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架空小说 > 正文

[三国]嘉年第二章

2021/7/22 13:47:07 作者:左篱 来源:晋江文学城
[三国]嘉年
[三国]嘉年
作者:左篱来源:晋江文学城
一、文艺版文案:面对往昔凡尘洪流,人们总是情不自禁的提出这样那样的假设:若天未生仲尼,该当如何?若王莽从未篡汉,该当如何?若吕布未为红颜一笑斩杀董卓,该当如何?以及,若赤壁红焰灼烧天地之日,郭奉孝在,该当如何?或许,凡世本就是这样的一个存在,为了得到更加欲求的之物,便必须付出另一仍旧珍爱在心尖之物,即便强行要求得鱼与熊掌得兼,也终究不过是黄粱一梦。所谓天命,便是明知结果该将如何,也只能在利弊取舍后别无选择的,一步步迈向注定的结局。可纵使蝶梦庄周,这一世,曹操要江山万里,更要故人言笑晏晏,共览天下

周萍扶着周满满走出房间时,一眼就瞧见站在院子中的孙裕和他妈妈。

孙家就这两个人,此时全来了。

孙裕比周满满大上三岁,如今已经二十。

作为原文男主,自然也有着极为出色的样貌。古铜色的肌肤,俊朗的面容。面部的线条刚毅又冷峻,一副正派又正经的模样。

孙裕同样也瞧见周满满。

见她一副柔柔弱弱,几乎整个人都挂在周萍身上、不胜娇弱的模样,眉头狠狠一皱,眼眸中闪过显而易见的不耐。

“满满,都这么大个人了,还成天只晓得躺在家里不干活,你想让婶养你一辈子吗!”孙裕训斥了一声,语气不可谓不耐烦,脸上的神色满是不赞同。

周满满气得咳嗽,苍白的小脸上涨得通红,有种被羞辱的愤怒。作为一个病好,连休息的权利都没有了吗?她晕了这两天,也没见他来探望啊。

周萍脸一下子阴了,当着她的面,还敢这么说她闺女,这是当她周家没人了?满满说的果然没错,嫁过去,指不定怎么受委屈呢。

她立马中气十足骂道:“你什么人呐敢这样说我闺女?我把我闺女养这么大,吃过你家一颗大米了吗?满满爱怎么着怎么着,关你屁事?你要放屁你也不能上我家来放屁,都给老娘滚出去!”

孙裕闹了个大红脸,只得尴尬地哼了一声。

这样无知庸俗、目光短浅的女人教出来的女儿,自然也好不到哪里去。

正是因为有周萍这样毫无边际的溺爱,才会养成周满满那种浅薄狂妄的性格。

一想到周满满一身骄纵的脾气,孙裕的眉头又忍不住皱起来,几乎能夹死一只苍蝇。

不过好在,今天终于要做个了断。

以后就不用顶着周满满未婚夫的壳子活着,不用忍受她的无理取闹,孙裕就感觉一身轻松。

“儿子。”孙桂菊冷淡道:“今儿个咱们是来退亲的,不用废话。”

孙桂菊是一个寡居多年的女人,日子过得颇为穷苦。她瘦得两颊深陷下去,颧骨高得不像话,看着一脸尖酸刻薄之相。

周萍冷笑道:“我家好好一个闺女跟你儿子定亲定了这么多年,虽说还没过门吧,但甜枣村的人哪个不把他们当成一对儿?现在你说退就退啊?没门!你就算是说破天也得给我说出个理来,否则我就叫大家过来看看热闹评评理,看看你们孙家是怎么欺负人的!”

孙桂菊不屑冷笑,最是不耐烦和周萍打交道。

她跟她儿子一个看法——周家的人,一个个都一副市侩的嘴脸,老的老,少的少,要么游手好闲白眼狼,要么投机倒把二混子,就没一个正经人。

跟这样的人做亲家,孙桂菊是万万都不愿意的。

“哼。”孙桂菊从鼻孔里哼了一声,懒得跟她多说一句废话,“我还想问问你呢。你闺女是跟我儿子定亲了,可你要给我塞个什么不清不白的闺女,可进不了我孙家的门!”

