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惊悚小说 > 正文

阴阳酒馆雨夜(下)

2021/7/22 15:53:44 作者:小魚尓 来源:纵横中文网
阴阳酒馆
阴阳酒馆
作者:小魚尓来源:纵横中文网
一个很平凡的酒馆,却有一个不平凡的老板,老板是个天生的阴阳眼,能看到一些不干净的东西,此后,这家老板过上了一段不平凡的生活。

尽管已是夏末,这突如其来的雷阵雨可一点也不温柔。天空刚才还晴空万里,瞬间就已经是电闪雷鸣,大雨如注。

“让你们早点回去吧,你们不回,这下可怎么办!”莫轩着急得泪水在眼睛中打转。

“快,那里有个公交车站,我们去那避一下雨。”安轩指着不远处的一个废弃的公交车站。

“完了完了,这下可怎么回呀。”景源看着空无一人的街道紧皱着眉头。

“没事,这种暴雨一会就停了,不会很久的。”四个小孩虽然马上就冲到了公交车站下避雨,但身上也被淋湿了很多。

倾盆的大雨在狂风的作用下,被吹成了一道又一道的水幕,如同音乐喷泉一样在夜幕下摇动。街道上的店面也都关了门,空无一人的街道上只能听见哗哗的雨声。

“这天气真是,刚还觉得凉快呢……”阿兰一脸嫌弃,一挥手,阿兰和阿菲周围已经出现了一个透明的护罩,任雨下的如何之大也只能打在护罩上。

本来坐着的阿菲突然站了起来“兰,你看那,怎么会有一团黑雾!”阿菲的眼神中充满惊恐。

瞬间,两人都站在福利院的天台山看着这团黑雾“我我感知不到,这是什么?”阿兰已经开始运转体内的元素灵力。

巷子里的那团黑雾正在逐渐变大,大雨并不能对黑雾产生什么影响,顿时黑雾已经将整个巷子笼罩。

正当阿兰和阿菲惊讶的同时,黑雾中慢慢走出来了一个身披暗红色斗篷的人,由于大雨并不能看清帽子下的脸。他缓缓的走出巷子,走到了街道的马路中间,他的周围并没有一样的护罩。任由雨打在他的斗篷上,但斗篷似乎并没有湿。

“你们看!马路中间怎么有个神神秘秘的人!”段壮第一个发现了这个神秘人,急忙拍了拍正在焦急地等雨停的其他三人。

“哇,这个造型很酷呀,我下次也要买个这种的雨衣。”安峰就像发展新大陆一样盯着这个神秘人“叔叔,快来我们这躲一躲吧!这么大的雨别走啦”

神秘人似乎听到了安峰的喊声,改变了方向,扭头朝公交车站走来。

“我靠,你这个傻子,他真过来了!”四个小孩紧张地看着这个正在不紧不慢走过来的怪人。

神秘人在离公交车站还有四五米远时,突然停住了。四个小孩都屏住了呼吸,只觉得本来有点冷的风变成了像中午一样炙热的风。

在路灯昏黄的光线下,深红色斗篷下的脸还是在一片阴影中,只能看见神秘人的嘴脸一边微微扬起。

就在神秘人准备抬起手的瞬间。

嗖,一道黑影飞速地闪了过来,正是刚才还在天台上的阿兰,抱起四个孩子猛的往上一跳,闪进了福利院里面。

“你们先在这个走廊里呆着,不要出来!”说完阿兰便从窗户上又纵身一跃。

四个已经目瞪口呆的小孩面面相觑,趴在窗户上呆呆地看着墙外的街道。

刚才避雨的公交车站已经被火焰所吞没,而那个神秘人还是一动不动地站在那片火焰旁边。

下一秒,阿菲已经站在了神秘人的身后“来者何人,执行委员会办事!请速速离开!”

公交车站的站牌瞬间已经被燃烧的火焰烧成了灰烬,神秘人还是静静的站着,并没有回头看身后的阿菲。

就这样静静地站了几秒,神秘人又从容地转身抬手。

与此同时,阿菲手中凝结成了一把细长锋利的武士刀并在手中越变越大。

砰!

