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都市异能 > 正文

猫鼠奇案录第八章

2021/7/23 5:40:04 作者:如玉公子烟花灭 来源:飞卢小说网
猫鼠奇案录
猫鼠奇案录
作者:如玉公子烟花灭来源:飞卢小说网
【猫鼠同人文】南侠展小猫被封为御前四品带刀护卫,刚供职开封府就出事了,肇事者居然是白耗子白玉堂,真的吗?作为一个称职的“御猫”,展小猫展开了一系列调查,可是从此以后,离奇命案接踵而来,看一猫一鼠和开封府一大家子的逗比如何完美接招。。。【因为是猫鼠文,围绕展昭和白玉堂写的,所以有耽美向,不过还是以破案为主,不爱耽美,或者酷爱耽美的亲们慎入!具体请看作品详细简介】(本故事及人物纯属虚构,如有雷同,纯属巧合,切勿模仿。)

魏楚铭实则也不知宁容此次带他出门的目的,直到进茶馆后留意到了那个坐在大堂中的人影,盯着那张被茶水呛红了的小脸看了一会儿,便也领会了过来。

他的眉梢微微挑起几分,也未发言,转身就走。

宁容眼疾手快,一把拽住了他的胳膊,笑容温和:“来都来了。”

魏楚铭面无表情地看了他一眼。

若换成朝中其他官员,在这样的眼神下,怕早已经腿软地跪在了地上,然而宁容却是面色未改,依旧笑吟吟地说道:“生辰八字我已找人看过了,你与这位郑三姑娘可谓是天作之。这种上天注定的姻缘,既然喜欢人家,还是需要趁热打铁才行。”

魏楚铭被他气笑了:“我何时说过喜欢她?”

“没说过吗?”宁容回想了一下,不甚在意地摇了摇扇子,“无妨,反正你也从未说过不喜欢。”

魏楚铭嘴角露出一抹讥诮:“千里迢迢从边关赶回来,就是为了给我做媒?”

宁容依旧轻飘飘地摇着扇子:“难道眼睁睁看着皇上随便指派一门婚事给你?”

魏楚铭沉默了一瞬,正欲说什么,见宁容已经老神在在地走了过去,到底还是跟了上去。

郑茹兰在心里默念了数遍“千万不要过来”,奈何老天爷似乎并不开眼,遥遥见那两人在门口嘀咕了一会儿后,便真的朝她所坐的方向走了过来。

出于紧张,她的身子不由僵直了几分,头更是低低地埋了起来,避免了任何视线上的接触。

宁容带着魏楚铭在不远处找了个位置坐下,凑到他身边轻声笑道:“你的郑三姑娘还挺羞涩。”

魏楚铭:“……”

他的郑三姑娘?

默了默,到底还是用最后的耐心说出两个字来:“闭嘴。”

此时茶楼中央的说书先生已经讲到了最高.潮,内容是当初魏楚铭扶圣上登基的最后战役。

大楚国的孝宗先帝膝下有三位皇子,当今圣上排行第三,能够顺利登上王位,谁也不知道这背后到底经历过怎样的血雨腥风。而魏楚铭与圣上那层亦师亦友的身份,更是让民间传言纷纷,现在在茶馆中说的,正是流传最广的那一段。

大楚民风自由,加上当朝首辅着实是一个传奇般的存在,渐渐地倒成了茶楼饭馆当中最受欢迎的书目。

如果这两位没来,郑茹兰倒是可以跟着众人一起听个乐子,但此时此刻眼见说书人那眉飞色舞的样子,不由投以了一个勇气可嘉的赞许视线。

还请珍惜活在这世上的每一刻。

说书人显然不知自己此时过分凶险的处境,依旧说得眉飞色舞:“之前也已说了,首辅大人那是什么样的角色?面如修罗,怕是恶鬼见了都要避让三分,那日破城甚至不需消耗一兵一卒,在城门口只是站了片刻,守城太尉被他容貌所骇,竟直接晕了过去。防卫队群龙无首,短短三天,就直接让精兵入城,牢牢控制。”

郑茹兰:“……”

难以想象到底要丑到何种地步,才能守城人给直接吓晕过去。

若这样继续说下去,她实在很怀疑这位说书人能不能活着走出这扇大门。

也不知道首辅大人知道自己如此威名,此时此刻又是作何感想?

