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惊悚小说 > 正文

崩坏从诸天开始第五章在线阅读

2021/7/22 21:44:16 作者:阿符救我 来源:飞卢小说网
崩坏从诸天开始
崩坏从诸天开始
作者:阿符救我来源:飞卢小说网
“我想做一个智勇双全,靠自己吃饭的主角。”“不,你不想!”于是,这是一个沙雕被疯狂送外挂后体会到外挂的快感给别人疯狂送外挂的故事。记者:“请问,20xx年您做的最有意义的事情是什么?”林一:“没什么,也就是感动了呆毛王,揍哭了崩坏意志,拔了凯莎的鸟毛,和安兹乌尔恭打牌赢一个纳萨里克大坟墓而已。”记者:“……?”(本故事及人物纯属虚构,如有雷同,纯属巧合,切勿模仿。)

王兰和王灵儿在外面认真的听着老剑修在讲台上讲解关于飞剑的基础知识,余光看到王灵儿和王兰在外面认真的听课的模样,老剑修还算满意,只是不经意间想到自己那可怜的女儿,眼中闪过一丝悲凉,内心轻叹。

夕阳的第一抹余晖撒向课堂,老剑修滔滔不绝的讲解了一天,修仙的一大好处是可以专注的坐着一动不动一整天,一些金丹修士闭关苦修数十年都是家常便饭,青云第一天才李青雨以不足百年结丹而经验整个景山,被誉为青云百年难得一遇的天才,一些元婴老怪闭生死关都是以百年计算,而王兰斩星剑中的那个奇葩剑灵,也勉强算是个千年老怪。

老剑修唾沫横飞的讲解了一天,似乎想要把自己的心血心得都要传授给这些王家的好苗子,将来,王家这片天就要靠眼前这些少男少女来支撑了,老一辈修士终将要坐化离去,只可惜,王家始终没有出来以为元婴老怪,想到这里,老剑修不经意的撇了一眼王灵儿,“自己以后要更严厉的对待王灵儿才是,这个贪玩少女也是个好苗子。”

“想跑?在跟我去一趟藏书阁。”轻轻拽住王灵儿的马尾,王兰秀美的脸颊满是笑意。

“你弄疼我了,臭王兰,快送开,我给你看一样东西。”说着,王灵儿摊开手掌,拿出一柄精美的短剑放到王兰手里。

“你从哪弄的?”王兰有些疑惑的问道。

“我父亲十岁生日的时候送给我的礼物,你先用吧,记得还我奥。”

王兰把剑还给王灵儿:“不用了,你怎么知道我现在缺一把剑?”

王灵儿脸上似乎有些不好意思:“我父亲和大伯喝酒时我听到了大伯他们笑话你父亲求校长的事儿,兰兰你别生气。”

王兰脸色有些不太好看,一路无言,走到藏书阁,翻看着关于剑灵的一些知识,当一厚厚的一部大头书的最后一页翻看完毕,推了推在一旁看狐仙鬼怪趣闻的王灵儿:

“走了,该回去了。”

王灵儿眼睛有些红肿:“那些狐妖好可怜,我不喜欢书生。”

王兰神色有些严肃:“身为剑修,就要斩妖除魔,有什么好可怜的,要是让我遇到,见一个斩一个。”说完,王兰又补充一句:“爱上忘恩负义的东西,活该。”

王灵儿眼中有些狐疑:“你看过《白狐传记》?”

王兰有些不自然:“我怎么会看那种乱七八糟的东西,快走了。”说完,要去抓王灵儿的马尾,却被王灵儿灵巧的躲开,王兰凤眼微眯:

“小样儿,还敢躲,今天让你见识下老娘的厉害。”

“女校饶命呀,小女子再也不敢啦。”

两人打闹着离开。

明月悄悄挂上柳梢,洗漱过后的王兰走向卧室,准备睡觉。

“女侠,留步。”

王兰眯起好看的凤眼:“终于开了。”

看着坐在桌子上淡定的吃着不知名的仙果的洛尘,淡淡的果香沁人心脾,有一种来自灵魂的舒爽,王兰内心微动,只是稚嫩的脸颊依旧平静,静静的盯着洛尘,也不说话。

洛尘的灵魂虚影变淡了许多,甚至有些若隐若现,终于停下大口吞吃灵果,洛尘轻叹:“果然是命中的女主角,小小年纪就这么有心机了。”

