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现代言情 > 正文

我!大汉冠军侯在线阅读第1章

2021/7/22 12:59:18 作者:宁有种 来源:飞卢小说网
我!大汉冠军侯
我!大汉冠军侯
作者:宁有种来源:飞卢小说网
穿越汉武帝中期,成为霍去病之子,继承冠军侯。军功至上的尚武时代,我将率军征服天下!“普天之下,莫非汉土,率土之滨,莫非汉臣。”这个世界上,只有汉人,才能够大声说话!不服?那我就打得你跪下喊爸爸!(本故事及人物纯属虚构,如有雷同,纯属巧合,切勿模仿。)

和亲的圣旨下来时,秦桑其实一点也不惊讶。毕竟此去中原,万里迢迢,父皇又怎会舍得送他其他几个掌上明珠去和亲呢。

也就只有她,是可以被当做棋子丢掉的。反正从小到大,也没有人会在意她的死活。

好在秦桑生性乐观,倒也不觉得这是多大的事。反正她在这个牢笼一般的皇宫里早就没有亲人了,所以离开也没有什么不舍,去哪里也无所谓。

和亲之事,她一点也不放在心上,日日仍同往常一样,整日闲在长宁殿里看她从民间淘来的那些话本杂书。

倒是茯苓替她委屈,偷偷掉了好几回眼泪。有回被秦桑看见,秦桑反倒安慰起她,说:“你不要哭嘛。去中原也没有什么不好的,书里说长安城有好多好吃的好玩的,咱们到了那边可以四处看看。”

茯苓却听得眼泪直掉。她从小就跟着秦桑,太了解她的个性。她并不是真的什么都不在乎,只是比寻常人都更坚强些。她知道伤心难过都没用,所以索性就想开些。

可她还是忍不住替自家公主委屈,“论年纪,前有二公主和三公主都尚未出嫁,此次和亲怎么也不该轮到公主你的。”

秦桑坐在床边,将手里翻了一半的话本子合上,放到枕头边,她不由得叹了气,劝解她,“茯苓,你想开一点。”

她连出生都是个意外。她不过是父皇醉酒后,宠幸了身为下等宫女的母亲,而意外生下的她。父皇原本就未将她看在眼里,更何况她出生不久,南国就遭了百年难遇的旱灾,一时民不聊生。国师替她卜卦算命,说她八字极煞,是灾星降世。

她被锁在冷宫十八年,父皇没要她的命,大概已经算是对她仁慈。

她若什么都去计较,什么都去和其他受宠的公主比,那她从小到大,眼睛怕是都要哭瞎了。

茯苓坐在凳子上,还是忍不住擦眼泪,说:“可此去中原,前路未知,要是遇到危险——”

秦桑安慰她道:“你不要太紧张了。我虽是个不受宠的公主,可好歹也是个公主,我是为两国友邦去和亲的,我那未来夫君就算不喜欢我,也总不会杀了我吧。”

“可——”

“好了好了。好茯苓,我肚子饿了,你去帮我做桃花糕好吗?我好久没吃了。”秦桑说着就去拉茯苓的手,两人一起往外走,“我和你一起去,你上回教我的,我还没有学会。”

四月中旬,南国的送亲队浩浩荡荡地启程前往中原。一行人马在路上走了两个多月,终于在六月下旬抵达了长安城。

秦桑原本想等到了长安城,就要出去玩的,谁知道到了驿馆,赵大人直接派了十几个人守在她房门外,勒令她大婚之前哪里也不能去。

秦桑想过要溜出去,可赵大人派了十几个人日夜守在她房门外面,除了第一天跟着赵大人进宫面见了圣上,其他时间别说溜出去,她估计就连一只苍蝇也飞不进来。

秦桑最后懒得跟他们玩了,索性翻出她的话本子来,往床上一趟,在驿馆里看了两天杂书。

成亲头一晚,秦桑刚沐浴完,正要上床继续看她的

话本子。这回的本子是茯苓昨天才帮她从长安书店里找来的,是新鲜的故事,讲一个书生和小姐的故事,她才看了不到一半,正要继续看,茯苓就带着一个老嬷嬷从外面进来了。

秦桑坐在床上,腿上搭着被子,只穿了白色中衣,头发也解开了。

她奇怪地看了眼进来的老嬷嬷,刚想问茯苓什么情况,那老嬷嬷已经先向她行了个礼,说:“公主,老奴是奉命来给您上课的。”

