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都市异能 > 正文

LOL之最强RNG在线阅读第6章

2021/7/23 6:24:12 作者:我要矿泉水 来源:飞卢小说网
LOL之最强RNG
LOL之最强RNG
作者:我要矿泉水来源:飞卢小说网
穿越在S8世界总决赛RNG对战G2的第四场,秦落发现自己竟然成了RNG的替补打野,这个男人发誓要改变这一切,于是RNG被抬进了八强,四强......一个前所未有的RNG,正在诞生。(本故事及人物纯属虚构,如有雷同,纯属巧合,切勿模仿。)

我叫方即云,如果说之前我还有一点点和苏未白交朋友的意思,今天之后,我只想知道他的大脑究竟什么结构。

这是个变态啊,纯的。

这家伙到底是怎么做到如此自然地讲出一连串惊悚事实的?他说话的口气就好像一个小学生开开心心地对同学说“明天我要戴着□□包去炸学校,你们记得来看烟花哦”。这种丝毫不觉异常,字字都是从心的纯天然变态气质,我听得整个人都寒毛直竖了。

到底是这个世界都很硬核,还是只有他一个人这么硬核?

和苏未白相比,老八简直纯洁得和天使一样。他除了想干掉我,就没有别的缺点了。

从思想回到现实了,我发现苏未白说完这一连串,居然还满脸期待地等我回复。

……这小苏,是个人才啊。

他就这么希冀地看着我,那你说我能有什么反应么?

他这么可爱,这么乖巧,我还能骂他,打他不成?

OOC的教训我已经受过了,老七可不会随便出手伤人。

我只是拍拍他的肩而已。

一拍下去,苏未白的脸就真白了。

血管依稀可见,青筋节节绷起,该是疼着的。

肩膀一处制住,就是以点控面,我晓得的,这小子如今连一根手指都抬不起来。

老七的力道我知道,我希望他也能知道,这个对我们接下来的相处是没有什么坏处的。

我问:“这是你自己的想法,还是有人教你的?”

苏未白脸上更白了:“这全是我发自内心的想法,绝无幕后主使!”

这话我信,曹几何怎么也不会让他问出这么智障的问题来,领导的发际线暗示了他的人生智慧。

那就简单了,该利用的还是得利用,有掐架经验的人都知道,宁得罪君子不得罪变态。

我慢慢说:“骨肉皮囊,死物而已。你该看的是眼前。”

苏未白眼神一亮,都顾不得疼了,脱口而出道:“七兄肯给我珍惜眼前人的机会?”

是看眼前,不是眼前人,你加的戏怎么这么绿江呢。

我沉声道:“多看、少讲。”

苏未白问:“少讲?”

我最后拍了拍他的肩,这次倒很轻很淡,没有用多少力气。

“后花园里的一个坑,是给多话的人准备的。”

这句话终于封了他的嘴。

苏未白紧紧抿唇,在接下来的时光里,我们的相处就比较和谐了,只有我问,他答,我觉得这样显得我有点霸道,但也没办法,我随便说一句吓不到他,他随便说一句要吓飞我了。

问答之间,我倒真知道了不少事儿。

据说老七昏迷期间,老八曾多次闯入房间,在床前驻足良久,月光从床头挪到床尾,他也未曾动过半分。如此不声不响地盯凝,不知心中在想些什么胡海山河。

苏未白推断他想要我命,只是不好直接下手。

我醒来后那一掐让老八大受打击,如今他正日夜练功,以求提高武学水平,认为下次与我切磋武学,绝不会被我两招秒掉。

起码也得三招嘛。

这一日我在园中练拳脚,不知不觉练完一个时辰,颇有一股天地皆尘,唯我独清的遗世感。

老七这一生无牵无挂,钢铁般的意志造就了他钢铁般的身体,任何部位都是武器,可谓无欲则刚,拳脚通灵。我一出手一抬脚,记忆自动沉浮,一切皆为本能,只等翻手间破云切雾,转肘间遮天盖月。

练完我转头一看,发现苏未白已在笔记本上画的密密麻麻。老八这崽也来了,他站在大树下,双手抱拳,略显矜持,黑云盖脸地看我。

我看他,他看我,他瞧也不瞧苏未白,骂的却是苏未白。

“你身边这都什么鸡零狗碎?”

苏未白回答:“在下苏未白,奉副阁主之令协助七兄。”

老八赏了苏未白一眼,但还是斜眼看人。

“你偷画老七的招式,也是助手的本分?”

苏未白礼貌地答:“这是七兄默许的。”

是我默许的没错,老七那些招他学不来。

老八笑了,一边鼓掌一边哈哈大笑。

“老七的招只有老七一个人能用。只因他每一招都完全放弃防御,只注重进攻。不要命的蠢人才能学。”

老八又狠狠地鄙视了苏未白一眼:“你算什么东西?你有他一半的蠢劲么?”

我就不懂了,你这是恨我还是爱我啊?

