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古代小说 > 正文

(家教初雾云)来战!玛丽苏出行

2021/7/23 0:51:26 作者:猪肉粉条 来源:晋江文学城
(家教初雾云)来战!玛丽苏
(家教初雾云)来战!玛丽苏
作者:猪肉粉条来源:晋江文学城
当他入人间,成为阿诺德,遇见那名为戴蒙的恶魔。是永生还是救赎?你以为我会那么说吗?其实故事很简单,那就是——“Nufufufu~~阿诺德~”“死冬菇,敢笑得那么难听,铐杀!!”

孟驰虽然不宅,但也不是那么热衷旅行。这次冬令营对他的意义是荣誉大于娱乐。

冬令营的门槛很高,孟驰被选中,至少有三个效果:一是对妮娜有了个交代,这个自不必说,虽然妮娜霹雳巴拉地把他批评了一顿,但这样的成绩证明她的辅导还是很有效果滴;二是对佟叔有了个交代:看,我孟驰还是有投资价值的吧!三是给父亲老孟一个交代,你儿子的未来不是梦,你安心地挣钱养家就好,别管我那么多!

同时,这也是孟驰第一次出远门。所以,这样一个看似普通的活动,却有着里程碑似的重大意义。

几个小时之后,飞机终于到达了温暖的南方海滨城市,这是一个中转站,之后他们要乘坐轮船,前往他们的最终目的地:浦页岛。一个新开发出来的人工岛屿。

时间将晚,他们要先在这里休整一天。明天开拔。

白云蓝天大海细沙椰子树,把孟驰的诗情画意从骨子里激发了出来。说起来有些汗颜,这是他头一次见到真实的大海。一时兴奋得不知干什么才好。

“去游泳啊!”同学们一拥而上跑进了海里。

孟驰不会游泳,只在浅滩上划拉划拉水。毕竟,不沾点海水都不好意思跟人说你曾经来过海边。

但大部分时间,他都坐在沙滩上,掏出小速写本对着大海沙沙画着,把同学们的各种糗样都搬到了他的本子上。

由于经验不足,根本没有防晒的意识,太阳很快把他裸露的皮肤染成了棕色。屁股那里形成一个白嫩嫩的三角形。

第二天一早,他们登上一艘巨大的轮船出海了。

船一路航行,两侧和船后都翻滚着雪白浪花,海鸥在空中盘旋,婉转清亮的叫声回荡在碧海蓝天。

这只轮船非常宽阔,孟驰他们二十人的队伍,一如进去就好像一队蚂蚁进了草原,各扎各的坑,马上就没影了。

同船的还有很多其他学校的学生。一般集体出行,为了便于管理,老师们都会要求学生穿上校服。因此,从校服上就能够看出这只船上至少承载了五六个学校的学生。

孟驰向船头走去。

那里聚集了一堆人。从校服上看,基本上分为两个阵营:一个是橙白色基调,各个都显得很是清丽时尚,另一个则以蓝白条为主。彼此好像正在对立,气氛紧张。

其中橙白阵营的一个长发女生表情严肃,正在讲着什么。

孟驰停下了脚步,找了一个角落,尽量不引人注意,耳朵竖起,做好看戏的准备,就差手里拿个瓜了。

这时,一个人敲了敲他,他转头一看,是小狗豆豆的教父刘小为。豆豆就是在刘小为家出生的,是刘小为“妹妹”的众多子女之一。

“俩学校打架嘞。”刘小为神秘地轻声道。

“哪儿的?”

“那个橙色格子的是艺校的,那个蓝白条的不知道是哪个中学的。”

孟驰鄙视道:“你怎么偏偏就知道艺校呢?居心叵测吧。”

“我擦!可以啊,这都被你看出来了?正打算泡一个呢。艺校的,多拉风!”

“瞄上谁了?”

“就她。”刘小为指了指正在说话的长发女生。

那女生义正词严地讲得正嗨,旁边一个比她稍矮一些的短发女生悄悄伸手扯了扯她。长发女生顿了顿,又说了几句,就退了回去,和那个短发女生交头接耳。

“那短发的是幕后黑手、狗头军师吗?还是……导演?”

