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现代言情 > 正文

Supergirl and daughter of Poseidon在线阅读第一节

2021/7/22 16:36:06 作者:流光十三 来源:晋江文学城
Supergirl and daughter of Poseidon
Supergirl and daughter of Poseidon
作者:流光十三来源:晋江文学城
一首歌令她遇上了人生中的幸运一个人令她赌上了一辈子的时光她以波塞冬的女儿的名义起誓她要包养Supergirl一辈子

姚傀呆呆的缩在垃圾桶里,无视了刚刚穿过自己身体的奶茶纸杯。

是的,刚刚那只纸杯穿过了他的身体。因为他已经死了,现在的他只剩下魂魄了,准确来说是变成幽灵了吧~

姚傀记得昨天晚上参加完公司聚餐后,因为时间已经很晚了,没有了公交车,他只能一个人边在路边走着边观察着路上飞速行驶的车辆,准备拦一辆出租车回出租屋。

突然远处传来发动机的轰鸣声,一辆玛莎拉蒂疯了似的猛地撞向路旁的绿化带,“砰!”的一声巨响,一辆车头已经凹陷变形的玛莎拉蒂“飞”向空中,跃过了绿化带,眨眼就冲到了他面前,他全身僵硬眼睁睁的看着那越来越大显眼的三叉戟车标,还没反应过来就莫名其妙被车撞飞了……

可他想不通,明明自己是走在人行道上,还隔着绿化带,怎么就会突然被撞了,那个混蛋是怎么把车开成飞机的!它怎么不去考飞机驾照!!它考小车驾照真是屈才了,我炒塔麻德!!!

姚傀只觉得自己当时一魂升天二魂出窍,然后就一直浑浑噩噩的在附近徘徊,直到隐隐约约感受到阳光带来的灼痛和致命感,才本能的躲进了附近的垃圾桶里。

果然过了一会就日出了,姚傀双手保膝蜷缩在垃圾桶里,呆呆的望着各种垃圾。脑海里不断闪过老爸、老妈的面孔还有自己与家人在一起的时光,阳光下的小城,同事,甚至可恨的老板。一想到自己再也见不到家人和阳光后就不禁悲从心来,更痛恨起那个肇事司机来,恨恨恨!!!

眼看姚傀魂体随着时间流逝慢慢变得浑浊、溃散和扭曲变形,垃圾桶里突然伸入了一只套着塑料手套的手!

姚傀一下被惊醒了,感受到肉体对自己强烈的吸引力,不自觉的想钻进这具身体。

不过姚傀回想起自己被恨意侵蚀时的状态,不禁后怕。

如果不是这个人把自己惊醒,自己就会失去意识,成为一个真正的恶鬼或者至此消散于世间吧。

这时手已经把垃圾桶内桶拿了出去,姚傀这才注意到,原来已经是晚上了。

这只手的主人是个清洁大妈,正在把垃圾桶内桶里的垃圾倒入一只大垃圾袋里。

“呃(~_~;)…”不知怎的,姚傀心里突然一阵庆幸。

既然已经晚上了,姚傀走出了垃圾桶,准备回家去看看。

“不知道爸妈晓得我出车祸的消息了没?应该已经晓得了吧…”想到了千里之外的家人知道自己出事后伤心欲绝的样子,恨意又一阵阵涌上心头。

姚傀连忙压制住自己的恨意,把注意力转移到自己现在的新视觉来。

记得曾经在天涯社区上看到过一个帖子《鬼有听觉、视觉、感觉吗?又有思想吗?》

楼主提出了自己的猜想:鬼是人没有了实体的东西,只是一种能量,如火,如气,它是怎么听、视、与思考的呢?如果鬼能思考,看、听,又是怎样的一种运行转换呢?

