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青春小说 > 正文

秘方第八章在线阅读

2021/7/22 16:33:43 作者:乐s七 来源:晋江文学城
秘方
秘方
作者:乐s七来源:晋江文学城
小玉觉得丢人,羞的不行低着头,白先生将她拥在怀中,轻言温柔安慰“没关系呀,我觉得我的小丫头,可爱得很。”

黑暗并不一定是可怕的根源。

白玉堂曾在一次醉酒后坦言自己小时候很怕黑,但是他说了这样一番解释:害怕黑暗是因为人无法战胜内心的怯弱,因为当眼睛不能确切断定某些事物的时候,想象的狂蛇会吞噬人的勇敢之心。如果是完全的黑暗,没有了迷离模糊所造成的错觉,那反而没有什么可怕了。

现在,他的四周就好黑,属于一种完全的黑。被黑淹没,他甚至无法动弹手脚。但他的心却意外地平静,因为他知道自己没有死,他还有感觉。他感觉到一只手伸向他,抓住了他的手,温热的体温从那只手——掌心指尖的这头,流窜到了他——掌心指尖的那头。那暖流让他安心,适度拽着他的力也仿佛是要将他牵引到一个可以感受到光明的地方。

眼睛仍无法睁开,身体还不能动,然朦朦胧胧间,他已经可以听到一些细微的对话声。

“乘风,你居然帮着他?你把他当作朋友、兄弟,那他呢?他又是怎么对你的?”

“洛大哥,我相信他。”

“相信?好,就因为你相信他,将‘七步猎杀拳’的拳谱交给他保管。结果姑息养奸,丢了拳谱不说,还害了苏师弟。这就是你相信他的代价吗?”

怎么了?发生什么事了?

“洛大哥,这件事情摆明了是有人要陷害展兄,你是明理之人,应该可以看清楚。我希望你不要因一己私怨还有对展兄的偏见便冤枉了他。”

陷害?冤枉?

“我冤枉了他?乘风,你就可以肯定苏师弟的死和拳谱被盗,同这姓展的完全没有关系?事情哪有那么凑巧,偏偏拳谱在他手里被盗,而苏师弟也是同他在一起被杀。还有,如果他真是无辜的,为什么苏师弟死了而他却好端端地活着?是不是我冤枉,他自己心里最清楚,我倒要看看他醒来能给我一个什么答案。”

苏白死了?怎么可能?

他挣扎着欲起身,想要睁眼看个究竟。但是没有用,他仍是动不了,就像被无形的绳索捆绑了全身,唯一可以感觉到那只抓住他的手越握越紧。忽然,那只手松开了,他感到一阵风从身边刮过,接着只听到一声痛哼,伴着木质桌椅破裂的声音。依他的经验判断,应该是某人被打飞,压坏了桌椅。

“白兄!——”

“姓洛的,你再敢诽谤展昭一句,白爷爷我就不只是用拳头‘伺候’你那么好说话了。”

白玉堂?!!!他回到神权山庄了?

原来从刚才起一直紧握他手的人是白玉堂,原来那个让他感到舒心安然的温度的来源是白玉堂。

“白玉堂,你居然无法无天到对我洛大哥动手,难道你以为我们神权山庄无人可以教训你了吗?”说话的是萧乘浪。

“阿浪,不要搅进来瞎掺和!”萧乘风似乎因为无法控制局势变的焦躁不安。

“大哥,我哪里瞎掺和了?死的人是苏大哥呀!难道我连说句话、质问的权力都没有吗?还是说真像大家传的,你已经被那个姓展的给迷住了?大哥,他是个男人呀!”

惊人的一句话,震得所有人都没声了。展昭即使眼不能视,光是凭感觉也能觉察到空气中飘荡着的一触即发。久久地僵局后,是萧乘风和白玉堂异口同声的一句冒出来:

“不要胡说八道。”

顿了顿只听白玉堂冷笑一声道:“真可笑,做弟弟的居然怀疑自己的亲哥哥是断袖之僻,看来你们兄弟两的感情也不怎样啊!”