“不知道。”刘小为瞥了那短发女生一眼,便不再看了,又开始谈论长发女生,“怎么样?正吧?那长相、那身材、那气质,简直了!我打听了,学钢琴的。”

“嗯。”孟驰心不在焉,他的目光全被那个短发女生吸引走了。

女孩儿还不是短发,就是男生经常理的小平头。之所以一眼就看出是女生,一是她穿着女生校服,二是她浑身上下浓浓的女人味。

一对似水剪眸总是似笑非笑,稍微睁大一些就发出黑亮的光,似有千言万语,挺翘的小鼻子和抿着的薄唇,活脱脱的一个少女版的妮娜。

她和长发女生快速说完一句话,就立刻紧闭上嘴。似乎张着嘴对她来说,是个能不干就不干的事。

“好像因为争一个照相的位置,起了纠纷,那个学校的看不起艺校的,说得话有些过分了。”

孟驰诧异地看着刘小为,问道:“艺校怎么了?为什么看不起?”

“那孩子说艺校就是靠脸吃饭的,靠人养。”他偷偷指了指蓝白条阵营里的一个高个子男生。孟驰一看,帅且倨傲。

“有点极端啊。”

“据说,他爸就是先后被俩嫩模给勾搭了。给的房子和车全打了水漂,之前那个还给了很大一笔分手费,现在这个大了肚子,正闹着让他爸离婚呢。把他妈给气得。”

“我靠,能演狗血剧了!”

“是啊!不过据说自从他妈给气病了,他爸一天没去医院看过,也不回家。都是他自己一放学就去医院陪床。”

“哦,怪不得他说话那么刁。不过,也不能全怪人家小三吧,他爸也太把持不住了,喜欢到处播种。”

“妇女之友?”刘小为惊奇地看着孟驰。

孟驰瞥他一眼:“那是你丫没底线好吧。不过,不就是个位置吗?先来后到呗,谁先谁后,就那么几秒钟,能怎么样啊?”

“一块儿看上的。好像他们想拍的比较多。”刘小为向艺校那边努了努嘴,“但普高这边人多,排起队来费时。”

“刚才那个时候风向海水都很平稳,于是双方谁也不让。结果,你看看现在,”他指了指海面,水面起伏确实比刚才大了一些,“吵了一架,谁也没捞到便宜。”

正在剑拔弩张之际,两校的老师不知从哪里冒了出来,许是听见风声赶来灭火。了解了情况后,艺校的老师明显脸色沉了下来,盯着对方学校的老师。

普高的这头,显然是理亏的,带队老师连连道歉,还命令说这话的那个学生也道歉,并给与了至少是表面上的严厉批评,责令他回船舱里写检查。

艺校的老师把学生们都聚到船头合影留念。其实现在已经不适合拍集体照了,但估计她是想表明“我们赢了”吧。

船头的风太大,男生们都自觉地站在后面,把女生们围在中间。“茄子”声响起时,所有男生的头发都被吹得立了起来,女生的长发刷在其他人脸上。每个人的表情都是那么生硬不自然。

孟驰禁不住笑出声来。那个长发女生往他这里看了一下,神色冷淡。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我,打游戏就变强第十章在线阅读

    “孩子,你要记得人的一生就该像蒲英花,即使是一颗种子,雨来的时候也要拼命汲取,光照的时候也要拼命生长,这样等风来了,你就有无数的种子,带着无限的希望,御风而行,遍及大地。”浑厚的声中音带着慈爱。“嗯,我明白了,父亲。”孩子扬起明亮的眼眸,赤诚地望着那个高大的背影......“父亲,我好累啊,修行,修

  • 天道之灵在线阅读第3章

    祝庭芳刚开始醒过来的时候并不知道,自己竟然穿在了上一世的世界,国家还是封国。通过翻寻原主的记忆他才知道现在是文景二年,他记得自己死的时候也是文景二年,而且根据这孩子为数不多的有用记忆,他还知晓了这确实是封国的文景二年。应该是在一个世界无疑了,他还准备再出门找人确认一下。……说起来,并不是祝庭芳悲观,

