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古代小说 > 正文

异世道宗第十章在线阅读

2021/7/22 14:05:00 作者:星夜雨 来源:纵横中文网
异世道宗
异世道宗
作者:星夜雨来源:纵横中文网
因蹦极摔落致死的段青,却因机缘巧合异世重生在奴仆,废柴,私生子少爷的段青身上,却因一块古玉将同样来自异世的道祖紧密连在一起。为大义,为红颜,为道祖,段青披荆斩棘,立王威,成大道,书写了一段魔兽世界的血泪史!

要珍惜、保护每位市长,他们背后总有令人心(hao)疼(qi)的故(mi)事(mi)。

——题记

一对夫妻坐在床边,充满怜爱的目光落在正在熟睡的孩子上,看着被包扎起来的额头,两个人都叹着气。

“这孩子,额头上的伤,唉。”

“没办法,能抢回一条命已经不容易了。”

“为什么……”

眼前情景突然消失,惊出一身汗后,摸着自己额头处的头带——还在,长呼一口气。

恶梦?好几次了,每次都是额头上的伤,每次都是突然眼前一黑后对父母印象渐渐模糊了。

只有目光还很清楚。

缓缓摘下头带,整个额头上是针缝留下的痕迹,比周围的皮肤白上几度——也许是因为一直戴头带的缘故——还有近1/3的皮肤上留着手术无法治愈的疤痕。

头疼。

乐天派来找自己聊天时,差点以为世界上所有人都要来取笑他——每个人都是以自然奔跑的姿势扯下自己的头带,嘲讽着自己并不算得上“正常”的额头——好在只是虚惊一场。

门口的敲门声表示有人来了,赶紧套好头带。

“芦苇?芦苇在不在家?”门外是樱在喊,“走,去拱廊街不?”“不去,头疼。”

不算假话,头真的难受。重新钻入被窝里。

还是被子好。

门外人没有什么声响,估计是走了。自己把自己拽出被窝:今天要干的活不少!

末世里,没有可以放松的时候。

市中心,仅有的营友都一脸正经地排排坐在市政厅前的台阶上。每个人手上都拿着一包……板蓝根?!

这是营地出现流行性感冒了?

“芦苇啊,那个,昨天我们不该掀你被子……喏,板蓝根,感冒了就早点休息。”斯科特一脸平静地递过一包板蓝根。

这是一帮“傻子”吧?被掀个被子就会感冒吗?!这药收不收啊……

“我,我能有什么事哈哈……”打个哈哈就准备赶紧走人,“我去秋日森林,有人组队吗?”

他们的眼神就像看一个酒鬼发誓再也不碰酒一样——狐疑。

我真的没有感冒啊!!

幸好这时营地来了其他幸存者——昨天恰好随便报了个什么“交易之城”,今天就轮到了,有谁能买走什么都好——营地真的穷。幸好他们不是来抄营地的——每个人都背着至少一把枪械,看样子质量还不错。

只希望洛丽塔的材料卖得出去。

趁着摊位人多,赶紧挤出来,不过却被绊倒摔在地上。脸朝地,前额撞在石板上。

疼!

下意识地双手捂着脑袋。有点晕而已,没事。像是自我安慰。

摸到自己的伤,就像触电了一般突然慌了——头带!头带在哪?

“那边好像是这座营地的市长,看上去还……”原本有几名顾客正聊得高兴,见着陆睿的额头,像卡壳了一句话也说不出。陆睿赶紧用手遮着额头。安静会传染,很快所有人都停下手中的活,一起扭过头。

市长,一座营地的代表,印象都是英俊潇洒,自带气场,这名市长……

更像被拐来的。

尴尬……

“把头带还给我们的市长!”乐天派正试图让“罪魁祸首”认错——那人正玩弄着陆睿的头带。

“12138营地招的都是奇怪的人啊!”那人非但没有知错的样子,还继续惹事,“招个白色头发的人,‘少年白’哈哈!”“你!说话注意点!”乐天派火了,“我天生白毛有错?你先惹事的,把头带还给我们市长!向他道歉!”