一盆脏水泼下来,周满满也坐不住了。

她用力咳嗽几声,怒道:“大妈你什么意思?”

虽然孙家主动闹着要退婚,正中她下怀,但是周满满也不愿担着不清不白的名声。

孙桂菊继续嘲弄道:“诶哟,你干的那些事情啊,连我这个老婆子都没脸说呢。要不是你不检点,在小树林里跟男人搂搂抱抱被别人瞧见了,我儿子还不把你当祖宗供着,哪敢不要你呀?”

一字一句像刀子似的直戳人心,不留情面。

在小树林里跟男人搂搂抱抱?

这些事,别说是周满满已经定亲了,就是没定亲,和她正当的对象搂搂抱抱被人瞧见了,在这个时候,那也是要被千夫所指,被人唾骂不要脸的。

周萍气得直哆嗦,不曾想到对方为了退亲,居然胡编乱造出这样的借口,这是要她闺女的命啊!

她红了眼,不扯嘴皮子了,吼道:“老大媳妇,我的刀呢?我今天砍死这臭不要脸的的货色!敢诬陷我闺女,老婆子我今天跟她拼命!”

赵燕秋十分听话,急得满院子找刀,泪水都快掉下来,找了一圈没有找到,这才想起来,刀被孩子拿去割猪草了。

“妈,刀没了,找别的成不?”

“快点找!”随后也进了厨房,跟着一起找刀。

周满满:“……”

好暴躁的老娘。

孙桂菊也有些慌,真怕这老婆子干出什么不要命的事情。不过她儿子在,孙裕年轻力气大,还不至于干不过一个老婆子,这才稍稍放下心来,立马严严实实躲在她儿子背后,继续道:“如今事情败露就狗急跳墙了吗?别以为我不知道,那天我正巧不在田里,在山上都看着呢!你们要是不把这一门亲退了,我就把你干的好事都宣扬出去!看看以后还有哪个汉子敢娶你!”

两天前,周满满在小树林里上吊。

后来她晕过去了。

背她回来的应该是那个救她的少年。

被她瞧见就变成这个模样了吗?

周满满的沉默落在了他们眼中就变成了默认。

孙裕原本看她一张小脸苍白的模样,心中有些发软,想等着退亲的事情过几天再说,可是此时满心满眼的失落。

恨她不检点,也恨她给自己戴了绿帽。

无论如何,今天这婚事是一定要退的了。

“满满!”孙裕一双眼睛沉痛的望向她,痛心道:“你为什么堕落至此?你、你就算有什么难处也该和我说,难道我对你不好吗?”

周满满听了这话,忍不住噗嗤笑出声来,讥诮道:“你不是只会骂我吗?你什么时候对我好过了?我有事情找你,你转头就去帮周小米,什么时候为我排忧解难过?”

“胡闹!”孙裕更加觉得她不可理喻,“小米是你的妹妹,和周奶奶两人相依为命,孤苦伶仃,我帮她办点事情,不也是在帮你吗?”

周满满忍不住翻了个白眼,要不是她现在脖子扭也扭不了,不宜有大动作,她真想一巴掌呼到他脸上去。

“哦,我懂了,其实你来退婚就是为了你的小米。好有机会能跟她双宿双栖吧?”周满满冷笑道:“你妈红口白牙污蔑我,你就信了?我以前脑子被屎糊住,天天追在你屁股后面,甜枣村这么大地方,有哪些能说亲的汉子我都认不全,满心满眼都是你,你觉得我偷人能偷到谁身上去?”

“我……”孙裕一时语塞,忽然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周满满确实是这样的。

心里眼里只能装得下他一个,对于不感兴趣的人甚至都认不全。

以前因为这事,孙裕还骂她没有礼貌,没有教养。

孙裕犹豫片刻,却还是坚持道:“总之我相信我妈不会平白无故污蔑你,她看见了肯定就是确有其事!”

