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都市异能 > 正文

大唐:将门唯一男丁在线阅读第八章

2021/7/22 12:19:35 作者:云不弃 来源:飞卢小说网
大唐:将门唯一男丁
大唐:将门唯一男丁
作者:云不弃来源:飞卢小说网
大唐云家满门忠烈,前隋一战父子七人战死,只留下满门遗孀忠烈。云烈穿越而来,却不成想他成为了云家唯一的男丁。面对众多快要将自己宠上天的姑母与老太君,云烈决定要痛快把自己养成纨绔子弟,先成为长安四害之首。却不成想,在系统的辅佐与前世记忆的帮助下,他文治大唐十道,兴科举、旺农耕,让大唐真正寒门崛起。武功北击突厥、西克吐蕃,辽东一战后遍地都是高句丽的尸骨京观。李世民:“此子真是夺了云家百年气运,生子当如云烈!”长乐公主:“他不是长安四害之首吗?为什么百姓都对他敬爱有加?”(本故事及人物纯属虚构,如有雷同

卯时一刻,王远之穿戴齐整,未言公事,便有下人来报,道老家主相请。

王远之点头应允,她讽刺一叹,王高贤夫妻二人这是终于舍得把心头肉送到长子手上教养了。分明要她悉心教导,要她护持他平安无忧,耐心教他文韬武略,偏生又防备着她,真是好笑。看来他们对于自己对她怎样也是一直心里有数的嘛。

这个王高贤晚年得来的幼子有一个精心挑选的名字,当年那二人寻了不知多少名儒,耗时一年余,终于在抓周宴上定下了他的学名,是为王熙之,所谓光明、兴盛、和乐、吉祥,没有一丝一毫的负面意思。

王远之心下还有些可惜,王熙之啊,和王羲之撞了音,可惜了这么个名字,曾经的她是很喜欢王羲之其人的。

“拜见父亲母亲。”王远之行了礼,看见老夫人身边倚着一个玉雪可爱的小男孩,此时一脸天真纯稚地看着她。

她心下轻笑,古人言慈母多败儿,棍棒出孝子,还是有几分意思的。站在父母身边,安然受了自己这个长兄与家主的大礼,却没有一丝要上前来问安的意思,哪里有半分王家少主的样子!

心下笑叹着,王远之的面上却没有露出半分不怿,王熙之怎样,她是半分也不在乎的,即使这个孩子日后要由自己教养,即使这是自己同父同母的亲弟弟。

前世的时候,她是很支持爸爸妈妈若有条件再孕一胎的,她这人自认性情古怪,所以很早很早就做好了孤独一生的准备,因而多少有些内疚于不能让父母享受到含饴弄孙的天伦之乐。

谢安曾一直寄希望于自己有一个弟弟妹妹来弥补这个遗憾。可惜当计划生育终于放开之后,爸爸妈妈的身体已经没有办法要第二个孩子了。

但这并不代表着王远之就会对此时这个弟弟另眼相待,毕竟,她对于小弟弟小妹妹的期待是建立在对父母的体贴之上的,而王高贤夫妇又哪里能和她的爸爸妈妈相提并论呢。

出得内院,王远之看着身边的小不点有些感慨,王高贤二人比她想象的还要宝贝这个小儿子,只让她在外院给他开个院子,平日白天时时指导,晚间还要回到内院休息,真真是一丁点儿苦也受不得。

想归想,王远之倒也没有几分上心,有时她也觉自己心理怕不是有什么问题,一边兴致盎然,一边又慵懒随意。

“初次见面就将你带离父母膝下,你害怕吗?”王远之看了眼王熙之,笑叹。

“熙之知道您是兄长。熙之见过兄长。”王熙之一本正经地行礼,有些做作的童稚出现在他脸上,合着那不伦不类地动作,一股违和感陡然而生。

王远之心下一动,想到了什么却佯作不知,只是暗中更为注意了。

王远之轻笑一声,将手放在弟弟的头上轻轻揉了揉,笑道:“认字吗?”

王熙之偏了偏脑袋,躲开兄长的手掌,似是有些不习惯这样的亲昵,他认真地回答道:“回兄长,父亲并没有为我请过先生,但是父亲零零碎碎地教了几个字。”

王远之毫不在意的收回手,笑道:“无妨,我先请人教你认字就是了。”

这话说了,王远之清楚地看见王熙之的脸上出现了一瞬间的怔愣,继而着急恼怒接连闪过,最终才归于平静。

这让王远之几乎肯定了自己的猜测,她心下一笑,却也没有太在意。

晚间送王熙之回去时被理所当然的留了下来,在王熙之几句童言无忌之后王高贤拍着桌子要请家法也并没有出乎她的意料,只是心下微哂,真是个小傻子呦。

她看见王熙之脸上微微的诧异,素来千娇百宠的小孩肯定没见过这般架势吧?

