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惊悚小说 > 正文

鬼界杠把子追妻记梅林路

2021/7/22 2:35:08 作者:花筏 来源:晋江文学城
鬼界杠把子追妻记
鬼界杠把子追妻记
作者:花筏来源:晋江文学城
下一本百合《霸总不让我辞职》求预收文案:天生为鬼,却只想做人。鬼界大佬唯柔在人间生活了三百年后,世界末日了,丧尸的出现使得地府人口.爆棚,无奈之下唯柔不得不重拾鬼王身份寻找真相。唯柔遇上了被御尸家族抛弃的家主石沐安,丧尸的出现似乎与石家有关。丧尸灾害,突变异能,天选计划,未知力量与各种势力的博弈悄然而至,一场阴谋渐渐朝着唯柔和石沐安袭来。唯柔:为了寻找真相,我要跟着沐安一起寻找消失的石家人。师邀影:难道不是为了跟人家一起做那样那样的事情?唯柔(OvO):你说啥,我什么都没听见。乐观向上鬼界扛把子

关系到工资?

这下程想想有些犹豫了:原来是有保底任务的?每个月配对成功2对。这2对听着很简单,可是她没做过这类工作,还不知道难度系数高不高。万一没达成,一个月工资就没了?

想了想,她试着按了下“不确定”。

系统又跳出一行字:[此选项只能选择“确定”,请重新选择。]

而后界面又跳回到上一级。

程想想脸色一黑:妈蛋!不能选择为什么要弄出两个选项?逗我玩呢!

没办法只能选择“确定”。这一次选好之后再没有跳出其他的提示来,手机上出现了app主页面。

依然沿延续了粉嫩粉嫩的主色调。最上头是红娘系统的logo,对,就是那颗粉嫩的爱心。爱心旁边写着一排小字:愿得一心鬼,阴阳不相离。

程想想嘴角不由得抖了抖。很明显这广告词是拿古诗改的,可是这改得未免也太粗糙了吧?卓文君地下有灵,估计都要气笑了。

再往下,界面被分为了四大模块:会员档案、晒幸福、活动区域、公共聊天室。

程想想先是点开了“会员档案”,里头一片空白,很明显一个会员都没有。

正纳闷间,又见右上角有个“问号”的符号。一点进去,就跳出一行提示:

[暂无会员,请红娘及时跟进完善。]

让红娘跟进完善?那不就是我来弄吗?可是我怎么联系到这里的妖妖鬼鬼们?

再点问号,也没有多余的提示了。

退出会员档案区域,再点开晒幸福、活动区域都是一片空白,提示都是一样:[等待建设中。]

而公共聊天室里,那更是冷清得不能再冷清了。除了程想想之外,半个鬼影都没有。

大概了解完系统里的东西之外,程想想心里差不多就有个数了——反正就是啥也没有嘛。

就在这时,程想想的手机铃声就响了——刘颖的来电。

同寝多年,程想想对于刘颖还是很了解的。这女人,平常就不是早起的货。到了冬季,经常能睡到日上三竿,然后再晃去食堂吃饭。后来跑去晋江写小说后,就更是自诩,夜晚是灵感的爆发时间,于是每天都冠冕堂皇地睡到下午,过着黑白颠倒的生活。

今天还不到8点,而且外面还飞起了大雪,她居然这么早就醒了?

“喂,刘大小姐。我刚看了,太阳没打西边出来,你怎么就改了多年的陋习了?”

电话那头的刘颖没理会程想想的调侃,语气压得很低:“想想,你是看风水的对不对?能不能帮我的车看看,有没有什么不干净的东西?”

如果是从前,程想想肯定就要笑她疑神疑鬼了,可她自己才刚刚有了一段不同寻常的经历,自然也不像以前那样把鬼神之说当成虚无飘渺的东西了。

“怎么回事?你慢慢说。”

电话那头叹了口气,然后刘颖才慢慢地把事给说开了。

昨晚把程想想送回家后,刘颖正好在半路上遇到个同学,两人相约着去吃宵夜,本来还想把程想想也一起喊着去。但不知道为什么打她电话一直打不通,刘颖还嘲笑程想想是老年人作息:晚上困得早,早上起得早。

等到吃完了夜宵已经快12点了,刘颖独自一人驾车往刘塘镇开去。半路有一段是城效结合部,路两边都是正在开发的工地,没有居民区。那个点,路上又没什么车。

刘颖开着开着,莫名地就觉得浑身起了层鸡皮疙瘩,心里陡然冒起了一股寒意。这种感觉,很难表达,但真的就是一瞬间她就觉得背后好像有谁一直在盯着她似的。

刘颖下意识地就去看车里的反光镜。她一眼扫过去,看到的就是一个很模糊很模糊的虚影,像是个女人,但是又看不清五官,像是一团雾气,又像是影子。

虽然说夜晚行车的时候,车厢内的是不开灯的,因此晚上的时候车厢里光线是不足的。可在在这种情况下,就算看不清具体的模样,也不该是那种奇怪的东西。更何况,她是一个人开车的,后座并没有其他人呀。

