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惊悚小说 > 正文

重生侯府娇小姐在线阅读第四章

2021/7/22 23:16:35 作者:剪不断 来源:晋江文学城
重生侯府娇小姐
重生侯府娇小姐
作者:剪不断来源:晋江文学城
预收文《重生后总在修罗场》都说广宁侯府的大小姐有三宝,心宽,体胖,脾气好。一朝剧变,软包子变成了一朵心黑手黑的小娇花,娇滴滴,却又带着刺,让人只能远观不敢亵玩。直到有一天,这朵娇花被全大雍都出了名的混世小魔王叼了回去。坊间都在传闻,这二人脾气不和,定会和离。却不料小娇花最后被小魔王宠上了天!预收文案:赵姮任务失败,不得不回去修正剧情。原本的世界线,她觊觎男主美色,虐待捡到的小狼狗,还弄瞎男二号的眼睛。最后,正邪矛盾激化,正道各派围攻魔教。身为魔教圣女的她也在这一战身死。重置时间线之后,赵姮发现男

第四道、糯米枣泥山药糕

席阳申因为落水之事难得地对他最疼爱的二女儿发了通脾气,“到底是珠钗重要还是人命重要?”、“在场那么多人,你怎么能让你妹妹自个儿下水?”、“不知你是怎么做姐姐的?”……

席虹诗被父亲训斥一顿,委屈巴巴地,心中不由对三妹妹的埋怨更甚。

只是待看到席初雪一副枯槁憔悴的病弱样子时,席虹诗不禁吓了一跳,想起当时三妹妹也是为自己才下的水,又记起平日里她跟在自己身后甜甜美美地喊“二姐姐”的场景,心中的那丝埋怨倒全部化为愧疚。

她以为席初雪会变成这副快死模样全是因为她的过失。

只是席虹诗是个极要面子的人,类似“我的错”、“对不起”这种话实在难以开口。不过好在哄人开心、撒娇嘴甜是她的强项,以前的施展对象是爹爹和季耽,效果奇佳,如今用到妹妹身上,没想成效也挺不错。

席初雪最不擅长应付这种类型,爱发嗲、黏糊人,偏偏还长得特别可爱,让人不忍心拒绝,只好随她折腾。今日去逛街购物,明日去戏园听曲,后天去野外踏青,两人四处游玩散心,几乎形影不离。

多了一个叽叽喳喳的小麻雀围在身边,席初雪没有时间继续伤春悲秋,身子骨居然一日日好起来。

这一切落到席阳申眼中便是一幅兄友弟恭、姊妹和睦的温馨画面。

老父亲表示非常欣慰。

席初雪原本认命,打算今生就乖乖地做一个官家小姐,从此与厨房再无瓜葛。她有了心魔,已经没有勇气再拿起厨刀与大勺。

不料有日,季耽在席虹诗面前随口夸奖了一句某家姑娘亲手制作的糕点好吃,席虹诗听罢,气急败坏地拉着席初雪去厨房准备大展身手。

可她与原来的席初雪不愧是血脉相连的亲生姐妹,也是个十足十的厨房杀手。眼见厨房化为修罗地狱,席初雪实在不忍心看食材、厨具、碗筷、调味料通通惨遭毒害,不自觉地出了手——

洗净泡好的红枣去核,切丝,撒上一层桂花糖,大火隔水清蒸。

山药削皮,洗净切片,同样撒上白糖,大火隔水清蒸。

取出蒸好的红枣、山药,沥干,摊凉,分别捣成泥。

红枣泥用细筛子过滤两次。

山药泥拌入糯米粉,充分揉|搓,制成山药面团,静置片刻。

面团等分成若干小团,擀平成面皮。

面皮包上红枣泥馅,封口,搓成丸状。

小丸放进炒熟的糯米粉中稍稍一滚,最后用模具轻压成型。

唰唰两下就轻而易举地做好了在席虹诗眼中难于登天的糯米枣泥山药糕。

席虹诗尝味一块,顿时惊为天人。枣泥细密绵软,山药香松黏滑,整块糕点味道层次分明又融为一体,甜而不腻,糯而不烂,清香味美,柔顺爽口。最为特别的是唇齿间还有股桂花的淡淡幽香。

