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青春小说 > 正文

锦鲤学霸是大神[重生]在线阅读孰沸孰温

2021/4/9 4:16:27 作者:简绾 来源:晋江文学城
锦鲤学霸是大神[重生]
锦鲤学霸是大神[重生]
作者:简绾来源:晋江文学城
微博@简绾_犯蠢的春卷希望看文的小仙女都有好运~一朝重生高考前,学霸苏梨表示考的都会,蒙的都对,还要带着身边人一起成为金大腿,竞赛拿奖、写文成神、名校保送、男神在怀,身边人升官发财当明星,然而某日,成为大神的苏梨在文下被男神当场抓包,苏梨:现在删文弃马还有用吗:)[被男神发现我画风清奇怎么破]本文又名《讨厌我的最后都成了我的书粉》《收藏此锦鲤可祈福》【接档文】《豪门胖子的逆袭[系统]》一朝穿越,叶幼澜魔鬼身材不见,取而代之的是一堆厚重的肥肉和幸运值-99。系统:你好,自我介绍下我是欧皇……叶幼澜

谢临进到院子里时,沈承渊正背对着他坐在院中一张石桌前,手执青瓷茶壶,正缓缓将茶汤注入面前摆着的两只茶杯里,神情专注而平和。

赤木上前两步躬身道:“将军,人已带到。”

沈承渊目光不动,只淡淡“嗯”了一声。赤木也不多留,当即朝他一个抱拳便退了出去。

艳阳高照,清风穿过院内一丛翠竹而来,偶尔听闻几声清脆的鸟鸣,剩余的便是长长的,仿佛没有尽头的静寂,在这小小的院内铺散开来。

谢临站在那里,看着他将两只茶杯斟满,而后轻轻将茶壶放回原位。那只是很寻常的一个动作,他却从中看出一种威仪从容的风范。

那是在多年的征战中,自沙场拼杀与朝堂倾轧下逐渐打磨出来的,他谢临无法企及的气度。

不知过了多久,又或许只是他分神的短短一瞬,忽听沈承渊开口:“再不过来,茶便凉了。”

谢临倏地回神,抬脚上前几步,下意识地坐在他对面的位置,却见他抬眸朝自己望来,眼神并不犀利,却带着不容小觑的气势:“你倒是自觉。”

谢临哑然,心道我不过来你要我过来,我过来了你又是这般反应,真个难伺候。他微微蹙眉:“侯爷……”

“玩笑罢了,”沈承渊抬手制止他的话,顺势做了个“请”的手势,“来,尝尝我亲手泡的茶。”

谢临垂眼,面前的青瓷茶杯里茶汤澄澈,在寒冷的天气里泛着雪白的雾气,里头几片深绿色的茶叶正缓缓漂浮。

见他半晌没有动作,沈承渊脸上一哂,拿起自己面前的茶杯仰头一饮而尽,将茶杯翻转过来:“现在可放心了?”

谢临被他识破心思,脸上不由得有些发红,所幸在蜡黄色的妆容下也无从看出。他微微一笑,道:“侯爷这般饮茶,当真暴殄天物。”

沈承渊将茶杯放回桌上,发出玉瓷与石面撞击的清脆声响:“我若不暴殄天物,你又怎会卸下心防?”

谢临但笑不语,执起茶杯置于唇边轻抿一口,淡红色的薄唇染了润泽的水光,在阳光下颇有些流光溢彩的意味。

沈承渊黑沉沉的眸子直直望住他,问道:“如何?”

“入口回甘,唇齿生香,不错。”谢临笑了笑,“想不到侯爷于茶道上也颇有研究。”

沈承渊不置可否,只是提起茶壶缓缓为自己斟满一杯,于水汽氤氲中开口道:“这西山白露娇贵得很,我初得时也钻研了些时日。若是换做旁人,却不一定是这般口味了。”

谢临神色一滞,眼底闪烁着明暗不定的光,却没有说话。

“茶叶虽是同一种,可若泡茶人不同,则其味道必定相去甚远。”沈承渊放下茶壶,挑眉看向他,语带深意地问道,“你觉得呢?”

