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古代小说 > 正文

被攻略系统(快穿)在线阅读第九节

2021/7/22 22:49:07 作者:指尖繁华 来源:晋江文学城
被攻略系统(快穿)
被攻略系统(快穿)
作者:指尖繁华来源:晋江文学城
下篇要开的文:拯救那个反派(快穿)临渊得到了一个拯救世界的任务,每个世界都有一个穷凶极恶、丧心病狂的大反派,以毁灭世界为己任,以致于生灵涂炭、民不聊生。所以他要在反派没有成长起来之前就把反派扼杀在摇篮中,以绝后患。再后来,临渊觉得该拯救的不是世界,而是那个反派。然而,临渊看着天真烂漫、沉溺在爱情中,往他怀里钻的反派,惆怅的叹了口气,这任务根本不是拯救世界,而是‘干掉那个反派’吧?霁月:我前期是个小可怜,但总能遇到金大腿。~★~☆~★~☆~★~☆~★~☆~★~☆~★~☆~★~☆~★~☆~★~☆~提

骆笛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回到宿舍的,只觉得头脑一片空白。

脑海中浮现的是他方才道别的样子,走之前还不忘摸摸她的脑袋,对她说:“弯弯,明天见。”

他笑得露出白白的牙齿,那笑容,耀眼极了,俨然像头得逞的小狼,算是重逢以来看他笑得最开心的一次。

她反应过来,站在宿舍门口,指尖抵住自己的嘴唇。

程诺这个畜生,就这样把她初吻夺了。

而她,不明不白被他占了便宜,刚才就该甩他一巴掌,哪能容得他又抱又亲的,他算谁啊。

可是心里那灌了蜜的甜又是怎么回事?嘴角那弯弯的弧度又是怎么回事?

还有那句话,怎么现在想起还能撩拨得她一阵心动,真是该死。

她摇摇头,不想了,该算的账明天再算吧。

推开宿舍的门,突然感受到三道恶狼般的视线盯着自己,心里一阵发寒。

“小四呀小四,你该跟我们说说,你跟冠军的事了吧?”大姐揪着小姑娘衣袖,把她提溜进来。

三姐笑得明媚极了,从柜子里掏出自己私藏的罐装啤酒,对她挑眉。

“来小四,今天我们把酒言欢,把你们的故事说给我们听听。”

二姐拍拍她的肩膀,给她一个好自为之的眼神。

骆笛腿一抖,猜到她们应该看到了,三个美人这么皮笑肉不笑地对着自己,她真瘆得慌。

她举起小手,眨巴着眼睛,乖乖地说:“我招,我招。”

***

他们的故事该从什么时候说起呢?

她六岁那年的夏天,第一次到父亲老家。

那时候大路村村口的老槐树还没被移去乡镇府做绿化,浓密的树荫总能为乘凉的老人送来阴凉。

骆笛从小生得好看,大眼睛,小嘴巴,爱笑,笑起来眼睛像一道弯弯的月亮,仿佛透着清澈的水光,精致得像个洋娃娃,大人见到没有不捏捏她的小脸,夸句喜欢的。

爷爷奶奶觉得乡下条件艰苦,孙女细皮嫩肉的不忍心被蚊子咬,从来都是去城里看孙女,第一次孙女主动要跟他们来乡下住,他们欢喜得不得了,恨不得把家里的好东西全给孙女吃了,院子里的老母鸡天天被骆奶奶追得鸡飞蛋打,骆奶奶想着多捡些土鸡蛋,好给孙女补营养。

骆笛在乡下待了几天后开始犯愁,坐在石阶上,看着池塘里成群的鸭子、白鹅,小小的人儿皱起眉头,因为她没有朋友,那些乡下的孩子看到她总议论纷纷,她想上前跟人家交朋友,人家却成群结队地跑了。

他们说:“你看到她身上穿的衣服了吗?我们都没穿过,我只见过电视上的小孩子穿。”

“我妈妈说,她外公是很厉害的将军,她爸爸是国家运动员,她是什么…什么将门虎女,我们惹不起。”

“她长得真的好看,比电视上的童星都好看,她那么白,跟我们黑黑的完全不一样。”

“……”

骆笛抱着自己的小画本,坐在小板凳上叹气。

她想说,她的外公一点都不凶,她可以把好看的衣服跟他们分享,她也想像他们一样在阳光下玩游戏,皮肤晒成小麦色。

可是,她还是孤零零一个人。

一天,她听到隔壁总送她西瓜吃的李奶奶在骂人,声音很大,还传来扫帚铺地的声音。

“你个没娘养的小杂畜,又偷我家鸡蛋,我今天非打死你不可!”