郑茹兰想着,不由悄悄朝身后瞥去。

恰在此时,听到了一声轻笑。

宁容常年不在盛京,还是第一次听到这般的剧码,这时候拍着挚友的肩,语调悠悠:“首辅大人的这般英姿,还真是领教到了。”

他说话并未压低声音,似乎也不避讳叫旁人听到。

郑茹兰离得近,自是听得一清二楚,可惜看不到魏楚铭此时脸上的表情,想必会很是精彩。

但“郑三姑娘”却不是个认识当朝首辅的身份,她到底还是按捺下了探看的冲动。

魏楚铭喝完了一杯茶水,才不徐不缓地说道:“好听吗?好听的话就往后多听一些。”

宁容正待应好,只听那说书人继续道:“再说那位飞骑将军,当日携大军在侧面支援,长驱直入,几乎如入无人之境。这位将军也不是寻常之人,那魁梧的身材如是铁壁铜墙,期间只是一队轻骑,单枪匹马地硬是从固若金汤的敌军中撞出一条血路来。那凶悍程度,恐怕唯一有昔日的野将军王夫才能与他相提并论。”

王夫,前朝出了名的彪悍大将,天赋异禀,据说光那身材,就足抵三名普通兵卒不止。

宁容脸上的笑容微微凝住。

原来在世人的眼中,他竟然是,如此的凶悍吗?

魏楚铭似笑非笑地看了他一眼,心情看起来稍好了几分:“好听吗?”

一旁偷听的郑茹兰忍了忍,才没叫喝入口中的茶水第二次喷出来。

看样子,首辅大人可没少听这些坊间书目啊,要不怎会知道的这般清楚。

宁容被哽到,脸上倒也没什么太过不悦的神态,朝郑茹兰的方向看了一眼,靠近了魏楚铭些许,放低了声音:“这些书目一段比一段不着调,这可不是什么好事。万一郑三姑娘将有些事情信以为真了怎办?”

魏楚铭:“有些事情?”

宁容:“比如,你足以惊天地泣鬼神的奇丑样貌。”

魏楚铭沉默了一瞬,最后决定还是莫去理他。

这样两人同时出现,刚一进门就已经吸引了不少视线,此时即使只是坐在那里,总会有不少人悄悄地朝他们那边看去。

郑初柔坐在郑茹兰的对面,此时正好面对着魏楚铭与宁容所在的位置,也忍不住地多看了两眼。

旁边的云鬓更是不知不觉间已经羞红了脸,拉着素竹小声说着什么。

倒是郑茹兰始终目不斜视地坐在那里,眼观鼻鼻观心,恨不得早些离去。

好不容易见休息地差不多了,拖起郑初柔来,便想尽快远离这是非之地。

谁料她们刚一起身,后头的两人也跟着站了起来。

郑茹兰心头微凛,生怕这两人会直接上来搭话,下意识地就着急地迈开了脚步。

可有时候就是这样,越着急避开,就越会出篓子。

郑初柔显然不懂自家三妹着急离开的迫切心思,本来正不徐不缓地修整着衣着,这边没动,后面着急,结果就猝不及防地撞在了一起。

郑茹兰吃痛下的同时听到郑初柔也叫了一声,又慌慌忙忙地往后退了两步。

随后,便听到素竹和云鬓在旁侧呼出声来。

郑茹兰懊悔地闭了闭眼。

此时,她大概可以知道两个丫头在叫什么了。

她可以感受到刚一后退,自己的后背就重重地撞进了一个宽广的怀里。

一瞬间,过分熟悉的气息就这样从鼻间轻轻抚过,甚至不用回头,都知道是什么人扶住了她。

如果此时有个地洞,郑茹兰觉得自己绝对可以原地钻进去。

真的是怕什么来什么!

宁容刚刚还在为如何搭话而有些伤神,看着这一幕,眉梢先是惊讶地微微挑起了几分,随后眼底的笑意便渐渐浓郁了起来。

果然是天定的姻缘,就是这般的让人省心!