鬼是一种能量物质,它本身是不存在能听、能看,知善恶的。

所谓的遇鬼,只可能是人在一个特点的环境,遇到了这种物质能量,而遭鬼害可能碰巧这能量侵入了人的身体,从而引起人的不适。

所以,高明的道士,就是掌握趋动这种能量的人。他了解这种称为“鬼”物质能量的特性,也知道点怎么趋使消除它。就像核一样。一种元素。可是这种元素,有一定的不好掌握,首先太阳光就会破坏它。所以鬼怕太阳光,而妖不怕。

现在看来楼主的猜想是有对有错的。鬼确实是一种能量物质,会被太阳光破坏,但是能听到、能看见,也能知善恶。

姚傀能看到自己的身体散发出蓝色的莹光,将周围自己能看到地面、建筑物、物品和眼前的把垃圾袋放入手推车正往前走的清洁大妈衣服上也粘染上一层蓝色莹光。大妈衣服表面的莹光正往大妈衣服侵染,衣服被侵染的地方隐隐约约呈现出一种虚幻和透明感。

大妈紧了紧衣服,打了一个喷嚏,小声嘀咕:“怎么冷起来了。”

姚傀之前呆了一天的垃圾桶更是已经变得透明了,像是一种散发莹光的蓝色玻璃制品。

“这是一种辐射吗?”姚傀没有多想:“还是快回去吧。”

姚傀向出租屋快速飘移,是的,他走了几步就感觉身体轻飘飘的,然后就飘起来了。

他现在移动的速度很快,不比汽车慢。

正当他要经过一个路人时,路人的手机铃声响了起来,姚傀只看到路人手里的手机突然放射出五彩光辉,猝不及防下被光辉击中,剧痛连续传来。

只见得被击中的地方仿佛被硫酸腐蚀,多了一个大洞。

“怎么会这样的?”姚傀忍着剧痛,看着缓缓合拢的伤口不解。

接下来,姚傀赶路时小心翼翼,会尽量躲避行人。行人身上的手机在他眼里已经成为了一个个移动的炸弹。

一路上再没有什么意外,直到穿过门进入了出租屋里姚傀才松了一口气。

出租屋里还是自己昨天早上出门时的样子,不到100平的房间里只放了一张床,床上的被子还没叠,只是随意的掀开着。俩张并排放一起放东西的桌子和几张塑料椅子,椅子上搭着自己换下来还没洗的衣服。角落一个隔离出来的小厕所里,挤着一台洗衣机。洗衣机里鼓鼓囊囊的,刚洗完的衣裤还没晾起来。

看到自己熟悉的赃乱环境,姚傀又想起了家里母亲让自己收拾东西的亲切唠叨,悲从心来:“爸~妈~,你们等着,我查清那个撞我的混蛋,报了仇就去看你们…”

定了定神,压下自己的悲伤和恨意,这才好好的检查了一下自己现在的状态。

PS:手机接打电话时辐射会大量增加,在通话接通的一瞬间最大,低电量的时候辐射也比较大

晚上睡觉或者不用的时候可以把手机放远一点。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名人们的神奇生活在线阅读第六章

    苏离觉得他可以让人给他准备葬礼了,他离死不远了~~~默默地为自己默哀了3秒后,苏离轻轻地关上房门,偶然间觉得他需要一个倾诉对象~~~拿起手机交代以风拿到冰箱后把菜都放进去,做完这一切,苏离觉得真心挺可怜的,无家可归的人类吖~~~想了想还是决定去白天那里,虽然可能会被笑的很惨~~~当然,现在不是可能了

  • 弑神之姐妹淘

    良木缘的装修风格是欧式的,以暖色系为主,天花板和地板也都是由实木镶嵌而成,空间宽敞明亮,占地面积300多平米。它的步局是东西呈弧形状,远远望过去,好似一只蜷缩着沉睡的猫。东边是前门,西边是后门,后门是员工的专用通道,走出后门便是员工休息区。自从罗坡走后,艾林就再也没有到此休息过。“现在客人不多,你去