“你娘是个偷大伯哥的小贱人,你是个成天偷人东西的小贼,还真是不是一家人不进一家门!”

“你别跑,小畜生,你给我站住!”

“……”

骆笛走到两家之间的隔着的菜园,想翻过去看看发生了什么,突然一个小男孩大喘着气从那面翻了过来,骆笛刚想出声,他伸出小手,捂住了她的嘴巴。

小男孩的头发坑坑洼洼,脸上脏乎乎的像只花猫,身上穿着印着超人的卡通T恤,肩膀上破了好几个洞。

“别说话。”

他的睫毛很长,眼睛瞪得大大的,带着恳求。

骆笛安静下来,不太情愿地点了点头。

他们坐在菜园背面的红砖上,背靠着篱笆,小声地喘着气,见李奶奶没追过来,他松了口气,从兜里掏出了三个鸡蛋,捧宝贝一样捧在手心里。

“还好,没碎。”

他笑了,刚好三个,一个给他,一个给爸爸,一个给爷爷。

想到烤鸡蛋的美味,吞了吞口水。

“老师说不能偷东西。”

转头,突然发现旁边跟他年纪相仿的小姑娘一脸严肃地看着自己,他有些心虚,却还是挺直了腰板,装作理直气壮的样子。

“你就是城里来的那个小公主吧?我们乡下的老师没教过这个。”

骆笛叹口气。

“你为什么要偷鸡蛋,李奶奶又为什么骂你?”

他像是想到什么伤心事了,头往下低了低,摸摸自己刚才叫个不停的肚子。

“因为我家没有鸡蛋,我饿。”

“反正从小就被骂,我已经习惯了。”

骆笛当时看着他穿着已经断了带子的破凉鞋,踢着地上的石子,手里紧紧抓着那几个鸡蛋,不由自主地伸出小手拍了拍他的肩膀。

真可怜,她想,她不能像其他人一样凶他。

“他们骂你是不对的,你偷鸡蛋也是不对的。”

“我替你把鸡蛋还回去,替你跟李奶奶说对不起,然后,你以后要是饿了,你来找我,我每天给你一个鸡蛋好不好?”

他吸吸鼻涕,眼睛亮了。

“真的吗?”

她点头,从背带裤前面的兜里掏出一个熟了的烤蛋,递给他。

爷爷奶奶舍不得她,每天两个烤蛋,她早就吃腻了,又不忍心拒绝。

“不过,你得答应我,以后不许再偷东西了。”

他接过烤蛋,然后乖乖地把自己手里的鸡蛋塞进她背带裤的三个兜里,重重地点头。

“五阿哥说君子一言驷马难追,我记住了。”

然后,她就陪着他,伴着夕阳,看着他迫不及待地剥开烤蛋,吃花了脸,她笑了,他也笑,孩子的笑声清脆如银铃。

分别的时候,他在后面叫住他,向她招手。

“小公主你叫什么名字呀?”

她笑,想起班上的同学总不认得她的名字,于是回:“我叫弯弯,月牙弯弯的弯弯。”

他若有所思地点头,这个字好像学过。

“我叫程诺,弯弯,我们明天再见!”

他的声音很大,惊飞了枝头的雀儿。

骆笛收获了乡下的第一个朋友,每天,他们都会聚在菜园隐蔽的角落里,她把鸡蛋给他,他乐呵呵地陪她聊天,教她认菜园里的植物。

正值盛夏,天气越来越热,有一天她见他,他已变成一个小光头,她看到,忍不住笑了。

他扯了扯她编好的辫子,不敢用力,然后窘迫地说:“不许笑!因为天气太热了,我爷爷才给我削了光头,凉快,又不用剪头发。”

她听了眼睛一亮。

“你爷爷会剪头发啊,好厉害。”

他听这话笑了,眼里颇有自豪的神色。

“我爷爷可厉害了,他还会修自行车,他还能从外面给我带回来好多东西,有小人书、玩具□□、水彩笔还有超人的衣服。”

“好厉害啊,你爷爷有哆啦A梦的小口袋吗?”她笑得眉眼弯弯,眼睛亮亮的,心里顿时觉得自己会赶鸭子、会套龙虾的爷爷没那么厉害了。

他点点头,从来没有一个人愿意这样认真地听他说话,也从来没人这样夸她,他觉得身边的小姑娘,就像降落凡间的天使。

不幸的是,他们的秘密交易最终还是被她爷爷奶奶发现了,爷爷脸色不太好地赶走了他,她看到他低着头灰溜溜离开的样子,心里有些难受。

“弯弯啊,你怎么跟程家那孩子玩在一起了?那小子会带坏你的。”爷爷抱着她,语重心长地跟她说。

骆笛泪眼汪汪地摇头。

“光头哥哥不是坏人,爷爷为什么要赶走他!”

