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总裁小说 > 正文

异界神封在线阅读第九节

2021/7/22 23:20:38 作者:明明有妖 来源:3G小说网
异界神封
异界神封
作者:明明有妖来源:3G小说网
神封大陆,这里没有斗气,没有魔法,而是本命神封......少年,杀父之仇,身世之谜,诡异之封......一路走来,爱情,友情,亲情......风起云涌,崛起之路......

于念天感觉到周围的气氛顿时冷了下来,今天所见之事是他十四年来都未曾见过的。只见徐海信与木云二人相对而立,二人身上衣物无风自动,木云右手一招唤出一把仙剑,弓步朝徐海信砍去,看着那快如闪电的剑势徐海信面不改色向后闪开,望着地上出现的那道长长剑痕,此刻徐海信手上出现了一把银枪。见徐海信躲过剑招,木云道人跃起再次朝砍去,这次威力比刚才那一击强上一倍有余。徐海信抬头望着跃起的木云道人,弓步双手上举银枪,银枪与仙剑相撞,发出一声刺耳的金属相撞的声音,一股冲击力以二人为圆心向周围扩散开来。徐海信沉喝一声,双手发力一举,只见木云道人往后倒飞几步后落脚站稳。

“哈哈~~”徐海信朗声笑道:“木云首座让我再次领教你的蜀山六式如何?”

木云道人右手紧握仙剑左手捏剑诀,交叉于胸前回道:“好~~我就如你所愿。”然后展开双手。

呼呼~~一柄仙剑环绕在木云道人身旁不断旋转,不断发出与空气摩擦的声音。

徐海信望着在木云道人身边旋转的仙剑,声音略微激动的道:“很好,御剑诀。”

木云道人右手一挥,仙剑径直朝徐海信刺去,速度之快简直难以用肉眼捕捉。望着刺来的仙剑,徐海信双眉紧皱,双手挥枪把飞来的仙剑弹开,仙剑被弹开后往半空兜了一圈后,则以破空之势从半空刺下,徐海信头也不抬的向后避开,仙剑距离地面一尺左右自动转向向徐海信追去,徐海信立马转身旋转银枪朝飞来的仙剑刺去,银枪与仙剑接触那一刻,徐海信立即旋转银枪枪头,银枪枪头出现一圈圈光环把仙剑套住,然后徐海信挥舞银枪朝木云道人甩去,由于仙剑受银枪划出的光环套住,随着银枪舞动牵引,徐海信舞着银枪向木云道人甩去,仙剑疾速朝木云道人飞去,木云道人双手捏剑诀向飞来的仙剑挡去,随手一招仙剑又回到手中。

“哈哈~~该我了。”徐海信笑道,正准备施展幻影枪法里面的幻影重重。随即右手一抖银枪凌空升起,然后朝木云道人劈去,木云道人双手紧握仙剑正准备挡住徐海信凌空劈来下的银枪,却感觉到后背一凉。毫不犹豫的劈剑转身回档。来不及回想凌空而劈的徐海信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到了身后,又转剑向后刺去。只见徐海信如同化作九个分身一般,朝不通的方向攻来。

青云道人望着处于下风的木云道人着急的喊道:“师弟当心啊!这是幻影枪法里面的幻影重重。”

木云道人随即沉声道:“化剑式。”只见木云道人手中仙剑以极快的速度划出九道剑痕,朝徐海信九个幻影分身砍去,九个幻影分身瞬间消失。

木云道人喘着大气抬起头望着凌空而立的徐海信,青云上前一步问道:“师弟你没事吧?”

