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惊悚小说 > 正文

奉子成婚第十章在线阅读

2021/7/22 16:10:00 作者:楼海 来源:晋江文学城
奉子成婚
奉子成婚
作者:楼海来源:晋江文学城
正文完结喵~>▽<预收坑《非正常关系》了解一下。/钟屿对纪有初的唯一印象,是她是公司里的优秀员工,年底的表彰大会上,他亲手把奖状颁发到她的手里,而他对美人的记忆一向很好。他从没想过会和她再有瓜葛,直到某日她和一个长得极像他的孩子走到面前。/一直抱定不婚主义的钟屿近来传出要举行婚礼,不仅太太有了,连孩子都好几岁了。狐朋狗友们戏弄地问他到底知不知道自己是何时犯下的无心之失。钟屿晃了晃酒杯,浅酌一口,余光始终乜斜着一角抱着孩子软言轻哄的纪有初。明明带着几分苦涩辛辣的烈酒,入喉却漾起一点暖意,他轻笑着淡

梵蒂冈的入口,俄亥俄比斯山脉,又称圣守峡谷。

这里可以算是梵蒂冈的城门,山脉拔地而起将天使之门夹在中央,外界的人除了翻过万山之外只有这一个途径进入圣域。一般情况下圣域不对外界人开放。所谓外界人,指的是没有教会认证的不信仰者,无论你是君临天下的国王或者富可敌国的商贾,没有教会的通行证一样不准进入 ,教会对此有足够的自信。

有的人说世界上最不容易攻破的城门是君士坦丁堡的双面神之门,历史上它被攻破的次数只有三次。世界上最坚固的城门是矮人族的卡洛烙斯,光是防御厚度就达十二米,塞满了矮人最强劲的火炮,只有龙炎才有可能融化那块钢铁之墙,而梵蒂冈的城门,那根本就不是用来防御,它只是一个分隔的象征,分隔了天国与人间,因为就算你能用刀剑叩开天国的门,你有本事面对神的愤怒吗?

城墙之上,皓月当空撒下一片霜华,霜华之中白袍的骑士与神官并肩伫立,他们腰间配着火统与长剑,白袍映月。

平日里驻守在这城门的武力并不多,但是今天是个例外,城门口多了一队神官,他们几乎都在袖口缝有一到两道金线,这表明他们都是对教会有过大贡献的高阶神官,而最前面的人白袍上几乎镶满了金线,守城的骑士们都彼此会意转过身不去看那一队人马,由大神官亚伯拉罕•蓝丹亲自出马的事情不是他们能触及的,如果不想死的太快,还是装作不知道的好。

“开门。”蓝丹拉起兜帽,露出他那张苍老而尊贵的脸,下令道。

城门开了一个小口,清一色的白色骑手走出梵蒂冈,他们簇拥在蓝丹周围,而蓝丹望着天空。

“果然,梵蒂冈的星空也比其他地方明亮。”他说。以那城墙为界,连天空仿佛都被分成两块,城墙以内的夜空繁星万点,你能看到书上说的各个星座,北斗,小熊,而在城墙以外,你只能看到月亮在昏暗的气流中漂浮。

“所有人等待,王子马上就来了。”他下令道。

“这件事有必要让大神官大人亲自出来迎接吗?”蓝丹身后,有一个人驱马上前。他叫弗瑞,和凯恩一样,作为大神官的副手。

“对方是神圣罗马帝国的王子,帝国的合法继承人,地位难道不比我们高吗?教会也只是罗马的国教,统一冈古瓦纳大陆的是罗马不是我们。”

“但是实际统治大陆的是我们!罗马,也不过是附庸于我们的东西,就连他现任的国王查理•巴斯曼也是我们扶立的,没有我们的帮助罗马早就在第二次诸王之乱中灭国了,这是事实,罗马皇室每个人都清楚这点。”弗瑞冷冷地道。

大神官看了弗瑞好一会儿,别过头看向远方:“这种事你在梵蒂冈内说说也就罢了,在外面的话就不要再说了,我不想惹出什么乱子,永远记住,谦恭,谨慎!”

