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现代言情 > 正文

月下看人三分美之第五章(5)

2021/4/9 14:59:26 作者:咸鱼浪阿 来源:晋江文学城
月下看人三分美
月下看人三分美
作者:咸鱼浪阿来源:晋江文学城
提灯人,清生魂行道者,了余恨……独身多年的行道者大人终于娶妻啦!其妻花容月貌赛潘安徐公!收服这位冷落淡薄仪表堂堂的大人的竟然是位公子!大人与公子同床共枕春宵一夜!一夜七次!……这个画风才对

“快坐下吧!”

温诺白此时还沉浸在巨大的惊讶里,他指了指游夏,然后欲言又止。游夏当然知道他的心情,其实他也好不到哪去,当他知道温诺白竟然成了行动组组长的时候,他一脸哭笑不得,想着自己居然在医院里那么欺负他,也不知道温诺白会不会公报私仇。

事实证明游夏是想太多了。

几分钟后,温诺白终于是平复了自己的情绪,他收起脸上的笑容拿出了那张昨晚袁棋交给他的名单。他说:“昨晚我回家已经研究过了这份名单了。上面十个人中有三个是现在76号的核心干部,渡边事件以后,他们被严密的保护着,想先对他们动手的可能性不大。”

“我同意!”汪玲玉说着,把桌上的水杯递给了温诺白。

温诺白点头谢过她,继续说道:“而剩下的几个人里面,有两个曾经是电讯课的骨干,他们参与迫害我党同胞多次,手中也掌握着大量对我们不利的情报。如今虽然被调到***门,可迫害却依然没有停止。”

“李祝还有何光军。”袁棋把二人的照片放在桌上,然后附着两个人资料递给其他几个人传阅,他说:“根据了解他们两个当初收集到的情报其实并没有完全上交的日本人,为了能得到更好的保护他们只能说一半留一半,吊足日本人的胃口,这也就是为什么我们的人明明已经保持缄默却还是被相继挖出的原因。”

温诺白眼神一眯,说道:“没错,之前他们被保护的太好了导致我们没法下手,可是如今他们被调到***,加上最近种种迹象表明日本人已经把保护重点放在到特务总部的副主任黎古桥身上,我们反击的机会也就来了。”

“那我们现在是要准备暗杀行动了吗?”汪玲玉问道。

温诺白摇了摇头,说:“我们现在需要做的,不仅是收拾掉他们。为了以防万一,暗杀之前我们要把他们所掌握的情报一同销毁。”

“三天后日本人会在纳桑俱乐部给黎古桥开派对接风洗尘,李、何二人都会在那里。”

听着袁棋的话,温诺白不得不佩服起来,他收集情报的速度与准确性还真不是盖的。不过幸好他伪装的身份是一名报社记者,要不然可能早就引起注意了。

“袁棋你这两天先查下他们把情报放哪儿,地点确认之后,暗杀行动正式开始!”

“是!”

之后的时间温诺白又和组内的成员交流了一些信息,直到太阳下山才结束。袁棋的身份比较特别,经常出现在敌人的视野里,所以为了不引起注意,天一黑他匆匆离开了联络点。游夏和温诺白显得比较镇定,从古宅离开以后,温诺白又拉着游夏到餐厅里面吃了顿饭,说是为了“报答”游夏在医院照料他的恩情。

游夏当然不相信他的话,看着温诺白说话时候的得意模样,就知道这是一个公报私仇的主儿。

“说吧,你到底有什么事?”

在打发走了服务生之后,游夏还是憋不住问道。温诺白这才笑了笑,眼珠子左右看了看,然后拉着游夏的手靠近自己,他说:“我想你帮我个忙。”

“什么忙?”

“过两天……”温诺白凑在游夏耳边说的很小声,也不知道说了些什么,不过不管是什么,从游夏微妙的表情变化就能猜出来不是什么好事。

“怎么样?”

“不怎么样!”游夏喝了口水,又看了温诺白一眼,接着又补充了一句:“我是一个有医德的医生,这种不厚道的事情我不做。”

“这是计划的一部分你敢不听我的!”

“那你还找我商量什么,直接命令我不就可以了。”

听到游夏的话,温诺白有些吃瘪,不过好在看游夏的态度是答应了,他也就没再继续说什么。

等了半天,服务生还没把菜端上来,温诺白抬起手正准备催促,却听到餐厅外头传来一声:“别跑!”