“上什么课?”秦桑更奇怪了,她看向茯苓,发展茯苓立在一边,垂着脑袋,脸通红。

等过了一会儿,当老嬷嬷拿出一本书来,秦桑才晓得这上课上的是什么课。

饶是她平日乱七八糟的话本看了许多,也听得脸一阵红一阵烫,好不容易等老嬷嬷走了,她把那书一扔,就钻进被窝里睡觉了。

因为次日便是成亲的日子,秦桑一大早就被从被窝里捞起来,换衣服,梳洗打扮,好几个宫女嬷嬷围着她,往她脑袋上不知道戴了多少东西,重得她脖子都快要被压垮下去。

屋子里闹哄哄的,喜娘们催着赶紧赶紧,马上吉时就要到了。秦桑耳边闹哄哄的,从一早就没有停下来过。一直到不知道谁跑来高喊了一声,“吉时到!”

随后秦桑就被蒙上盖头,被两名喜娘搀扶着往外走。

到了外面,敲锣打鼓更是热闹,街上都是围观的老百姓,若不是有一众侍卫拦在道路两旁,怕是要将路都围得水泄不通。

秦桑蒙着盖头,什么也看不见。可她能听见敲锣打鼓的声音,围观老百姓们谈论的声音,都是充满喜悦的。仿佛这桩喜事也给长安城带来了一点喜气。

可秦桑却一点没有要嫁人的喜悦,更没有书里说的那种小鹿乱撞的紧张和欢喜。她甚至在想,她大概一辈子都不会有那样的感觉了。

她嫁人了。嫁给她不认识,没见过,也不喜欢的人。

她表现得再无所谓,这一瞬间,多少还是有些难过。

她站在台阶上,垂着眼看到一个男人朝她走来。

他朝她伸出手,那是一只很好看的手,指节修长,指骨有力。可是当秦桑将手放上去的时候,才发现这只手非常冷。冷得几乎没有一点温度,就像那天晚上,他看她的那个眼神。

她刚到长安那晚,戴上了面纱随赵大人进宫面圣。

陛下在宫中设了晚宴,为他们接风洗尘,且在晚宴上将她赐婚给少将军傅连溪。

她听见陛下为她赐婚时,下意识抬起头,顺着旁人的视线也朝对面看过去,然后她就看见了坐在陛下下首,长得无比英俊,穿一身黑衣的男人。

她望向他时,他也抬眸朝她看过来。彼此的视线遥遥撞上,他眼睛很黑,像沉寂的深潭井水。看她的眼神却很冷,冷得像一把冰刃,毫无温度。

他看了她一眼,才起身去接了旨。

秦桑此刻被他牵着,觉得他的手凉到让她想逃。她又想到那天晚上,他看向她时那个冰冷的眼神,心中又很无奈。对于这桩婚事,他们俩都是牺牲品。

婚礼仪式冗长且无聊,秦桑脖子都快被头上戴的那些乱七八糟的玩意压垮了,等终于结束了仪式,送进洞房,她直接就揭了盖头,将头上戴的东西七七八八全取下来扔到桌上。

喜娘们后面跟进来,瞧见都吓了一跳,捡起被秦桑扔在地上的盖头跑过来,“使不得使不得,礼还没成,盖头不能自己揭啊!”

几个喜娘跑过来,强行把秦桑按回床边坐下,又强行把盖头给她盖上。

这一整天下来,秦桑这会儿又累又饿,耐心已经快要告罄了,“还有多久啊?”

