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惊悚小说 > 正文

我和情敌有了娃[娱乐圈]第八章

2021/7/22 22:40:40 作者:云珂珂 来源:晋江文学城
我和情敌有了娃[娱乐圈]
我和情敌有了娃[娱乐圈]
作者:云珂珂来源:晋江文学城
【甜文,全程无虐】齐庄煜和季明真一个是商界大佬一个知名影星。两人双双从十年后回到了十年前。这时,两人都在微博头条。#霸道总裁齐庄煜包养祝灵甄##当红明星季明真告白祝灵甄#在祝粉纠结到底给蒸煮选谁的时候。齐庄煜、季明真微博互@对方我们相爱了,并且有个五岁的崽崽。吃瓜群众:说好的是情敌呢?奇迹夫夫:谁和你说好的你找谁去,我们不背锅。属性:偶尔冲动的温柔受X对外强势的戏精攻P.S.╰☆★☆★☆★☆★☆★☆★☆★☆★☆★☆★☆★☆★☆★☆★☆★☆1、双重生。2、同性可婚可生子的架空背景。3、男主副业黑科

广播声再度响起。

在这样无边无际的冰冷海滩上,广播声显得越发诡异,这里没有任何广播工具,声音凭空回荡在风中。

“恭喜玩家王云之、贺凛!恭喜你们成功找到重要道具【赛格娜的爱人的骨架】,距离成功通关又进了一步,本次广播只有你们两位玩家可以听到,祝继续努力。”

……

“这就是赛格娜爱人的骨架?”贺凛先是觉得意外,然后便饶有兴趣地盯着骨架看了起来:“老师,你是怎么知道的?”

“运气吧。”

“单凭运气不可能找到这里来。”

王云之忍着恶心,把骨架完整地从死鲸的肚子里拖了出来,骨架很完整,每一块骨头都奇迹般地连接在一起,像是医学院里的人体骨架模型一般,完全没有散架,这要是放在现实世界里,恐怕早就散碎成不知道什么样了。

骨架被放在了结了冰的海滩上,污黑的粘稠液体从它上面滴落下来,弄得海滩一片脏污。

“或者说,多谢线索的启发。”王云之做完了这些,才顾得上解释:“线索说,‘神秘归来的不仅仅是左手’,赛格娜遗落在大海中的东西除了左手,就只有爱人了,这条线索就是在暗示,爱人和左手一样,以同样的方式神秘归来,我用最简单粗暴的思路类比了一下,左手是被鱼吞进肚子里,然后被渔民打上来的,爱人也是这样,能吞下爱人的鱼,只有鲸了,北方渔民在捕获鲸之后,传统的处理方式就是把它放在海滩上,把海滩当成天然的储存场地,所以我第一反应,就是来海滩上找一只鲸。”

“原来如此。”贺凛点点头:“但这只鲸也可能是自己搁浅的。”

“不管是被渔民捕获还是自己搁浅,它所在的地点都会是海滩。”

……

骨架被运回木屋之后,所有人都用充满希望的目光望向了骨架,然后又看了看赛格娜。

“赛格娜,这是你的爱人啊,你不认识他了吗,希望他的归来能唤醒你残存的人性,赶紧清醒过来,不要再伤害我们。”徐超的文艺病又犯了,一个劲地念叨着。虽然外表是个死胖子,但他心思细腻得很,也特别容易被各种爱情故事感动。

“哎呀,你真够酸的,我鸡皮疙瘩都起来了,受不了受不了。”余丽说。

“真不愧是徐大编剧,对着两副骨头架子都能动感情。”张徵也打趣道。

话虽这么说,众人也都燃起了希望,既然找到爱人的骨架是那么重要的一件事,那一定会有个结果的。

然而,事与愿违。

整点钟声响起的时候,赛格娜暴躁地挥舞着斧子,再度向人群冲了过去。

原本充满希望的众人,心情一瞬间又降至冰点。

“卧槽,这跟以前没区别吧!”

“这疯婆子根本就是疯了,不可能变好的。”

“连爱人的骨架都无法唤醒她,那还能怎么办?”