武士刀砍向神秘人抬起的手臂的瞬间,阿菲连人带刀向后重重地飞去,在数米远处勉强翻身站稳,武士刀也脱手掉到了一边。

好强的力量,阿菲心中想着。右手已经被刚才的那一下震的酸麻不已。

“你没事吧!”这时阿兰也落在了阿菲的旁边,眼神却还是死死盯着火光旁的神秘人。

“这人看来不是等闲之辈,修为在我们之上。怎么办?”阿菲将灵力注入麻木的右手上,右手才勉强停止颤抖。

“我有预感,他的目标也是那个小女孩。可是他是谁呢,难道是圣城出叛徒了?没有人知道我们的任务呀。”阿兰的额头已经在往下滴汗了。

阿兰和阿菲相互对视一眼,眼神中充满着决绝,因为谁都清楚如果义无反顾的冲上去所带来的后果是什么。

大雨还是没有一点停的迹象,不时的闪电划破夜空,也照亮了两人坚毅的面庞。

“阿兰,能跟你搭档挺好的。”

“你去一边去吧,我早就想换人了。”

说话的瞬间,阿菲已经动了,在微微弯腿蓄力后,轰的一声以最快的速度跳向神秘人,只留下了地上的一处凹陷。

阿菲手中又凝结出了一把更大的武士刀,不,应该可以说是巨型砍刀。砍刀在手中越来越大,已经有数米长。

与此同时,阿兰嘴中飞快的吟诵着什么,街道旁的树突然飞速的生长,地面也裂开涌出了数条粗壮的藤蔓一起把神秘人缠绕的死死的。

当藤蔓把神秘人缠绕住的时候,阿菲的巨型砍刀也已经到了,“啊啊啊!”阿菲咆哮着用尽全身力气直冲神秘人的头顶砍去。

在刀锋就要劈到神秘人的瞬间,神秘人身影微微晃动,就这么消失在了砍刀下。无数藤蔓也在神秘人移走的瞬间燃烧为灰烬,地面早已一片焦黑。

这耗费巨大力气的惯性也是不可忽视的,阿菲的刀停不住的劈入焦黑的地面,正当阿菲拔刀时。

神秘人又出现在了阿菲的背后,“菲,小心!”

地面上又冒出更多的藤蔓瞄准了神秘人的手臂。

然而一切还是太晚了,神秘人挥出的一拳不偏不倚的砸向了阿菲的脊椎处。

阿菲在这样的瞬间并不能做任何补救措施,只是简单的回头,甚至来不及释放一层护罩。

阿菲惊恐地睁大了眼睛,深红色斗篷下的脸布满裂痕和火星,仿佛正在燃烧的黄纸一样。深红色的瞳孔中仿佛有吞噬一切的熔岩。

然而这只是一瞬,下一秒,阿菲直接被轰出数米,这次连站稳都难,地上摩擦出一条深深的沟壑。

沟壑中的阿菲面无血色,背后一片焦黑,已经不能动弹。

阿兰的吟唱还是没有结束,实战经验丰富的他们知道战斗还没有结束,他们还没有输!

更加粗壮的树干直接从地上伸出将阿菲保护住,与此同时刚才神秘人周围的藤蔓已经变成了尖锐的荆棘直接刺向神秘人的全身。

树干保护之下的阿菲迅速运转全身灵力恢复已经损伤的肌肉和骨骼,背后的焦黑正在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愈合着。