围观人群一句话也不说,只是围观。

陆睿就呆站着,也不遮额头了:比起来,乐天派天生白发似乎更令人同情。

“发生了什么?”斯科特走过来,“有找茬的?樱,叫洛丽塔来。”

人群有点小动静。“Lolita?是指服装?”“不是那个Lolita,是那个之前克罗市最大的军火商的女儿,据说现在还掌握着1/4的黑市市场。”“天哪,这种大佬竟在这个小营地?!难怪在知名营地里都找不到她!”

洛丽塔背着她那两把MP7,嘴角翘起一个不怀好意的微笑:“这位,刚才是不是看上一把评分不错的590?”

“是……”

“价格?”

“十三万金条。”

“可以啊。”洛丽塔从货架上拎起这把枪械,“这枪呢,我不卖给你。原本还想着要不要调低价格,既然你都看上了,说明你也不差这点钱。”说着将这把枪丢给斯科特,拍拍手上灰:“你想要,可以,十五万金条加三千金条与五百新币的补偿,还要当众道歉。不干?我们这有高战,送你出门——也要向那个白发女孩道歉。”实际上我们营地目前才五个人。

有气势,真好。

“这……”

“不干?”

“等等,”自己不想把事情闹大,“只,只要还我头带就,就行。”

那个人很尴尬。最后以十四万金条的价格买下枪并(被逼的)态度认真地道了个歉。

一切恢复正常。

一天结束。终于可以开一个篝火party。

“芦苇啊,你怎么这么容易被欺负呢?”樱捣鼓捣鼓烤肉,“你可是市长啊!这样下去找不到女朋友的!”斯科特倒是冲了一剂板蓝根给陆睿。“感冒了就不能吃烤肉了啊,”洛丽塔一副高兴的模样,“今晚的烤肉我们其他人来解决了吧!”

我真的没有感冒啊!!我的烤肉啊!!

乐天派的白毛倒是在篝火边很清晰。

是因为什么呢?我的额头她的头发,都应引起过不少麻烦。

不过,在这个营地里,没有人会嘲笑的。

真的,有一点大家庭的感觉,就是人少了点。

父母还好吧?虽然忘得有点多,但如果能遇见他们,一定会认出来的。

对了,不知道他们的朋友到底会不会加进来呢?不知道是男子汉还是女孩子呢……

【结束注语:结尾写得像个,傻(zhi)子(zhang)】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纵横中文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魂穿网游之奇运幻域墨瑾尘捏紧她下巴

    私下里,顾圆圆对沈婧妍可谓是百般刁难,谁让她一个乡下来的野丫头,突然有一天闯入南宫泽的视线,从此让他茶饭不思呢。而且顾圆圆从来就不曾给过沈婧妍面子,只要自己不爽,任何时候任何场合都能闹得天翻地覆让沈婧妍下不来台。像现在这样,紧紧拥着沈婧妍,声情并茂的哭泣与道歉。除了墨瑾尘,所有人都傻了眼。沈婧妍被抱

  • 机灵萌宝:给爹地征个婚姬君爻桒

    长生殿后殿两个女子正在喝茶,一白衣,一红衣。白如冬日初雪,眉眼里透出来的清冷高雅,红如曼珠沙华,骨子里流出来的魅惑肆意。“怎么样?瑶华培育出的新茶种”白衣女子开口问道闻言,红衣女子放下手中茶盏,一脸嫌弃地答道:“比起倾酒的莫停差远了”“一茶一酒,怎可相提并论?”“怎不可?”红衣女子挑眉“不过都是水而