洛震海道:“白玉堂,你莫要总逞口舌之快。”

“洛大哥,跟他这种人罗嗦什么,叫他先尝尝我们的厉害再说。”

“阿浪!——”

“想打架?没问题!我正好手痒的很,有架打绝对奉陪到底。哼,五爷我老早看你们不顺眼,老早想海扁你们一顿。”

“白兄!——”

萧乘风的劝阻声无奈又焦心,听得出他完全无法控制眼前有如坂上走丸的局势。他急,非常急,但有一个人比他更急。那就是展昭。此时此刻,最不愿发生这样冲突的人便是展昭。因为他知道,很多事并不是一记拳头一顿架便可以解决的,反而因此还可能演化出更多不该有的矛盾来。

焦炙在心口“点燃”一把火,浓重的压迫就此从心口一直“烧”到喉头,在禁闭的牙关后久久积蓄,“欲呼出口”溢满整个口腔。最后,像是心头的欲望冲破了坚固牢笼被刹那释放出去,气吐了出来,震得两片略嫌有点干燥的唇微微颤动。

“玉堂……。”

那是一声轻得不能再轻的呼喊。本来在如此剑拔弩张的气氛下应该会被忽略掉,但是就是有一个人听到了——白玉堂飞奔到床头,一手抓住展昭的手,一手搭到他的肩头轻轻地摇着他。

“展昭,是你在叫我吗?我在我在。你说,我听着。”

“……。”

又是一次艰难的吐字,除了可以看清那双唇的微颤,轻到几乎没声。围过来的人,没有人听清楚展昭到底说了什么,然只有白玉堂。他转身冲众人大叫道:“有没有解麻药的药?”

“解麻药的药?”萧乘风奇道。“展兄他不是中毒,而是中的麻药?”

“不知道。他只说‘麻药’两字。”

萧乘风低头沉思,喃喃自语:“不错,也有这个可能。展兄只是一直昏迷不醒,我们都以为他中了什么奇毒,可又查不出展兄有中毒的迹象,想来的确很可能是一种极其厉害的麻药所致。”

萧乘浪冷笑一声,讥讽道:“他说的那么轻,就有人确定自己听清楚了?”

白玉堂一个怒瞪:“到底是你了解他还是我了解他?他只要嘴唇皮子会动,我白玉堂就能知道他说了些什么。哼,我跟他认识的时候,你还不知道跟哪个干娘要糖吃呢!”

“你……。”萧乘浪气得想冲上前,却被从刚才起便一声不响的陆通一把拦住。他看了眼躺在床上的展昭,从怀里摸出一包小纸包递到白玉堂面前。

“试试看这个。”

“这个是什么?”白玉堂接到手里。

陆通道:“是以前苏师兄给我的药。”也许是提到了苏白,他的眼神暗淡下来。“他告诉我这药是万灵药,只要不是什么太难解的都能解,给他试试,不过不知道有没有效。”

“通哥!”萧乘浪一把从白玉堂手里抢过那包药,叫起来,“这是苏大哥的……遗物。你怎么就那样给了那个姓展的?”

“给他何妨?!”陆通神色严峻道。“比起真相,这包东西根本不算什么。难道你不想知道苏师兄到底是怎么死的吗?”不再看萧乘浪,而是转而对上洛震海。他道:“大师兄,你该知道,这里我和苏师兄的感情最好,只要让我知道是谁杀了他,我一定不会放过他。可是风哥有些话说的对,我们不能因为私人的感觉和想法影响了判断。虽然我们一进门看到的是,展昭他手中握着他的配剑插在苏师兄的心口,可是很明显,那时的展昭早已失去知觉,只是被人摆出那么个姿势。还有,如果他真是杀害苏师兄的凶手,那苏师兄的头又到哪去了?他应该没有理由杀了人后还割了人头去藏起来。”

“那可能是他故布悬疑。”萧乘浪道。

白玉堂不快道:“他神经病啊他,他有什么理由这么做啊?”

萧乘风摸了摸下巴,沉吟:“有。如果他不希望别人知道那个死了的人便是苏大哥的话。”

此话一出,屋内顷刻像是被冷风清扫过,一片寂静。每个人仿佛都转换着沉浸入一种新的思绪中。萧乘风的这句话,的确带有太多启示,太多可能性了。

白玉堂的思路也转之又转,但回念想到说这话的居然是萧乘风,不觉一肚子火。他骂道:“你个混蛋到底帮哪边的?”