虽然好久没见过这么简单粗糙不做作有如智障一般的挑拨,但不代表王远之就不知道他的想法——

王熙之定然不知道王高贤对长子是这种动不动就传杖的做派,不然再智障他也不敢当面挑拨——毕竟日后自己还是要人家手底下过的——何况王熙之其实还算有几分小聪明。

王远之心下微微恶意地想,晚上看了这么一出完全出乎他意料的戏,明天他再面对自己时会不会被自己的脑补吓到——

王远之当年刚到这里时脑子里第一反应出现的也是各种宅斗,那时还惋惜自己不看类似小说影视可能活不过三集呢!

想一想吧,被苛待的兄长,被宠爱的幼弟,兄长掌握着实权,却被迫要在幼弟长大后将所有权柄交出去,本就是天然摆不脱争斗的这种背景,幼弟还不知死活地在父亲面前挑拨,还嚣张的当着兄长的面,怎么看都是蓄意炫耀,而这还直接导致父亲偏心地重责了兄长一顿,若说兄长不记恨,谁信?

王熙之确实被吓得够呛,他只是想让父亲在兄长跟前劝几句,好让兄长亲自教导自己,谁知道能闹成这样?自己这个局外人看着都要为兄长不平,何况兄长本人?

定然是意难平!

他自幼养在父母身边,受尽宠爱,以为父母宽和慈爱,哪里能想到平日慈和的父母会对寄予厚望的长子如此刻薄残忍!

怪不得平日兄长与父母从不亲近,如非必要甚少见面,以至于自己来到这个世界四载一直养在父母跟前居然没见过兄长一面!

他又想到世间对兄长的传闻,那些惊才绝艳不似凡人的传言此时浮现在他的脑海,叫他出了一身冷汗,这般一闹,兄长焉能不记恨自己?而被兄长记恨的自己,又能在手腕高超的兄长手下活过多久?

王远之习以为常地跪下,恭顺地应承着王高贤让她亲自教导幼弟地命令,哪怕自己公务繁忙,哪怕只是毫无技术含量的认字。

这对她,算不得什么大/麻烦,之前对王熙之那样的说法也只是为了试探自己的猜测。

听着王高贤骂她对亲弟不友,骂她藏艺于亲弟,骂她对王家有非分之想,骂她心思深沉认不清自己身份……这些罪名都在她的预料之内。

王远之恭顺地听着,情绪其实无一丝起伏,但王熙之却听得心惊胆颤。

他战战兢兢地看了兄长一眼,只在她脸上看到一片恭顺,心下下意识地便升起一丝怪异之感。

他这个兄长,怕不是个圣父呦!

王熙之又不是个真正的四岁小儿,人也是个机灵的,所以日常听人闲聊的他对于一些事情还是有所了解的。

当年的王家处境是何等的艰难?

王高贤不算无能却也没有能力保住风雨飘摇的王家,王家有今天的辉煌全靠兄长一人,辛辛苦苦撑起王家将之发展壮大,却被勒令禁止留下后代——

只为了能毫无阻碍地将这大片的家业传给并不熟悉的弟弟。

兄长居然没有异议?

听听这骂的都是什么混账话呦,对王家有非分之想?认不清自己的身份?这王家是谁的啊!任劳任怨做牛做马就是这样让人骂的?

至于心思深沉忍辱负重什么的,王熙之脑中一浮现出来就叫他扔到一边去了,他也不是什么都不知道的小孩儿啊。

现在权力都在谁手里?王熙之在这四年里可是看得清清楚楚,王高贤被人尊称一声老家主,手中可是半分王家的权力也摸不到!

权力都在人家手里,这王家可是人家得一言堂,还忍什么辱负什么重!

所以,他这个兄长对父母可是真的孝顺啊……

如果是谢荀那样土生土长的古人,虽然看不上王高贤对长子刻薄残忍,却不会觉得有任何奇怪。

毕竟这是一个父父子子的年代,可以抱怨,可以不满,却不可以反抗。

父不慈会受到世人的指责,但父亲再不慈子却不能不孝!

就如古人的皇权,皇帝错杀忠臣世人可以骂一句昏君道一句可惜,但若是这忠臣假死逃逸却会得到一片骂名!