  • 末日重生记我说了算

    王道站在门口看了一眼就走开了。不意外的话,这个男人这辈子跟他都不会有什么关系。前脚刚踏进他妈的病房,赵阿姨就迎面走了出来,“大王啊,你终于来了,我快急死了!”名字或者姓氏前面加个大字,这是赵阿姨家那边昵称的习俗,说是这样听起来亲切一些,但每次王道听见她这么叫自己都觉得自己像是个美猴山来的中老年美猴王

  • 我是鬼谱在线阅读高跟鞋里的杀招

    苏爷爷“慰问”肖铭的间歇没忘记关照自己的孙女:“哎呀,那个鹌鹑蛋怎么能只吃一个呢,它在你肚子里会孤单的,你再吃一个,一对就有伴了嘛,这个……”“老头,”苏安如的筷子狠狠地刺进四喜丸子里,她脸九六上带着微笑:“再多说一句话,我保证你半个月都见不到孙女。”姓苏的老头鼓着嘴刚想反驳,苏安如拎起包就要走,吓

  • 万界冥神系统剑圣

    他想活下去。穆曦微倚着废墟中半片断壁,哪怕是呼吸间胸口轻微的起伏,也会引动他胸间折断横碎的肋骨扎进血肉,疼得他恨不得将血沫与脏器残渣一并咳出。落得这般境地,不能怪穆曦微无能。任是谁被十来个同阶筑基修士,和数位高他整整一阶的金丹修士追杀至今,也不能比穆曦微做得更好。近处有脚步声响起。果不其然,转眼间有

  • 化鲸吸血桃木符

    “可是,现在已经晚上了,外面有着许多未知的危险。这是去村长家里偷桃木符啊,被发现了的话,九爷的名誉就彻底毁了。”“你看现在还有多少人相信九爷,村里的人都在到处找九爷,他们完全信了朱力那小子的鬼话了。”“晚上我去偷桃木符吧。”栾川说,“我去偷桃木符吧,我不是这个村子里面的人,即使被发现了,村长应该不会

  • 魔道祖师同人之契灵在线阅读第6章

    二年四班在走廊尽头靠近厕所的位置。门口站着一位女老师,穿着一身运动服,像个体育老师。张扬走过去,女老师笑着摸摸他的毛寸:“张扬是吧?小伙子真精神。我是你的班主任,姓魏,叫魏雨萱。”张扬低下头,喊了声:“魏老师好。”魏雨萱哈哈一笑。啪的朝他后背上一拍:“男孩子,弓着背低着头像什么样子?抬头挺胸!走,我

  • 我靠亲嘴降服死对头在线阅读第4节

    那一丝清凉席卷全身后,叶屠苏的感觉明显舒服多了,那剧烈的痛楚明显因为那股突然窜起来的清凉感觉减轻不少,但叶屠苏丝毫不觉得开心,因为灵魂淬炼还没有结束,他的手指已经能够摁进木桶一些,如果灵魂淬炼完成,叶屠苏应该能够感觉到自己像是重新有了肉体一般。如此一来,那突然出现的清凉到底是好是坏还真的着实难说,除

  • 打鬼:我能点化万物在线阅读第1章

    宁谧的夜晚,弦月如勾,皎洁的银光洒满了辽阔无垠的大海,一艘豪华气派的巨轮磅礴而立。某高级贵宾房里,咔嚓一道声响中华丽气派的房门由外朝里推开,昏暗的灯影映出一抹高大挺拔、器宇轩昂的人影来,纵然灯光幽暗,仍能看出男子面容冷峻深邃,俊美非凡,优雅尊贵的黑色西服把他烘托出一股清冷疏离的感觉,在这灯光昏暗的黑

  • 和死神的约会(综恐)第十章在线阅读

    Kevin难过的转过头,他知道一旦Tom知道这些事情,就会产生怀疑,要是可以的话,他希望Tom永远都不会知道这件事。“事情不只是DamonSalvatore说的那样,这件事情很复杂,我不想让你牵扯到这件事情当中。”“不像他说的那样,那么你认识我不是早有预谋的吗?Daniel的出生不是你促成的吗?你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