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惊悚小说 > 正文

彼岸恋魂之引子

2021/7/22 1:31:28 作者:烨幕枫林 来源:纵横中文网
彼岸恋魂
彼岸恋魂
作者:烨幕枫林来源:纵横中文网
一生一代一双人,看似简单的承诺又能否能遵守,他们本就不是普通的人,却因机缘巧合在一起,能否突破他们之间的诅咒,爱,是这场战争中最为重要的字

引子一

“张哥,怎么整啊?血带土,这下面很可能是座凶墓,要下去不得?”

一群土夫子围着一把洛阳铲议论纷纷,地上有一滩从洛阳铲带出的稀泥,只是那滩稀泥异常猩红,如同一堆碎肉血水,古人云赤地,血尸也,大凶,所有人把目光投在一个叫张哥的身上。

张哥看着那滩血泥皱了皱眉,突然在所有人惊愕下,伸出手指在那堆血泥中沾着舔了下,自语道:“果然是。”他目光扫过忐忑的众人,说道:“挖!”

张哥似乎在这些人中有些威望,众人虽然不安,却还是取出铲子开挖,两小后一个黑漆漆深不见底的盗洞挖开,然而盗洞旁做土的地上堆满了一大滩猩红的稀泥,看着惊悚异常。

张哥看着不敢下去的众人,心里明白,要不是自己往日的威望,这些人说不定早就转身逃跑了,看来得适当用点手段才行。

“这下面是一个血尸墓,传闻血尸墓里宝贝数不胜数,如果盗得好,这一票就可以让你们安息一辈子,如果谁第一个下去,我让他从这些宝贝里随便挑两件。”说着张哥走到了盗洞边做势要下去。

“我去,我先下去...李三别和我抢第一...”

钱永远是最好的激励工具,贪字头上一把刀,众人争先恐后的朝洞里钻去,生怕被人抢了第一,张哥看着所有人都进入盗洞,嘴角露出一丝笑意。

引子二

河南牛家村后林,一行人佝偻着身子鬼鬼祟祟的前行。

直到这群人走到林中间的一块露天空地,前面带头的人摆了摆拳头,说道:“到了,就是这,白天那几个村民就是在这烧的尸体,你看还有灰呢。”

众人见地上果然有灰,都停了下来,向四周勘察打量, 其中一个很瘦脸色苍白的人拿着罗盘围着空地转悠,所有人都看着他。

“老王,你看出什么没,这地方到底有墓没墓?”带头的汉子看老王转了半天圈,忍不住问了句。

老王自顾的转圈,嘴里默念着口诀,还抽空骂了句:“你太奶奶的,没听过三年寻龙,十年点穴吗,要是古墓那么好找,还轮得到...?”

老王正骂着,突然脚下踢到一块坚硬之物,直接摔了个狗啃泥,逗得众人大笑不止,老王呸了两口泥气得脸色发红,低头去找罪魁祸首。

定眼一看,一截黝黑木棍状之物插在地上,老王一看愣了下,急忙叫道:“找到了,找到了,在坎位。”

众人一听连忙围了过来,带头的舞着一把洛阳铲就挖开了,谁知道第一铲子下去,就挖出了一杯黑土,土刚出铲头,空气中便充斥着一股十分难闻的腥臭味。

老王眉头皱得很深,目不转睛的盯着那团黑土,用手一捏,泥土中竟然滴答滴答滴出一连串,血一样的液体。

众人都是眼睛一缩,显然都知道土带血十分的不吉利,一时之间谁都没有要动的意思。

所有人都看着带头的那个,等着他回答,足足过了半包烟功夫,其中一个伙计忍不住问道:“黑哥,说句话啊,兄弟们都听你的。”

旁边的老王也说:“黑子,是你带我们来的,整不整一句话?”

黑子咬了咬牙,说道:“既然都来了,哪有空手回去的道理,再说了咱们有枪有炮,什么搞不定,挖,挖出的东西大家平分。”

众人连连点头“对,咱们有枪有炮怕什么,要是粽子(僵尸)出来,我保管打得他妈都不认识。”

说着众人便动了起来,盗洞很快就打得深不见底,就听叮的一声盗洞挖穿,一群人鱼贯而入的钻进盗洞。

老王比较有经验,在最前面探路,黑子跟在老王的后面,想着相互有个照应,碰上好东西,也得过二人之手。

两人闷头在盗洞里往前爬,大概一支烟功夫才爬到盗洞与墓室嵌接之处。

老王停了下来,掏出一个事先准备好的火折子丢进墓内,想要探测一下墓内的空气质量,谁知道火折子刚丢进墓内扑闪了几下,火苗一下变成了幽深深的绿色。

黑子刚想问怎么回事,就听见前面的老王惊恐的大叫“快回去。”