温诺白随着声音传来的方向看去,眼见着一个衣衫褴褛的年轻人手里拿着个包袱快速的跑过,紧跟在他身后的是林裴雅。看起来像是遇到小偷了,可街上行人也都只是好奇的看了几眼,并没有打算去帮忙。

“我去看看!”温诺白在看到刚刚那一幕之后,便甩下一句话离开了餐厅,游夏还没反应过来,一抬头眼前的人却已经不见了。想着这个雷厉风行的组长,游夏只是无奈的摇着头,也不知道怎么去评价他。

温诺白的体能算是很好的了,奈何小偷的速度也不慢。在追了几条街之后,林裴雅突然给温诺白指了一条捷径,果不其然,在挤过一条小道之后,温诺白终于挡在小偷面前。那个小偷看了一眼温诺白,心里一惊,连忙往后头跑去,一转身才发现林裴雅已经把路给堵死了。

“赶紧把东西还回来!”林裴雅气喘吁吁地说道。

小偷看起来完全没有这个打算的样子,随地捡起一根铁棍就朝林裴雅冲了过去。林裴雅是什么人,她可是76号出了名的搏击高手,怎么可能轻易就被唬住。

只见林裴雅注视着小偷的动作,在那根铁棍挥下的时候快速抓住对方的手,随后将他往前一带,一脚就生生揣在小偷腹部。小偷被狠狠的摔了出去,手中的包袱也飞向温诺白。

“不要!”林裴雅看到这一幕整个脸色都变了,不过看起来她也不是在关心温诺白,应该是包袱里有什么重要的东西才对。想到这,温诺白便眼疾手快地将包袱接住,他拿在手里摸了摸,从东西的轮廓看来,是一个花瓶的样子。

“小姐,你的东西没事!”温诺白抬眼看着一只手捂住眼睛的林裴雅,突然觉得有些好笑,他说着,然后慢慢的走向林裴雅把东西还给她。

林裴雅在确认那个古董花瓶没问题之后才松了一口气,她说:“谢谢你啊!”

“不用,像你这么好看的女孩子不管出什么麻烦我都乐意帮忙。”

“我叫林裴雅,你呢?”

“温诺白。”

林裴雅点点头,然后拿着东西就打算离开,还没走出多远便又回过头来对着温诺白说道:“你有纸笔吗?”

温诺白被她这么突然一问,也是愣住了,随后摸了摸衣兜,从外套的口袋里摸出一本巴掌大的本子跟钢笔。林裴雅折返回来,把包袱塞给了温诺白又拿过他手上的本子写了一串号码。

“你可以发给我,有空了我请你吃饭,就当做谢谢你帮忙。”

林裴雅说完之后又拿过自己的包袱离开,留下温诺白一个人站在原地,他看了看纸上的号码,慢慢的笑了起来。于是当他满脸堆笑回到餐厅的时候,游夏第一反应就是觉得他受什么刺激了。

“还没上菜?”

“吃完了,等你回来结账呢!”游夏说的理所应当,然后冲服务生招了招手。那一瞬间,温诺白的满脸微笑突然就僵住了。

次日,温诺白一大早就被李娴月叫醒,说是温程刚好名下有一间餐厅,想让温诺白去看看。温诺白虽然很想推掉,不过一想到是自己说要经营餐厅的,现在再反口,估计连温程都不会给他好脸色看了。于是在吃完饭以后,温诺白就随着温程前往餐厅。

餐厅还算不错,在观察周围的地势以及考虑过隐蔽性以后,温诺白很高兴的应下了餐厅老板的职位,不过为了之后更好的进行工作,温诺白提议要把餐厅重新装修一遍。温程以为他是不喜欢餐厅现在的布局,也没多想,说是以后全权交给温诺白负责,他也不管了。

父子两人忙活了一整天,晚上才一踏进家门,就看到小瓤跑了过来,说是有人打电话给温诺白。

温诺白应了一声,随后拿过小瓤记下的号码又拨了过去。接电话的人声音很熟悉,是袁棋。

“在何先生那里。”

何先生?温诺白皱着眉,然后才了然的点点头。袁棋说的一定就是情报现在放在了何光军家里,至于他为什么不明着说,怕是现在他身边还有其他人在,条件根本不允许。

为了不让袁棋陷入麻烦,温诺白回答的时候也是含糊其辞,他说:“我知道了,他明晚会和你说清楚的。”

“明白。”

温诺白挂了电话之后,李娴月刚好走了过来,她看了温诺白一眼问了一句:“怎么了?”