“是。”弗瑞听懂了大神官口中的警告意味,欠身行礼。

“查理•巴斯曼是头狮子,还是头会隐忍的狮子,虽然他表现的很顺从,但是曾经平定亚述之乱的战神可不是什么笨蛋。”蓝丹说:“这次让他的儿子进入圣堂也是为了多一种手段牵制他,如果他一直这么老实地坐在他的王座上也就罢了,如果他不像被我们操控的话,就算他的子民不跟着他踏上战场,他一手训练出来的狮鹰骑也够我们头疼。”

“大神官英明。”弗瑞踌躇道:“只是那个王子……大神官也知道一点的吧。”

“知道什么?”蓝丹反问。

“玫瑰之刺,黑色王子,‘玫瑰之焚’的余烬,魔鬼之人。”弗瑞犹豫了一下,念出一大串称谓,很难想象那些名字都是用来形容一个孩子的,然后他说了最关键的一点:“而且那个孩子根本没有被神选中。”

“是啊,他没有圣印,但是他被教皇大人选中了,这是教皇的圣命。他会作为圣堂的三千零一人进入神的摇篮。”蓝丹道,片刻之后他又说:“你说的这些称号我都不怎么在意,我最在意的是另一个‘黑玫瑰的剑主’。”

蓝丹长叹一声,看着乌云密布的夜空,已经黑的连一丝光都看不见了:“‘黑玫瑰’是一把魔剑啊,能握起它的人必须在心中有足够大的,绝望的空洞,才能容纳那柄剑上的厉鬼。从绝望中开出的玫瑰,其色为黑,其名死亡,不凋不零,不灭不败!”

弗瑞悚然,以他的身份自然是知道“黑玫瑰”这把神秘的魔剑,那是大陆上最强大的几把炼金兵器之一,但这把剑实在太过不详,它是一柄堕落的剑。最初它的名字是“玫瑰之刃”,是当年的玫瑰骑士们铸造出来用来处决他们叛徒的圣物,但是那柄剑沾染了太多罪人的血,变得戾气深重,每一个被它处决的灵魂都被囚禁在了剑上,原本通亮的剑身变得漆黑一片,而两边的剑槽则成鲜血一般的深红。它换过许多主人,但是每一个人都死在了自己的剑下,从无例外。到最后玫瑰骑士们不得不将它藏起来放在某处,那柄剑也就消失了千年。直到现在,不知为何出现在一个孩子的手中。

前方的黑暗里突然传来马蹄声,神官们向那里望去,他们等待的人似乎到了,他们拉动缰绳,成翼形围绕这大神官,蓝丹本人没有动。

急躁的马蹄声在离他们很近的地方突然停止,世界又安静下来,黑暗还是一片浑浊,看不到任何人影,好像刚刚那阵马蹄声就只是一场幻觉。不约而同,神官们全部抽出腰间的火统,数十只枪口对着前方的黑暗。而黑暗中也缓缓步出一队白色的骑兵。

他们的人数只有神官的一半,可是每一个人手上都拿着两只长长的火统,双手平举的同时锁定了所有人。

没有人能看清他们的脸,他们都带着白色的头盔,形若鹰头,单就持枪的手如铁般纹丝不动足以看出他们所受的训练何其精良。

“把枪放下。”蓝丹,以及最后一位从黑暗中步出的骑士同时喊道。

“真让人吃惊,没想到信仰神的神官们也会用矮人的武器,教会也是看中了火器的力量吧,这样我就能跟那只会用刀的国王批点经费来造一批火枪兵了。”那人走到所有骑兵前,摘下自己的头盔,露出一头阳光般灿烂的金发和一张年轻英俊的脸,他取出一枚纯金的鹰徽佩带在自己的军服上,翻身下马,面朝蓝丹跪下。

“安东尼奥•叶欧察金,见过大神官。”

“帝国双壁之一亲自来了吗,你比我想象的还要年轻,帝国又出了一位耀眼的名将,国王的身体可还安好?”大神官问道。

“过奖了,大神官,能和军神汉尼拔并称是我的荣幸。”安东尼直起身子,显得很谦逊,无论是语气和动作都像是修养到位的贵族。可是若是没有傲人的军功安东尼奥•叶欧察金就不会被人称为白金之鹰。

十七岁出海,带领军队平定维京海盗之乱,二十一岁远赴黑水,出任威克斯总督,历十三战全胜打下迦太基岛国,将其并入罗马版图,位列帝国第二大将军,狮鹰骑鹰部统帅。罗马军队中第一个将矮人的火器编入军队编制的将领,他身后的那些骑兵就是他一手训练出来的近卫队铁鹰。

“托国师卡斯特大主教的福,君王的身体一切安好。这次我代表国王查理•巴斯曼护送他的儿子,也就是我们的王子殿下来圣堂。”