黑子一听老王的声音都变了,就想往回跑,却被后面下来的伙计堵得不能动弹,黑子刚想叫快回去,却听见伙计中传来一连串的惨叫声。

其中一个伙计拼命的向着黑子的方向爬来,他边爬边吼道:“快,快,后面有怪物,快进墓内。”

黑子还没反应过来,就看见那个伙计脑袋被什么东西一下给抓没了,鲜红的血液从脖子里喷起一米多高。

黑子瞪着眼睛想要大叫,却什么声音也发不出来,脑海一片空白的他,只能哆嗦的拼命往前爬。

前面的老王也不知看到了什么,倒退着身子用手想要后退,却被后面追上来的黑子一下给挤进了墓中。

一声惨叫赫然停止,黑子只感觉被什么东西撞了下,直接倒摔进了墓室,这一下力道之大,摔得黑子几乎吐血。

先前的火折子还没燃烧完,等黑子反应过来,才发现自己被一种奇怪的动物给包围了,这种动物大概有黄羊那么大,长着猫的身体,人的脑袋,牙齿十分锋利,看着分外狰狞。

整个墓室全都是这种怪物,密密麻麻数量足有上千只,老王的尸体就在不远处,脑袋已经没了,一只怪物正躲在角落里咔嚓卡擦的啃什么。

突然火折子闪烁几了下,一下就扑灭了,黑暗中无数幽绿的眼睛盯得黑子背后发寒,从角落传出的咔咔声如同催命的号角,盗洞里不时有枪声传来。

无数双幽绿的眼睛扑向黑子,黑子哀叹一声,干脆闭上眼睛,正在这时一个伙计突然从上面盗洞掉了下来,把周围的人猫吓得一退。

那伙计刚掏出火折子点燃,便看见黑子正在向他相反的方向爬,还没等他明白过来,几只特大的人猫从他背后猛的将他扑倒,惨叫声都还没来得急发出来,肠子和肺腑夹着乱七八糟的液体流得满地都是。

接着又是两个伙计掉了下来,瞬间便被这些怪物撕得肠子,碎肉到处都是。

黑子趁着还没熄灭的火折子发现墙角有只很大的青铜丹炉,这原本应该是放棺材的地方,怎么会出现一只丹炉?不过已经来不及思考,因为人猫已经追上了。

甚至有几只人猫已经凌空扑向黑子,黑子也是发狠了,取下腰间的铲子当做撬杠,猛的一用力,硬生生将丹炉顶盖撬开一道人那么大的缝隙,然后连滚带爬的钻了进去。

丹炉里面的空间不大,不过也足够一个人活动了,黑子钻进丹炉后一个翻身便站了起来,挥舞着手中的铲子,一下把想要往里面爬的一只人猫打飞,然后快速的盖上头顶的盖子。

无数只人猫抓挠着丹炉,发出十分刺耳的声音,不时还有一声声撞击的巨响,良久这些声音才消失,想来是那些怪物打不开丹炉,放弃了吧?黑子瘫坐在丹炉底部松了口气。

又不知等了多长时间,黑子把耳朵贴在炉壁上,足足听了十几分钟,听外面确实没动静了,便点燃一个火折子,打算出去看看。

谁知道他刚一抬头,便看见一只血红的眼睛从缝隙中直勾勾的盯着他。

引子三

“20年后”

b市一座四合院内,一个身穿中山服个头不高的男人,手里提着一对鱼形玉佩,他微眯着眼睛背对着一个女人。

女人则是低头恭恭敬敬的站在男人身后,她并不知道眼前的男人是谁,不过她感觉到眼前看起来矮小的男人,却有一股俾睨天下,让她呼吸有些不自然。

只知道组织十分重视这个人,让她一切都听从这个男人的安排,那怕是叫她立刻去死。

女人吸了口气,想要赶走不安的情绪。

他开口了,不是很标准的普通话,语气却异常威严:“资料在桌子上,你务必要完成任务。”

女人应道:“保证完成任务。”

直到完全听不到他的脚步声,女人才敢抬头,周围没有人,只有一份档案和凉掉的茶水摆放在桌子上。

打开档案,一张大头贴贴在纸上,看相片此人的相貌极其普通,相片旁是他的名字“张瓶。”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纵横中文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综英美]女主她什么都能吃在线阅读第9章

    天天捉鱼摸虾的日子,也总会厌倦。杂货铺的生意也只够维持温饱。如果再娶了媳妇,有了娃,开销大了,可怎么办呢。对了,有了媳妇,媳妇干活的话,也有了一份收入,如果媳妇收入比自己多的话,那这个家庭不就运转起来了吗,可见,前提是娶个媳妇。可男人的自尊不允许自己这样,虽然自己是讲求实际的人,也就是,婚后受点委屈