奶奶叹气,拍了拍爷爷的肩膀。

“小孩子懂什么,弯弯没人一起玩,明天我带她去别家串门,找到新的小伙伴,就不会找程家小子了。”

果然,第二天奶奶带她去了有三个小女孩的一户人家,小女孩对她很热情,她开始很高兴,后来,没那么高兴了。

因为她看得出来,比起她,她们更喜欢的是她带来的各种漂亮洋娃娃。

她们抱着她的娃娃,玩得不亦乐乎,都不怎么搭理她,不像光头哥哥,会带她抓蟋蟀,会跟她讲超人的故事,会给她摘地里的瓜,劈成两半,永远把大的那瓣给她。

她好想见她的光头哥哥呀。

她坐在台阶上发呆的时候,那几个小女孩出来了,拉着她往东边冲。

“那边有好玩的事,我们去凑热闹!”

她还没反应过来,自己就被拉到一户人家前,然后看到许多孩子围在一个木板车前,木板车旁站着一个老爷爷,穿着一身洗得发白的中山装,上面还有几个补丁,一双布鞋也磨坏了,他的背驼得厉害,皮肤黝黑,脸上的皱纹很深,他手里抓着一根麻绳,想把木板车上收来的废品捆好,几个男孩挡住了他。

“聋子!我家有废品,你收不收?”

她看到老爷爷笑了,他读唇语读出他们说了什么,然后用手比划着。

那些男孩却没在意他想表达什么,只开始哈哈大笑。

“这个聋子还真是傻,每次我这么说他都信。”

“哈哈哈哈,人家是个聋子,你逗他干什么?”

“是聋子才有趣啊。”

说完,那些男孩坏笑一声,把老爷爷整整齐齐堆在木车上的纸箱扔在了地上,收的塑料瓶子,有些扔进了门前的池塘里。

老爷爷急了,脚步慌乱,用手比划着,口里“嗯嗯啊啊”在说些什么,他们见状笑得更开心了。

“我就知道他只会嗯嗯啊啊。”

他话音刚落,背后冲出一个人,紧紧揪住他的领子,把他往地上一摔。

骆笛一愣,是程诺。

他红了眼,骑在那人身上,一拳一拳,往死里揍。

“杨二胖,谁准你欺负我爷爷!你还没被打够吗?”

地上的人被打得喘不过气,看到孙子打人,老爷爷更着急了,他还没过去,一堆孩子就围在了程诺身边,开始揍他。

“你个收废品老头的孙子,没娘养的家伙,嚣张什么!”

“村里人人喊打的家伙,就欺负你爷爷,你能怎么办?”

“……”

小小的他,一人难敌众手,很快被撂倒在地上,一拳一拳,重重砸在他身上。

他忍着,不吭一声。

爷爷红着眼睛,颤抖着手,拉开一个个小孩,想抓住孙子的手,把他拉过来,却被成堆的孩子推倒在地上。

场面一时混乱,那几个小女孩看够了热闹,有些害怕,拉着她要回去。

她甩开她们的手,冲进人堆。

她拼命地推着那些男孩,那些人看到是她,拳头刚落在她身上,便不敢再动手。

骆笛使劲冲进人群中央,也被推倒在地上,程诺看到她,一怔,然后下意识抱住她,用自己瘦弱的背脊替她挡那些拳头。

骆笛紧紧握住他手腕,然后哭了,哭得撕心裂肺。

“别打…别打我的光头哥哥。”

泪水滴在他的肩膀,浸湿了他薄薄的上衣。

他听到她说:“他会疼的啊,你们怎么可以这么坏。”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我的男友四百岁在线阅读千米外伤四皇红发(求收藏求鲜花求推荐票)

    “喂,百里你住手,那是红发海贼团,你知道红发海贼团的船长是谁吗?”“千万不要攻击他们,惹怒了红发,咱们整个海军东海分部都要被红发海贼团消灭,喂,百里你听到了吗?!”就在海军东海分部的城墙上,洛特里异常着急的对百里说。时隔一年,如今的百里已经18岁了。这一年的时间,他为自己准备了很多,也成熟了不少。虽