  • 超级兽王在线阅读第8节

    布莱克绝对没有眼瞎,刚刚一个大活人就在他眼前消失。他们急急忙忙的跑回宿舍引起了叶纳拉的注意。她从所在的一楼跑去了三楼,礼貌的敲了敲门。“谁?”雷伊警觉的声音传来。女孩平静了一会,说到:“叶纳拉。”“谁是叶纳拉?”“和你们对话到那个女孩。”叶纳拉在之前并未说明自己的名字,所以战神联盟只认得她的人而不认

  • 创想纪元之幻梦一世第4章在线阅读

    他喝过深夜的烈酒,吃过清晨的凉粥,他牵过陌生人的左手,吻过路人甲的唇,他看过柏林街头的雪,吹过湄南河畔的风。可他不管走得多远,都始终忘不了一个人。因为啊,认真爱过的人最心疼——一个在他心里整整驻足了十五年之久的人儿。你不要告诉我,这是因为他生来好脾气,不会严声将那女孩儿驱逐于心房之外?你更不要告诉我

  • 末世之我有神器在线阅读星城·侧影·花雨阁

    黄昏,星城火车站。尹倾溪戴着耳机,拉着身后的行李箱随着熙熙攘攘的人群涌出站台。抬起鸭舌帽的帽檐,关闭耳机里欢快的英文歌,开始在地图上寻找预定的旅店。星城的面貌确实与她之前住的那座欧风城市有所差异。那座城市的欧风建筑华丽精致,高大的钟楼矗立在中心广场正中央,楼身雕刻的花纹别有一番风味,钟面上的罗马数字

  • [头文字D同人]去掉头就可以吃了零点酒吧

    苏小暖开车行驶在公路上,叶羽寒看了眼她前进的方向,他问:“你要去哪?”“带你去医院啊,你受了这么重的伤,还中枪了,得赶紧去医院。”苏小暖虽然跟叶羽寒说话,但是她的视线始终望着正前方,不敢有一丝分神。开车可不是闹着玩的,稍有差池,不说她和叶羽寒会受伤,光凭这车的维修费就够她受的了。她虽然没开过名贵车,

  • 泪之恋在线阅读第6节

    身体靠得很近,近到能感受到男人的身子传来微微的僵意。似是预料不到他故意用对着陌生人的称呼来‘挑衅’,身为妻子的许子卿却不慌不乱,还更近一步挽住他,用身体和言语一起进攻来做回应。余光中瞟了一眼君九骁,他一派光风霁月的脸上露出裂缝,继而身体放松下来,眼睛里是若有若无的笑意。许子卿在心里先是大笑了好几声,

  • 刀剑乱舞吾名月魄之00.总之是死了(1)

    在远远看见那个人的一瞬间,百里白泽条件反射般地扬起手,又在片刻后讪讪地放了下来。“我真蠢啊,”她别别扭扭地在空中转了个圈,扭头看向身边的白衣男人,笑容充满了自嘲的意味,“都这个时候了,竟然还担心自己的头发有没有整理好,还担心自己的样子够不够好看。”稀稀落落的雨水从百里身上穿过,打湿了墓碑,也打湿了褐

  • [综]我成为了付丧神在线阅读第七节

    《请开始你的表演》初赛最后一期即将落幕。却不料在主持人即将宣布结束的时候,第二组晋级的演员王铮说话了。“不好意思,主持人,还有三位评委,我个人有个想法,想要同大家建议一下。”王铮道。众人都不解地望着他。王铮是演员圈里的前辈,二十几年前就出道了,实力不俗,也算是圈里有头有脸的人物了。他既然主动说要发表

  • 天朝奇侠录在线阅读第7章

    我确信“妖狐袭村”发生在秋天,更确切地说,是10月10日。小说和神怪志总喜欢用“邪恶的气息”这样的说法,我曾肆意评价这种说法是人类贫瘠想象力的象征,是因为作者们想不出更细致生动的词汇,不得不草草给出这样干巴巴的、敷衍了事的叙述。直到我亲眼看见天空被红色吞噬,妖狐巨大的尾巴在天边铺开;每一丝空气都变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