  • 万劫圣尊在线阅读第五章

    刘琦此时却不在太守府里,刘备是在一处城墙上找到他的,一见之下不禁吃了一惊,昨天还意气风发的江夏太守,现在却明显眉头紧锁,愁云密布。“贤侄。”见刘琦一直在埋头与两个武将商量什么,刘备只好先出声招呼,“你找我有事?”刘琦这才从公务中回过神来,赶紧朝刘备施礼:“叔父,劳动您亲自前来,刘琦惭愧,但现在事情紧

  • 双调锦缠绊第八章在线阅读

    “这些破事不用你操心!”人老精,鬼老灵。老太公发现妙妙不对劲的地方后,拄着拐棍坐在石凳上怜惜地看着粉嘟嘟的小姑娘。却没敢伸手去摸她粉嫩的皮肤:“你负责照顾好宝贝闺女,修房子的事我让那帮兔崽子去干。现在村里做了整体规划,不能随便乱起宅基地,得统一安排……”充满童年记忆的老院子,苏锐不舍得废弃。护林员老

  • 深处有什么第九章

    “你们,这是怎么了?”从守备府回来的姬流月,半路上遇到了跑的气喘吁吁的杨戬和杨婵,杨戬怀里还抱着一只吐着舌头直喘气的土狗。“流、流月姐、姐,后,后面…”杨婵气都没匀,指着身后断断续续的说,姬流月往后一看,一群同样气喘吁吁的人从巷子里面跑了出来。为首的是个胖男人,弯着腰,手扶在膝盖上,指着杨戬说道:“

  • 离婚那事在线阅读美丽的误会【2】

    ……金泰哼深深的看了他一眼,什么也没说,转身就走。“哎你别走啊!”朴智玟赶紧追上他,“你先说是不是啊?”金泰哼被他拽住,用尽力气翻了一个大大的泰式白眼。“你哪只眼睛看出她对你有意思的?”“我两只眼睛啊,”朴智玟仰着头,似乎又想到什么,不好意思的低下头笑了笑。“佑妍她……她吃饭的时候不是一直对我笑吗?

  • 沈郎无罪第二章

    荣家。荣均跌跌撞撞地跑回家,身上的破衣服,早在殴打中被撕毁,破碎得连身子都遮不全。他羞赧,愤怒,哭泣,各种情绪夹杂。最后却无奈。用力地捏紧拳头,他把那些打他的人,在现场的所有人的面孔,都牢牢记在脑海里。永远不会忘记。雨还在下,没有小。荣均身上湿透了,全贴在他身上,破碎的衣服本就遮不住身子,这儿等于半

  • 甜药之第九章

    “大夫这开着空调怎么不凉快啊”陶瑜听见这个声音猛地把视线转向门口的董东冬,不著痕迹的轻笑了一下,平淡的说道“病人的化验单”厉扬撑不住身子,抱着肚子蜷缩着,埋怨道“怎么这么慢!”“电梯等了两趟都是人我爬上来的!”董东冬拿着化验单扇了一路的风,化验单被弄得皱皱巴巴的,还带着汗渍,陶瑜一脸嫌弃的接过化验单

  • 魔源圣法在线阅读第七章

    话分两头。警察张懂他们一队车,打着车灯,顺着河流,沿着山崖边路,左边是河流是悬崖,后边是山崖,雨后泥泞,坑洼水荡,时刻小心上面落石塌方,慢慢前行,一路还算顺利。“啌啌隆隆”一声巨响。突然,山上滚落一起土石下来,后两辆车行的慢,刹车急,才好躲避。大雨浇透,崖边落石头是时有的事。张懂下车查看,土方不大,

  • 每天都想杠死对方在线阅读第1节

    料峭的春寒,透过半掩着的窗牖溜进来,却怎么也吹不散一屋的沉闷。空气中弥散某种陌生香气,又暗含着一种令人心绪不灵的凝滞。林陌紧了紧单薄的衣衫,杏眼含笑地瞧着面前的妇人。“这一屋子姑娘,我看也就你最有福气。”六婆一双倒三角眼精光四射,瞧得人无处遁形,“一会儿进去,你只管拿眼睛瞧着那大官人,保证迷得他神魂

  • 千年之谊第六章

    明明是事关自己的事情,岳棠鸥竟然成了最摸不着头脑的那一个人。不,他不接受!于是这天拍戏的间隙,剧组的朋友们就见岳棠鸥光明正大地躲到一边捧着手机不放。这恋爱的酸臭味啊……大家一脸理解地望向一脸激动的岳棠鸥。而不远处捧着手机的岳棠鸥确实挺激动的,激动得都气急败坏了。他都看到了什么!不就是半年前,他在汉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