木云回道“我没事。”转头看向青云道人继续道:“掌门师兄现在还没赶来肯定是出现了意外,看来玄天今天是做足了准备。”

一声震耳欲聋的巨响穿到众人耳中,纷纷朝声音的来源看去,只见蜀山脚下冒出了一股黑烟。

青云道人心头一震,低头暗道不好,随即不甘心的对蜀山众人道:“蜀山众弟子听令。”

“是”雷云众人齐声应道。

“与我速回蜀山。”青云道人御出仙剑与蜀山众弟子朝蜀山飞去。

木云道人看看了那柄插入地面的青铜古剑,犹豫了一下还是御剑随青云众人飞去。

徐海信见蜀山众人撤离嘴角微微撅起,露出了得意的面容,转身对万长峰说了几句。

正准备走向青铜古剑的时候,徐海信面前出现一个黑色身影。徐海信见到此人面容后,冷冷的道:“诸葛东,你当真要插手?老实说我很不愿意和你动手。”

被唤作诸葛东的黑衣人,只是微笑的回道:“副宗主,大家都是各取所需而已。你能来抢为什么我就不能来呢?”

于念天还来不及反应,身旁的黑衣人不知道什么时候已不在身旁,于念天望着黑衣人与的对话愣了一下,和黑衣人相处了一段时间,现在才知道黑衣人的名字。

此刻插在一旁被众人冷落许久的青铜古剑,又开始出现了异常。出现七彩灵光后化作一头麒麟灵兽出现在众人的视野,麒麟灵兽扫视周围,被围得水泄不通,然后凌空跃起。

徐海信大喝一声,跃起拦在麒麟灵兽,见到拦在面前的徐海信。麒麟灵兽愤怒的朝徐海信扑去。徐海信见势急忙抬枪招架,与麒麟灵兽斗得难舍难分。

不远处的万长峰望着一身黑衣的诸葛东,看样子并无出手的意思。才御剑朝徐海信飞去,加入了战圈。此刻的麒麟灵兽的实力已经恢复了七八成,由于万长峰的加入,徐海信慢慢开始搬回局势,麒麟灵兽开始渐渐的处于下风。见麒麟灵兽受到万长峰的牵制,徐海信用尽全部真元抬枪朝麒麟灵兽的头部砸去,被徐海信这么一砸,麒麟灵兽发出一声凄惨的吼声,化作两团七彩灵光以极快的速度坠落下去。

见灵兽化作两团七彩灵光徐海信与万长峰二人一人朝一团七彩灵光团追去,一团七彩灵光掉落了山崖,另一团则刚刚好掉落在余年天身上,由于速度过快于念天来不及闪躲,被七彩灵光散发出的能力砸晕过去,这意外给众人来了个措手不及。

徐海信停了下来,望着挡住徐海信前面的黑衣人,脸色变得很难看。冷冷的道:“诸葛东,我再问你一次,你真的要与我做对吗?”

一身黑衣的诸葛东没有理会徐海信的话,转身看着晕倒在地上的于念天眉头皱了一下,掉落的那团七彩灵光砸中于念天后就消失不见了。头也不回的对徐海信道:“有我在,你们谁也别想动这个孩子。”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3G小说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特种阔少在线阅读第4章

    “啊啊啊啊。”“你居然敢如此折辱我。”“我和你拼了。”被击飞出去,栽到高楼上的绿魔再度腾飞起来,他气急败坏,显然是被激怒了。作为新鲜出炉的大反派,小boss级选手,其并不愿意简单承认输了。但现实有的时候,总是那么令人绝望。“咻咻咻。”七八枚飞刃被绿魔甩了出去。弗兰猛地扑腾了下翅翼。“轰!!!”那些飞

  • 无微不毅[娱乐圈]在线阅读第1节

    睁开眼的陈知已经僵直地挺尸在床上半个小时了,眼睛逐渐弥漫而来的酸涩,还有膀胱越来越憋不住的尿意,猛然他在下一刻“蹭”地半坐起来。两眼发蒙,面对陌生环境,陈知低头寻思自己究竟是梦游睡别人家了,还是在做梦呢,这时沉寂的空气中,一个声音蓦地响起:“咚咚喜讯!恭喜您达成‘垂死病中惊坐起’成就徽章!”“我特惹