“公主别急,待大人过来挑了盖头,才算礼成。”

“我能先吃点东西吗?”秦桑声音从盖头底下传来,她真是太饿了,肚子已经在叫了。

“不可以。公主,您再忍忍。”

秦桑:“那你们去看看他究竟什么时候过——”

“大人。”

秦桑话没说完,就听见喜娘们齐声唤了声大人。

她正愣神,就听见一道低沉的声音,“都下去。”

“这……”喜娘们一时间面面相觑,这盖头还没揭,礼尚未成,现在就下去似乎不太合规矩。

她们正犹豫,傅连溪突然抬眸,一个眼神过去,吓得几个人心口一颤,哪里还顾得上规矩,连忙屈膝行礼,匆匆退了下去。

临走还将门带上。几个喜娘一退下,房间里就只剩下秦桑和傅连溪两个人,偌大的房间顿时变得静悄悄的,一点声音也没有。

秦桑盖头还蒙在头上,她等了一会儿并没有等到傅连溪来帮她挑起盖头。她懒得等,索性自己把盖头揭了。

傅连溪背对着她,坐在桌前,拎着酒壶在往杯子里倒酒。

秦桑盯着傅连溪背影看了一会儿,估计他应该是不想搭理她,索性把盖头扔到一边,拎着裙子走过去,在傅连溪对面坐下。

她肚子饿得不行,伸手就去拿桌上的糕点。

她伸手拿糕点的时候,傅连溪总算抬眸,看向了她。他眼神静静的,却看得秦桑莫名有一点心虚。她拿着糕点的手顿了顿,“我……我肚子饿了。”

她说着,就把手收回去,自顾吃糕点了。

傅连溪看了她两眼,也没再搭理她,自顾喝酒。

秦桑实在是太饿了,早上就没有吃东西,她起初还稍微克制一点,但后来看傅连溪没有要搭理她的意思,索性把糕点碟子抱到自己面前,没一会儿,就把碟子里的糕点都吃光了。

傅连溪目光落在秦桑面前空掉的碟子上,终于又抬头看了她一眼。

秦桑被看得有点不好意思,说:“我早上就没吃东西,太饿了。”

傅连溪看了她一眼,不过什么话也没说,他搁下酒杯,起身就走了。

秦桑看到傅连溪拉开门,走到外面,不由得愣了下,下意识问了一句,“你不留在这里吗?”

傅连溪脚步顿了顿,他回过头,漆黑的眸子凝视住秦桑,“怎么?你希望我留下来?”

秦桑吓一跳,赶紧摇头。

她当然不啊!她巴不得他永远别留下来,两个人互不打扰就最好了。

傅连溪看她一眼,什么话也没说,转身直接走了。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飞卢小说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盖世第一神帝第5章在线阅读

    “你说什么?”我先看林泽渊,然后又看墓室里头那些金银宝珠器,宝器光芒,遮都遮不住的晃眼睛,然后微微眯眸才又看他,“你让我去拿东西?”确认是拿,而不是偷、盗!?林泽渊没说话,低眸斜睨着我,点头。我一下睁圆眼睛,竟然说不出话,因为我想骂娘啊!他娘的,他敢不敢再说一遍?想着,眼里肯定有杀气,但我他娘的又怂

  • 名人们的神奇生活在线阅读第六章

    苏离觉得他可以让人给他准备葬礼了,他离死不远了~~~默默地为自己默哀了3秒后,苏离轻轻地关上房门,偶然间觉得他需要一个倾诉对象~~~拿起手机交代以风拿到冰箱后把菜都放进去,做完这一切,苏离觉得真心挺可怜的,无家可归的人类吖~~~想了想还是决定去白天那里,虽然可能会被笑的很惨~~~当然,现在不是可能了