郑初柔被撞了个踉跄倒也没什么大碍,反倒看见郑茹兰倒在人家公子的怀里给着实吓了一跳,回过神来后慌忙将人扶了起来,举止谦恭地致歉道:“唐突公子了。”

魏楚铭怀中空下,才收回手来,视线从郑茹兰低着的头上掠过,语调淡淡:“无妨。”

今日他的穿着略显朴素,但是举手投足之间的气度却是无法掩盖,郑初柔没少见过盛京城里的望族子弟,也是第一次见到这般的天人之姿,不消问就知绝对是个人物。

她向来很懂分寸,视线也是一眼即收。

郑茹兰这时候自然是不能继续装傻了,也跟着自家二姐恭恭敬敬地行了一礼,小脸上挂着浓浓的歉意,轻声细气地一连串说了几句道歉的话,看起来一副略显不安的样子。

魏楚铭:“无事。”

他说话间的神色并无什么改变,只是垂眸看着郑茹兰低眉顺首的模样,难得地有一瞬晃神。

刚才撞入怀里的那个身躯娇小柔软,这般单薄,仿佛轻轻一捏就会碎掉一般。

还有着一丝淡淡的,好闻的香气。

郑茹兰等了许久,跟前的人却始终没有说话,在这样的沉默下正有些拿捏不准,余光忽然瞥见魏楚铭朝他伸出手来。

出于本能地往后迅速退了一步,几乎毫不犹豫地避开了。

魏楚铭的手在空中停滞了一瞬,感受到对方不经意间表露出来的警惕,眸底渐渐浮起一抹探究,语调里听不出喜怒:“你认识我?”

郑茹兰刚才退出第一步时就已经后悔了,见果然引起了魏楚铭的怀疑,心里暗暗郁闷。

她轻轻地吸了口气,等抬起头时,已经换上了一脸困惑的神色:“我应该,认识公子吗?”

她的这幅样子看起来很是天真无邪,清澈的眼眸里如有一汪清泉,怎么看都甚是人畜无害。

正是魏楚铭在诗会上见过的模样。

一个装模作样的小骗子,竟连他也看不透有几分真假。

魏楚铭微微垂眸,敛去了眼底闪过的眸色,也不知道从哪里摸出了一个瓷瓶就这么放在了桌面上,语调依旧没有什么太大的起伏:“手臂处的淤青,可以用这个。”

说完,头也不回地转身走了。

郑茹兰面上看不出什么,实则始终全身紧绷,两人走了许久之后,直到素竹上来探看,才发现自己的手臂不知什么时候居然撞到了桌角,青了一块。

后知后觉地回过神来,痛觉也就隐约地泛了上来。

郑茹兰下意识地朝早就已经没了人影的门口看去,缓缓地眨了眨眼。

这处伤隔着宽大的袖子,连她自己都没发觉,这人又是怎么知道的?

……

回府的一路,魏楚铭可以感受到宁容那始终落在他背上的视线,一副意味深长的样子。

直到迈步进了书房,他才微微拧了拧眉心:“有什么话,直说。”

宁容闻言笑了笑,讳莫如深地摇了摇折扇:“无话,无话,我还能有什么要说的?”

确实无话想说,就是有些欣慰。

何曾想过,连魏楚铭这样的人,有朝一日居然也知道怜香惜玉了。

这位郑三姑娘,着实是一个妙人啊!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飞卢小说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网游:我真是菜鸟在线阅读第5章

    若小凡从未起过如此之早,他忧心忡忡,也不知道即将遭遇什么事情,眼前的家仆们急急忙忙的来回穿梭于面前,他感觉到了不妙。“你们忙什么呢?”“少爷!出事了,昨晚死了个丫鬟。”家丁慌张的解释道。来到庄园的一角,一群人正围在那里,石管家在一旁正与几个家丁交代着什么。若小凡的到来引起了大家的注意,瞬间都避让了开

  • 漫威:我从无敌开始争端

    收拾妥当,老大高强几人便烧包的开始换衣服梳洗打扮。只有林亦傻了吧唧的杵在哪,老大高强看到后疑惑的看向林亦说到:老四你傻了吧唧的杵在哪干嘛呢,没衣服穿老二的,这货家里有钱,新衣服也多的是你们身高也差不多,换上吧。老二也随手拿出一套崭新的西服丢给林亦,林亦则苦着脸说到:大哥,这套铠甲在身上也脱不下去啊,