总之就是站在他妈那边,那还有什么好说的?

周满满不耐烦,“我如果能证明自己的清白,你今天还要退亲吗?”

孙裕沉默。

孙桂菊顿时慌了,怕儿子反口,立马道:“退!当然要退!你这样的女人娶进来,只会搅得我家宅不宁!儿子你千万别被她迷惑了,这亲一定得退!以后娘再给你找一门好亲事!”

孙裕心中微微一动,最后艰难抬眸,“为了你好,也为了我好,退了吧。”

说完还疲惫的闭上眼睛,十分痛心的模样。

周满满微微一笑,笑容里满是讥诮。

“我同意。”

“你、你真同意?”孙桂菊激动得瞪大双眼。

周满满继续道:“但是退亲也有退亲的规矩——我妈说以前定亲的时候给你们半只猪,两只鸡,两只鸭,还有两袋高粱米做定礼,你们只给我纳了一双鞋。鞋子我一次也没穿过,可以还给你们,但是我家给的东西你们必须得原封不动的还回来!”

“你这是抢劫!”孙桂菊跳脚,“那些东西都——”

都进地里了,吃完了,没有了。

孙桂菊面色变得十分难看。

这礼他们当然是拿不出来了。

好哇,就说她怎么可能这么轻易的就答应,原来挖坑在等着他们跳呢!这个女人就是不肯放过她儿子!

孙桂菊看向周满满的眼睛里充满了恨意。

周满满不为所动,只看着孙裕,等他的答案。

她知道,孙裕一定会答应的。

果不其然,孙裕沉默良久之后,万分难堪的开口:“满满,我——定礼我现在拿不出来。但是这亲能不能先退了?等秋收过后,先把高粱米还了,后面我再想办法慢慢还上。”

这一番话说出来,对于孙裕的男子汉子自尊心来说,就是最大的折磨。

虽然感觉十分屈辱,但是孙裕豁出去了。因为孙桂菊说的一句话打动了他——解除了这一桩婚约,他还可以找一个好女人过一辈子。不必把下半生都浪费在周满满身上。

孙桂菊沉默着不说话。

没有反驳儿子说的。

他们都太讨厌周满满这个女人了。

养不起,骄纵,还有一个特别讨厌的亲家。

要是能解除婚约,那真是一件张罗打鼓的喜事。

出乎意料的,周满满答应的十分爽快,“可以啊。但是我有个条件。”

孙裕立马道:“什么条件?”

“你先给我写张欠条,摁上你的手印。这些礼你可以以后再还,但到时要翻倍。”

周满满看他,目光带着不易察觉的狡黠,“你答应吗?”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婚谋以久:慕少太凶猛第十章在线阅读

    第十章拯救小樱土地提供:远坂家族系统担当:爱因兹贝伦家族令咒担当:玛奇里家族(间桐家族)这御三家构成了圣杯战争的体系,然而,到了这一代,因为种种原因,间桐家竟然已经失去了魔术师的能力,也正因为如此,间桐脏砚这个家伙才把心思放在了远坂时臣的身上。而远坂时臣也不是一个合格的父亲,为了让远坂樱成为魔术师,

  • 多情别离泪第一章在线阅读

    一声高喊:“起”!从树林里迅速冲出三十多个手持棍棒与弓箭的男女武士,一边高喊着“一个都不许逃!敢逃的打死!”一边向着十几个正在河边漫步的男孩女孩,包抄过来。被包抄的十几个男孩女孩,不由自主地一边相互靠拢,一边面面相觑。一个看上去FengLiu倜傥、英俊潇洒的男孩,像是他们中的头儿,强作镇定地大声问道