“我等已经来了,请问王子殿下呢?”弗瑞问道。

“王子殿下也已经到了。”安东尼鞠了一躬,策马步向一旁,直到现在众人才看清在安东尼的身后其实一直有一辆黑色的马车,但是它太黑了难以发现。拉那辆马车的马也是黑色,四匹黑色的骏马,没有人驾驶,马车缓缓地前进,不知为何弗瑞觉得有点渗人,这马车,实在太黑了。

车厢一旁刻着红色的玫瑰徽记,这枚徽记已经有些年头没有出现在世人眼前,甚至可以说是皇家的一个禁忌。与罗马皇帝威武阳刚的狮鹰纹对应的是皇后的红玫瑰纹,但是现在的罗马并没有皇后,使用它的是另一个人,也是唯一一个人。

“王子殿下,这里已经是梵蒂冈了,您可以下车了。”蓝丹道。

黑色马车没有什么反应,过了好一会儿让人疑心那马车里面其实并没有人,直到大家的耐心快用尽的时候车门才缓缓打开,苍白的手揭开帘幕,手指修长却显得过分瘦削无力,好像马车里的人并不是一个健康的孩子而是医院中重病的病人。一枚沉重又尊贵的戒锡戴在左手中指上,黑色宝石镶嵌于于金色的底座,如深渊一样,吞噬了月光与众人的目光。

蓝丹的目光也随着那枚戒指移动,这个时候穿着黑色长风衣的孩子从马车走了出来,他的发色是黑色的,瞳色也是黑色的,浑身上下除了脸庞的肤色是正常的白色,其余都是那种死神的颜色。

他整个人都像是融进了黑暗里,而当他步出黑暗来到月光与星辉的那条分界线时,他又像一根尖锐的刺,冰冷顽固地伫立着。

他的目光里也带着刺,清冷地盯着梵蒂冈的大神官,并没有露出任何惊慌或者恭敬的神色,甚至可以说是居高临下的。至于其他的神官根本没有倒映在他的眼中,仿佛那些人在他面前都是普通不过的臣子。

“罗丹•摩根王子殿下。”蓝丹礼貌性地欠身。

“王子,那我的任务就完成,剩下的事大神官会帮你打理好的,我就回去向您的父亲,尊贵的国王殿下复命了。”安东尼说。

“剑!”出乎意料,王子站在安东尼的马前不让他走。 “武器的话梵蒂冈会提供的,他们有世界上最好的炼金武器。”

“剑!”王子没有理会他说的话,只是单纯地重复道。

“王子,你的父亲说最好还是不要用那把剑因为……”

“剑!”罗丹直截了当地打断了他,黑色的瞳孔里跳动着怒火。

“……那是魔剑啊!”安东尼长叹一声,从马鞍上取下一柄通体黑色的剑扔给罗丹,不再多说,拱了拱手策马消失在黑暗中。而罗丹•摩根提着他那柄黑色的“黑玫瑰”向神官们走去,月光如瀑,他的黑袍飞舞如同噬人的妖魔。蓝丹突然感到了一丝压力,从罗丹•摩根的身上散发出来的,从那柄不详的“黑玫瑰”上散发出来的,毫不掩饰的杀意!

他不禁也开始有点怀疑教皇大人的判断,把这样危险的人招进圣堂真的合适吗 ,不说别的,单就最近他派往君士坦丁堡邀请王子的两位神官已经被杀死在玫瑰塔里,胸膛被剑恶意地割裂,大泼大泼的血溅在墙壁上。

这简直就像是把一头饿狼放进了满是小羊羔的羊圈。圣堂召集的是天才,但是适合罗丹•摩根的名词应该是怪物。至于有没有圣印,实在是一个可笑的问题。

他坐在马背上低下眼帘,正好对上罗丹•摩根的目光,后者扯动嘴唇笑了笑,充满挑衅的意味。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都市之超级抽奖一封公告带来的影响

    暴雪爸爸在战网上发出了公告,爆出了一个国服的id,为之证明没有开外挂。这让国内的媒体瞬间就不淡定了,四处寻找这个id的出处。直播间里面也瞬间火爆了起来,人数到达了5万多人,要知道,现在看熊猫守望的人数只有6万人,基本上都到这边来了。弹幕上全是礼品和水友的发的弹幕“主播是暴雪的亲儿子”。现在刚刚进去的

