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玄幻小说 > 正文

一剑谪仙在线阅读第九章

2021/7/22 15:08:29 作者:酒笑歌 来源:纵横中文网
一剑谪仙
一剑谪仙
作者:酒笑歌来源:纵横中文网
那一年,师父还在行走天下,师兄们还在不落山上看书下棋,叶笑带着心中的执念,毅然决然的下了山,一头扎进这个繁华的大千世界。“我不喜欢打架,更不喜欢杀人,但是无论你是谁,犯错要认,欠别人东西要还,想杀人就得有准备被人杀!这,是规矩!”

魏无羡实在是高估了自己,他打着哈欠从床上挣扎起身的时候,蓝忘机已经在他房间抄完了三十遍礼则篇,“哈哈,早啊。”他挠了挠睡乱了的头发,讪讪的对着蓝忘机打招呼。

蓝忘机看了看屋角的更漏,不置一词,魏无羡只能速度飞快的洗漱更衣,等到三人到达山下彩衣镇的时候,都快可以用午膳了。

进了酒家,点了饭菜酒水,天子笑很快就送上了,魏无羡拿着酒壶就要给自己倒一杯,被蓝忘机摁住了,“空腹不要饮酒。”

魏无羡此刻的注意力不在这句关切的话语上,他看着蓝忘机覆盖在他手背的那双大手,手指又细又白,骨节分明,就连指甲也干净整洁,指尖有微微的薄茧,那是练琴所致,但他脑海中浮现的不是往日蓝忘机给他弹琴的场景,而是《魔道祖师》中关于他俩情/事的描写,那双修长的手指探入……一指……两指……三指……

魏无羡努力摇晃脑袋,想把那些词语从脑海中赶出去,但似乎毫无作用,反而想起来的越来越多,整个人都不好了。

“魏婴,魏婴!”蓝忘机见魏无羡突然神色不对,唤了他两声,见他毫无反应,手指渐渐收紧。魏无羡被这一丝痛楚唤回理智,发现自己的手被蓝忘机攥着,连忙挣脱,蓝忘机的手僵了僵,缓缓的收了回去,他抬头去看魏无羡的神色,却发现魏无羡脸上带着羞赧与薄红,色若桃李,仿佛是被登徒子欺负了一样,而登徒子,好像就是他自己。

待饭菜送上了,蓝忘机先给魏无羡盛了一碗汤,“先喝汤,养胃。”

魏无羡此刻心绪已经平复了下来,就是一时不敢看蓝湛,他喝着汤,在心底给自己加油打气:“别怕,蓝湛现在还是个小古板,不是书里那个成熟强大的男人。”

就在两人用餐之时,云深不知处内蓝启仁正与泽芜君讨论魏无羡。

“他真的这么说,愿意把阴虎符永镇寒潭?”蓝启仁放下手中的茶杯。

“是的。魏公子在云深不知处听学时,虽然顽劣,但赤子心肠,放灯之时还许愿一生锄强扶弱,无愧于心,忘机说与我听时,我亦是赞叹不断。”泽芜君深知叔父对魏无羡误解颇多,隔阂已深,只能趁着他愿意听的时候给魏无羡说些好话。

“哼,也就是在云深不知处,听学结束后他不就闯大祸了。”蓝启仁语带得意,而后语气又变得不好了,“他包庇那些温氏余孽,还在穷奇道大肆屠杀督工。”

“叔父亦知,温氏族人不过是些老弱妇孺,当时蓝氏势弱,只能任由兰陵金氏处置温氏族人,对于他们以活人为靶,叔父亦是十分不赞同,况且这一年来温氏族人并未兴风作浪、残害无辜,否则叔父便不会同意魏公子在云深不知处住下。”泽芜君劝解道,“当时事出突然,众世家对魏公子虎视眈眈,我们并未能了解事情真相,还是等魏公子回来仔细询问清楚吧。”