神秘人也并没有在原地呆着,他猛地跃到空中以躲避荆棘的缠绕。

荆棘瞬间变成了成千上万根木刺,朝空中射去。阿兰嘴脸已经开始滴血。

神秘人的双手已经伸出,手掌中的火焰化成了一柄燃烧的匕首,凌空交叉一挥。

这看似不起眼的一挥,瞬间产生了两道巨大的火刃直冲阿兰而去。

藤条迅速在阿兰的身前变成一张大网。

轰,火刃与藤蔓网撞到一起,藤蔓网瞬间四分五裂,火刃还是没有减速的向阿兰飞去。

阿兰的眼睛已经被火光照亮,眼神中充满着绝望。

火刃与阿兰之间突然凝结出了一面古典式的铁盾,硬生生的挡住了火刃的冲击。

虽然挡住了巨大的能量,但铁盾已经完全变形撞上了阿兰,但这已经比火刃直接击中好太多了。

很明显,铁盾便是在沟壑里的阿菲所召唤的。

但是神秘人并没有给他们喘息的机会,再火刃劈出的同时已经朝着阿兰跑去,手中的匕首上的火焰烧的得更加旺盛。

阿兰被铁盾撞了个趔趄,迅速稳住身形,手中也多了一个木制的法杖。

神秘人越来越接近,直接纵身一跃直逼阿兰而去,他的速度实在是太快了,身后带出一串残影。

令人惊讶的是阿兰没有什么闪躲,任由神秘人的匕首贯穿他的胸膛。

嘶,匕首已经完全桶进了阿兰的身体。然而并没有献血流出。

瞬间阿兰的身体变成了一座巨大的木桩,神秘人的匕首一时间无法拔出。阿兰已经又出现在了阿菲的旁边,跪倒在地,一口鲜血直接吐出,看样子灵力已经耗费大半。

“今天就是你的死期!”阿菲此时已经恢复八成,双手凝结成两柄锋利的长枪在空中像神秘人刺去。

不愧是有着丰富实战经验的搭档,通过各种实战技巧竟然与实力悬殊的神秘人还有周旋的余地。

然而神秘人并没有坐以待毙,直接双手松开匕首,转身,弯腰躲过了长枪的穿刺。双膝跪地往前一滑,直接到了阿菲的身下。

阿菲意识到了神秘人已经巧妙躲开了自己的攻击,正准备停止进攻时。

神秘人从下方死死的抱住了阿菲,手中重新凝结出来的匕首已经抵住了阿菲的脖颈。

“菲!!”在阿兰惊恐的怒吼声中,燃烧着的匕首直接刺入了阿菲的喉咙,阿菲瞬间瘫软倒地,角色苍白。

神秘人慢慢的站了起来,看了看远处喘着粗气的阿兰,像是已经知道阿兰没有了战斗力。

“啊!!你这畜生!!”神秘人当着阿兰的面,将匕首缓缓的抽出阿菲的脖颈。

深红的鲜血喷涌而出。阿菲的瞳孔缩到了最小,但由于喉咙被贯穿已经说不出话。

阿兰用尽最后一点力气勉强站起,“老子跟你拼了!”神秘人则站在原地戏虐的看着站都站不稳的阿兰。

阿兰坚定的朝神秘人走去,昏黄的路灯照亮了他冷静的脸庞,当然,还有眼角滑落的泪水。他就这么一瘸一拐的走着,走着,就算死也要像阿菲一样死在进攻的路上!

“何方神圣,今天让你血债血偿!”天地间突然一阵巨大的震耳欲聋的雷声,街道的路灯瞬间全部被震碎。一道照亮整个夜空的闪电直劈而下,闪电的中央快步走出一位挺拔的中年人,瞳孔已经完全变成蓝色。

蓝磊浑身上下都萦绕着噼啪作响的电流,空气中都能闻到一股电路糊了的味道。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纵横中文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地下城之全职欧皇尴尬的偶遇》

    转眼间到了穿裙子的季节,校园里无处不散发着青春的气息,篮球场那边传来了女生给灌篮高手们加油打气的欢呼声,广场上,手拉着手面带微笑说着小秘密的姑娘们;还有那些在树荫下围成一圈儿的准是在玩儿“狼人杀”;雕塑前面的小场地几个帅气的小哥哥和小姐姐们不太熟练的玩儿着滑板,漫步在这校园中,空气中都弥漫着恋爱的味

  • 都市之超级抽奖一封公告带来的影响

    暴雪爸爸在战网上发出了公告,爆出了一个国服的id,为之证明没有开外挂。这让国内的媒体瞬间就不淡定了,四处寻找这个id的出处。直播间里面也瞬间火爆了起来,人数到达了5万多人,要知道,现在看熊猫守望的人数只有6万人,基本上都到这边来了。弹幕上全是礼品和水友的发的弹幕“主播是暴雪的亲儿子”。现在刚刚进去的