  • 弑神之姐妹淘

    良木缘的装修风格是欧式的,以暖色系为主,天花板和地板也都是由实木镶嵌而成,空间宽敞明亮,占地面积300多平米。它的步局是东西呈弧形状,远远望过去,好似一只蜷缩着沉睡的猫。东边是前门,西边是后门,后门是员工的专用通道,走出后门便是员工休息区。自从罗坡走后,艾林就再也没有到此休息过。“现在客人不多,你去

  • 超级兽王在线阅读第8节

    布莱克绝对没有眼瞎,刚刚一个大活人就在他眼前消失。他们急急忙忙的跑回宿舍引起了叶纳拉的注意。她从所在的一楼跑去了三楼,礼貌的敲了敲门。“谁?”雷伊警觉的声音传来。女孩平静了一会,说到:“叶纳拉。”“谁是叶纳拉?”“和你们对话到那个女孩。”叶纳拉在之前并未说明自己的名字,所以战神联盟只认得她的人而不认

  • 创想纪元之幻梦一世第4章在线阅读

    他喝过深夜的烈酒,吃过清晨的凉粥,他牵过陌生人的左手,吻过路人甲的唇,他看过柏林街头的雪,吹过湄南河畔的风。可他不管走得多远,都始终忘不了一个人。因为啊,认真爱过的人最心疼——一个在他心里整整驻足了十五年之久的人儿。你不要告诉我,这是因为他生来好脾气,不会严声将那女孩儿驱逐于心房之外?你更不要告诉我

  • 末世之我有神器在线阅读星城·侧影·花雨阁

    黄昏,星城火车站。尹倾溪戴着耳机,拉着身后的行李箱随着熙熙攘攘的人群涌出站台。抬起鸭舌帽的帽檐,关闭耳机里欢快的英文歌,开始在地图上寻找预定的旅店。星城的面貌确实与她之前住的那座欧风城市有所差异。那座城市的欧风建筑华丽精致,高大的钟楼矗立在中心广场正中央,楼身雕刻的花纹别有一番风味,钟面上的罗马数字

  • [头文字D同人]去掉头就可以吃了零点酒吧

    苏小暖开车行驶在公路上,叶羽寒看了眼她前进的方向,他问:“你要去哪?”“带你去医院啊,你受了这么重的伤,还中枪了,得赶紧去医院。”苏小暖虽然跟叶羽寒说话,但是她的视线始终望着正前方,不敢有一丝分神。开车可不是闹着玩的,稍有差池,不说她和叶羽寒会受伤,光凭这车的维修费就够她受的了。她虽然没开过名贵车,

  • 泪之恋在线阅读第6节

    身体靠得很近,近到能感受到男人的身子传来微微的僵意。似是预料不到他故意用对着陌生人的称呼来‘挑衅’,身为妻子的许子卿却不慌不乱,还更近一步挽住他,用身体和言语一起进攻来做回应。余光中瞟了一眼君九骁,他一派光风霁月的脸上露出裂缝,继而身体放松下来,眼睛里是若有若无的笑意。许子卿在心里先是大笑了好几声,

  • 刀剑乱舞吾名月魄之00.总之是死了(1)

    在远远看见那个人的一瞬间,百里白泽条件反射般地扬起手,又在片刻后讪讪地放了下来。“我真蠢啊,”她别别扭扭地在空中转了个圈,扭头看向身边的白衣男人,笑容充满了自嘲的意味,“都这个时候了,竟然还担心自己的头发有没有整理好,还担心自己的样子够不够好看。”稀稀落落的雨水从百里身上穿过,打湿了墓碑,也打湿了褐

  • [综]我成为了付丧神在线阅读第七节

    《请开始你的表演》初赛最后一期即将落幕。却不料在主持人即将宣布结束的时候,第二组晋级的演员王铮说话了。“不好意思,主持人,还有三位评委,我个人有个想法,想要同大家建议一下。”王铮道。众人都不解地望着他。王铮是演员圈里的前辈,二十几年前就出道了,实力不俗,也算是圈里有头有脸的人物了。他既然主动说要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