谢临莹润修长的手指寸寸在光滑的青瓷茶盏上摩挲,思忖一阵后道:“泡茶人固然重要,可这泡茶的水温也是关键。”

沈承渊冷硬的脸上露出一丝兴味:“哦?”

谢临继续道:“常人泡茶多用沸水,却不知并非所有茶叶都适宜用沸水冲泡。茶叶按其形质分为老与嫩,于嫩茶而言,却与温水相适,如此泡出来的茶汤才能澄澈明亮,气清味醇。若以沸水浇之,则茶叶色深,沉于杯底,茶汤也易泛清苦之味。古人有言‘未熟则沫浮,过熟则茶沉’,就是这个道理。”

他说这话时眼里闪现着一种摄人心魂的明亮,像是拂去蒙尘的珠玉,在唇齿逐渐吐出的字句间熠熠生辉。

沈承渊深深看着他,脸上的那一丝兴味逐渐被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东西取代,连无意识在膝盖上敲击的几根手指也停了下来。

他将双臂在石桌上交叠,身子微微前倾,深沉的目光像是要望进那人眼底深处:“那对你这片嫩茶而言,皇城里的那位,熟沸熟温?”

原来是一场鸿门宴啊。

谢临轻笑一声,好整以暇地看着他:“侯爷怎知我是嫩茶?”

沈承渊顿了顿,生硬道:“你这般年纪,总归不是老的。”

谢临表情突然有些扭曲,那模样像是猝然听到什么有意思的东西,想笑却又忍住了,只听他清了清嗓子道:“侯爷,这老与嫩可不是简简单单根据年纪大小就能划分的。”

“……”沈承渊险些被他这伶牙俐齿的本事绕进去,这会回过神来,声音便沉了几分,“回答我的问题。”

谢临收起笑容,似是微微叹了口气,眼神望向悠远的,皇城的方向。

那一刻他的脸上似乎有种类似于落寞的神情划过,只是很快的一瞬,便消失得仿佛从未出现过一般。

一阵风来,带起他鬓边未束起的一缕青丝,拂上他半边脸颊,拂过他修长柔和的眉眼,让他整个人看起来平添几分愁绪。

“皇上于我,是沸水。”许久,他闭上眼,很好地掩藏起眼底晦暗不明的情绪。

沈承渊眉心一动,不知为何仿佛从他散落在空气里的尾音里听出一些苍凉,那是不愿屈服于命运,却又对命运的强势无可奈何的苍凉。

鬼使神差地,他脱口就是一句:“若我愿为温水呢?”

谢临一怔。

这话刚一出口沈承渊就知道不妥,可此时收回已经来不及了,他几乎是有些仓促地起身,险些将面前的茶杯撞翻。

“没什么,这里风大,你回去吧。”他转身,刚迈出一步却又顿住,“过两日定远将军新官上任,宇文府上会有一场宴会,到时你同我去。”

说罢,他脚下不停,大步踏出小院。

——你同我去。

那不是商量,是命令。是早就做了决定,只预先告知他一声,好让他早些做准备罢了。谢临有些自嘲地摇摇头,他是侯爷,自己如今只是他身边一个奴才,他原就无需同自己商量。

只是宴会此事,为何不带旁的知根知底的丫头侍卫,却要他一个新进府不久,身世可疑的人同去呢?

谢临目送他离开,渐渐蹙起了眉。

谢临并没有什么可收拾的,只是趁着清闲向王管家打听了一番,此次陪侯爷赴宴的除了自己,便是紫苏与另一个不知名的丫头,大抵也是一位大丫鬟,只是不像紫苏那般温柔热情,因而自己也一直没同她说过什么话。剩余跟随的,便是侯爷的一众护卫。

临走时,紫苏亲自送来一套衣物,月白锦缎绶带飘飞,明显不是寻常小厮的仆服。谢临怎好接下,自然是连连推辞,紫苏却道这次赴宴不同往常,能光鲜些自然是好的。

正当犹豫之际,白芷却蹭蹭地跑来,将衣服推了回去,说那定远将军之子风流成性,在京城里花名远扬,谢临这般模样已是危险,若再矫饰一番,那便更是羊入虎口,给人家送上门去的。

白芷说得言之凿凿,紫苏将衣服抱在怀里,诧异地看她一眼,脸上神色温和依旧,连道是自己考虑欠缺,一脸惭色地离开了。

紫苏走后,屋内便只余白芷谢临小九儿三人。

白芷看着紫苏走远,在原地踟蹰片刻,飞快地瞥了谢临一眼,清了清嗓子问:“你怎么还不走?”