  • [全息]NPC的养老生活在线阅读上了贼船

    赵小茜对着陆庭深使了使眼色,暗示他不要轻举妄动。她也很想立即解释啊,但是,她要保持女王形象啊。立即挣脱他的手,她提起手包,一脸高傲冷酷的道:“出来。”陆庭深莫名其妙,这又是在演什么?为什么觉得自己的老婆每天都在扮演不同的人?赵小茜出去了,陆庭深深深的看了一眼顾南,然后才跟着转身出去了。顾南想去看,但

  • 青丝绾,红颜殇GL第9章在线阅读

    清晨,出租屋内,阳光隔着窗户照射进来,被窗帘挡的星星点点的,房间内昏暗而安静,苏莫莫眯着眼睛躺在床上,没有半点起床的意向。难得一个周末,绝对是睡懒觉的好时间。正准备蒙头继续睡时,电话铃想起,接起电话文小花声音就传了过来“苏莫莫,快来东大街,逛街。快点哈。”都都都,还没等苏莫莫回复,对方便挂了电话,苏

  • 和救命恩人互殴后[校园]在线阅读第10节

    许多科学研究发现,谈恋爱时脑内分泌的多巴胺、苯基乙胺会激增,让人呼吸心跳加快,感受到快乐和情绪高亢,但却也容易丧失客观的思考能力。早上起床,我仍在思考昨天晚上自己居然会答应和那怪家伙交往,他小气、任性又不懂得体贴,可是和他在一起时,脑子就好像有些失能的自动排除他的负面缺点,然后沉浸在和他相处时那种莫

  • 石纪元:从零开始创造人类文明在线阅读第8章

    “怎么了?”“老公,你听外面有声音。”李小小神经紧张的说。顾天楠听到她的话,侧耳听了听,失笑说道:“梓兰房间的风铃。”“风铃?”“嗯。”男人将一条手臂枕在脑后,说道:“风铃挂在窗外,被风一吹就会响,不用害怕。”李小小这才把心放回到肚子里。翌日一早,趁着顾天楠还没醒过来,李小小再次蹑手蹑脚的走出了房门

  • 月出何皎皎第七章在线阅读

    一路疾驰,不多时便回到了家里,来时并没有去时的闲情雅致,一路除了开车就是思索,了尘所说的答案,以至于并没有有去多长时间。时间与以往上班下班,如此规律。此事对白乐尘的生活来说,并没有起的多大的波动,只是偶尔清闲的时候,他便会思索此事。比如今天。忙完手头的工作的白乐尘,坐在自己的办公室,品着上好的毛尖便

  • 谍影2在线阅读第7节

    阿尔是被颠醒的,醒来后发现自己在韦德的肩膀上,被韦德扛着一路狂奔,后面貌似还有人追着他们。“shit!shit!shit!”韦德嘴里不停,干掉旁边的士兵,放下阿尔,扔给她一个袋子“哥没空管你了,快跑吧,小萝莉~哥会想你的~哦!哦!哦!shit!”韦德举起自己打穿的手腕,一把刀扔过去,插在那人的眉心。

  • 七皇轩辕传第4章在线阅读

    七苦桥上,李青锋如雕像一般一动不动的站在玉阶之上,从迈步到站定已经一个时辰了,两只脚一起落在第十九台玉阶上的时候,便保持这个动作,陷入诡异的静止之中。山洞更深处,玉台之上,金袍男子突然睁开眼睛,射出两道金色神光,手中出现一支通体玉色的毛笔,连笔毫都是玉色的,挥笔在空中写下一个金色的镇字,化做金色流光

  • 姜徕已来在线阅读第九节

    与天门后山相连着的百药峰是一座药山,生长很多可以用于炼制丹药,三阶以下的奇异花草。但百药峰十分陡峭险峻,而大多数奇花异草也都生长在悬崖峭壁之上,所以,没有些能耐也是很难采到的。紫昊随着人流到了百药峰的山脚,就发现前头已经挤满了筑阶期弟子,像是在等着什么。“都别挤,有了号牌才能上百药峰,号牌只有一百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