  • 兵王狂少在线阅读第九章

    “你来了。刚好完成作品呢…”女人转过身,推了推眼镜,有点凌乱的发丝垂落在脸颊旁。在有点阴暗的屋子里,陈列着各型的武器,每一个都有嗜血的光泽。那是由喰种的不是器官改造的…“……麻烦你了。”绪里奈穿着披风帽兜遮住了狐狸面具,把手里的皮箱放在地上。对方把一只手放进了染血的白衣口袋,另一只手将“作品”抛给了

  • 特种兵之终极兵王之只争该得到的东西(7)

    “她是什么?她也配。”周敏墨立刻打断了苏季风的话,她处心积虑才让儿子继承公司,女儿即将嫁进苏家,这还没有木已成舟,她的女儿竟然来了。没有谁可以撼动她的位置,她的儿女在苏家的位置。一旁的苏华染依然挂着礼貌的笑,并没有因为周敏墨的话而感觉到生气,既然她来了,就做好了所有的打算。苏华染笑着说道:“我配不配

  • 新阿拉德战记在线阅读第8章

    叶辰是被急促的来电铃声吵醒的!如果不是手机里传来的声音温柔动人,他差点都要骂人了!得知了对方的身份之后,叶辰立刻从床上坐了起来。“凌校长呀!正好有件事情想跟你汇报呢。”电话那头的凌芝愣了下,刚才傅老指点她一番之后,她立马从学校资料库里调出来叶辰的电话。现在电话刚接通,她还没有来及多说什么,叶辰竟然有

  • 红花录第九章

    思考着要不要抽时间查一下沢田纲吉家的水表,我揍人的动作顿了顿,然后化为了无比忧郁的心情:“.......草壁,剩下的交给你们了。”“是,委员长!”一个人帅气地转身离去,我刚准备朝着45°的天空露出一个忧郁的侧脸,就被一个快的看不清形状的东西扑倒在地,低头一看妈的被人袭胸了难怪胸口有点小难受人也有点小

  • 夙瑶的反派生涯之序章

    如果人生可以重来,还会犯下相同不可饶恕的错误吗?会的,只要有机会,一定会的。有时候,我感觉自己是一个异能者。但现在,我这烂异能能发挥什么作用,少年不住的奔跑着,背上背着一个昏迷的女孩,嘭嘭!几声枪响,几束流弹从少年身旁飞过,在四周的墙壁上炸裂,突然,少年停下了脚步,“完了。”死胡同,追赶的人也停了下

  • [防弹BTS]Just Dance第9章在线阅读

    王涉进门的时候,就发现气氛不对劲,顾南城在浴室刷牙,盛夏抱着腿坐在窗边,背影看起来有几分落寞。“五小姐,这是怎么了?”王涉趴在门边问顾南城。顾南城还没回答,他就脑洞大开有了答案,“不会是昨天晚上她想搞你,被你骂了吧?”五年前盛夏带人上门霸王硬上弓的印象实在太深刻了,别人不知道,当时住顾南城隔壁,还是

  • 全世界都知道我有系统在线阅读第5节

    万梅山庄。正值早春,这里的梅花开得正盛。虽然有些早开的似乎已经凋零,但仍有许多还在盛放。走在山坡上,鼻间满满的都是梅香。今天阳光很好。——刚刚方怜玉见花满楼时已是夕阳西下,送走陆小凤和司空摘星时天色已经彻底暗下来。如今穿了一下,忽然又到了白天。【又白天了啊】弹幕里也在感慨。四下无人,估计还要爬一会山

  • 我们毕业了!之苏醒(2)

    加码圣城,皇宫深处,灵宫灵柩之中,突然,一个昏睡的少年睁开了双眼,那是一双深沉如墨,幽兰若海,明亮似星的眸子。从少年面貌看上去,竟然只有十三四岁,很难想象,一个如此年幼的少年,眼中会有一种超乎他岁月的沧桑,甚至,那双眼中,浮现一道猩红的血色,紧接着,从其身上发出无边无际的杀机,本来就因为孤寂而显得冷

  • 我不是小和尚江陵

    这时方蕾窜了出来,皱着眉头道:“那时,亡灵遮天蔽日地冲了过来,各族都处于生死存亡之际。”方蕾停顿了很久,然后突然半仰着头,将手放在胸口,面带微笑无比地崇敬地道:“是英雄,便会在乱世救万民于水火。各个种族地精英们联合在一起,开了十天十夜的会议。最终在东道主精灵的撮合下,大家于万古森林的会议室里达成了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