萧乘风一脸尴尬,忙道:“乘风只是说出这其中的可能性。当然了,也有一种可能是苏大哥诈死。”

萧乘浪悲愤地低吼:“可是苏大哥的的确确已经死了。即使没有头,我也认得出苏大哥身上的胎记。大哥,你为什么要说这种话?你还是我认识崇拜的那个大哥吗?难道你宁愿帮一个死不足兮的外人,不惜连亲人一般的死者都要诋毁吗?既然你那么喜欢怀疑自己人,你何不也怀疑我?苏大哥的尸是我认的,你何不怀疑我是在做伪证?”

痛苦至极的眼神,恍如无法接受揉进眼中的沙而别转垂下。萧乘风明白,这沙,在萧乘浪心里,就是此刻的他。他已然后悔自己适才说的那句。他相信展昭,可又何尝会不相信那个心思细腻、待人和善的苏白,在他心中这里的每一个人都像他的兄弟。……兄弟?是啊,他是将他们看成兄弟的呀。可是他为什么还要去怀疑他们?为什么还要去诓骗他们?他现在总算明白展昭为何要和他约法三章,因为不管证实了他们中的任何一个人是杀他爹凶手,他都不会快乐。

微颤的肩被一只宽大的手稳住了。萧乘风抬头望向那只手的主人——洛震海,洛震海此时看着他的眼神还是如此平静与温和。是了,他知道他的无心,他明白他对他们每一个人难以割舍的情谊。

“阿浪,乘风只是在推测一般遇到这种情况的推理,并没有怀疑苏师弟和你的意思。”洛震海道。“不过,多亏乘风这一番话提醒了我。我现在心里倒多了另一种想法。”

“什么?”

“如果说,真凶真正的目的,为的是要我们两方像乘风适才所说的推断一样彼此猜忌的话……。”

陆通的眼睛亮了起来:“大师兄你是说,凶手可能另有其人?”

洛震海道:“虽然我不想这么说,但的确很有可能。”

“洛兄,从进这个山庄听你说了那么多话,就这句最像人话了。” 白玉堂笑起来。也不顾四周白他瞪他的视线,趁萧乘浪一个不注意,抢下他手里的药,无视其龇牙咧嘴地被陆通拖住,摆摆手道:“好了浪小弟弟,你洛大哥哥都那么说了。现在给展昭用这玩意儿,你应该没有什么意见了吧!”

接过萧乘风端来的水,白玉堂将那包药散进杯中。看药粉入水后没有完全溶开,于是伸出小指头到杯中搅拌起来,这一举,直看得萧乘风两眼发直。白玉堂嘿嘿冲他一乐:“没事,对这只小猫儿这样就凑合了。”然后托住展昭颈部将他扶坐起来,慢慢喂他喝了下去。

药不消片刻就起了作用。看着展昭缓缓张开眼睛,白玉堂高兴地跟什么似的,但高兴之余也不忘了挖苦:“猫儿啊猫儿,你以后别叫什么‘御猫’了,我看你改叫‘倒霉猫’得了。反正好事统统避着你,坏事全部缠着你。你啊,霉星高照,现在居然还要我‘锦毛鼠’大爷反过来去救你,你惭不惭愧啊。”

展昭先冲四周点了点头,以尽礼数,然后对白玉堂笑道:“那白兄你恐怕也得改名号了。”

“我改什么?”

“‘麻烦鼠’啊。”

“呃?”

白玉堂显然没明白展昭话中的意思。于是展昭笑着解释道:“我之所以倒霉,就是因为有你这只不成器的老鼠总是给我惹麻烦。”不管白玉堂气得一副要扑上来吃了他的凶神恶煞样,他转头看向洛震海他们,正色道。“适才白兄出言多有冒犯,展昭这里向各位赔不是了。”

“死猫,我帮你说话,你不领情也算了,还拆我台!!!”

展昭没有理睬白玉堂的怒吼,继续冲洛震海道:“适才我虽然不能说话,但该听见的都听见了,情况我也大致了解了一二。苏兄的事,展昭感到很痛心,根本没有想到会发生这种事。然有一句话展昭必须得说,苏兄的死,展昭自问要负责任,毕竟苏兄是死在了我这里。但是的确不是展某杀了苏兄,这件事是千真万确的。因为在苏兄还没有被杀之前,展某已经中了剑鞘上事先被人下好的麻药,不醒人世。”

萧乘风问:“怎么回事?”

于是展昭将苏白如何来找他,如何决定一起下山去找白玉堂,最后他如何中麻药的事都一一说得透彻。独独对苏白与他谈到萧冉城真正死因之迷做了巧妙的掩饰。

陆通道:“那对于你没有被杀这件事上,你有什么话辩解?”