这绝对是她这辈子吃过的最好吃的糕点。

她献宝似地拿了些给苟姨娘,苟姨娘留几块后送给了疼爱的小儿子席湖陆;席湖陆吃了几块,念起经常指导他读书的大哥哥席勤才;席勤才品过几块后分给了恰好回娘家探望的大姐姐席岚婳;席岚婳包起几块带回夫家,剩下的孝敬了母亲黄夫人;黄夫人本想等晚上和席老爷一起享用,不想那糕点实在太香,她忍不住偷吃一块,又吃一块。

到末了,一整屉糯米枣泥山药糕辗转流落到席老爷手上时,竟只剩下最后一块。

席阳申有滋有味、依依不舍地唆完最后一块糯米枣泥山药糕,连胡须里的糕渣和手指头也没放过,随后一杯清茶,一声叹息,满是寂寥,颇有些孤独老人的意境。

当得知糕点出自他三女儿之手时,席老爷却是跑得飞快,对席初雪不吝啬一阵夸奖,俨然一副慈父模样,临走留下一句“以后再接再厉”,倒叫席初雪摸不着头脑。

打那以后,席府上下的糕饼点心都由席初雪来负责。

席初雪本以为不动刀具和大勺,些许糕点她应该没有问题,可不知怎的,起初是糕点,然后是汤羹,再来是粥饭,往后是菜肴……

一步一步,等到席初雪回过神时,她已经是手握席府厨房对牌钥匙、掌管席府上下伙食用度、重权在握的堂堂席家三小姐。

不仅重新拿起了厨具,坚定了厨心,甚至多年未有进步的厨艺也开始精进。

她,升华了。

又重新变回最初那个充满自信的席大厨师。

意气风发,神采飞扬。

世间再也没有任何厨艺上的事情能够难得住她。

除了河豚。

×××

原本,席阳申对他这个三女儿席初雪不算重视。

席初雪的生母乔姨娘死得早,而且死法特别,是吃活鱼活活吃死的。

古语有云,“小人肥口,君子肥身”。席家自诩世代清流,当然不愿意被当作贪图口腹之欲的宵小之徒。是以,丧事结束以后席府上下严紧口风,从不轻易对外透露乔姨娘之事。

真论起来,乔姨娘的娘家乔氏也算烜赫一时。

乔高祖父乃御厨出身,凭借烧得一手好菜极受皇族恩宠;乔曾祖父得此机遇成为太子伴读,后中进士也曾入朝为官,顺利做到二品大员,可惜英年早逝没能给子孙后代留下多少福祉庇护。

太子登基后顾念早年情分,也赐过乔祖父一职荫官,只是乔家后人既丢去祖传的做饭手艺,在读书科考、当官出仕一途上又没多大成就,便渐渐没落了。

传到这一辈时,乔父沾染上赌瘾,在输光家产又欠下一屁股赌债后撒手人寰,只留下两个女儿与未成年的小儿子,还有一大堆债主。

乔家要凉。

此时,身为乔家长女的乔绵儿果断站了出来。

她坚信要光复乔氏门楣还得遵循祖宗的方法——做饭和读书。于是,她把自己典入席府为良妾,用彩礼钱还清赌债,并借助席家人脉送弟弟妹妹去京城求学。

弟弟乔赐罢学文,妹妹乔樊儿学厨,而她今后在席府只做一个安安静静的后宅美妾。

也算是位可歌可泣的女子。

乔姨娘初入席府,与席阳申也曾有过一段郎情妾意的美好时光。后来女儿初雪出生,乔姨娘忙着照顾孩子,席阳申忙于公务,两人不常见面,感情慢慢冷淡下来。

没成想一盘生鱼片,叫人阴阳永隔。

据说,当时席老爷初得噩耗也曾伤心难过好一阵子,只是后来渐渐听闻一些对乔姨娘之死的风言风语,他不禁面红耳热——

丢人!非常丢人!吃生鱼吃死的,太丢人了!