众人一边狼狈躲闪着,一边骂了起来。

赛格娜冲到了陆波身边,陆波忙不迭地躲闪,急中生智,一把捞过骨架,挡在了自己身前。

只听一阵咔嚓咔嚓的声音,赛格娜的斧子直接劈到了骨架的胸口上,把它劈成了上下两半。

“日,真够狠的,连自己男人都砍。”王燚骂了一句。

“……”王云之也开始怀疑,自己的努力到底有没有用。

还好,赛格娜的三下攻击很快就结束了。

她看起来根本不认识爱人的骨架,劈成两半之后,就暴虐地把它推出了门外,任凭它摔在外面的雪地上。

将骨架推出屋外之后,赛格娜突然发出一阵粗哑的大笑声,声音凄厉中带着绝望,她慢悠悠地晃着手里的斧子,好不容易笑完了,竟然开口唱起歌来。

她之前发出过很多诡异的声音,都是笑声和嚎叫声,这是第一次用人类的语言唱歌,显得更加诡异了,听得所有人寒毛直竖。

“吱嘎吱嘎,吱嘎吱嘎,谁是我的白雪王子呀

吱嘎吱嘎,吱嘎吱嘎,他是我的白雪王子呀

他的皮肤像冰雪一样白

他的眼睛像星星一样亮

他的□□像鱼一样紧实

他的头发像海草一样乌黑

……”

有人实在是听得快要疯掉了,忍不住捂住了耳朵。

但赛格娜还是一直唱一直唱,没有停息。

……

诡异的歌曲回荡在木屋里,所有人都安静无言。

“来来来,开会开会。”张中敏不耐烦地拍了拍手,让众人集中过来:“大家都有什么想法,说说。”

“我没想法,这破玩意儿搞不定。”王燚呸地吐了一口口水。

“骨架既然能被找到,那一定是有用的,只是不知道怎么用,也许我们现在使用的方式是错的。”陆波扶了扶眼镜。

一阵抽泣声传来,众人望过去,发现徐超竟然掉起了眼泪。

“你疯了?这是哭的时候吗?”余丽难以置信地望着他。

“徐超,你到底是不是个男人,丢脸。”华如颖不屑道。

“唉,忍不住了,我就是泪点特别低。”徐超不好意思地用袖子擦了擦眼泪:“我就是觉得,唉,太失落了,本来以为赛格娜和她的爱人之间是那种……爱到疯狂的真挚爱情,可是没想到根本不是,现在听了赛格娜的歌,发现她自始至终爱的都是爱人的□□,而不是爱人的灵魂,现在连爱人的骨架都不肯认不肯要,我就是替他不值,唉。”

“……不是,你这也想太多了吧?”余丽感叹:“不愧是写言情剧的,和我们这等粗人就是不一样。”

王云之没有捂耳朵,自始至终都仔细听着赛格娜唱的每一句话,他觉得徐超虽然感情过分充沛了一点,但他的理解确实比较到位,赛格娜的歌里唱到了爱人的皮肤、眼睛、□□、头发……明显表达了她对爱人□□的迷恋和念念不忘。

所以,这具骨架,对她来说是没用的。

难道骨架真的就白找了?似乎也不可能,毕竟都是沿着线索一路下来的,广播也特意提醒了,证明一定是有用的,只是还不知道要怎么用。

小奶狼的吼叫声打断了他的思路,王云之抬头一看,只见小奶狼又和贺凛杠上了,呜呜叫着撕咬着贺凛的衣角,贺凛面带嫌弃地想把它甩下去,却没有甩掉。

王云之急忙上前,一把抱住小奶狼,把它从衣角上扯下来:“抱歉抱歉,是我没看好它。”

贺凛威胁地用手指点了点小奶狼,警告它不要再闹,小奶狼明显不服,还在使劲龇牙。

王云之觉得贺凛这幅样子有点幼稚,挺可爱的,而且越看越觉得……不知道哪里和小奶狼有点神似。

“我现在思路卡住了,你有什么想法?”王云之问。

他一直觉得贺凛不一般,必定能提出有用的意见。

“云之老师,你可不要指望我。”贺凛戏谑地笑了笑:“我根本懒得思考这些事儿。”