“哼,忘机又被他拐下山了。”蓝启仁想到这里,语气就不好了,泽芜君也无法劝解。

时隔多年再次来到彩衣镇,魏无羡满满的都是新鲜,他这一年都被困在夷陵小镇,闷都快闷死了,只是他虽然到处闲逛,却没再与小姑娘调笑逗闹,也没有买什么东西,他不再像在云梦时那样兜里揣着糖果珠钗,能随时随地送给小姑娘,讨她们欢心。

为什么呢,因为他穷,真的很穷。

快到入夜时分,魏无羡才止住闲逛的步伐,与蓝忘机一起回到云深不知处,然后就被蓝氏弟子领到雅室,等待他们的正是看见魏无羡就吹胡子瞪眼的蓝启仁,泽芜君自然也在。

“魏公子。”待魏无羡与蓝忘机向他们施礼之后,泽芜君将他们前来的缘由告知,“魏公子在穷奇道杀害督工四名,至今没有人知道你为何要这么做,可否将原因告知?”

“兄长……”蓝忘机几欲开口,却被泽芜君制止,他的眼睛紧紧盯着魏无羡,想要从他口中得到一个合理的解释,他是蓝氏的家主,所作所为要对蓝氏族人负责。

“这件事要从温情在金陵城向我求救说起。”过了一年,魏无羡不似最开始那般愤恨,“我从金子勋那里要来了温宁的下落,带着她赶往穷奇道,却发现温宁被督工殴打,身受重伤,温宁从小被舞天女摄取三分灵识,所以被某些人当成稀世的活靶子来吸引邪祟,我们找到他的时候,心脉已断,只剩一息尚存。我想借用阴虎符的力量,让温宁自己报仇,却没想到将他练成了傀儡,当时他没有神智,几乎失控,我强行遏制住他,带着剩余的温氏族人逃到乱葬岗,而后一直尽力唤醒他的神智。”

而后脸上又带着几分不屑的神色,“这件事已经两清了,那几个督工害了温宁,温宁杀了他们,杀人偿命欠债还钱,反正他们都以为我是将已死之人复活了,复活之人不就是要报仇吗?更别说那些督工害死的可不止温宁,他们死有余辜。”

蓝启仁闻言气得吹胡子瞪眼,手里的茶杯几乎攥不住,直想往魏无羡身上砸去,蓝忘机默默上前一步,将魏无羡挡在身后。

见状,魏无羡又多了几分底气,“射日之征后,温氏族人皆由兰陵金氏处置,青壮没有留下,可是老弱妇孺却是不少,可时至今日,几千名温氏族人仅仅只剩下身处乱葬岗的五十余人,蓝先生,泽芜君,你们说到底是谁罪大恶极?”

蓝启仁与泽芜君皆是不言,魏无羡拱了拱手,转身离开雅室,蓝忘机随之施礼告退,徒留两人在安静的雅室静默不语,而后皆是重重的叹了一口气。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纵横中文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超牛女婿在线阅读第2节

    一张绝世容颜浮现在眼前,如同睡美人一样静静地躺在棺材里面。她脸色苍白,指甲修长,嘴上涂抹着胭脂,穿着一身汉服,脑门上贴着一张黄符。正在他懵逼之时,脑海里闪过一条来自系统的指令。“恭喜宿主,找到你的千年僵尸老婆,激活本系统。若想得到百日筑基的修为以及茅山道法全套,请撕去符纸。”居然长得这么漂亮?系统果

  • (美队+CM)孤单成瘾第5章在线阅读

    “快洗。”李莫愁催道,神情已是不耐至极。何沅君眼皮跳了跳,有些无奈地走近泉边,倏忽顿住身形,回头顶着李莫愁杀意近乎实质的目光道:“你们吃水不是这泉源?”李莫愁轻哼一声,不知为何脸色缓和些许,声音也不似方才冰冷:“你管的倒是多。废话少说,快洗。若我等的久了,你就知晓人在水中漂不漂的起来了。”何沅君轻轻