“‘七步猎杀拳’的拳谱真的被盗了?”展昭说的似乎有些答非所问。

洛震海不悦道:“不错。当我们看到苏师弟的时候,他手里正紧紧攥着‘七步猎杀拳’拳谱的谱封。”他低叹口气,又道。“没想到家师好不容易留下来的心血就被人这么得去了。”

展昭没因洛震海的话变脸,反而神色一派轻松:“那我就明白了。我之所以没被杀,可能是因为那歹徒已经发觉被抢去的那本‘七步猎杀拳’拳谱是假的。”

“假的?”众人为展昭的话吃惊不小。

“萧兄拜托展某保管此拳谱,我自知责任重大,于是便独自胡乱写了一本赝品以防被盗。”

“那真的现在何处?”说话的萧乘浪。

展昭肃穆道:“这个恕在下不能说。受人之托,忠人之事。连赝品出现也已经有人出手而夺,如果真品一旦现身,只怕真要愧对萧老庄主这一番心血了。”见众人仍以迫切的眼神盯视着他,他又说。“总之大家放心。展某已经将之藏在一个非常安全的地方,只等两月后比武一过,便交还萧兄。”

洛震海、陆通、萧乘浪三人因见展昭说话间没有半丝犹豫,面上也都不能再说什么,而且他们各自心中都有一番推测,也就早早告退了。

留下了白玉堂、萧乘风两人,各有心事要对展昭说,便都磨磨蹭蹭拖着,看谁先走。白玉堂的表情最有趣。听刚才展昭说到他和苏白准备下山是为了寻他,心头很是一暖,忽然冒出一肚子话想和展昭说。可是碍着萧乘风在场,于是他就时不时地冲萧乘风瞪啊瞪的,每一个眼神都仿佛在催促萧乘风“你可以滚了”。可惜萧乘风心中想着苏白的事,正乱得很,偏偏“不解风情”,所以白玉堂只差没把眼珠子给瞪没了。

展昭对这个僵局看得有趣,最后却实在看不下去了。从大局出发考虑,他对白玉堂道:“白兄,我和萧兄有话要谈,可不可以请你先回避一下?”

白玉堂一呆,心中明白展昭是要和萧乘风说那些一直瞒着他的机密。他隐约感到苏白的死似乎不是那么简单。可是一想到,到现在展昭还不肯把秘密告诉他,他就怒气冲天,原本的好心情刹那跑了个精光。

好你个展昭,我将你当作最知心的朋友坦诚以待,你却事事瞒我。难道我就那么不可靠?甚至还不如那个才与你认识没多久的萧乘风?

一拂袖,白玉堂的声音难得的平静,平静地仿佛没了原本总是澎湃的激情:“我出去喝酒,你们大可慢慢聊,反正不会有人来打扰你们的。”

说罢,人已经晃到门外。

缓缓掩合上的门最后关闭的缝隙,透露的是白玉堂对展昭望出的眉心纠结的一眼。那是痛心的一眼,是因被排斥而苦闷的一眼。那一眼中除了痛还有气。气,他当然气,白玉堂突然发觉自己几乎甚少有不气展昭的时候。那只猫总可以变着法气他,而他……却也总因为那些芝麻蒜皮的小事被他气到。

为什么呢?为什么他总会被他气到呢?难道像展昭说的,他真的度量那么小?

不,不对。

并不是他度量小,而是——他在乎他。

在乎他对他的看法,在乎他对他的感受,在乎他对他说的每一句话。就像刚才他听到昨夜展昭与苏白是要去寻他,胸腔中难以抑制的喜悦一般,他在乎他的一切。

可是,就像猫和老鼠是天敌,永远都不是对等的。他和他之间也不会对等。白玉堂完全掩上了门,嘴边露出一丝苦涩的自嘲。因为即使是那最后的瞬间,展昭的眼中也没有他。

他果然是一阵风啊!

月华曾自豪地对他说:她是第一个抓住风的人。可惜,她失败了,反而成了风的“牺牲品”。呵呵,风又怎么可能抓的住呢?风只有歇脚的时候,没有停滞的终点,即使找到了风眼——抓住了他的心,又如何?