“考虑好拜师的事情了么。”尽管灵剑空间灵气泄露的厉害,甚至自己的魂体都有些消散的迹象,不过洛尘依旧冷漠的看着眼前这个略显稚嫩的丫头片子,丝毫看不出他内心其实很慌。

“我是不会拜你为师的,我的师傅在青云,我要成为青云嫡传。”

洛尘嘴角翘起,似不屑,亦似荒唐:“青云么?那是什么玩意儿?”

王兰脸上浮现出恼怒之色:“你个老不休,青云是我们景山最强大的门派,一朝入青云,他日人上人,只要你入了青云宗,将来必定能辉煌腾达,荣华富贵一生,甚至是封侯拜相,你看景山历代城主,那个不是青云历代子弟。”

洛尘嘴角依然翘起:“老不休,难道我很老,很那看么?”说完,洛尘歪了外头,这个千年老妖怪竟然卖起了萌。

无视洛尘好看的脸,王兰暗自翻了翻白眼:“你多大的人了,羞也不羞,我不喜欢叔叔。”说完,王兰稚嫩的脸颊悄悄浮现出一抹红霞。

洛尘有些尴尬的笑了笑:“我也不喜欢黄毛丫头,爷爷喜欢身材丰膩,有岁月韵味的,最好是三百岁。”说完,洛尘严重浮现出一抹红色的身影。

看着眼前着略显稚嫩的丫头片子,洛尘心里浮现出两个字:“养成。”不过却不懂声色的说道:

“确定不拜我为师吗?我很厉害的。”说完,一股睥睨天下的气势悄然散发出来。

王兰后腿一步,咬了咬咬嘴唇:“不,我只会拜师青云,只有这样,我才会剑心无垢,除非你是青云的老不休,还有,你是我飞剑的剑灵,安说,我,我,我才是你的主人。”王兰咬了咬呀,鼓起勇气说道,说完,闭上眼睛准备迎接老不休的怒火。

安静的夜晚仿佛能听到风声,睁开眼睛,老不休正似笑非笑的看着眼前这个似乎鼓起全部勇气的女孩子。

“认你为主也不是不可以,不过你要答应我一件事情。”洛尘慢悠悠的说道,声音还是一如既往的懒散,不过,清秀的眉宇间却有着一份认真。

“什么事情?”王兰谨慎的问道。

“我要你化神时候帮我重塑真身。”此刻洛尘的眼镜清澈的如一汪湖水,但却直指人心。

想了想苍云大陆千年无化神,王兰感觉自己成就元婴都是一个梦,自己最大的目标也不过是成为一个筑基期的绝世强者,让父亲这一脉不至于衰弱。

“要是我达不到化神境呢,苍云大陆已经千年无化神了。”王兰觉得自己有必要提醒下这个很傻很天真的老不休。

“你只管答应我待你化神之后帮我重塑真身,其他的不用管。”洛尘轻笑,有些放荡不羁的笑意中说不出的自信:“开玩笑,本仙帝作为你的外挂,就算是一摊烂泥,本帝也要给你扶上墙去。”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飞卢小说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都市之超级抽奖一封公告带来的影响

    暴雪爸爸在战网上发出了公告,爆出了一个国服的id,为之证明没有开外挂。这让国内的媒体瞬间就不淡定了,四处寻找这个id的出处。直播间里面也瞬间火爆了起来,人数到达了5万多人,要知道,现在看熊猫守望的人数只有6万人,基本上都到这边来了。弹幕上全是礼品和水友的发的弹幕“主播是暴雪的亲儿子”。现在刚刚进去的

  • 兵王狂少在线阅读第九章

    “你来了。刚好完成作品呢…”女人转过身,推了推眼镜,有点凌乱的发丝垂落在脸颊旁。在有点阴暗的屋子里,陈列着各型的武器,每一个都有嗜血的光泽。那是由喰种的不是器官改造的…“……麻烦你了。”绪里奈穿着披风帽兜遮住了狐狸面具,把手里的皮箱放在地上。对方把一只手放进了染血的白衣口袋,另一只手将“作品”抛给了