“没事,我两朋友吵架了,我这不是在给他们做和事老吗。”

“就你?”李娴月嫌弃的笑了笑,随后就交代一声“不要太晚睡”就上楼去了。

温诺白回了房间,立刻坐在书桌前开始安排行动的事。据袁棋的消息,既然情报现在放在何光军家里,那到时候温诺白只需要等袁棋他们销毁情报,就可以下手做掉那两个卖国贼。

打算是这么打算的,可理论和实践总归是两码子事,这可让第一次做指导工作的温诺白有些苦脑。

盘算了一个晚上,温诺白根本就没能睡着,可第二天他还是不得不早早就出了门。李娴月有些意外,温诺白也只是交代一声去医院复诊就离开了。

“医生哥哥我会不会死啊?”

“你乖乖吃药就不会死了。”

“那我刚好把药吃了是不是就没事了。”

“嗯嗯,你好好睡一觉,睡醒了就没事了。”

温诺白站在病房门口,一脸笑意看着正在哄小病号睡觉的游夏,不知道为什么,他觉得很不公平,同样是病人怎么游夏的态度就那么不一样呢。更何况他还是游夏的上级,难道游夏不应该讨好自己的上级吗。

“看够了没有?”游夏在哄睡小孩之后,满脸堆笑的看了温诺白一眼。他帮那个小孩掖了掖被子,然后轻手轻脚的走出病房。关上门的之后,他一边翻阅着手中的病历表,一边往办公室的方向走去。

“袁棋那边已经调查到结果了。”温诺白说着,意料之中游夏停住了脚步,随后有继续往前走。

游夏的办公室在走廊的尽头,从外面看了一眼温诺白就知道它的主人是一个十分单调的主儿,办公室干净但是乏味。这对于一个医生来说似乎是很正常,只是温诺白觉得游夏会比较与众不同一点,然而只是他想多了而已。

游夏领着温诺白进办公室,随手就把门关上了,在那之前他还再次确认没人注意他们两个人以后才放下心关上门。

“什么情况?”游夏放下病历表问道。

“何光军还有李祝他们所收集的情报就放在何光军家里,明晚派对一开始,他和袁棋两个人想办法潜入他家并销毁情报,大概10点左右,我和玲玉姐开始行动。由于我们没法了解彼此的进度,所以双方必须保证绝对的成功,如果一方失败,后果我相信你比我更清楚。”

“我明白。”游夏说着,然后又问道:“那袁棋哪里通知了没有?”

温诺白点点头,早在他来医院之前就已经和汪玲玉交流过计划,并让她去知会袁棋了。

“还有!”温诺白像是突然想起来一样,他拉着游夏的袖子说道:“昨晚让你帮忙的事,你还记得吗?”

“记得!”游夏说着,无奈的从抽屉里拿出一瓶药递给温诺白,他说:“只要放两粒就能让一个成年人昏昏欲睡,切记不要放太多啊。”

温诺白了然一笑,这药其实是打算用在温程身上的。游夏第一次听温诺白的计划,心里只有两个字要说:“逆子!”然而这也是不得已的。

日本人为了笼络上海商会会长温程,其实已经不止一次对他示好了,然而温程虽不参与任何抗日的行动,却是个满腔热血的中国人,按他的性子是不会答应与日本人交好更不会给他们提供任何帮助的。

奈何日本人的耐心太好,即使温程不答应合作,可每次有什么大型活动,温程一定也能收到一张请帖,而这一回自然也不例外。温程原本打算回绝,可温诺白却动了小心思,怂恿温程手下请帖。

而明天出发之前,温诺白只要把药给温程吃下,并让已经没什么“医德”的游夏编编谎话,最后他就能顺理成章代替温程去参加派对。

这个计划上看起来是没什么漏洞,可就是难为了温程,这也就成了游夏再一次调侃温诺白的谈资。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超智能足球之王者球队第八章在线阅读

    高启:“300金币!”高启兴奋的差点晕个去,对于高启这种穷屌丝来说这就是天文大数字!高启兑换了6000人民币便下线做饭去了......高启:“今天给小小做个好菜!”小小这时走出来见8道菜,4盘肉!便笑着说:“今天什么好日子!”高启告诉了小小。小小激动不已,刷刷的吃饭。看到小小呆萌的样子,便大笑起来!