  • 夺命阴阳路在线阅读第一章

    周四下午,咖啡厅客人也不太多,一男一女两个店员都在昏昏欲睡,突然叮咚一声“欢迎光临”响起,接着一个穿着白毛衣和黑色裙子、背着帆布包的女孩走了进来,她黑发散落及肩,打扮得很是学生气,整个人看起来文文静静,温柔轻软,她声音也是文文静静温柔轻软的:“你好,我要一杯卡布奇诺。”“好的。”男店员振奋了精神。女

  • 亲亲晴晴第1章在线阅读

    泰宁十八年,先帝崩殂,皇二子谦继承大统,姬燕王朝传至七世,次年改元永熙。永熙元年秋,北狄欺新帝年少,兴兵犯边,暴虐中国。凉州都督郑旭领行军大元帅之职,率二十万大军于红原关迎敌,大败北狄,斩杀北狄唐古特可汗长子、次子。靖国公郑旭战神之名再度声冠寰宇。然而奇怪的是,军队班师回朝,新帝的封赏却迟迟没有下来

  • 老子成了扶弟魔!我失业了

    “就是那个一身白色西装的,很骚包的男人啊,他说他是我的姐夫!”林昊无语,他要怎么介绍才不会将让自己的姐姐起疑呢?难道说他要说无名不是人,是个造梦侍者,然后自己曾经不想要父母的事情?“那个男人!”这还有什么不明白的,林颖儿那颗玲珑心自是明白了林昊口中的骚包男。真不愧是自己的亲弟弟,看人的眼光是一等一的

  • 漫威之我有写轮眼在线阅读第7节

    “九九?”郁七言扯了扯苏小九的袖子,不是说要走吗?怎么还不走?“走吧,七言哥哥。”苏小九锁好门,让郁七言把钥匙收好,便拉着郁七言下楼。原本苏小九没有打算这么早就走的,上一世他们走得比现在还要晚一个多星期。可是今天遇到了那些进化丧尸,她才终于想通为什么上一世,离开这个城市走得那么辛苦。上一世他们那么狼

  • 三相妖界之虫族来临

    3057年8月30日,夜晚,在北极区域边缘处。一座孤零零的寒冰之城屹立在雪域之上,整座小城市都被冰雪覆盖着,在阳光下,反射出刺眼的色彩!远远望去,这就像是冰原中的一个小疙瘩似的。亮晶亮晶的。整座城看上去是一片荒凉,毫无人烟之气。往日的高楼大厦,已然被一层厚厚的冰雪所覆盖住。远远看去,这座城就像是一座

  • 妖皇圣尊第九章在线阅读

    据我所知,顾莉莉在我不省人事的这三天哭的跟个泪人似的,还专挑大半夜哭,哭的那叫一个伤心啊,不知道她受了什么刺激了“来玩游戏吧”凌浔端着刚做好的菜说道林霜:“你都这么说了我们拒绝有什么用吗”好吧就跟他说的一样我们开始了游戏——狼人杀,这个我不是很拿手,因为我最难猜测就就是人心了,但是这和不知名侦探游戏

  • 九灵圣录在线阅读第10章

    邵琋刚来没多久,何函也来了,还带着小吴。三个男人凑在一起,单口相声变成群口相声,原本冷清的别墅瞬间跟养了一窝火鸡似的,聒噪得不行。此时收拾妥帖的沈茉茶坐在二楼楼梯上跟董墨打电话,想让她帮忙送几件衣服。董墨:“什么玩意,你蹦个迪脑袋被打伤了?”沈茉茶声音乖软,“你别着急,我已经缝好针了。”董墨炸了,“

  • 天道又如何在线阅读第8节

    感谢龙神唐三大大的300vip点打赏,十分感谢!感谢龙神唐三大大的300vip点打赏,十分感谢!感谢龙神唐三大大的300vip点打赏,十分感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