就那一眼,当时就把刘颖给吓得不轻,赶紧就把车停在了路灯底下。车厢里光线也随之大亮,等她再去看的时候,车里什么也没有了。好像就是她眼花看错了一样。

刘颖着实吓到了,赶紧就哆哆嗦嗦地给她表哥打了电话,也没敢多说什么,就说自己喝了酒,怕前头会查酒驾。

没过多久,她的表哥就打车赶了过来。

后来表哥开车,刘颖自己坐在副驾驭上。一直到回了家,把车停到车库,他们到了楼上时,刘颖才悄悄地把这事告诉表哥。表哥压根就不信,非说是她喝多了眼花,还折腾着他大冬天的跑出来受冻。

被表哥那么一通数落的,刘颖也有些搞不清到底是眼花了,还是真有什么不干净的东西。为这事,刘颖这一晚上稿子也没心思写,觉也睡不着。屋里的大灯那更是不敢关。

好不容易熬到了天亮,她就给程想想打了电话。本来嘛,她就觉得程想想懂些风水、八字之类的事,那应该也会些驱鬼之术的吧。否则怎么给人办冥婚?

偏偏程想想这个半桶水,别说驱鬼了,连办个冥婚还给自己招来了不小的麻烦。

刘颖这事,程想想没把握,当然不会随便揽上身。否则一但处理不好,还会给朋友招祸。

思忖片刻后,程想想道:“这样吧。这段时间你车先别开了,等下到附近的书店看看有没有佛经之类的书,买一本,放在车里能起点挡煞的作用。你这车不是朋友介绍买的吗?从朋友那里打听看看,原车主为什么这么便宜就卖车。如果确实是车有问题,那最好请专业的驱邪人士来帮忙。也不瞒你,我真是半桶水,可能帮不了你。”

刘颖原心慌意乱的,听到程想想这么一说,有了方向,心也稳了些。应下了之后就挂了电话。

这天的雪,一下就是整天。窗外的世界很快就变成雪白的一片。程想想窝在家里一整天没怎么出门,一直在家里收拾行李,准备搬家。

搬哪里去?当然是444号婚介所呀。

那里提供住宿,何况每天上下班都那么晚,她再住在城中村也不方便。

晚上8点多的时候,程想想便用羽绒服、围巾、帽子、手套将自己包裹严格实后出门了。

行李带了一大箱,身上还背上电脑。至于余下的行李,等她在那里稳定了再搬也来得及。反正这里的房租是月付的,这个月还有一个多星期才到期。

一出门,风雪袭面,冷得她堪堪打了个寒战。踩着积雪,深一脚、浅一脚,走了十几分钟才到了村中城的村口。

又在风雪中等了一阵子,她叫的网约车才载着一车顶的白雪停在了她的面前。这种天气,打车不好打。就连网约车的价格也比平常翻了倍。不过想到以后的薪水,程想想还是忍了。

天气不好,大家都避免出门。尤其是这个点,路上的行人、车辆都少了很多。

半路上,司机还好心地问了句:“梅林路有点偏,你一个姑娘家,那么晚,又拎着多行李去那里干什么?”

程想想未作多想便道:“我去那里上班,正好单位管往,我就带了点行李。”

哪知话音一落,程想想就从反光镜里看到司机满脸都是不可置信的表情。好像是觉得她是在说谎话,但又不方便拆穿。

一直到了梅林路上时,程想想才明白,为什么司机会有那样的反应。

梅林路是条单向行驶的小道,一边是靠山,一面是荒地。整条路别说是居民区了,就连一个小房子都没有。

车子一直从路的东边开到了西边,也没见到444号婚介所在哪里。司机忍不住问道:“美女,再往前可就出了梅林路了,你到底在哪里下车?”

不对呀,昨天梦里明明是有一座二层的红砖小楼的。怎么今天就什么都看不见了?

如果只是单纯的做了个梦,程想想肯定不会当真呀。可问题是,梦醒后,梦里签的合同、手机上的红娘APP、包括写着她名字的工牌都出现在现实世界里。这根本不是一个普通的梦!

“司机大哥,麻烦你了,我就在这里下车吧。”

下车前,程想想先把工牌在衣服上别好,这里太荒了,真遇上什么事,希望这小牌牌真能如那白胡子老头说的那样起点作用吧。

一下了车,冷风就直往脖子里灌。纷纷扬扬的大雪怀着无比地热情,直往她身上扑。

司机摇下了窗子:“哎美女,要不我等你一会?这地方偏,等下你想再打车可不容易打到。”

倒是个好人,程想想思索着等下一定要给他个好评。正想应话,一抬头就看到5米开外有座二层红砖小楼。楼上楼下都亮着橘色的灯,在这大雪纷飞的夜里,透出了几分暖意来。

“司机大哥谢谢你了。我找到地方,再见啊!”

“你找到地方?”