  • 兵王狂少在线阅读第九章

    “你来了。刚好完成作品呢…”女人转过身,推了推眼镜,有点凌乱的发丝垂落在脸颊旁。在有点阴暗的屋子里,陈列着各型的武器,每一个都有嗜血的光泽。那是由喰种的不是器官改造的…“……麻烦你了。”绪里奈穿着披风帽兜遮住了狐狸面具,把手里的皮箱放在地上。对方把一只手放进了染血的白衣口袋,另一只手将“作品”抛给了

  • 特种兵之终极兵王之只争该得到的东西(7)

    “她是什么?她也配。”周敏墨立刻打断了苏季风的话,她处心积虑才让儿子继承公司,女儿即将嫁进苏家,这还没有木已成舟,她的女儿竟然来了。没有谁可以撼动她的位置,她的儿女在苏家的位置。一旁的苏华染依然挂着礼貌的笑,并没有因为周敏墨的话而感觉到生气,既然她来了,就做好了所有的打算。苏华染笑着说道:“我配不配

  • 新阿拉德战记在线阅读第8章

    叶辰是被急促的来电铃声吵醒的!如果不是手机里传来的声音温柔动人,他差点都要骂人了!得知了对方的身份之后,叶辰立刻从床上坐了起来。“凌校长呀!正好有件事情想跟你汇报呢。”电话那头的凌芝愣了下,刚才傅老指点她一番之后,她立马从学校资料库里调出来叶辰的电话。现在电话刚接通,她还没有来及多说什么,叶辰竟然有

  • 红花录第九章

    思考着要不要抽时间查一下沢田纲吉家的水表,我揍人的动作顿了顿,然后化为了无比忧郁的心情:“.......草壁,剩下的交给你们了。”“是,委员长!”一个人帅气地转身离去,我刚准备朝着45°的天空露出一个忧郁的侧脸,就被一个快的看不清形状的东西扑倒在地,低头一看妈的被人袭胸了难怪胸口有点小难受人也有点小

  • 夙瑶的反派生涯之序章

    如果人生可以重来,还会犯下相同不可饶恕的错误吗?会的,只要有机会,一定会的。有时候,我感觉自己是一个异能者。但现在,我这烂异能能发挥什么作用,少年不住的奔跑着,背上背着一个昏迷的女孩,嘭嘭!几声枪响,几束流弹从少年身旁飞过,在四周的墙壁上炸裂,突然,少年停下了脚步,“完了。”死胡同,追赶的人也停了下

  • [防弹BTS]Just Dance第9章在线阅读

    王涉进门的时候,就发现气氛不对劲,顾南城在浴室刷牙,盛夏抱着腿坐在窗边,背影看起来有几分落寞。“五小姐,这是怎么了?”王涉趴在门边问顾南城。顾南城还没回答,他就脑洞大开有了答案,“不会是昨天晚上她想搞你,被你骂了吧?”五年前盛夏带人上门霸王硬上弓的印象实在太深刻了,别人不知道,当时住顾南城隔壁,还是

  • 全世界都知道我有系统在线阅读第5节

    万梅山庄。正值早春,这里的梅花开得正盛。虽然有些早开的似乎已经凋零,但仍有许多还在盛放。走在山坡上,鼻间满满的都是梅香。今天阳光很好。——刚刚方怜玉见花满楼时已是夕阳西下,送走陆小凤和司空摘星时天色已经彻底暗下来。如今穿了一下,忽然又到了白天。【又白天了啊】弹幕里也在感慨。四下无人,估计还要爬一会山

  • 我们毕业了!之苏醒(2)

    加码圣城,皇宫深处,灵宫灵柩之中,突然,一个昏睡的少年睁开了双眼,那是一双深沉如墨,幽兰若海,明亮似星的眸子。从少年面貌看上去,竟然只有十三四岁,很难想象,一个如此年幼的少年,眼中会有一种超乎他岁月的沧桑,甚至,那双眼中,浮现一道猩红的血色,紧接着,从其身上发出无边无际的杀机,本来就因为孤寂而显得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