一般来说我爱看男人撕逼,但这俩掐起来娘们唧唧,菜鸡互啄都不算,和多细胞暴打染色体似的,我就出口阻止了。

首先我瞪了老八,“你的功练完了?”

又忘记上次的事儿了?

这小子怂了一秒左右,立刻挺胸直立,得意洋洋曰:“当然练完了,你以为我偷跑出来前不会把事做完?”

……你到底在得意些什么啊。

老八狞笑一声,叉了腰说:“不妨告诉你,副阁主不久就会派你去刺杀李藏风。你的好日子就要到头了!”

我要去刺杀了!?

我瞬间惊惶惊惧,忽觉天地茫茫,四野皆是伏刀。只有我一人踩在钢丝线上,一不小心就得翻身跌下,任那刀进刀出十来回,以淋漓鲜血装饰这刀身线条。

心里可以抱头乱窜,但脸上得稳,像我的体重那样稳。

于是我就显得无所谓了:“那又如何?”

老八先是一呆,接着怒不可遏:“李藏风是什么人你不知道?你还不赶紧……”

他忽刹住车,把关键几个字卡在了脖子眼。

赶紧什么?赶紧准备?赶紧逃?赶紧反叛?

我还想再问,结果老八一溜烟跑了。

这小崽子跑得飞快,留了我一脑袋的疑惑与不解。最后一句话在我脑子里插了翅膀似的乱飞,每个字都闪烁着悬疑之光。

他明明和老七势如水火,为什么要跑来警告我?

于是我问苏未白:“李藏风是谁?”

苏未白怔了:“七兄连他也忘了?”

我真记不起他是谁,我在老七的记忆库里啥也没搜到。结果苏未白这小子开始傻乐,他终于发现老七有不知道的人物,那大白脸上满溢出一种“我比偶像有知识”的幸福感。

李藏风,两个字,牛人。

七岁学刀,十五岁出道,以一把【炼光神刀】名满天下,别人的履历是有成有败一条曲线,唯有他,一条直线斜着往上,就没下落过。

爱好是决斗,他曾与各派高手决斗四十八次,其中二十四位是南北武林的著名刀客,从此获得黑称【二十四剃】。

这个黑称还真不是搞笑,它源于李藏风那充满正义感的双标。

若对手品行不端,他极有可能在决斗中一刀毙命。若对方人品尚可,他也有余力,这人就会多角度猛攻,最后一刀剃了对方头顶黑发。

古代人讲究身体发肤受之父母,这剃头刀就算是震慑。识相点的认个输,保住一条命,你好我好大家好,也算一种仁举。

依我看,这人应与发际线有杀父之仇。

想以技服人,削个鬓角修个胡子都行,专削头顶是人干事儿么?

不过武林同道可以松口气了,李藏风最近从剃头大学毕业了,他有了新的目标。

你想,和白道决斗他还得留一线,对黑道杀手有这必要吗?

所以李藏风已杀了七八位有名杀手,眼看就要找上接引阁了。

苏未白越说越得劲,我越听越想原地风干,这是个什么样的杀神盯上了接引阁啊 ,我一听就怂,再听我都想怂哭了,想找个洞把自己埋好了,埋成腊肉再出来得了。

苏未白看我脸色,连忙问:“七兄这是怎么了?”

我怂动中央了?苏未白这个老七铁粉,戴着这么厚的偶像滤镜的人,也看出来我在怕?

我正犯怵呢,这小子忽然兴奋地问:“听到如此强悍的对手,七兄是开始兴奋了?”

兴个屁,我棺材板都起飞了。

不过我还是配合了他的演出,高深莫测曰:“得此对手,实乃平生快事。”

苏未白脸上写着“果然如此”,嘴上提醒说:“七兄刚醒,副阁主应该会挑个容易的让你下手。李藏风这人太扎手,他不会让你去的。”

谢天谢地!棺材板它又降落了。

我一边开心呢,一边假惺惺地惋惜说:“你确定?”

苏未白点头:“我确定,倘若副阁主真让七兄去杀李藏风,我把头拧下来给你当下酒菜!“

好小苏!就冲这一句,我再也不骂你是死变态了!

三天后,曹几何在他的桌案前,语重心长地对我说。

“虽然你是旧伤初愈,但李藏风这人实在扎手,只能派你去了。”

曹几何盯着我笑,而我只盯着苏未白。

他正在一旁缩着头,此刻见我盯他,就挤了一个惨淡的笑,那我就乐了,我也对他笑了笑。

是老七的笑。

他马上一口大气也不敢出,缩了头含着胸。

为了不让他误解我的意思,我就笑的更老七了。

苏啊,别担心,你对我的心意我是知道的。谁要敢说你对我不真诚,我冲上去就给他鼓鼓掌!哪个人敢嫌你说大话,我反手就给他一个么么哒!

