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古代小说 > 正文

清理脑内废渣的一百种方法第5章在线阅读

2021/7/22 22:55:25 作者:不行不行 来源:晋江文学城
清理脑内废渣的一百种方法
清理脑内废渣的一百种方法
作者:不行不行来源:晋江文学城
【全文完结,谢谢阅读!】新开的萌宠甜文《国王长着猫尾巴》正在专栏火热(并不)连载中!有兴趣的朋友请戳~行走冰柱子X话唠小麻雀的普通哨向恋爱故事。——看起来是这样。被骗到手的小向导的思维触角一伸才知道,他家一副“我全世界最性冷淡”的哨兵脑子里,竟然翻滚着永不停歇的那啥岩浆和每时每刻都在更新的脖子底下不能描写的脑洞!海顿的脑洞→嘿嘿嘿嘿嘿这样那样那样这样。海顿本人:“?”米九:“……”—说真的,米九觉得跟他家哨兵谈个恋爱真的老费劲了。

眼见着大门从外面被打开,赤炎先是探出颗毛茸茸的脑袋来,打量了一下内殿的情况,这才迈着它巨大的脚掌,一步一步的走了进来。

“哎呀!别别别……别过来!别过来!我说!我说还不行吗?”

芙月顿时急眼了,一边气急败坏的扭动着身子,一边在脸上写满了惊恐和拒绝,可奈何自己被定住了根本逃不掉,只能眼睁睁的看着赤炎,一步一步朝自己靠近过来。

而子亦却全程冷冷的旁观着,好一个高高在上,全程看戏的男神。

“不急,我有的是时间。”

子亦双手环抱在胸前,十足一副准备看好戏的样子,一边好似无所谓般懒洋洋的说着话,一边缓缓踱步到旁边的躺椅上,好整以暇的故意揶揄着芙月。

只是他刚刚摆了个舒服的姿势坐下,便立刻对着赤炎下达了命令,“赤炎,准备。”

话音一落,芙月还没听得太清,便看见原本平平静静靠过来的赤炎,突然的面露凶相,龇牙咧嘴的发出了阵阵嘶吼,整个身体也呈现出随时准备攻击的形态来。

不是吧!不带这样威胁人的啊……

“别别别!那勾魂索是如白的,是暂时放在我这里的抵押物,至于你说的,什么龙什么斩的,我根本就不知道啊,是一个仙子塞给我的……”

芙月看着越来越靠近,满目凶神恶煞的赤炎,一股脑儿的便全都交代了,一边急急忙忙的说着,一边浑身紧绷到瑟瑟发抖。

只是不远处的子亦眉头紧皱着,捕捉到的重要信息就只有:如白?抵押物?不知道?一个仙子?

这都什么跟什么啊?

看来这个女人还是没有说实话。

“赤炎,攻。”

冷冷的一声令下,赤炎立马就嘶吼着,张开了那张布满锋利尖牙的嘴,嘶吼声音不仅震耳欲聋,让芙月吓到浑身一阵哆嗦,它那张大嘴更是令芙月头皮发麻。

完了完了,这一嘴下去那还得了?绝对死定了啊……

“啊啊啊啊!我,我都说了,你还要怎样啊?你一个神仙这么欺负凡人,你好意思吗你?”

什么?

凡人?

芙月吓得浑身绷直了坐在床榻上,逃又逃不掉,就只能是吓得五官皱在一起,死死的闭上了眼睛,一副委屈又认命的感觉。

不过好在赤炎停了下来,没有直接一口结果了芙月,回过头去看着不远处,满脸狐疑又震惊的子亦。

只见子亦愣了愣神后,便立马站起身来,大臂朝着芙月身上一挥,想要看清楚她身上隐藏起来的灵力或者邪力,却整个人都愣住了。

真是一个凡人!

只是,她一个凡人怎么会出现在天界?

还不等子亦琢磨过来,刚才害怕到闭眼的芙月,久久没等到赤炎对自己下口,便偷偷的睁开了眼睛,这才对上了子亦那满是震惊,又满腹疑问的眼睛。

“你一个凡人怎么会出现在天界?又怎么和刺杀天后有关?”