王云之望着他的眼睛,发现贺凛的瞳孔不是纯粹的黑,而是带点灰绿色,这样的瞳孔有时候会显出很强的攻击性,笑的时候像一泓春水一样勾人。

“好吧,不愿意想就不想。”王云之理解地点点头,现在这个情况确实不适合思考,赛格娜的歌声回荡在木屋里,刺破耳膜,刺得人心颤,贺凛虽然不至于心颤,但心烦是肯定的。

大概贺凛很喜欢听他这句理解的话,贺凛的眼睛闭了一下,很快又睁开,一瞬间里,王云之觉得他眼睛里有辽阔苔原一样的苍茫。

“那我不负责任地猜一下。”贺凛说:“死鲸旁边的鲸脂雕像,可能有用。”

“嗯?”王云之自然是忘不了那雪白的鲸脂雕像,但这和赛格娜有什么关系?

贺凛耸耸肩,不再说别的了。

众人还在乱七八糟地争论着,全都争不出个所以然来。

而徐超,还在那边一个劲地抒情,把所有人都烦得要死。

“此情此景让我不由得想起了,我小时候读过的一篇童话,和眼下的场景有些类似,都是冰天雪地,有海……现在想想,那应该是个爱斯基摩人的故事。”徐波一边擦着眼泪,一边动情地讲述着:“故事情节也和现在很像,女主角她……”

“好了,别废话了,没有人愿意听你啰嗦这么多没用的!”华如颖严厉道。

“是啊,本来就烦的要死,还有个唐僧在这里叽叽歪歪。”

……

但徐波说的这些,王云之听进耳朵里就拔不出来了。

徐波是个资深编剧,读过很多爱情故事,在这方面是当仁不让的专家,他脑中的大量资料很可能是有用的。

“诸位。”王云之走了过去:“我觉得徐编剧说的内容很重要,听一下也许有用,即使没用,也不会有什么损失。”

华如颖哼了一声,嫌弃地往旁边躲了躲。

其他人都多多少少给了王云之一点面子,毕竟自从来到这个世界,王云之总是那个发现线索的人。

徐波见众人不打断自己了,立刻来了劲,顶着哭得红肿的眼眶,说得口水四溅:“那个故事里讲的也是这样冰天雪地的环境,说女主角有个非常相爱的爱人,某一天,爱人出海捕鱼,结果遇上了风浪,葬身大海,女主角非常难过,对爱人思念万分,无论如何都不肯嫁给别人,最后,女主角为了缓解思念,就用鲸脂雕刻了一个和爱人一模一样的雕像,每天把雕像抱在怀里,和雕像卿卿我我……”

听到了“鲸脂”两个字,王云之立刻和贺凛交换了一个略带惊讶的眼神。

“鲸脂是什么?”余丽根本没听说过这个词,立即提问。

“我当年看完了这个爱情故事,就去查了词典,词典里说,鲸脂就是鲸鱼的脂肪,是雪白雪白的,冷的时候会冻硬,热的时候会融化,是爱斯基摩人常用的食物,也可以用来点灯,好像也可以用来雕刻。”徐波滔滔不绝地解释着。

他这个解释,和之前贺凛说的也差不多。

没有太多时间可以浪费了,王云之几乎是立刻下了决定。

他站起身,重新披上毛皮衣服,往屋门外走去:“我觉得有必要试一试。”

“试什么?你到底想到什么了?”余丽还没反应过来。

“当然是用鲸脂给赛格娜雕刻一个爱人。”王云之回答。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都市之超级抽奖一封公告带来的影响

    暴雪爸爸在战网上发出了公告,爆出了一个国服的id,为之证明没有开外挂。这让国内的媒体瞬间就不淡定了,四处寻找这个id的出处。直播间里面也瞬间火爆了起来,人数到达了5万多人,要知道,现在看熊猫守望的人数只有6万人,基本上都到这边来了。弹幕上全是礼品和水友的发的弹幕“主播是暴雪的亲儿子”。现在刚刚进去的

  • 兵王狂少在线阅读第九章

    “你来了。刚好完成作品呢…”女人转过身,推了推眼镜,有点凌乱的发丝垂落在脸颊旁。在有点阴暗的屋子里,陈列着各型的武器,每一个都有嗜血的光泽。那是由喰种的不是器官改造的…“……麻烦你了。”绪里奈穿着披风帽兜遮住了狐狸面具,把手里的皮箱放在地上。对方把一只手放进了染血的白衣口袋,另一只手将“作品”抛给了