因此,下令席府上下不许再提乔姨娘,也不许外传。

所以说,男人啊,都是大猪蹄子。

欠炖。

乔姨娘去世后,年仅五岁的小初雪时常嚎啕大哭,哭声嘹亮,响彻云霄,吵得席老爷是心烦意乱,不得安眠。

恰好苟姨娘担心三丫头一个孤女易惹人垂怜,会分去老爷对她女儿的宠爱与关心,于是在一个月黑风高的晚上,两人嗯嗯啊啊后,苟姨娘在旁吹枕头风。

说小孩子家骤然失去生母,难免伤心不适应,夫人看起来又不像愿意挂养在名下的样子,不如送去乡下庄子将养,省得孩子日后触景生情,哭坏身子。

她全都是为三丫头着想。

席老爷当时累得无心多想,只觉得“听上去好有道理”,遂点头应允。

席初雪从此离开席府,一走就是十年,直到照顾席初雪的老嬷嬷去世,恰逢她又到及笄年龄,这才被接回席家。

所以,大多数人并不清楚,原来席家还有一位三小姐。

×××

要说这位席阳申席老爷,也是个趣儿人。

耳根一软,就将年仅五岁的三女儿从小送到外面将养。吃穿用度上不曾苛刻,刮风下雨、逢年过节,偶尔想起这个女儿也会问问近况,派人送些精美礼物,好生关切一番。

可做父亲的与亲生女儿常年不会面,终究感觉少点什么。是亲人,又不像亲人,没有不闻不问不管不顾,却也不见不想不念不在身边,如此十年光景。

等到席初雪回到府中,成日在席阳申眼皮底下转悠时,席老爷又不知怎么突然父爱泛滥,关心起她来——

今日指导点功课,明日带给些小首饰,会因她做错事训斥教导,也会因干得不错夸奖赞许,会因为担心女儿安危生气,也会因为自豪女儿而暗暗得意。

在不知情的人看来,全然一家父慈女孝,尤其是在糯米枣泥山药糕事件之后。

说起此事,席阳申当真是一把口水一把泪。

试想偌大一个席府,门风规矩森严,可为什么大家得到好东西后,居然没有一个人想到他这个当家的?!最后还是三女儿心疼他,为他留下最后一块(席初雪:装盘剩的),不然他还尝不到那糯米枣泥山药糕的味道。

真他喵的好吃。

席老爷既心塞又欣慰。

心塞他堂堂鄂州州判,每日奔波在外不辞辛苦赚钱养家,回家后竟吃不上一盘新鲜点心,迎娶的夫人、钟意的妾室、宠溺的女儿,全白疼了!

欣慰还好有个三女儿,不仅手艺出众,做得一手好糕点,最重要的是有孝心、会体贴人,还能做得一手好糕点。

至于女儿的手艺从何而来,席阳申也不奇怪,自以为是乔姨娘身边那位平常照顾席初雪的老嬷嬷的教导,还道女儿隔代像天外祖父,不愧有乔大御厨的血缘。

也不细想那血缘如今稀薄到第几代。

因怀着对糯米枣泥山药糕的深深怨念,席阳申将府中茶点事宜全权交给席初雪负责,没想席初雪给了他个大大的惊喜,不仅糕饼点心做得非常好吃,还能烧得一手好饭菜。

真他汪的美味。

席阳申痛哭流涕,这是他活了四十多年来吃过的最美味的饭菜。

是以不管席初雪需要何种厨具、食材、调味料,便宜的、昂贵的、常见的、罕见的、天南的、地北的,哪怕是贡品珍品,他都必定想办法弄来。为口吃食也是拼上了老命。

而这一切都让席初雪受宠若惊。

她从没想过自己居然还会有个父亲,对她如此千依百顺。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特种兵之终极兵王之只争该得到的东西(7)

    “她是什么?她也配。”周敏墨立刻打断了苏季风的话,她处心积虑才让儿子继承公司,女儿即将嫁进苏家,这还没有木已成舟,她的女儿竟然来了。没有谁可以撼动她的位置,她的儿女在苏家的位置。一旁的苏华染依然挂着礼貌的笑,并没有因为周敏墨的话而感觉到生气,既然她来了,就做好了所有的打算。苏华染笑着说道:“我配不配

  • 新阿拉德战记在线阅读第8章

    叶辰是被急促的来电铃声吵醒的!如果不是手机里传来的声音温柔动人,他差点都要骂人了!得知了对方的身份之后,叶辰立刻从床上坐了起来。“凌校长呀!正好有件事情想跟你汇报呢。”电话那头的凌芝愣了下,刚才傅老指点她一番之后,她立马从学校资料库里调出来叶辰的电话。现在电话刚接通,她还没有来及多说什么,叶辰竟然有