从今以后,谁敢骂你死变态,谁就是我异父异母的亲姐妹了!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飞卢小说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绝世丹尊在线阅读第一节

    中立医院,急救室里的心电监护仪随着病患越来越虚弱的脉搏,纵然医生已经尽全力抢救了,但还是渐渐形成一条直线,没有了生命迹象。门外的家属在病患冰冷的身体被推出急救室的时候,撕心裂肺哭喊着扑倒在自己女儿面前,久久不能平静。这种情况在医院里一天都不知道有多少这种情景上演,生老病死人之常情,医生们估计见多也就

  • 且入梦在线阅读第7节

    我和钢子哥又一次来到春城的金湾花园。一进屋,舅姥姥噗通一声跪下,抱着我大腿声泪俱下:“小沅,舅姥姥知道你是个最最善良的孩子,你救救你三姨吧!你要是见死不救,我这把老骨头也活不成啦!”未及我反应,钢子哥一把拽起舅姥姥丢在沙发上,怒气冲冲道:“少特么玩套路!你什么货色我们不知道?有事说事,别闲扯淡!”舅

  • 千载应弦歌在线阅读第4节

    向北出省的高速公路曲折盘绕在崇山峻岭中,连续几十公里长的爬坡、下坡、急弯给那些载重车司机带来极大的考验。也正因为如此,处在南岭山脉的这段高速公路两旁风光极为壮丽,许多走过这段高速的司机都对这里印象极为深刻。应外省朋友的多次盛情邀请,侠哥驾车沿高速一路向北进发。当他进入这段盘绕在崇山峻岭的高速公路时,

  • 年轻的国王在线阅读第10章

    从一组的地盘出来后,董辰九跟着美男和庄离直接回到了伊米家,在路上美男做了简单的自我介绍:姓伍名蕴,八组组长,小时候跟庄离在一个孤儿院长大的,关系跟亲兄弟还要亲。在说到孤儿院那段的时候,庄离明显不满地横了伍蕴一眼,浑身又直冒冷气,表示这个小傲娇又不满了,董辰九直接忽视之不怕死地问道:“庄离不是伊米她表

  • 我在西方当阎王在线阅读别苑

    去别苑那天艳阳高照,热气逼人的,沈棠着了一条薄薄的纱裙,十分清凉,远远望去,朦朦胧胧的,如仙子下凡一般。沈棠带着红杏朝府门口走去,不期然遇到了沈莲,沈莲是沈北弟弟沈轩的女儿,也是沈棠口中那个老是与自己抢东西的人。沈棠规规矩矩的叫了声:“二姐姐。”沈莲看她打扮的明艳逼人,显然是要出门,便问:“妹妹这是

  • 种植大师[豪门]映月草堂叙前事 忽识天溪文一子

    趁着天间月色朦胧,叶沐清带着姑娘还有那昏睡着的蛮人一同寻了处破旧草堂且住着了,又在别处帮姑娘找了件别致的衣服穿着,姑娘看着叶沐清,叶沐清似乎第一次见这女儿情长,心中竟有些过意不去,急忙躲在一角,看着朦胧的夜空,不知如何是好。姑娘穿着甚好,走至叶沐清身旁,叶沐清心想还不知姑娘姓名,也不好总是姑娘姑娘的

  • 庆幸相遇第3章在线阅读

    应付完书画展那边的外宾,崔夕往体育场来。程朗见了她立刻对她猛挥手,崔夕却径直往低头坐着的乐念停走去。“崔夕!”程朗大声叫道。回应是两道白眼。程朗又气又急,脑袋里本来就不多的英文单词更是消失无踪,只能把那群老外带到休息室坐下,一边口里喃喃念叨着仅仅想得起来的“WATERWATER……”一边手忙脚乱地塞

  • 花无名之第十章

    浴室门从里面打开,弥散着乳白色的蒸气中,时星月穿着睡衣缓缓走出来。神清气爽。她其实是个很懒的人,家里面到处都是大小不一造型各异的沙发,唯一的共同点就是松松软软的,方便她走到哪躺到哪。此刻,她擦干了头发,斜斜地歪在阳台的小沙发上。玻璃外,就是这个城市最繁华的中心,幢幢高楼拔地而起,人群熙熙攘攘,各式各

  • 九重之渊二在线阅读第九节

    鱼忆姬:大家好,我是作者兼本次剧组主演相性一百问主持人鱼忆姬鱼忆姬:请大家进行一下自我介绍欧阳少恭:大家好,我是欧阳少恭乐坤仪:大家好,我是乐坤仪陆压:大家好,我是陆压百里屠苏:大家好,我是百里屠苏紫胤真人:大家好,我是慕容紫英伏羲:咳——祝大家端午节快乐。鱼忆姬:其余主演因为档期原因并没有参加,下

  • 『凹凸世界』风起不老药

    这是一个月黑风高的夜晚,林内一座小屋在夜色中隐显,屋内摇曳着柔和的烛光,不知何时窗外传来了凄厉的风声,躺下的人辗转反侧难以入睡。就在这时,门外传来一阵急促的敲门声。“咚!咚!咚!”屋内的人,敏捷的翻身而起,小心翼翼的走向门后,略一犹豫,打开了房门。烛光一阵晃动,透过隐隐的夜色,一个背影眨眼间消失在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