子亦微微有些怒意了,一个大步便迈到了芙月身前,牙根儿咬了又咬,正在极力的克制着。

有些微凉的指尖,一把轻挑起芙月的下巴,子亦俯身凑近,一瞬不瞬的盯着芙月眼睛,仿佛想要将她看穿一般,继续冰冷的开口道:“你最好一五一十的说清楚,不然我一定灭了你!”

说完,子亦手臂一挥,芙月只觉得浑身突然就轻松了很多,原来是这尊大神解除了自己身上的定身术。

芙月情不自禁的捂住了自己心脏位置,被子亦刚才的靠近,惹得险些心脏骤停,缓了好久才算勉强恢复了正常的呼吸。

怯怯的看了一眼,蹲坐在旁边的赤炎,见它此刻已经平静下来,这才放松了一丢丢,支支吾吾的开口回忆起来……

“我因为桥西立交的交通事故住院,这时如白出现了……”

N多个小时以前。凡界。

“应该就是你了。”

如白虽没有张开嘴说话,却从他身体里冒出来一个阴冷的声音,可是病房里的助理却半点儿反应也没有,就好像从头到尾,都没有发现这个男人的存在,依旧坐在沙发上低头玩着手机。

只见如白站定在芙月床脚处,左手朝上摊开掌心的瞬间,掌中便出现了一块,刚好掌心大小的可视画面,有点像一个迷你版的平板电脑。只是屏幕的一大半全都碎了,蛛网一般撕裂散开,根本看不清屏幕上都写了什么。

只能依稀看见半个死字,和一个簿字。

“月?”

如白有些迟疑,因为看不全生死簿上记载的所有信息,就只好费力的一边对照着屏幕上所显示的名字,一边又抬起头来,看向病床上的病人信息卡,“哦……原来是姓芙名月啊,那看来没弄错嘛……”

借着芙月床头上的病人信息卡,半蒙半猜的对照着自己掌心里,那块烂掉屏幕看不全信息的生死簿,勉勉强强算是对照完了芙月的姓名、性别、以及丧生缘由。

“恩名字没错,性别没错,死于桥西立交车祸也没错,只是这年龄……”

如白那张惨白的脸上,眉头不经意间皱了皱,再次凑近了那烂掉的生死簿屏幕上,蛛网撕裂的位置正好遮住了一些信息,只能看到上面显示着一个数字5。

而芙月的病人信息卡上,也清楚写着:年龄25岁。

“看来就是你了,只是这张脸……怎么看着有些熟悉啊……”

如白自顾自的念叨着,看着芙月被纱布遮了大半张脸的样子有些出神,可是他也没敢多耽搁,一边收起了生死簿,一边凭空在手里幻化出了勾魂索。

类似爪型的锋利钩索,通体冒着浓重的黑色雾气,仿佛嗖嗖的往外冒着寒气,令人心生恐惧。

“嗯……虽然没有核实到样貌,但是你伤成这样,包得严严实实的,也没办法不是……好在其他信息都能对上了,那就跟我走吧!”

如白见反正也没有人能发现他的存在,便对着昏迷不醒的芙月自言自语、手舞足蹈的说话,话音一落便将他手里的勾魂索,朝着芙月的眉心处掷了过去。

一股拇指大小的黑色浓雾突然出现在芙月额间,如白一边阴冷至极的在嘴里喃喃念叨着,“来来来……”一边将原本伸直的右手五指并拢手心朝下,指着芙月的额间旋转一圈后,才手心朝上翻转过来。

他一边缓缓的往回勾动手指,一边紧紧盯着芙月,不停的慢慢念叨着:“来来来……你的阳寿已尽,是时候跟我离开了……”

此时芙月额间的黑色雾气,竟然开始源源不断的冒了出来,最后竟和如白的指尖链接在了一起。

不出片刻,芙月的身上竟然诡异的坐起来一抹人影,一个跟她自己长相一模一样的透明人影,一脸疑惑迷茫的样子四处乱看着。

“别看了,你现在已经死了,乖乖跟我回冥界地府吧,有什么疑问或不懂的地方,我们路上可以慢慢聊……”

看着芙月魂魄已经出窍,如白便停止了手上的勾魂术,一边挤眉弄眼嬉皮笑脸的对着芙月说话,一边大手一挥,又将那枚投进芙月额间的勾魂索给收了回来。

此时已经完全脱离肉身的魂魄,这才变得逐渐清晰起来,简直跟病床上正躺着昏迷的芙月,没有任何区别。

“你谁啊?什么叫我已经死了啊?我只是撞了头受了点皮外伤而已,怎么可能会死……”

