手上划过,年岁的枯败味围在王子身边久久不散。王子看着老国王蹒跚的背影,最终,叫住了老国王。

思考了许久的问题,似乎在忽然之间就没了值得思考的必要性。

“亚克斯,还活着。”

蹒跚的背影一顿,缓慢回身的老国王,似是久久没被上油的古老机枢。

“我遇到了一个人鱼……”

几乎是相同的开端,被续上了截然不同的后续。老国王哑声听了许久,王子与哈里的故事,是他幻想了无数种的如果之一。

“也许只是那种药水太难造出……”老国王安慰着王子,也在安慰着自己。

请让他们的故事,在孩子的身上,得到一个美好的结局。

月影初上,哈里游出海面,撞碎了海面上的那轮月亮。一叶小船从岸边划出,在船尾之后,留下了道道水痕。当水痕与碎月相融,王子,终于见到了他的人鱼。

哈里举着牡蛎偎在小船边,被他撞碎的月影中,似乎有一小片,溜进了他的眼里。

小船剧烈的晃动一下,王子的船中,多了只露着小虎牙对他憨笑的人鱼。王子揽过哈里,又把精致的礼服沾湿了一片。

小船慢悠悠的划回岸边,老国王看着哈里那与亚克斯全然不同的金色鱼尾,终于在记忆中,清楚的勾勒出亚克斯那银白、耀眼的鱼尾。

“请帮我转告亚克斯,我很感谢他救了我。”

鎏金色的液体滑进了王子的口中,精良的礼服裤被挣破,两条金色的鱼尾,纠缠在了一处。小船在摇晃后失了它承载的两条人鱼,被鱼尾激起的水花融为一处,又消失在海浪中。

大海的深处响起悠扬的歌声,是人鱼们在欢迎大海中的新成员。月影晃了几晃,又拼凑成一轮皎皎的圆月。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神皇惊世颂在线阅读第一节

    天庭,凌霄宝殿内本来应该是气氛融洽,欣赏美景,喝口小酒,然后互相吹吹牛逼,拍拍玉帝马屁的。可是却被一个消息给整懵了,就在刚才地府的阎王爷急急忙忙的冲上天庭说“陛下,大事不好啦!哎呦我的妈呀,吓死宝宝啦!”正和各位爱卿喝的高兴的玉帝看着眼前的阎王爷那滑稽样,或许是因为今天高兴,玉皇大帝没有像往常一样铁

  • 大武侠之盛世唐歌在线阅读与母亲告别

    “像我这种货色真是世间少有呀。”李非凡走进福利彩票店,看着店家心里想,脸上浮出坏笑。“还是那组号,五倍?”店家问李非凡。“至死都守着它。”李非凡回答,出完彩票,付过十元钱。“有时候,没准换一组号还就真守住了头等奖。”“随机五千注。”李非凡给店长一万元。店家瞪大双眼,倒不是被一万元惊住了,而是五千注的

  • 玄原武神在线阅读第2节

    再次睁开眼睛,映入眼帘的是太后颇有些关心的面容。玄凌微微一愣,大周朝素来相信方士之说,只一瞬,玄凌便明白自己确是遇到玄玄之事。朱成碧看到玄凌转醒也微微松了一口气,安抚道:“皇儿心悦阿柔哀家理解,可是阿柔已有婚约,再者苗妃的月余身孕,皇儿都要考虑啊。”听到这话,玄凌颇有些摸不着头脑,这显然和前世的境况

  • 西游孽龙传在线阅读第二节

    伊泽瑞尔和那个银色短发的妹子急匆匆地就赶到了楼上,推开伊泽瑞尔办公室的大门只看见——一位有着一头长到肩际、苍苍白发的老人端端正正地坐在伊泽瑞尔办公室的沙发上,他那双微微闭上的双眼似乎道出一丝**。他貌似察觉到了伊泽瑞尔和那个银色短发妹子的到来,便慢慢睁开了眼睛,站起身来向伊泽瑞尔表达敬意。伊泽瑞尔也

  • 诸翰剑尊在线阅读第七节

    火云武院内门远在外院百里外,内院相比外院完全就是两个世界,外院就是一个完全放养的地方,只有其中的优者才能进入内院,而内院才是整个火云武院的核心。内门坐落在山峦之中,三面皆是群山古林,只有正面一条大道可以通向外面。在测试长老的带领下,这一届在外门测试中通过的数十位弟子进入了内门。内门里分为两院,一个是

  • 三国之武神传说兰博基尼毒药(新书求收藏、求鲜花)

    “系统这漂浮术【真】是什么意思”“这【真】的意思就是宿主你不需要使用任何道具就能让人漂浮起来”“卧槽,这漂浮术这吊嘛,系统那我是不是现在能飞了”“友情提示:宿主的漂浮术最高能升上10米”“好吧,就算这样也很牛逼了”叶凡兴奋的说道。“叮,发布任务,宿主三天内人气必须达到五万”“完成任务奖励万界人物技能

  • 神座术士之牧府特产奇葩

    她的二伯母,带着自己的女儿牧紫瑶,也是牧轻挽的堂姐,据说已经来了有一会了。“轻挽,你回来啦,二伯母来看看你的伤好了没。”都一个多月过去了,在她昏迷不醒的时候不来,现在就来了?“二伯母有什么事吗?这段时间在宫里为太后诊治也挺累的了,要是没什么重要的事的话,我就先休息了。”“大事!”从欣将满脸羞涩的牧紫

  • 大秦:剑神盖聂在线阅读第9章

    地狱周结束之后,牧晓天便被唐大老师带到了小队成员面前,并站在了他们面前说道:“从今天开始,由我教你们一切知识,一起外出,起做任务,班内很少有班级课,基本上课外任务,所以也就是小队老师带队,也就是我,听明白了嘛!”“明白。”在唐大老师说完之后,小队成员便集体回答到,在此之后,唐大继续说道:“现在分配职

  • 那个死而复生的琴爹[剑三]第五章在线阅读

    至正十一年(1351),上天给元朝的最后一根稻草终于压了下来,元朝的末日到了。我们的谜底也揭开了。现在看来,脱脱坚决要求治黄河的愿望是好的,然而他不懂得那些反对的人的苦心,元朝那些腐败到极点的官吏也是他所不了解的。现在他终于要尝到苦果了。当元朝命令沿岸十七万劳工修河堤时,各级的官吏也异常兴奋。首先,

  • 火影之神级抽奖第四章在线阅读

    “小辰?他竟然醒过来了。”陈正泰本来见江辰有些面熟,现在听陈思思这么一叫,才恍然大悟。他的这个正泰武馆处于湛海市里最黄金的位置,不知道有多少人眼热着,要是当初没有江辰的妹妹江雪照拂过,这个武馆早就关门大吉了。所以,他也跟陈思思一样担心江辰,甚至自己跳了上去,要把江辰拉下来再说。“陈叔叔放心,他赢不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