这些纲常是深深地印在人们的脑海里的,这是时代带来的烙印。

但王熙之却不能理解,他骨子里还是属于那个自由平等的新时代的。

谢安可以理解王熙之的困惑,但王家玉树王远之却不可能理解,所以她注定不会为他解惑。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飞卢小说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异想世界 GL在线阅读躺着都能赢

    早在听到高跟鞋的声音时,彭越已经坐在了椅子上,点燃了一根香烟悠闲的抽着。见秦雨的视线落在自己身上,仿佛认定了自己就是打架斗殴者,他一脸坏笑的道:“小秦,你这么看着我是什么意思,怀疑我是吗?”彭越一边说着,一边吐出口烟圈,痞痞的样子让秦雨恨的牙痒痒。“难道不是吗,这里除了你,还有谁喜欢打架?”,她厌恶

  • 英雄联盟之最强主播在线阅读第六章

    到了一家名为华发国际投资有限公司楼下后,车门都没关方家兴和郑健就向着公司大门走去,车子是否被拖到交警队去,对于方家兴而言已经无所谓了。进入大堂后就看见张緖豪的美女秘书已经等候在那里,刷卡过了安检在刷卡进入电梯,一分多钟后方家兴来到了一间装修奢侈的办公室。张緖豪只是挥了挥手美女秘书就出了办公室,随手关

  • 我媳妇,变小了!第五章在线阅读

    中午午休的时候,女生们都喜欢结伴去吃午饭。薄叶歌由于人缘悲惨,所以只能自己默默吃午饭,然而拿出便当的时候,发现坐在自己前桌的那个妹子也是自己一个人吃午饭。记得上午在演讲课结束的时候,她回过头来跟自己说话时鼓起勇气的样子和声音细细的模样,感觉她应该是个内向自卑的女生吧,所以可能朋友也不是很多。她仔细回

  • 网游:我真是菜鸟在线阅读第5章

    若小凡从未起过如此之早,他忧心忡忡,也不知道即将遭遇什么事情,眼前的家仆们急急忙忙的来回穿梭于面前,他感觉到了不妙。“你们忙什么呢?”“少爷!出事了,昨晚死了个丫鬟。”家丁慌张的解释道。来到庄园的一角,一群人正围在那里,石管家在一旁正与几个家丁交代着什么。若小凡的到来引起了大家的注意,瞬间都避让了开

  • 漫威:我从无敌开始争端

    收拾妥当,老大高强几人便烧包的开始换衣服梳洗打扮。只有林亦傻了吧唧的杵在哪,老大高强看到后疑惑的看向林亦说到:老四你傻了吧唧的杵在哪干嘛呢,没衣服穿老二的,这货家里有钱,新衣服也多的是你们身高也差不多,换上吧。老二也随手拿出一套崭新的西服丢给林亦,林亦则苦着脸说到:大哥,这套铠甲在身上也脱不下去啊,

  • 盗圣李三观之第七章

    这日,苏舒燕乘着苏府的马车来接了西闲,同行的还有苏舒燕的二哥苏霖卿跟其妻洪二奶奶,携他们的儿子苏培。苏培才满八岁,正是活泼爱动的时候,跟苏舒燕的性子最像,本来他是要跟洪二奶奶同车的,却固执地非要跟姑姑一块儿,少奶奶拗不过便由了他。马车中,苏舒燕道:“嫂子听说我要去山庄,便也动了念,正好我三哥不得闲相

  • 双生圣魔第八章在线阅读

    顾青的进步比上次见到的时候还要大了。张若在心里感叹。他眼睛把顾青从头到尾的看了一遍,看得顾青十分疑惑:“怎么了?跳的不好吗?”张若摇摇头:“很好。”他感叹道:“你的进步真的很大,迟早有一天,娱乐圈会有你的一席之地的。”……沈成洲的心情有一点紧张,他现在站在了他哥的办公室门口,但是敲门的动作怎么也落不

  • 我!最强平头哥第4章在线阅读

    在小丫鬟和玉萤出去之后,祝萍衣便拆了发髻上了床。听见熟悉的脚步声临近,她挣扎着从床上坐了起来,面色恹恹地看着来人,强颜笑道:“这时候侯爷怎么有空过来?”容越见她这样,心下紧了紧,哑着嗓道:“听下人说你身子有些不舒服,就想过来看看你。”“定是玉萤那个丫头吧,她向来小题大做。明知这段日子侯爷要准备与宓娘

  • 玄幻最强败类在线阅读李小贝被盯

    客栈“你回来了”当叶星看到小贝身旁的夜蓝依时,笑容僵住“这位公子是?”“朋友”小贝回了两个字,然后冲店小二喊道“小二,送一桌酒菜到我房间,我要和朋友好好叙叙旧。”夜蓝依嘴角不由自主得抽搐了一下:她们才刚刚认识而已!有什么旧好续的?而且,对面那位小郎君你能不能别瞪我,人家是女的!……小二手脚很是麻利,

  • 末路囚途在线阅读第九章

    第九章齐语下车的时候注意到王盟这辆车的后备箱里放着一箱子的碳酸饮料,她知道王盟在很多习惯爱好方面都在向吴邪靠齐,两个人喝茶多过喝水,不喜欢这种饮料。而且吴邪自己不喝也不喜欢齐语喝,每次去超市的时候只要她偷偷买了碳酸饮料就会被吴邪发现。吴先生皱着眉头拿着饮料瓶对她说教的样子齐语现在还记得:“碳酸饮料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