风啊,是永不止息,永远不属于任何人的。

他明白的,所以他从来不去妄想抓风。他去追风,去逐风。他,只希望自己是第一个能永远伴在风边的人。

“我去把白兄叫回来吧!”看着展昭眼中的凄恻,萧乘风起身道。

“不,现在还不行。”虽然知道对不起白玉堂,但展昭说话的口气仍是坚定不移。

“为什么?白兄如果知道,我们好歹也多个帮手,何乐而不为?”

展昭幽忧道:“萧兄,你不明白的。我比谁都了解玉堂这个人。不是我不信任他,而是此事事关重大,我不希望出任何差错。适才你也看到他的冲动劲了。如果告诉他,难保他不会一时冲动把底掏了给别人。还有,”眼睫微微下垂。“我已经拖累他太多了。这件事我不希望把他再牵扯进来。”

萧乘风蓦然感到心口一窒,他低声问:“白兄他……对你很重要吗?”

展昭转而看向那扇紧掩的门,脑中想象着此时的白玉堂说不定正对着哪棵遭殃的小树发脾气,唇边不觉荡漾起让人如沐春风的笑容:“是啊。很重要。非常重要。”

萧乘风心口又是莫名一跳,随即捕捉上了展昭那双晶亮有神的双眸。

“他是唯一一个能陪着我走过那么多风雨的朋友。所以对展昭来说,他的重要性已经不是用言语可以描述清的。”展昭突然“扑哧”一声笑起来,摸着下巴对萧乘风道。“萧兄你知道吗?白兄的命比我那把‘湛卢’还硬,他是唯一一个和我走的那么近,却还能活蹦乱跳到处耍把戏,没被阎王大帝召见一两回的人。”

被阎王大帝召见,那不是死了吗?还一两回?呃……

一滴冷汗从萧乘风额顶滑落,对着展昭此时看起来颇为天真的笑容,他决定将那句话当成一句病句一笔划过。他正了正神色,岸然道:“还是来谈苏兄的这件事吧!展兄,如果我猜的不错,你刚才应该有所隐瞒吧?”

展昭点头,遂将他与苏白的对谈完完整整重述了一遍。他说:“本来我以为找到了一丝线索,可没想到那歹徒居然如此凶恶,连苏兄也被杀了。”

“从现场打斗的痕迹看来,那个人似乎武功很高,苏大哥几乎没有什么反抗就被杀了。”

“或许并非是那厮武功高,而是苏兄当时的注意力都在我身上,从而遭了暗算。要不就是熟人,苏兄没能防备。”

“这也可能。”忽然朝床角的雕花打去,萧乘风悲愤道:“最可恶地,杀人不算,还割了苏大哥的头……。”

萧乘风这一句像是提醒了展昭,他一拍脑门道:“看我,给一时忘了。对,就是这一点最奇怪。”

“怎么说?”

“苏兄被杀的理由我可以初步推测为,他也开始对萧老庄主的死起疑,而且苏兄可能还握有一定破解的办法或者证据,于是那厮便起了杀心。但连头颅也割了去,这实在太奇怪了。洛兄的那种解释勉强可以对上,可是不知怎么的,我心中仍是觉得奇怪。我有一种非常不好的预感。”

展昭忽然停了下来,眼瞳突地睁大,似乎正被某种想法所震惊。他讷讷道:“萧兄,你可以确定那具无头的尸体一定是苏兄吗?”

“怎么?难道你怀疑?……”萧乘风也被展昭这种想法怔住,但他很快恢复过来,苦涩道:“不会错的。阿浪认得苏大哥身上的那个很特别的胎记,而且就连洛大哥和小通也说那一定就是他。”

“对不起,可能是我多心了。”展昭道。“那么看来,我们必须重新查起了。有关五毒教的一点红,最是不能放过。”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天弃弃天在线阅读第三章

    唐林给辉夜安排了一个侍女,照顾她的起居,正是剧情中的那个爱野。距离找到辉夜,已经过去了三个月了。这段时间里,唐林想了很多。关于未来,唐林已经有了一个安排,因为系统的特殊性,他觉得自己天生就是个当反派的料。只有不断的死亡,他才能一次又一次的获得强大力量。这天,唐林站在寝殿外面,瞭望远处大山之巅的那颗巨

  • 师父他太难了在线阅读第7节

    见身边的人逐渐多起来。夜曜晨暗道糟糕,自己虽然用扭曲光线变化了样子,也不在乎这些魔力消耗,可要是身边这个家伙忽然叫出声来,拿自己估计就要暴路底牌了。一边笑着和伊藤美帆说话,夜曜晨一边将在伊藤善文腰间的手枪直接顶到了心脏的位置!“提议换地方再逛,带上我,你开车!”低沉冰冷的声音传入耳中,伊藤善文顿时打