  • 红花录第九章

    思考着要不要抽时间查一下沢田纲吉家的水表,我揍人的动作顿了顿,然后化为了无比忧郁的心情:“.......草壁,剩下的交给你们了。”“是,委员长!”一个人帅气地转身离去,我刚准备朝着45°的天空露出一个忧郁的侧脸,就被一个快的看不清形状的东西扑倒在地,低头一看妈的被人袭胸了难怪胸口有点小难受人也有点小

  • 夙瑶的反派生涯之序章

    如果人生可以重来,还会犯下相同不可饶恕的错误吗?会的,只要有机会,一定会的。有时候,我感觉自己是一个异能者。但现在,我这烂异能能发挥什么作用,少年不住的奔跑着,背上背着一个昏迷的女孩,嘭嘭!几声枪响,几束流弹从少年身旁飞过,在四周的墙壁上炸裂,突然,少年停下了脚步,“完了。”死胡同,追赶的人也停了下

  • [防弹BTS]Just Dance第9章在线阅读

    王涉进门的时候,就发现气氛不对劲,顾南城在浴室刷牙,盛夏抱着腿坐在窗边,背影看起来有几分落寞。“五小姐,这是怎么了?”王涉趴在门边问顾南城。顾南城还没回答,他就脑洞大开有了答案,“不会是昨天晚上她想搞你,被你骂了吧?”五年前盛夏带人上门霸王硬上弓的印象实在太深刻了,别人不知道,当时住顾南城隔壁,还是

  • 全世界都知道我有系统在线阅读第5节

    万梅山庄。正值早春,这里的梅花开得正盛。虽然有些早开的似乎已经凋零,但仍有许多还在盛放。走在山坡上,鼻间满满的都是梅香。今天阳光很好。——刚刚方怜玉见花满楼时已是夕阳西下,送走陆小凤和司空摘星时天色已经彻底暗下来。如今穿了一下,忽然又到了白天。【又白天了啊】弹幕里也在感慨。四下无人,估计还要爬一会山

  • 我们毕业了!之苏醒(2)

    加码圣城,皇宫深处,灵宫灵柩之中,突然,一个昏睡的少年睁开了双眼,那是一双深沉如墨,幽兰若海,明亮似星的眸子。从少年面貌看上去,竟然只有十三四岁,很难想象,一个如此年幼的少年,眼中会有一种超乎他岁月的沧桑,甚至,那双眼中,浮现一道猩红的血色,紧接着,从其身上发出无边无际的杀机,本来就因为孤寂而显得冷

  • 我不是小和尚江陵

    这时方蕾窜了出来,皱着眉头道:“那时,亡灵遮天蔽日地冲了过来,各族都处于生死存亡之际。”方蕾停顿了很久,然后突然半仰着头,将手放在胸口,面带微笑无比地崇敬地道:“是英雄,便会在乱世救万民于水火。各个种族地精英们联合在一起,开了十天十夜的会议。最终在东道主精灵的撮合下,大家于万古森林的会议室里达成了协

  • 超级大召唤术第九章在线阅读

    几周后,一家名为木樨缘的食铺就正式开业了。木妈妈现在开发了几种传统糕点。桂花糕晶莹剔透,刚出锅比较软,放凉后却很有弹性,上面撒了一层桂花。木樨捻了一块儿,软糯爽口,清香浓郁,木樨突然想到白居易的词:山寺月中寻桂子,君亭枕上看潮头。玫瑰酥是选用空间里含苞待放,即将盛开的玫瑰制成玫瑰酱作馅料,再制作酥皮

  • 都市娱乐:开局就官宣在线阅读第9章

    七夕今宵看碧霄,牵牛织女渡河桥。家家乞巧望秋月,穿尽红丝几万条。乞巧节,牛郎织女相会的日子,也是天下有情人的节日。灯市亮如昼,丽姬手上拿着兔子花灯,小鸟依人般立在在康王身侧,而康王则一脸宠溺的望着丽姬,此情此景让文汐不由得感叹道:这俩人果真是佳偶天成,一对璧人呀。估计今后这戏也没必要再演下去了。“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