谢临含笑看着她:“这话不该是我问白芷姑娘么?”

白芷一愣,这才反应过来此处是谢临的居所,不由脸上一热,掩饰性地咳了两声:“侯爷待你与旁人不同的消息已经传遍全府了,这次又带了你去赴宴 ……”

谢临眼神清亮地直视着她的双眼,那是一种十分尊重的姿势。他并不开口,只是静静等着她的下文。

白芷眼中有些闪烁不定,半晌牙一咬心意横:“咱们侯爷无正室也无侧妃,只有一个柳夫人。如今你得了侯爷青睐,她肯定心存嫉恨,万一暗中对你下手,你要小心。”顿了顿,又掩饰性地补上一句,“我不是为了你,我是怕侯爷不快。”

谢临忍不住弯唇一笑。

“你笑什么?”白芷皱眉,“别不当回事,我说真的,别看她上次饶了你,日后指不定怎么整你……”

“这才像个二十岁的姑娘。”

“什么?”准备了一肚子说教之词的白芷一愣,“你怎么知道我的年纪?”

“我不仅知道你年纪,还知道今日是你生辰。”谢临走到桌前,取了个木盒过来塞到她手里,“生辰快乐。”

“……”

白芷脸上神色千变万化,直到打开木盒,看到里头躺着的一支白玉发钗时,一股热流霎时涌上眼眶。

她自小便被母亲送进了侯府,为奴为婢这些年,虽也同几个小姐妹在一起过过生辰,可大都是自己嚷嚷着才能从旁人处得来一两句祝福。大家各自干活谋生银子上并不宽裕,生辰礼物更是很稀有得很。

如今,从进门起自己便处处为难的人,却将装着发钗的盒子递给她,同她说,生辰快乐。

白芷仰起头,使劲眨了眨眼收起泪意,这才将发钗往头上一插,道:“那我就不客气收着了。”

她转身离去之际裙裾飘飞,乌发间莹润如雪的白玉发钗映衬着她微微扬起的唇角,美得不可方物。

小九儿全程目瞪口呆,直到人走了才拉着他家公子的袖子问:“公……公子,这女人不是看咱们不顺眼吗?怎么……”

“得饶人处且饶人,多一个朋友便多一条后路。”谢临转过脸来,眼中满是温和的笑意,“你可明白了?”

小九儿似懂非懂地点点头:“也就是说,公子不计前嫌,以德报怨救了她一次,她便转了性子,也愿意来帮咱们了?”

谢临道:“性子岂能那么容易转变,只是放下偏见罢了。”

“偏见?”

“嗯。”谢临目光清远,悠悠道,“放下对一个人的偏见,便能从他身上看见许多平日里被忽略的东西。”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叶英同人]我待你,岁月静好遗愿

    悲伤肃穆的音乐在等离子火花塔下方的广场响起。此时距离瓦尔金入侵已经过去了三天,在光之国的战斗空域仍旧是一片狼藉。战舰的残骸,敌兵的尸体,飞出星球的地基、建筑碎片碎石,一切的的一切都在宣告这场战斗的惨烈。光之国警备队队员超过40万人战死,上百万的平民死亡,还有行星上已经脱离的第一板块和第二板块,那本是

  • 从爱情公寓开始出发第8章在线阅读

    虽然他在吐,但他一直抬着头。忽然间孤辰子的身子猛的射进了屋内,连被子带姑娘瞬间便被抱了出来。独孤星辰把人交到百里长鹰的手中道:“换个房间,擦洗干净,喂些姜汤,看看如何?”等他再回头时,已然看到那蟒蛇的魂魄,正在屋子内左冲右突。门窗上的两道符箓正在闪着金光。“我去你大爷的!”一小包雄黄粉,直接被他洒进