  • 误入豪门:总裁老公求放过第10章在线阅读

    见到克莱因那一副傻笑得意的样子,站在他身旁的桐人,一脸不忍的捂住了脸,在看到叶宇也被克莱因的「蓝色山猪是个中头目级别的怪物」给忽悠「看破不说破」时,桐人也是不能再让克莱因得意下去了,在这样下去话,摆明的就是给新手玩家叶宇灌输错的离谱的攻略。至于桐人为什么会认为叶宇是「SAO」的新手玩家,这也是之前的

  • 不灭狂士第9章在线阅读

    “何枫钰,你到底怎么了?”余恪玲可不清楚曲却衣与何枫钰之间的恩恩怨怨。沉默许久的何枫钰冷冷一笑,转向余恪玲,“你,是在关心我吗?”这是神转折啊!前一秒还闷闷不乐,后一秒就有心情来调侃我了,你以为我是吃素的啊。“对啊,我就是这意思。说真的,最近阿姨身体怎样。”何枫钰直接把余恪玲拉到身边坐下,搂着余恪玲

  • [猎人同人]库洛洛的重生情人派出所和解

    蔡雪花上了王律师的车,开往牛桥派出所的路上,王律师问蔡雪花:“你觉得我们放过许光明的话,他会放过你吗?你确定不想让他进去坐牢?”“思意啊,我觉得他应该会后悔了,估计是小三挑拨的他,以前他也挺善良的,也跟我去拜佛过的。我们信佛的人,能宽恕他人就宽恕他人吧。再说,毕竟他是我女儿的爹,我们家生意还真靠他做

  • 丞相你要当心了在线阅读第2节

    甘罗跟着吕不韦来到了他书房,两人盘腿坐下,吕不韦眯着眼,一脸平静地说道:“毕之,有一件事我需要你帮忙。”甘罗表面不动声色,拱手道:“大人请吩咐,小子一定照办。”吕不韦没有直说,而是问道:“毕之,你想不想和你的祖父一样,成为一代名臣,为大秦为百姓谋得一分福利?”甘罗听出了吕不韦话中有话,心中顿时一紧,

  • 为你改变世界在线阅读第六章

    报告!!声音打破了教室原本的宁静。瞬间所有同学的目光都投向了教室门口。张雨泽大汗淋漓的站在教室门口,斜斜的背着个书包,看着一脸微带怒气的新班主任,和诧异的同学们,一脸平静的说道:“我迟到了!”班主任露出一脸烦闷的样子,稍微有点提高声音很刻薄的说道。“还知道迟到了?第一次上学就迟到。你说像你们这样能有

  • 我是天尊在线阅读有些小嫉妒的亚路嘉

    “西索!”亚路嘉提着有些长的衣服下摆小跑着站稳在了脸上□□涂抹过度的变态面前。“我记得大哥说过你参加了上一届的猎人考试,被刷下来了吗?”那这考试的难度倒真是大的离奇,干脆直接和哥哥去别的地方玩吧,正好远离猎人协会,远离揍敌客势力范围!“嗯哼~小伊的弟弟~离家出走的吗?”亚路嘉在给出肯定的答复后有些惊

  • 实习侦探在线阅读第四节

    余老太和顾伯母也见过两回面,知道顾伯母是文化人,说话一向轻声细语的,没想到也有这样发怒的时候,不由的心里发慌。“误会,这都是误会。”余老太干笑。齐郁杨从顾伯母怀里探出脑袋,“误会啥,姥手里的木棍不是要打我的?”余老太这时才意识到她手里还拿着个木棍,吓了一跳,手忙脚乱的扔了,“杨杨,姥真的不打你!”她

  • 一见你就心动在线阅读第九节

    当天晚上,《我在乡村的日子》节目趁着乔星的热度开始公布了节目组嘉宾的海报。第一个打头阵就是乔星。乔星的海报一出来,配上节目组乡村的文字,不需要营销和水军。半个小时后,刚经历过大反转,还没下热搜的乔星和节目被各位网友骂上热搜。【请广大网友告知,我眼睛是不是出了问题,一言不合就摔倒的娇弱小花要下乡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