  • 特种兵之终极兵王之只争该得到的东西(7)

    “她是什么?她也配。”周敏墨立刻打断了苏季风的话,她处心积虑才让儿子继承公司,女儿即将嫁进苏家,这还没有木已成舟,她的女儿竟然来了。没有谁可以撼动她的位置,她的儿女在苏家的位置。一旁的苏华染依然挂着礼貌的笑,并没有因为周敏墨的话而感觉到生气,既然她来了,就做好了所有的打算。苏华染笑着说道:“我配不配

  • 新阿拉德战记在线阅读第8章

    叶辰是被急促的来电铃声吵醒的!如果不是手机里传来的声音温柔动人,他差点都要骂人了!得知了对方的身份之后,叶辰立刻从床上坐了起来。“凌校长呀!正好有件事情想跟你汇报呢。”电话那头的凌芝愣了下,刚才傅老指点她一番之后,她立马从学校资料库里调出来叶辰的电话。现在电话刚接通,她还没有来及多说什么,叶辰竟然有

  • 红花录第九章

    思考着要不要抽时间查一下沢田纲吉家的水表,我揍人的动作顿了顿,然后化为了无比忧郁的心情:“.......草壁,剩下的交给你们了。”“是,委员长!”一个人帅气地转身离去,我刚准备朝着45°的天空露出一个忧郁的侧脸,就被一个快的看不清形状的东西扑倒在地,低头一看妈的被人袭胸了难怪胸口有点小难受人也有点小

  • 夙瑶的反派生涯之序章

    如果人生可以重来,还会犯下相同不可饶恕的错误吗?会的,只要有机会,一定会的。有时候,我感觉自己是一个异能者。但现在,我这烂异能能发挥什么作用,少年不住的奔跑着,背上背着一个昏迷的女孩,嘭嘭!几声枪响,几束流弹从少年身旁飞过,在四周的墙壁上炸裂,突然,少年停下了脚步,“完了。”死胡同,追赶的人也停了下

  • [防弹BTS]Just Dance第9章在线阅读

    王涉进门的时候,就发现气氛不对劲,顾南城在浴室刷牙,盛夏抱着腿坐在窗边,背影看起来有几分落寞。“五小姐,这是怎么了?”王涉趴在门边问顾南城。顾南城还没回答,他就脑洞大开有了答案,“不会是昨天晚上她想搞你,被你骂了吧?”五年前盛夏带人上门霸王硬上弓的印象实在太深刻了,别人不知道,当时住顾南城隔壁,还是

  • 全世界都知道我有系统在线阅读第5节

    万梅山庄。正值早春,这里的梅花开得正盛。虽然有些早开的似乎已经凋零,但仍有许多还在盛放。走在山坡上,鼻间满满的都是梅香。今天阳光很好。——刚刚方怜玉见花满楼时已是夕阳西下,送走陆小凤和司空摘星时天色已经彻底暗下来。如今穿了一下,忽然又到了白天。【又白天了啊】弹幕里也在感慨。四下无人,估计还要爬一会山

  • 我们毕业了!之苏醒(2)

    加码圣城,皇宫深处,灵宫灵柩之中,突然,一个昏睡的少年睁开了双眼,那是一双深沉如墨,幽兰若海,明亮似星的眸子。从少年面貌看上去,竟然只有十三四岁,很难想象,一个如此年幼的少年,眼中会有一种超乎他岁月的沧桑,甚至,那双眼中,浮现一道猩红的血色,紧接着,从其身上发出无边无际的杀机,本来就因为孤寂而显得冷

  • 我不是小和尚江陵

    这时方蕾窜了出来,皱着眉头道:“那时,亡灵遮天蔽日地冲了过来,各族都处于生死存亡之际。”方蕾停顿了很久,然后突然半仰着头,将手放在胸口,面带微笑无比地崇敬地道:“是英雄,便会在乱世救万民于水火。各个种族地精英们联合在一起,开了十天十夜的会议。最终在东道主精灵的撮合下,大家于万古森林的会议室里达成了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