  • 无爱亦无心修仙大道在线阅读第八节

    扛着骷髅枪,开开心心的来到N.P.C面前“你交给我的任务做完了。”说完便点完成任务“谢谢你,勇士。如果没有你,我们村可能已经完了。”老人激动道我顿时觉得压力好大,这村不是没完么。而且这村子完不完管我什么事,我升到10级就走人。“叮~~”“系统提示、恭喜你把“保卫村庄”F级任务完成。获得1000经验,

  • [新网王]深爱在线阅读第10章

    自从确定悠成为他新的爱人,并且发觉自己的心态上变化后,妖狐都会盼望着夜晚的到来,然后赶在那个固定的时间之前到达朱红色的鸟居下,化为原型等着悠出现。然后他也确实每天都等到了悠,并且用自己可爱的毛绒绒原形成功得到了少女温暖又柔软的怀抱。柔软的,温暖的,泛着浅淡香味的少女真美啊。但是妖狐却没有以前那样,想

  • 造化之主在线阅读第7节

    下课后,柳浩与李宁健正在商量着放学后的逃跑路线,却不料,有一名女学生放下了手中的笔记,起身径直走到他们身前,敲了敲柳浩的桌子,说道:“听我男朋友说,你喜欢我?”柳浩闻询抬头望去,发现这说话声音的主人,不是别人,正是李宁健朝思暮想的梦中情人,上官安琪!“安、安琪……”李宁健看到上官安琪,舌头都捋不直了

  • 我给世界首富守活寡之给各位大佬磕头了!

    先祝各位读者大佬新年快乐!然后开始说正是。新年新气象。这本书说实话,跟风了。但毕竟每个人的脑子都是不一样的。这本书我会尽量做到小同大异。希望大家多多支持!鲜花、评价票、评论,这些都是不需要钱的。新的一天了,大家有的话希望可以投给我。哪怕你有三朵鲜花,分一朵给我,那也是可以的~新书前期数据非常重要!只

  • 你比星光闪耀[娱乐圈]申

    时间过得可真快啊,一转眼高三上学期都快过完了。班里还是老样子,学生们不犯大错,但小错却不断。我们班综合量化的分是全年级最低的,都扣在寝室内务上了。今天是被叠不好,明天就是床铺不平,再不就是地拖花了。总是能以各种理由被寝室老师扣分。好在他们在学习上都用心,我倒也不忍心在这些细枝末节上责备他们了,一直都

  • 虚海旅程之疾行鹿靴(7)

    “哈哈。”狼行天下忽然大笑,拍了拍洛杨的肩膀:“别紧张,不止这些。”又指着地上的三件装备,开口说:“你刚才帮了大忙,装备你拿一件,我让你先选。”听完这话,洛杨眉头才舒展开来,他还以为狼行天下想贪墨这三件装备呢。“好。”洛杨接过狼行天下手里的石头和银币,答应道。三件装备分别是衣服、鞋子和戒指,都是无色

  • 余世九安第九章在线阅读

    六号讨论区,十几个人正在盯着眼前的屏幕。刚才的那场战斗一遍又一遍的重复播放着。不只是六号讨论区,其他的讨论区此时也是人头攒动。刚刚广场上播放的战斗视频一结束,众人便极有默契的纷纷挤向讨论区。在讨论区可以更清楚地还原整场战斗。”你们看出什么了吗?”六号讨论区里,一个头发有些花白的男子向众人发问道。“虽

  • 此生付你共黄昏(杀铃)在线阅读第八章

    一连数天过去,没有怪兽出没的日子是显得那么的平静。洛宇坐在别墅客厅,无聊的翻看着电视。这也难怪,哪部奥特曼里面的怪兽没事天天出来瞎逛啊?什么?加入EYES去泡副队长水木忍?开什么玩……恩……仔细想想,好像近代【奥特曼】的【特摄片】中除了【迪迦】里面的居间惠就属【高斯】里的水木忍还不错了。当然,加入是