  • 我,打游戏就变强第十章在线阅读

    “孩子,你要记得人的一生就该像蒲英花,即使是一颗种子,雨来的时候也要拼命汲取,光照的时候也要拼命生长,这样等风来了,你就有无数的种子,带着无限的希望,御风而行,遍及大地。”浑厚的声中音带着慈爱。“嗯,我明白了,父亲。”孩子扬起明亮的眼眸,赤诚地望着那个高大的背影......“父亲,我好累啊,修行,修

  • 天道之灵在线阅读第3章

    祝庭芳刚开始醒过来的时候并不知道,自己竟然穿在了上一世的世界,国家还是封国。通过翻寻原主的记忆他才知道现在是文景二年,他记得自己死的时候也是文景二年,而且根据这孩子为数不多的有用记忆,他还知晓了这确实是封国的文景二年。应该是在一个世界无疑了,他还准备再出门找人确认一下。……说起来,并不是祝庭芳悲观,

  • 夺命阴阳路在线阅读第一章

    周四下午,咖啡厅客人也不太多,一男一女两个店员都在昏昏欲睡,突然叮咚一声“欢迎光临”响起,接着一个穿着白毛衣和黑色裙子、背着帆布包的女孩走了进来,她黑发散落及肩,打扮得很是学生气,整个人看起来文文静静,温柔轻软,她声音也是文文静静温柔轻软的:“你好,我要一杯卡布奇诺。”“好的。”男店员振奋了精神。女

  • 亲亲晴晴第1章在线阅读

    泰宁十八年,先帝崩殂,皇二子谦继承大统,姬燕王朝传至七世,次年改元永熙。永熙元年秋,北狄欺新帝年少,兴兵犯边,暴虐中国。凉州都督郑旭领行军大元帅之职,率二十万大军于红原关迎敌,大败北狄,斩杀北狄唐古特可汗长子、次子。靖国公郑旭战神之名再度声冠寰宇。然而奇怪的是,军队班师回朝,新帝的封赏却迟迟没有下来

  • 老子成了扶弟魔!我失业了

    “就是那个一身白色西装的,很骚包的男人啊,他说他是我的姐夫!”林昊无语,他要怎么介绍才不会将让自己的姐姐起疑呢?难道说他要说无名不是人,是个造梦侍者,然后自己曾经不想要父母的事情?“那个男人!”这还有什么不明白的,林颖儿那颗玲珑心自是明白了林昊口中的骚包男。真不愧是自己的亲弟弟,看人的眼光是一等一的

  • 漫威之我有写轮眼在线阅读第7节

    “九九?”郁七言扯了扯苏小九的袖子,不是说要走吗?怎么还不走?“走吧,七言哥哥。”苏小九锁好门,让郁七言把钥匙收好,便拉着郁七言下楼。原本苏小九没有打算这么早就走的,上一世他们走得比现在还要晚一个多星期。可是今天遇到了那些进化丧尸,她才终于想通为什么上一世,离开这个城市走得那么辛苦。上一世他们那么狼

  • 三相妖界之虫族来临

    3057年8月30日,夜晚,在北极区域边缘处。一座孤零零的寒冰之城屹立在雪域之上,整座小城市都被冰雪覆盖着,在阳光下,反射出刺眼的色彩!远远望去,这就像是冰原中的一个小疙瘩似的。亮晶亮晶的。整座城看上去是一片荒凉,毫无人烟之气。往日的高楼大厦,已然被一层厚厚的冰雪所覆盖住。远远看去,这座城就像是一座

  • 妖皇圣尊第九章在线阅读

    据我所知,顾莉莉在我不省人事的这三天哭的跟个泪人似的,还专挑大半夜哭,哭的那叫一个伤心啊,不知道她受了什么刺激了“来玩游戏吧”凌浔端着刚做好的菜说道林霜:“你都这么说了我们拒绝有什么用吗”好吧就跟他说的一样我们开始了游戏——狼人杀,这个我不是很拿手,因为我最难猜测就就是人心了,但是这和不知名侦探游戏

  • 九灵圣录在线阅读第10章

    邵琋刚来没多久,何函也来了,还带着小吴。三个男人凑在一起,单口相声变成群口相声,原本冷清的别墅瞬间跟养了一窝火鸡似的,聒噪得不行。此时收拾妥帖的沈茉茶坐在二楼楼梯上跟董墨打电话,想让她帮忙送几件衣服。董墨:“什么玩意,你蹦个迪脑袋被打伤了?”沈茉茶声音乖软,“你别着急,我已经缝好针了。”董墨炸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