  • 盗圣李三观之第七章

    这日,苏舒燕乘着苏府的马车来接了西闲,同行的还有苏舒燕的二哥苏霖卿跟其妻洪二奶奶,携他们的儿子苏培。苏培才满八岁,正是活泼爱动的时候,跟苏舒燕的性子最像,本来他是要跟洪二奶奶同车的,却固执地非要跟姑姑一块儿,少奶奶拗不过便由了他。马车中,苏舒燕道:“嫂子听说我要去山庄,便也动了念,正好我三哥不得闲相

  • 双生圣魔第八章在线阅读

    顾青的进步比上次见到的时候还要大了。张若在心里感叹。他眼睛把顾青从头到尾的看了一遍,看得顾青十分疑惑:“怎么了?跳的不好吗?”张若摇摇头:“很好。”他感叹道:“你的进步真的很大,迟早有一天,娱乐圈会有你的一席之地的。”……沈成洲的心情有一点紧张,他现在站在了他哥的办公室门口,但是敲门的动作怎么也落不

  • 我!最强平头哥第4章在线阅读

    在小丫鬟和玉萤出去之后,祝萍衣便拆了发髻上了床。听见熟悉的脚步声临近,她挣扎着从床上坐了起来,面色恹恹地看着来人,强颜笑道:“这时候侯爷怎么有空过来?”容越见她这样,心下紧了紧,哑着嗓道:“听下人说你身子有些不舒服,就想过来看看你。”“定是玉萤那个丫头吧,她向来小题大做。明知这段日子侯爷要准备与宓娘

  • 玄幻最强败类在线阅读李小贝被盯

    客栈“你回来了”当叶星看到小贝身旁的夜蓝依时,笑容僵住“这位公子是?”“朋友”小贝回了两个字,然后冲店小二喊道“小二,送一桌酒菜到我房间,我要和朋友好好叙叙旧。”夜蓝依嘴角不由自主得抽搐了一下:她们才刚刚认识而已!有什么旧好续的?而且,对面那位小郎君你能不能别瞪我,人家是女的!……小二手脚很是麻利,

  • 末路囚途在线阅读第九章

    第九章齐语下车的时候注意到王盟这辆车的后备箱里放着一箱子的碳酸饮料,她知道王盟在很多习惯爱好方面都在向吴邪靠齐,两个人喝茶多过喝水,不喜欢这种饮料。而且吴邪自己不喝也不喜欢齐语喝,每次去超市的时候只要她偷偷买了碳酸饮料就会被吴邪发现。吴先生皱着眉头拿着饮料瓶对她说教的样子齐语现在还记得:“碳酸饮料会

  • 娱乐:开局就和丫丫结婚在线阅读第四章

    事不宜迟,说走就走。吴成一路飞快,跑下宿舍楼,快走到校门口。途径学校的足球场时,忽然一个什么东西“嗖”得向吴成飞来。他下意识的侧身躲了一下,发现竟是个足球。“这些学生技术也太辣鸡了,动不动就放高射炮,水平还不如我呢!”吴成腹诽到。球场上,有个人冲他喊道:“嘿,老哥,帮忙把球扔过来。”吴成捡起球,瞄了

  • 和夫君互相伤害的日常第五章在线阅读

    由于凌宇哲他们生在蓝色方,于是凌宇哲操控着豹女向红boff走去,队友们全部紧跟在豹女的身旁,看来一定世界也有一级团这个习惯。其实凌宇哲这个队伍一级团的时候是打不过对面的,可是凌宇哲感觉自己的队友好像可没有这个意识,看到中路河道美人,直接向对面野区的草丛走去,连眼位都不放个。“难道他们不怕对面在草丛里

  • 异界穿梭生存手册轮台东门送君去

    三土镇迎来了一场持久的大雪,还是春雪,据说,是十二年来最大的一场春雪。断鸿声失踪了,准确的说是断鸿声突然从三土镇消失了,没有人知道他去了哪里。听到断鸿声消失的消息,葛惊风在炉火面前开始发呆,没有人知道他在想什么。很快,又有消息传来,张明也不见了。葛先生这才从发呆中惊醒过来,他急忙出去,他要去找李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