司机茫然四顾,好像根本看不见那座小楼。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深处有什么第九章

    “你们,这是怎么了?”从守备府回来的姬流月,半路上遇到了跑的气喘吁吁的杨戬和杨婵,杨戬怀里还抱着一只吐着舌头直喘气的土狗。“流、流月姐、姐,后,后面…”杨婵气都没匀,指着身后断断续续的说,姬流月往后一看,一群同样气喘吁吁的人从巷子里面跑了出来。为首的是个胖男人,弯着腰,手扶在膝盖上,指着杨戬说道:“

  • 离婚那事在线阅读美丽的误会【2】

    ……金泰哼深深的看了他一眼,什么也没说,转身就走。“哎你别走啊!”朴智玟赶紧追上他,“你先说是不是啊?”金泰哼被他拽住,用尽力气翻了一个大大的泰式白眼。“你哪只眼睛看出她对你有意思的?”“我两只眼睛啊,”朴智玟仰着头,似乎又想到什么,不好意思的低下头笑了笑。“佑妍她……她吃饭的时候不是一直对我笑吗?

  • 沈郎无罪第二章

    荣家。荣均跌跌撞撞地跑回家,身上的破衣服,早在殴打中被撕毁,破碎得连身子都遮不全。他羞赧,愤怒,哭泣,各种情绪夹杂。最后却无奈。用力地捏紧拳头,他把那些打他的人,在现场的所有人的面孔,都牢牢记在脑海里。永远不会忘记。雨还在下,没有小。荣均身上湿透了,全贴在他身上,破碎的衣服本就遮不住身子,这儿等于半

  • 甜药之第九章

    “大夫这开着空调怎么不凉快啊”陶瑜听见这个声音猛地把视线转向门口的董东冬,不著痕迹的轻笑了一下,平淡的说道“病人的化验单”厉扬撑不住身子,抱着肚子蜷缩着,埋怨道“怎么这么慢!”“电梯等了两趟都是人我爬上来的!”董东冬拿着化验单扇了一路的风,化验单被弄得皱皱巴巴的,还带着汗渍,陶瑜一脸嫌弃的接过化验单

  • 魔源圣法在线阅读第七章

    话分两头。警察张懂他们一队车,打着车灯,顺着河流,沿着山崖边路,左边是河流是悬崖,后边是山崖,雨后泥泞,坑洼水荡,时刻小心上面落石塌方,慢慢前行,一路还算顺利。“啌啌隆隆”一声巨响。突然,山上滚落一起土石下来,后两辆车行的慢,刹车急,才好躲避。大雨浇透,崖边落石头是时有的事。张懂下车查看,土方不大,

  • 每天都想杠死对方在线阅读第1节

    料峭的春寒,透过半掩着的窗牖溜进来,却怎么也吹不散一屋的沉闷。空气中弥散某种陌生香气,又暗含着一种令人心绪不灵的凝滞。林陌紧了紧单薄的衣衫,杏眼含笑地瞧着面前的妇人。“这一屋子姑娘,我看也就你最有福气。”六婆一双倒三角眼精光四射,瞧得人无处遁形,“一会儿进去,你只管拿眼睛瞧着那大官人,保证迷得他神魂

  • 千年之谊第六章

    明明是事关自己的事情,岳棠鸥竟然成了最摸不着头脑的那一个人。不,他不接受!于是这天拍戏的间隙,剧组的朋友们就见岳棠鸥光明正大地躲到一边捧着手机不放。这恋爱的酸臭味啊……大家一脸理解地望向一脸激动的岳棠鸥。而不远处捧着手机的岳棠鸥确实挺激动的,激动得都气急败坏了。他都看到了什么!不就是半年前,他在汉宫

  • 全修真界都等我出新品第7章在线阅读

    还没缓过劲来的大汉,此时听了林宇的话,心中万吨草泥马奔腾而过,一阵想要默默流泪的感触在心中油然而生。也不知道大汉是不是哪根筋搭错了线,竟然忘了此刻他们正在比试的这件事,向二人急切的解释道:“真不是我啊。”但是老奸巨猾的林宇怎么可能给他翻身的机会呢,转头对那个帅哥青年说道:“兄弟,他这话可不只是对我一

  • 阿托随笔集之第十章

    夏白路吓得心脏快跳出来了,故作镇定道:“你说什么?你才是,你今天晚上怎么了,突然这样?”秦以书不屑的看了她一眼:“继续装。”“……”夏白路哑口无言,又心虚得厉害,只好一边观察秦以书的脸色,一边小心翼翼的问道:“你到底是什么意思?”“今天的三件事情……”秦以书言简意赅的开口了,“第一,你在酒店帮我换拖

  • 民国汉商在线阅读第5节

    瑾月微微抬头:“你们先行,我等人。”子衿‘咦’了一声问道:“你竟然不是一个人来的?”正想多问,容依却拉着他走了,一脸抱歉地朝瑾月说了声:“我们得走了,等等还有下个任务要完成,对不住啊!”瑾月轻轻颌首,表示不介意。另一边,凌云等人也在死命拉着执意说要等慕九棠的顾铭。可他一个人怎能敌三人的力量,最终被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