  • 十脉绝神第五章

    回去的路上,思壬说家里东西不够了得去超市买点必需品,让硕珍把她放到前面的超市门口就行。那怎么行?逛超市可以一起逛呀~硕珍马上接话说刚好他们宿舍的冰箱也要空了等会儿一起去采购。“wei?wei?干嘛这么看我?”注意到小姑娘的眼神他笑着问。“哥哥真的是理想型哎~”思壬回答地很直接。“嗯?”打方向盘的手顿

  • [红楼]我!贾琮!在线装逼!在线阅读第7章

    很快,师徒二人坐上了前往昆仑山的直升机,一路上,二人屏气凝神,时间飞快,等二人回过神,已经到达昆仑山。“老师,这里就是昆仑山吗?怎么这里没有多少雪啊,而且刚刚在天上,我发现这半座山往后都没雪,好像分割出来了一样。”秋阳提出了自己的疑惑。“昆仑山上有妖王级妖兽,它们统治者昆仑山,我们所在的这片区域,是

  • 仙秦修真洪荒!先天人族!(求收藏!求鲜花!)

    “圣母慈悲!”“圣母造化之恩人族永世不忘!”“圣人圣寿无疆!”……当杨昊辰迷迷糊糊醒过来的时候,耳边传来一阵阵洪亮的声音,震得耳膜都有些生疼!“圣母?造化?人族?圣人?什么情况?难道跑到哪个剧组的拍摄现场了?不对啊,最近没听说过有哪个剧组拍摄洪荒影视剧啊?而且这声音至少也得有数万人一起喊,哪个剧组能

  • 幻仙凶猛在线阅读第六章

    方醒完全不知道,一场让她啼笑皆非的,关于她和孙博义的八卦,已经在年级里无声无息地酝酿开了。她正在专心致志地将餐盘里的最后几粒米饭用勺子盛起来,放进自己的嘴里。最后她吃完的餐盘光可鉴人,连一粒米、一个葱花都没有剩下。然后方醒走到窗口面前,在打饭阿姨略带诧异的目光中,说道,“我再打包一份,一道白切鸡、一

  • 2058孪生地球在线阅读第五章

    Part5就这样闲聊着,他们的飞机已经落地,再看看另一边的情况吧。西西里“。。。。就是这样,沢田大人留书。。。出走了。”巴吉尔将自己昨天早上看见纲的书信的事情转告给了闻讯赶来的Reborn大人,虽然他很想说是逃走了,但是感觉这样说是对沢田大人的不敬。“很好!阿纲!居然给我来这套。看来是很长时间没训练

  • 逆天不朽神在线阅读第8章

    “程大哥,我回来啦。”叶寻在门口喊。“回来就好,快来歇歇。”程文华正在厨下烧火做饭,叶寻已经从镇上回来了,正好,饭也快好了,不必再放在锅里怕冷了。此时他们已经在村子里住了两个多月,和村民们也相对熟识了,程文华的腿伤也好的差不多,两人一直分工明确,一个烧火,一个做饭,叶寻再负责把两个人的衣服洗了。没有

  • 剑尘之孙掌柜的心病

    安逸的日子总是容易消磨人的斗志,尤其是一个人突然有了名气以后,四周人的恭维会渐渐的让人迷失。不过现在的沈暄不是那种人,或者说当一个人身上有条沉睡的恶龙的时候,都会变得心里特别有逼数。从这方面看,圣主的存在应该是件好事。每天除了开书场讲讲故事,沈暄的修行路也没耽误。不过渐渐的挑水劈柴已经满足不了沈暄的

  • 龙契纪元在线阅读第9章

    李忘津坐在贺明对面,语气深沉了几分,“你已经完成了那副《寒江雪》?”《寒江雪》是许放翁最出名的画作,据说在十年前被一个神秘富豪拍下了5.6亿的天价,曾有香江富豪想要一掷十亿买下,最后却铩羽而归。他今天就是收到这则消息,所以才放下公司的事务匆忙赶了过来。这些年来,他和贺明合作过许多次,不过像这样大手笔

  • 穿越异界的驭兽师在线阅读第一节

    深夜,逢过年,街头人烟稀少,路灯旁都挂起了红灯笼,本意是想给这冷清的街道衬上一些暖意,但效果似乎并不明显,反倒把这周围寥寥人影托得更加寂寞。一辆黑色大众停到了路边的临时停靠点,不多时就打起了双闪灯。车窗打开,一只手臂抵在窗边,白皙且骨节分明的手搭在微微凸起的窗子上,有一下没一下地打着节拍。车子里没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