  • 特种兵之终极兵王之只争该得到的东西(7)

    “她是什么?她也配。”周敏墨立刻打断了苏季风的话,她处心积虑才让儿子继承公司,女儿即将嫁进苏家,这还没有木已成舟,她的女儿竟然来了。没有谁可以撼动她的位置,她的儿女在苏家的位置。一旁的苏华染依然挂着礼貌的笑,并没有因为周敏墨的话而感觉到生气,既然她来了,就做好了所有的打算。苏华染笑着说道:“我配不配

  • 新阿拉德战记在线阅读第8章

    叶辰是被急促的来电铃声吵醒的!如果不是手机里传来的声音温柔动人,他差点都要骂人了!得知了对方的身份之后,叶辰立刻从床上坐了起来。“凌校长呀!正好有件事情想跟你汇报呢。”电话那头的凌芝愣了下,刚才傅老指点她一番之后,她立马从学校资料库里调出来叶辰的电话。现在电话刚接通,她还没有来及多说什么,叶辰竟然有

  • 红花录第九章

    思考着要不要抽时间查一下沢田纲吉家的水表,我揍人的动作顿了顿,然后化为了无比忧郁的心情:“.......草壁,剩下的交给你们了。”“是,委员长!”一个人帅气地转身离去,我刚准备朝着45°的天空露出一个忧郁的侧脸,就被一个快的看不清形状的东西扑倒在地,低头一看妈的被人袭胸了难怪胸口有点小难受人也有点小

  • 夙瑶的反派生涯之序章

    如果人生可以重来,还会犯下相同不可饶恕的错误吗?会的,只要有机会,一定会的。有时候,我感觉自己是一个异能者。但现在,我这烂异能能发挥什么作用,少年不住的奔跑着,背上背着一个昏迷的女孩,嘭嘭!几声枪响,几束流弹从少年身旁飞过,在四周的墙壁上炸裂,突然,少年停下了脚步,“完了。”死胡同,追赶的人也停了下

  • [防弹BTS]Just Dance第9章在线阅读

    王涉进门的时候,就发现气氛不对劲,顾南城在浴室刷牙,盛夏抱着腿坐在窗边,背影看起来有几分落寞。“五小姐,这是怎么了?”王涉趴在门边问顾南城。顾南城还没回答,他就脑洞大开有了答案,“不会是昨天晚上她想搞你,被你骂了吧?”五年前盛夏带人上门霸王硬上弓的印象实在太深刻了,别人不知道,当时住顾南城隔壁,还是

  • 全世界都知道我有系统在线阅读第5节

    万梅山庄。正值早春,这里的梅花开得正盛。虽然有些早开的似乎已经凋零,但仍有许多还在盛放。走在山坡上,鼻间满满的都是梅香。今天阳光很好。——刚刚方怜玉见花满楼时已是夕阳西下,送走陆小凤和司空摘星时天色已经彻底暗下来。如今穿了一下,忽然又到了白天。【又白天了啊】弹幕里也在感慨。四下无人,估计还要爬一会山

  • 我们毕业了!之苏醒(2)

    加码圣城,皇宫深处,灵宫灵柩之中,突然,一个昏睡的少年睁开了双眼,那是一双深沉如墨,幽兰若海,明亮似星的眸子。从少年面貌看上去,竟然只有十三四岁,很难想象,一个如此年幼的少年,眼中会有一种超乎他岁月的沧桑,甚至,那双眼中,浮现一道猩红的血色,紧接着,从其身上发出无边无际的杀机,本来就因为孤寂而显得冷

  • 我不是小和尚江陵

    这时方蕾窜了出来,皱着眉头道:“那时,亡灵遮天蔽日地冲了过来,各族都处于生死存亡之际。”方蕾停顿了很久,然后突然半仰着头,将手放在胸口,面带微笑无比地崇敬地道:“是英雄,便会在乱世救万民于水火。各个种族地精英们联合在一起,开了十天十夜的会议。最终在东道主精灵的撮合下,大家于万古森林的会议室里达成了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