  • 奈奈的孩子们在线阅读第1章

    瑶池城,修仙人数数以千万计,是天凡大陆五大仙城之一,城市一栋栋别院或洞府很有规则的建立。此时,飘雪宫后山,站着两位女子,一个,身穿一身红色连衣裙,表情平静无波,另一个,一身淡黄色衣衫。身穿红色衣裙的女子只有十八九岁的样子,她秀雅绝俗,自有一股仙灵之气,肌肤娇嫩、无暇的容颜上,长着一双灵动的大眼,长长

  • 七零娇气美人[穿书] [参赛作品]之入学院(6)

    龙皇缓缓说道:“一千年前,异界大举入侵人间界,准确的说,是入侵人间界的东方武界,当时,人间界分东西两界,东方尚武,西方尚魔,而异界入侵的东界,是在天氏一族的保护之下的,而作为盘古大神的后裔的天氏一族,也是当时异界所要消灭的主要对象,于是乎,在当时天氏一族的家主,天明的爷爷,天破前辈的带领下,东界猛烈

  • 流浪花语在线阅读第十节

    “史密斯先生,”卢修斯的声音在二楼走廊响起,“谢谢您对波特先生的关心,不过我自认为我对如何照顾他的病情更有经验。”黑发男人手上的药水不自然地一抖,险些洒了出去,然后他站定了下来。面前就是哈利的卧室了,房门仍然是虚掩着的。原本跟在后面的卢修斯突然加快脚步走上前,试图从另一位手里拿过还带着温度的魔药。周

  • 队长,带我打比赛呀[电竞]之笔记(6)

    李占稳拿着钱买了很多吃的东西,匆匆赶回了家,先是给自己的老娘置办了一床新的被褥,接着又开始喂老娘吃饭,吃罢饭后,他又火急火燎感到了附近一个哥们儿的家,给了他一点钱,说是自己要外出办事,让那哥们在这段时间照顾好他娘,一切都准备停当了之后,他还特地在村里的猎户家借了一把老式的土制猎枪,这才急匆匆地赶到了

  • 彩色王国在线阅读主任

    “不对……”那心跳弱的人强调着说:“这应该是身体的本能条件反射!看来……他终于是要死了!”“先等一等!”女人开口了:“反正他都要死了。也不差不这一会儿。我们就看看他到底还有没有希望!”“哼……”那心跳弱的人苦笑一声:“你们两个家伙啊。就是不死心!人都这样了,怎么可能还活得了!你认为就算正常的使徒能够

  • 走上文豪之路第六章在线阅读

    邵秦其实挺心潮澎湃的。这是个解决他目前所有问题的机会!同样,他也觉得误会周乘风了,这家伙恐怕一直记着那天的事儿,频频冲他笑,也只是表示善意罢了。邵秦真没想到,周乘风居然是这样的人。原先,他瞧着周乘风呼朋唤友,在篮球场上追猫打狗的,以为这家伙跟邵英是一类人呢。所以,邵秦暗暗的道了歉,决定日后一定对周乘

  • [黑执事同人]那个执事,永恒在线阅读血染长剑之柄

    这个突然的想法让吴争立马出了一身冷汗,差点从树上就直接摔了下去。吴争可是曾经听其他老兵讲过,有的魔兽可以根据雪地上的脚印来捕捉猎物。不过,这却不是最令吴争害怕的。最令吴争担心和害怕的,却是另一种可能。如果说魔兽都可以根据脚印来觅食,那么人同样也可以。如此说来,那老者如果想要找到他可以说是轻而易举。树

  • 穿书后我成了万人迷之第三章(3)

    马上就又会有一个人能够认识到king的强大之处!热衷于向周围的人安利自家赤王的强大之处,十束抓着小孩儿的手,开心的眨了眨眼睛。“不……不要。”遥身体一顿将手收了回去,看自己眼前长相温润男子的眼神怪异了几分。“……唉?”“多多良,笨蛋。”“小安娜??!”无视旁边无奈笑着的十束,安娜扯了扯遥的衣角,然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