说到后来,芙月差一点儿便没忍住失声笑起来,虽然眼下的一切诡异到无法理解,但是芙月却异常坚信这一点,自己怎么可能英年早逝?这不科学也不可能。

可是眼前鬼魅般的如白却阴冷的笑了起来,“不好意思,忘了自我介绍了,我是冥界地府的阴差,专职缉拿将死、刚死,甚至已死多时之人鬼魂的谢如白,也就是你们凡人口中常常提起的,黑、白、无、常。”

芙月算是一五一十的,跟子亦完全交了底,说到这里时脸色已然变得很难看了,她可是被这个坑神害惨了。

谁知子亦一脸惬意的样子,双手环抱在胸前,一副听得津津有味的模样,“后来呢?”

“后来什么后来,他原本应该要勾的魂,是同医院楼下,一个叫郭月的五岁小女孩。一个姓郭,一个姓芙,一个五岁,一个二十五岁,我就这么点儿背,让他给勾错魂了呗。”

“是挺背的,所以你们到天界来?”

子亦还是有些不明白,皱着眉头继续打量着芙月,这勾错魂已然是犯了大错,为什么还要偷偷潜进天界,更加的错上加错呢?

“他说来天界借一粒金丹啊,可以立马帮我魂归本体,难道他骗我?”

金丹?原来是这样……子亦不经意的皱了皱眉,立马就又舒展开了,嘴角甚至勾起一抹不易察觉的微笑,“所以呢?你们有拿到金丹吗?”

本来还以为自己又被如白那家伙给坑了,可是听到子亦的话后,芙月就好像看到了希望的曙光,可下一秒又因为后来发生的事,有些沮丧委屈起来。

“什么呀,我们才刚到好不好,就被……”

说着,芙月满是委屈的模样指着一旁的赤炎,瘪着嘴巴顿了好一会儿,才又委屈的继续嘟嚷道:“所以,我哪儿来什么功夫和时间,去刺杀什么天后啊,再说了,我有那个能力,还至于现在被你困住吗……”

委屈的嘀嘀咕咕半天,芙月好像都还没有反应过来,现在事情的严重性,而一旁的子亦,更是满脸疑惑、有些半信半疑。

他不可能听信芙月的一面之词,只是现在看来,她还不知道如白已经被抓的事情。

子亦闷不吭声的走来走去,一直眉头紧皱着,他看了看一脸无知模样的芙月,一副全然不知自己已经惹上大麻烦的样子。

这龙族早已销声匿迹淡出世事很久了,如今突然现世,又亮出了龙鳞斩……

难道是冥界和龙族有了勾结?

而这个凡人……难道是用来替罪的羔羊?

看来赤炎之前袭击她,完全是嗅到了龙鳞斩上的血气啊……

“现,现在,什么情况?”

芙月见子亦走来走去半天不说话,时不时的还盯着自己看上几眼,顿时心里就越来越没底了。

尤其是旁边还坐着一条赤炎,这简直让芙月如坐针毡啊。

“你知道你一个凡人,擅闯天界会怎么样吗?”

子亦话音一落,芙月便愣在了原地,这她怎么会知道,再说了,这也不能怪她呀……

“奉劝你一句,事情没搞清楚之前,最好老老实实待在这儿……”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魂穿网游之奇运幻域墨瑾尘捏紧她下巴

    私下里,顾圆圆对沈婧妍可谓是百般刁难,谁让她一个乡下来的野丫头,突然有一天闯入南宫泽的视线,从此让他茶饭不思呢。而且顾圆圆从来就不曾给过沈婧妍面子,只要自己不爽,任何时候任何场合都能闹得天翻地覆让沈婧妍下不来台。像现在这样,紧紧拥着沈婧妍,声情并茂的哭泣与道歉。除了墨瑾尘,所有人都傻了眼。沈婧妍被抱

  • 机灵萌宝:给爹地征个婚姬君爻桒

    长生殿后殿两个女子正在喝茶,一白衣,一红衣。白如冬日初雪,眉眼里透出来的清冷高雅,红如曼珠沙华,骨子里流出来的魅惑肆意。“怎么样?瑶华培育出的新茶种”白衣女子开口问道闻言,红衣女子放下手中茶盏,一脸嫌弃地答道:“比起倾酒的莫停差远了”“一茶一酒,怎可相提并论?”“怎不可?”红衣女子挑眉“不过都是水而