  • 不过演戏在线阅读第三章

    “救命啊,救命啊,救命啊”李凡刚收取完狼血,就远远的远远的听到有呼喊救命的声音。李凡往传来声音的地方跑过去,没多远就看到了一个跟自己差不多大的女孩向自己这边跑过来。穿着一套浅绿色的连衣裙,虽然衣服上有挂破的洞,脸上有点脏兮兮的,但她那清澈明亮的瞳孔,弯弯的柳眉,长长的睫毛微微的颤动着,白哲无瑕的皮肤

  • 重临巅峰第三章

    纪佳南安静了两秒,忽然掀开窗帘,走了出来。首先映入眼帘的就是男人狭长的桃花眼。三分轻慢,七分了然。似笑非笑地看着她。“又见面了,未婚妻。”那三个字,他说得很慢。意有所指的语调,怎么听怎么不舒服。’见到是她,霍念成似乎一点儿也不惊讶。纪佳南干巴巴地:“你是什么时候发现的?”霍念成又向她靠近了一步。他虽

  • 嫁千户在线阅读人情

    昆仑山中,一个少年正挥舞手中的三尺长剑,剑气如虹,脚下的草地都被削平了一层,他手中的剑如龙一般灵动,气势磅礴,但其中却夹杂了无尽冷冽的杀意,如极北之冰让人彻骨。这时出现了一位老人,出现在少年的不远处,只见少年一剑斩来,目标正是那位老人。老人一声冷哼,从其袖口中出现了一把长剑,对着少年的剑便迎了上去,

  • 超级牛逼克拉斯在线阅读第5节

    其他人洗髓身上也出现一些光来,不过大多都是黄光,今日刘瑜洗髓便不同,是蓝红两种颜色不断相交偶尔还会看到一缕紫色环绕着蓝红两色,看起来就像蓝红两色在打架,这紫色却在劝架。“来了!”老头大喝,这声音唯独只有刘南天听的到。“咵嚓!”一道普通蓝雷从天而降直接打在刘瑜上方的玄甲上,玄甲只是微微的动了一下。“还

  • 三国之锻造天下之老陈头死不了(6)

    余阳皱了一下眉头,而后抬起头来瞪了小李一眼。“咦,你小子有脾气了是吧?你要是不给我买早餐,我就不让你进这个门。”说着小李挺直了腰杆,站在余阳的面前,挡住了他的去路。“滚。”余阳淡淡的吐出了一个字,这种垃圾,他确实没必要跟他多说什么。说完他便径直的往里走,但是小李却哎了一声,抬起手来拦住了余阳。这下可

  • 通天大陆之五行在线阅读第九节

    早上第一节是工程力学,他们年级四个班一起在阶梯教室上课。张云一进教室,原来喧闹的教室就瞬间安静了,他一愣,上课了吗?张云慌忙抬头一看,没有啊?教台上没见老师,座位上也还有很多同学站着。但奇怪他们的眼睛怎么都看着我,不少男生还不怀好意对我蹙眉蹙眼!难道是……“啪!啪!啪!”有人带头鼓起掌来!接着一片掌

  • 传说万古在线阅读第三节

    风雪之中,一前一后风尘仆仆的三个身影从满是雪雾的林子里走了出来,打头的老者佝偻着身子,步伐却很稳健,而后面跟着的是一个身形健硕的侠士,和背上一个已经睡着了的小郎君。出了林子,众人便在一处长满青苔老旧的石碑前停了下来。许是经年数载的缘故,石碑被密密麻麻的藤蔓所缠绕着,竟也看不清上头写的字,辗转之间,空

  • 哈度的平常生活在线阅读第9节

    对于眼前这位先生拒绝加入节目这件事情,中年人其实并不吃惊,毕竟对方的气度看起来非同一般,瞧不上这么一个小节目和小角色也是理所当然的事。不过做这一行这么多年,中年人也早已经学会百折不挠的精神,他所做的第一件事情就是观察玉藻前全身上下,似乎是想要找到某个突破口。紧接着,中年人就看到了玉藻前手里拎着的炸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