  • 末日重生记我说了算

    王道站在门口看了一眼就走开了。不意外的话,这个男人这辈子跟他都不会有什么关系。前脚刚踏进他妈的病房,赵阿姨就迎面走了出来,“大王啊,你终于来了,我快急死了!”名字或者姓氏前面加个大字,这是赵阿姨家那边昵称的习俗,说是这样听起来亲切一些,但每次王道听见她这么叫自己都觉得自己像是个美猴山来的中老年美猴王

  • 我是鬼谱在线阅读高跟鞋里的杀招

    苏爷爷“慰问”肖铭的间歇没忘记关照自己的孙女:“哎呀,那个鹌鹑蛋怎么能只吃一个呢,它在你肚子里会孤单的,你再吃一个,一对就有伴了嘛,这个……”“老头,”苏安如的筷子狠狠地刺进四喜丸子里,她脸九六上带着微笑:“再多说一句话,我保证你半个月都见不到孙女。”姓苏的老头鼓着嘴刚想反驳,苏安如拎起包就要走,吓

  • 万界冥神系统剑圣

    他想活下去。穆曦微倚着废墟中半片断壁,哪怕是呼吸间胸口轻微的起伏,也会引动他胸间折断横碎的肋骨扎进血肉,疼得他恨不得将血沫与脏器残渣一并咳出。落得这般境地,不能怪穆曦微无能。任是谁被十来个同阶筑基修士,和数位高他整整一阶的金丹修士追杀至今,也不能比穆曦微做得更好。近处有脚步声响起。果不其然,转眼间有

  • 化鲸吸血桃木符

    “可是,现在已经晚上了,外面有着许多未知的危险。这是去村长家里偷桃木符啊,被发现了的话,九爷的名誉就彻底毁了。”“你看现在还有多少人相信九爷,村里的人都在到处找九爷,他们完全信了朱力那小子的鬼话了。”“晚上我去偷桃木符吧。”栾川说,“我去偷桃木符吧,我不是这个村子里面的人,即使被发现了,村长应该不会

  • 魔道祖师同人之契灵在线阅读第6章

    二年四班在走廊尽头靠近厕所的位置。门口站着一位女老师,穿着一身运动服,像个体育老师。张扬走过去,女老师笑着摸摸他的毛寸:“张扬是吧?小伙子真精神。我是你的班主任,姓魏,叫魏雨萱。”张扬低下头,喊了声:“魏老师好。”魏雨萱哈哈一笑。啪的朝他后背上一拍:“男孩子,弓着背低着头像什么样子?抬头挺胸!走,我

  • 我靠亲嘴降服死对头在线阅读第4节

    那一丝清凉席卷全身后,叶屠苏的感觉明显舒服多了,那剧烈的痛楚明显因为那股突然窜起来的清凉感觉减轻不少,但叶屠苏丝毫不觉得开心,因为灵魂淬炼还没有结束,他的手指已经能够摁进木桶一些,如果灵魂淬炼完成,叶屠苏应该能够感觉到自己像是重新有了肉体一般。如此一来,那突然出现的清凉到底是好是坏还真的着实难说,除

  • 打鬼:我能点化万物在线阅读第1章

    宁谧的夜晚,弦月如勾,皎洁的银光洒满了辽阔无垠的大海,一艘豪华气派的巨轮磅礴而立。某高级贵宾房里,咔嚓一道声响中华丽气派的房门由外朝里推开,昏暗的灯影映出一抹高大挺拔、器宇轩昂的人影来,纵然灯光幽暗,仍能看出男子面容冷峻深邃,俊美非凡,优雅尊贵的黑色西服把他烘托出一股清冷疏离的感觉,在这灯光昏暗的黑

  • 和死神的约会(综恐)第十章在线阅读

    Kevin难过的转过头,他知道一旦Tom知道这些事情,就会产生怀疑,要是可以的话,他希望Tom永远都不会知道这件事。“事情不只是DamonSalvatore说的那样,这件事情很复杂,我不想让你牵扯到这件事情当中。”“不像他说的那样,那么你认识我不是早有预谋的吗?Daniel的出生不是你促成的吗?你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